8极品堂妹和表弟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8极品堂妹和表弟

何成庚一开门就被这场面给唬住了。 这什么情况,木雪这一脸冷傲鄙夷的表情是怎么来的,木蓉怎么疯气大发又嘶又吼。 拉住木蓉,何成庚安抚道,“蓉蓉,镇定,镇定,哥回来了,有啥事我给你出头。” 木雪心中一阵恶心。何成庚是自己舅舅的儿子,跟木家有一毛钱关系,竟然就这么恬不知耻地跟木蓉称亲道戚,还联起手来欺负自己。这不要脸的两人还真是蛇鼠一窝。 没有等木蓉开口,木雪先开口了,“表弟,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去干嘛了?” 何成庚一噎。他的性格不像木蓉那么骄纵和自以为是,其实是比较见风使舵油光水滑的。敏锐的直接告诉他,木雪完全不一样了。 不过,再敏锐,也抵消不了这几年来他们对木雪根深蒂固的排斥和敌视。 “小雪今天吃错药了?要不要哥哥送你去医院啊?”何成庚说完,自以为非常幽默地呵呵笑。 木雪呵呵呵呵地皮笑肉不笑,“又去打电玩?这次又花了多少钱?提醒一句,从今天开始,我自己的零花钱,一分你们都别想拿走。” 何成庚尴尬地摸鼻子,他确实去打电玩了,并且每次都输得多。并且,这个月的零花钱只剩下12块了,他还确实有打算从木雪那里弄点钱的。 “神经病,疯子,杀人犯,不要脸……”木蓉又开始咒骂,但是何成庚拉着她的手,让她没法冲上去抓木雪的脸。 “蓉蓉,冷静,冷静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时间何成庚手忙脚乱。 木蓉挑衅地吐口水,木雪皱眉,扬起了手里的皮带。可能是何成庚回来了,木蓉开始有恃无恐的缘故,她反而吐的更带劲。 于是,木雪毫不犹豫地抽了下去,把木蓉另外半边脸也打肿了。打完之后,她头也不回地转身进门,反锁。 不理会外面那一对相亲相爱的兄妹,木雪深吸了口气,先给何妈妈打了个电话。 “……就是这样子,我这个当姐姐的管教了下木蓉。你可以跟爸爸讲一下,我这是遵照他说的,大哥大姐有资格管教弟弟妹妹……妈你不用担心,记得转告就是了……早点休息。”平静地讲述完事情经过,木雪直接洗澡睡觉,明天还得去上学呢。 第二天起床,木蓉和何成庚默契地把木雪当空气。木雪见怪不怪,既然你们不理我,那我做早餐也不用考虑你们的份了。 于是木雪给自己煮了两个鸡蛋,揣着出了门。剩下木蓉和何成庚瓜兮兮地坐在饭桌前。 惯得你们啊,还真当自己是主人我是仆人了。木雪边走边吃鸡蛋边想,怎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被什么蒙了心,觉得当姐姐的就该照顾弟妹。也不用脚趾头想想,木蓉何成庚这样的,配得上弟弟妹妹这两个词吗? 才走出小区,木雪口里的鸡蛋差点没有掉到地上。 吴森若和刘爽竟然等在小区外! 这,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木雪年幼的时候,也跟所有的少女一样,做过各式各样的美梦。比如被校草发现她温暖美好的心灵,从此对她呵护备至;比如能跟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做朋友,每天一起上下学;比如突然有一天身负绝技or仙法or异能,能够打败所有强大的敌人。 看着吴森若和刘爽,木雪觉得自己死成渣渣的少女心在慢慢恢复。 阳光洒在道路上,空气是清爽的味道,木雪闭上眼睛,深呼吸。 是的,她重生了。既然是重新来过,那么,上天肯定会补偿她。 于是她微笑着奔跑过去。 楼上,木蓉手指发白,几乎要把窗框给掀下来。竟然有人来接木雪上学!并且还骑着那么拉风的摩托车!那个叫什么森若的,简直就是校草级的人物了,竟然让木雪坐在他身后! 木蓉嫉妒得要发狂。 何成庚也觉得很诧异,这短短的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非常好奇。 昨天晚上,木蓉一直给木前程打电话,可惜木前程在应酬,随身带的是工作手机,家人朋友联系用的手机扔在宾馆给何妈妈保管。何妈妈虽然胆小懦弱,但是听木雪讲了这事儿后,心里也升起了愧疚。她虽然只敢用偏袒何成庚来表达对木前程偏爱木蓉的不满,但木雪毕竟是她亲生的。何况木雪毕竟刚刚才出院。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木前程发了大火,那木雪不是又要进医院吗? 于是何妈妈不仅不接电话,还直接把木蓉的来电记录给删除了。做完这个之后,何妈妈心里有些害怕。于是等木前程第二天早上回来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口。 “前程啊,雪雪出院了。” 木前程嗯了一声,打了个呵欠,打算躺床上睡觉。 何妈妈斟酌又斟酌,“前程,记得你说过长兄如父,长姐如母,对吧?” 木前程又是一个呵欠,“是啊,当兄长当姐姐的,就该管束自己的弟妹。当弟妹的,也应该知恩图报。对了,记得把这次回去的礼品都买好,爸妈亲戚那里都要送到。” 何妈妈笑着点头,“哎,哎,早买好了。那个,我小时候啊,当我弟弟妹妹不听话犯了错的时候,我就会骂他们揍他们,呵呵。” 狐疑地看了何晓丽一眼,木前程心想,就你这个拿不上市面的,还能骂人揍人?不过昨晚上被那几个小姐伺候的爽快,木前程一反常态没有打击何晓丽,而是点头应付,“嗯嗯,对的,就应该这样。我姐以前也揍我,但我知道她是为我好,所以现在我对她也好。” 听到这里,何妈妈彻底松了口气,“是啊,当弟弟妹妹的都应该这样。昨天木雪给我打电话,说木蓉逃课,还叫了一群人回家里喝啤酒疯闹。于是她就教训了下这个妹妹……” 听到最后一句话,木前程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什么?木雪教训木蓉??她发什么疯!” 何妈妈僵住,木讷地开口,“木蓉逃课,带了很多人回家喝啤酒……木蓉才十三岁……” 木前程冷着脸,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最后念叨了一句,“肯定是木雪没有带好他们,等我回去再说。”说完就躺倒回去,翻个身不理何妈妈,径直睡觉去了。 何妈妈僵着脸,慢慢压抑下心中的怒火。 木雪今天成了学校的焦点。 她坐在吴森若火红的骚包摩托车上,一阵旋风一样地冲进学校大门,吱呀一个刹车,停在了车棚旁,收到了无数惊诧惊疑惊恐的注视。 虽然心理年纪已经是二十多岁,但是从未有过这样待遇的木雪,还是有点害羞了。 暗骂一声自己少女心,木雪端正态度,不苟言笑地上了教学楼。 他们来的不早不迟,还有几分钟就上早自习了。木雪走进2班教室,看到林予菲已经在坐位上看书了。 时隔太久,木雪已经记不住同班同学的名字,只得在别人招呼她的时候点头,不过她能明显感觉到,班里没几个人对她有善意,大部分都是抱着好奇或者调侃的态度在招呼她。木雪把书包放进抽屉,手触摸到一滩液体。 周围似乎是有窸窸窣窣的笑声。 木雪把书包拿出来,径直走到后门抽出打扫卫生的帕子,把抽屉里的水擦干。幸好不是什么臭液体,只是一杯水而已。 擦干净桌子,木雪把书包往桌子上一放,气运丹田大声说道,“今天不是愚人节,不知道是哪个记错日期的同学会把水倒在我书桌里。最好不要有下次,不然我可不仅仅是以牙还牙这么简单了。是女生我扯掉你所有头发,是男生我踹断你小小弟。” 班里一下子鸦雀无声,大家都目瞪口呆。 斜着眼瞥了下垂着眼眸的林予菲,木雪昂着头,直接拿出自己的课本开始早读。 林予菲以为木雪会跟以往一样,在摸到桌子是湿的之后惊叫跳起来,然后可怜兮兮地跟自己打招呼,结果却是木雪当她是空气。林予菲咬了咬嘴唇,默默扭开头。 半个小时的早自习,木雪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把所有科目的书都大致翻了一遍。当年读初中的她,一门心思都在林予菲身上,特别是林予菲说过不需要自己成绩多好,就这样她最喜欢以后,木雪更是没有认真学习。现在想起来,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逼! 上辈子毕竟还是读了高中和大学的,现在回过头来看初中的课本,难度不是很大。不过还是得努力,把成绩弄好才行。木前程对何成庚都比对自己好,其中一个重大原因还不是何成庚的成绩好。 没有数学课的上午,就这么轻松自在地过了,木雪认真听讲,专心做笔记,彻头彻尾把林予菲当成空气。 午休时间到来,木雪从抽屉里拿出饭盒,还有饭卡,去食堂吃饭。一旁的林予菲神色怪异地看着木雪,不过没吭声。 好巧不巧,木雪在食堂又遇到了刘爽吴森若,这次刘爽他们是一群人,男男女女七八个,直接霸占了一张长桌。 看到木雪,刘爽伸手招呼,“小雪妹妹,这边这边,还有一个位置,刚好可以一起坐。” 木雪点点头,先去打饭。 然后她在刷卡的地方呆住了,自己饭卡里怎么一分钱都没有? 林予菲走到她身边,替木雪刷了卡,有些委屈地开口,“小雪,怎么都不等等我。” 木雪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个傻逼当初是把生活费都交给林予菲的,两个人用一张卡,吃饭都在一起。以前是林予菲去打饭菜,她负责占位置以及洗碗。但是林予菲从来只打她喜欢的菜,对木雪的喜好几乎是不考虑的。别人看来,还觉得林予菲对木雪非常非常好。 木雪嘻嘻一笑,皮笑肉不笑,“不是你不理我吗?” 林予菲眼眸里闪过水光,“我知道你生气,住院的时候我没有来看你。只是我爸爸病又犯了,我没有抽出空来,本来打算今天去看你的,哪晓得你昨天就出院了。你也是,出院都不告诉我一声,害我白白多担心了一天。” 木雪毫不留情戳穿她,“从教学楼到校医院走不了十分钟,你午休或者放学,抽十五分钟就够了。你真这点时间都抽不出来?” 这下林予菲直接红了眼,小小声开始抽泣,“小雪,你果然在怪我……” 木雪无语了,不跟林予菲多说,直接拿着自己的空白卡去一旁的充值处充值,然后自己去打饭菜。 林予菲站在原地,神色飘忽,思绪飞的很远。她稳住心神,看来木雪真的变了,也许是被范建春给打聪明了,也许是叛逆时期的到来对谁都看不顺眼了,所以,自己的策略必须得有改变。毕竟,能跟木雪一样挖心掏肺毫无保留对别人付出的人,太难找了。何况……哼。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君!

上一篇   7打架

下一篇   9绿茶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