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分家的诡异二更君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71分家的诡异二更君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木雪很忙很忙。 首先她需要恶补太多的表演知识,redy不愧是金牌经纪人,她直接拉了一个微电影制作团队来,具体地告诉木雪什么是打版什么是分镜什么叫镜号,现场导演的手势有些什么含义,摄像们喜欢什么样的角度和运动轨迹,镜头构图和实际构图的区别。总之,木雪在在短时间内搞明白,作为一个演员需要如何配合一个剧组, “影视从来都是一群人的事,不是一个人的事。表演也是一群人的事,不是一个人的事。”redy认真地告诉木雪,“你虽然是在玩票,不你别否认,我看得很清楚你是在玩票。但是,你的目标是要当明星,就必须认真地付出,光用钞票是砸不出大神的。” 木雪也认真地点头,“我表演……可能不一定在行。但你说的让别人入戏进入情绪,这个我应该还可以。” 没有理会木雪这种毫无根据的自夸,redy一巴掌把木雪拍进了微电影团队搭建出来的外景地。在得知木雪一丁点拍戏的经验都没有时,哪怕是redy也崩溃了那么几分钟,不过神经被娱乐圈里各色极品奇葩锤炼的强韧无比的她,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就想好了办法。 反正拍戏就是拍,三分钟微电影先给木雪来一发!多少有点点经验再找编剧系的研究生给木雪详细讲解剧本,中间插入专业老师的表演培训课,按照高考艺考前的突击培训量来。 每年总会有那么些奇才突然奇想只培训一两个星期就去考表演的,考进了的人还不少。所以……上天保佑木雪有天分吧,不然她就算是诸葛亮也把阿斗不扶上墙啊。 结果,木雪在今天的表现出乎意料。 她对感动、爱慕、喜悦等正面的感情表现一般,但是对于憎恨、愤怒、压抑、仇恨、痛苦、绝望等难度值较大的负面情绪表现得非常棒!明明长着一张纯真的脸,却能有表达这么有反差的情绪。 lotusblack,到真是符合木雪的定义。 有着这样的天赋和张力,还有这么深厚的背景,说不定,lotusblack的名字真的可以在一个时代里烙下痕迹。redy心中早被磨灭的激情开始死灰复燃。 没有任何经纪人能够拒绝见证一个奇迹的诞生。 金怜怜从那天回去之后,就开始着手打听霜雪的后台。本来她以为可以从人事部看到霜雪的本名,结果霜雪根本就没有存档案在人事部。她根本就是特管,知道她身份的无非是葛经理和redy,也许还包括霜雪自己带来的司机和助理。可是,没人能告诉她霜雪的真正来头。 不能知己知彼,就不敢贸然出击。金怜怜虽然鲁莽了点,但脑袋还没有被烧烂。不过,她斗鸡一般对霜雪有了争斗欲,怎么都停不下来。 很快,《盛夏繁花》剧组就开拍了。对于空降来的女配1号,大家都知情识趣地不做声。李甜到场之后也没有任何异样,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复习台词本,在摄像们有空的时候还过去站在旁边看下分镜本,努力揣摩自己的角色。 木雪到场第一眼就看到李甜,虽然不知道对方会对自己这个挤了她角色的人什么看法,木雪还是走了上去。 “李甜你好,我是霜雪。” 李甜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分镜本,长长的睫毛时不时地眨动,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有人叫她。 “啊不好意思,你好,抱歉我走神了。你好我是李甜,你是……?”李甜有些羞窘,其实她本质是个内向的人。 “霜雪,也可以叫我lotusblack。”木雪歪头,笑意间带着促狭,“可以叫你小甜甜吗?” 日后在媒体面前永远是冷艳扮相的李甜,当然日后改名叫李湉的女神,现在突然就脸红了。 “不,还是叫我李甜吧……” 哈哈,木雪心中狂笑,原来日后的大明星私底下是这个种性格呀!真的是太好玩了不对,如果真的是这种性格,那不是很容易受欺负?会不会是真的受了很多欺负,日后才会变成那副跟吴森若有点相似的面瘫冷冰脸啊? 不得不说,木雪真相了。 李甜上辈子的转变之路,正是从盛夏繁花这部剧开始的。她作为剧中的反派一号,私底下却一直被正面女主角给欺负。金怜怜这个人好胜心强嫉妒心更强,看见比她漂亮或者有天分的人就一定要压住一头,压不住就会使坏。这种斗鸡的天性让金怜怜欺压了很多人,日后终于欺负到铁板踩翻船才作罢。 但是这辈子有木雪在,李甜的道路明显会发生变化。 被木雪的哈哈大笑搞得脸更红,李甜干脆找了个蹩脚的上厕所理由打算尿遁。她知道木雪肯定是有大背景的,虽然没有感受到木雪的恶意,但是这种人能够避开还是避开好了。 哪知道木雪亲昵地一挽手,“我陪你。” 唰! 金怜怜那边的目光跟钢针一般刺了过来。 很好,李甜是吧?本来金怜怜对这个成绩优秀第一次演戏就能被定成反派女一号的人不满的很,这下更好,李甜竟然跟霜雪勾搭起来。 我暂时不能动霜雪,难不成还不能收拾你个小训练生? 开机仪式的时候木雪没有去,连续几天的功课狂补搞得她疲惫不堪。redy发现木雪只要睡个一小时就能立即精神百倍后,立即加大了她的培训量。学习六个小时睡一个小时,恨不得能把木雪当成填鸭。 话说,一般人发现这个,不应该先惊奇下吗?为什么redy犹都没有犹豫下,立刻就接受这个设定了?木雪百思不得其解。 而木雪不知道的是,redy见过很多人,其中精力旺盛意志坚定的人在超额大爆发赶戏的时候,每天只睡两个小时都能行。所以,她只是自动把木雪带入了那些品种而异。 正式拍剧前,除了面对媒体和投资商的开机仪式外,剧组成员们都会先聚一聚,所有人到齐导演开个会,大家要统一下思想纪律。 今天导演通知大家来,就是为了聚一聚。拍摄地点比较集中,是在b市郊区刚刚修建的一个新高档别墅区,这里会完成百分之六十的戏份。而校园场景将会选在b大,间或一些其他场景会去国内的其他景点。 导演例行地讲了拍摄周期,中间请假注意事项,还有其他比较大型的问题,特别叮嘱大家要认真团结努力。然后是剧组工作人员自我介绍,摄像场记灯光录音化妆剧务等等等。等他们大概地介绍自己之后,导演特意安排了个艺人们相互介绍的环节。虽然大家也许早就拐弯抹角地打听清楚每个角色的演员人选,但是盛夏繁花里的人物太多了,男主团队就是7个,不介绍下真的不行。 redy的出场早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连专拍偶像剧的程导都对redy笑颜相对。原本等男主团队做完介绍后,应该先介绍女主角的,结果程导硬是让redy先开口。 不过这里,redy确实算是游走在影视界的元老级人物了,连程导都是在redy盛名在外之后才崭露头角的。以前程导想要redy手下带着的明星来主演,还会故意请redy吃个饭好让她跟经纪公司那边通融下什么的。 于是redy也有前辈的自觉,没推辞,简单地开口,“大家好我是redy,也许你们有的认识我。不过认识不认识都没有关系,我现在是lotusblack霜雪的经纪人,她担任反派女配一号贺静藤。” 根本不用说什么大家多多指教之类的话,redy有这个资格更有这个实力。 接下来才轮着金怜怜,金怜怜的经纪人不止带她一个艺人,今天好歹是金怜怜第一次当主角,所以她的经纪人杜先生也来了。不过金怜怜根本不关系杜先生是怎么介绍她的,她一直在打量木雪。 这么冷静的样子给谁看啊,哼,有那么牛逼哄哄的经纪人很了不起吗?果然是讨人厌的很! 木雪不知道金怜怜在想什么,她还在打量着七个人组成的男主团呢!又是七个,木雪的脑海里回旋者葫芦娃的歌曲……太洗脑了!千万设计师们不要把他们的衣服弄成赤橙黄绿青蓝紫啊,否则她真的有把老道士的葫芦都摘出来顶到他们头上的冲动! 所以木雪打量七人男主团的目光微妙得不能再微妙,眼中包含笑意。那七个十岁的美男们都被看的有点发憷,他们没干什么事儿去吸引木雪注意力啊。 程导在聚会后,单独找了金怜怜。 “怜怜,虽然我亲点的你当女主角,但是如果那个霜雪想换角色的话,她可以拿到任何自己想要的角色。你也时候该收敛下你的性子,辰寰影视不是以前的安璀娱乐,不要浪费了这次难得的机会。”程导也没有多说,他也是受人之托才会给金怜怜面子。该提醒的他提醒到位,剩下的他就不会再多言语了。 金怜怜不以为意,“程叔叔,你们怎么都那么忌惮霜雪,我看她就是后台硬点而已,其他什么本事都没有,至于吗。” 程导已经不想跟金怜怜说了,怪不得这女孩小时候就成了童星,结果到现在都没有什么造就。果然是性格决定命运的标本。 当天等金怜怜离开后,终于狠下心给宋茜敏打了电话。 一般情况来说,金怜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也不会拜托宋茜敏帮忙。毕竟如果小事情太多把宋茜敏弄烦了的话她就得不偿失。 可是这次她真的忍不住,霜雪到底什么来头了! 手机响了好久宋茜敏才接起来,声音有些散漫,“怜怜,听说你们要拍戏了,男主团有七个,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哦。” “那都是茜敏你帮的我啦谢谢你啊亲爱的”金怜怜娇憨地回答。 “嗯,如果帅的话记得拍点照片发我,要是我喜欢……” “我就把他们约出来陪你玩!”金怜怜赶紧接下一句。 手机那边愉悦地笑起来,“果然怜怜最乖了。我现在马上要去看一堂姐,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嗯有,是这样的,我们剧组空降了一个女孩子来,艺名叫霜雪,真实身份不清楚。程导说她可以随便挑什么角色,如果想要演女主角的话,我都必须立刻让位。唉,我真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啊,所以想问下茜敏你清楚不?” 手机那天顿了下,宋茜敏似乎是威严收到挑战一般,声线不复之前那么散漫,“你之后拍个照片给我。” 连宋茜敏也不知道?金怜怜心中打了一个突,“我已经偷拍了,马上传给你。” 挂了电话,快速地把手机里的照片传给宋茜敏,金怜怜心想肯定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查出来,霜雪,我倒是要看看你的狐狸皮下有个什么东西。 结果没想到,一会儿宋茜敏就打回了电话。 “怜怜,这个人啊,我认识。没什么背景,离异单亲家庭,爷爷辈都是西部农村里的。她无非就是仗着一张脸,傍上我一堂哥而已。我非常非常不喜欢这个人,你可要替我好好收拾她,生死不论我给你担着。做好这个事儿,只要我还在,我保你在辰寰永远都是s级。” 硕大的一个馅饼砸向金怜怜,让她一时间满眼都是炫目的未来,“茜敏你放心,既然是你讨厌的人,我一定会好好招待她的!” 原来是傍上宋家人的啊,那大家都是半斤八两嘛。金怜怜这下放心了,势均力敌那我可不会让你好过! 不过金怜怜就没有想过,宋家也有分家和主家的区别。分家的小姐和分家的少爷比起来,一般情况都是少爷实力更强大;而分家的少爷见到主家的小姐宋子衿都还要退后半步走路。她就没有多问一句,这位堂哥是分家还是主家呀? 宋茜敏正在去看望宋蕙聍的路上,宋蕙聍是七分家里面的已字族,她是悟字族。两个分家尤其交好,实力也差不多。宋蕙聍和宋茜敏两人智商性格也差不多,所以走得特别近。 自从宋蕙聍得了失眠症以来,宋茜敏和她的接触已经变少很多了。宋蕙聍的精神似乎也出了点小问题,总是时不时地惊恐地看着房价里任何一个有影子的角落,搞得她心里也毛毛的。可是毕竟是好姐妹,每周她还是会去看那么一小会儿,心里祝福宋蕙聍能够早点好起来。 这一切,都是从见到那个木雪开始的!宋茜敏非常非常清楚这一点。 那天她们俩摩拳擦掌地想去羞辱下悄悄回来的宋言穆,结果遇到木雪这个煞星,莫名其妙地把她们催眠了,做了好恐怖好恐怖的梦。从此之后,宋蕙聍就再也睡不着了。 没想到宋言穆回b市来,竟然还把木雪一并带来过来。带过来就算了,竟然还放进宋家的辰寰影视里去想要力捧。 想到这里,宋茜敏又笑了,能够放进娱乐圈里去捧的,说明宋言穆日后也不是想娶这个木雪吧。毕竟,宋家的掌权人都必须在政界出人头地,c国政界的人对另一半要求都很高,可以娶一个艺术家但基本没人娶明星。 那,就让这个自作聪明的金怜怜去收拾下对方好了。反正金怜怜就是自己养的狗之一,也正好可以试试看她到底能有多大杀伤力。 满足的宋茜敏下了车,往宋蕙聍家里走去。门卫对宋茜敏非常熟悉,一边打招呼一边开门,宋茜敏一如既往地没有回答往前走。 房间里,宋蕙聍依然是皮包骨头的憔悴模样,她呆呆地看着房顶的陶瓷荷花灯,荷花的中央……这图案好奇怪。 自己房间的顶灯,是什么时候换成了陶瓷荷花灯的? 宋蕙聍想不起来自己之前的灯是什么模样,她从来没有关注过家里的灯具和家俱。但是此刻一旦发现,就觉得很多地方也奇怪起来。 自己台灯是以前宋烟送的,粉色的珍珠蕾丝灯罩,白色的雕花灯杆,非常梦幻的公主风。灯底下有一行小字写着:送给妹妹。 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宋蕙聍手软脚软一不小心把台灯打翻到了地上。 恰巧这个时候宋茜敏打开房门,“蕙聍,我是茜敏,我来看你啦。” 伸手怎么也够不着台灯的宋蕙聍连忙道,“茜敏,快,帮我把台灯捡起来,我要看台灯!” 好久没有听到宋蕙聍这么急切的口气,平常她都一副惊恐呆滞的模样,现在反而有了生气。宋茜敏赶紧关上门,小跑到床边地毯里把那个小型台灯捡了起来。 翻过来看台灯底部……那曾经的字,没有了。 没有了……怎么会没有……宋蕙聍傻眼了。 她对家里很多事情都不关心,但是宋烟送给她的每一样东西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茜敏,你还记得以前我房间的顶灯是什么模样吗?”宋蕙聍的声音有点颤抖。 宋茜敏抬头看陶瓷荷花灯,皱眉,“我连自己家的灯都记不住模样,何况是你家的。不过……你房间的吊灯一直是荷花形状的吧,我记得我还嘲笑过你。你非说是你哥哥送的……” 提到宋蕙聍的哥哥,宋茜敏立即闭了嘴。这个失踪的分家少爷是七只分家共同保持缄默的。那场意外的绑架实在是太残忍,小辈们都不清楚细节。多多少少偷听到一点消息的宋茜敏更是被家人耳提面命无数次,一定不能让宋蕙聍知道。 “妈妈!”宋蕙聍摁下床边的呼叫器。自从她开始不停做噩梦开始,陶萄就在她床边安了呼叫器,摁下按钮家里的佣人和她都会得到提示消息。 可是今天陶萄在外面,所以只能把电话打过来。 “蕙聍,怎么了?妈妈在公司处理事情,下午才能回来。” 宋蕙聍急切地回答吗“妈妈,我哥哥送我的那些礼物呢?放在哪里?是顶楼的储物间还是地下室里?”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蕙聍不要心急,等妈妈回来给你找。” “不!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看!不要告诉我,你们敢把礼物都扔掉了!咳咳咳咳咳咳……”宋蕙聍急得呛着,猛烈地咳嗽起来。 “好了好了,在地下室。你等我回来给你,乖啊。” 电话那边似乎有人在汇报事情,陶萄也急,没办法只要哄了几句就挂电话。 挂断电话,宋蕙聍咬着牙从床上爬了起来,“茜敏,你扶着我,我要去地下室。” 宋茜敏再蠢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她站在陶萄阿姨的立场上,“蕙聍,等阿姨回来给你看嘛,你看你现在站都站不起来,小心摔着了。” 恶狠狠地瞪着宋茜敏,宋蕙聍冷笑着说,“茜敏,关系到我哥的事情,你跟我说这些?好姐妹就是你这样当的吗?” 关系到宋烟的事情,宋蕙聍都是没有狼的。宋茜敏闭嘴,她吃过太多次宋烟的亏,也因为宋烟被自己这个好姐妹收拾过。 “你不去就算了,我叫佣人来。”宋蕙聍看宋茜敏闭嘴不说话的模样,心里更加烦躁了。 你们所有人,都瞒着我什么?为什么都对我哥哥那么忌讳? 当年的失踪,到底还包含了什么?为什么我会频繁地一直做那样诡异的梦,我的哥哥到底是因为什么消失的? 作者有话要说:酷爱来夸奖俺 二更君噢!!!!加起来今天有一万多字噢!!! 勤劳貂啪嗒啪嗒下去继续码字,爱你们

上一篇   70新决定②

下一篇   72分家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