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分家的诡异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72分家的诡异

家里的佣人们根本不敢拦宋蕙聍,蕙聍小姐健康的时候性子是比较泼辣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不会考虑后果。现在病得严重,其威风仍然不减当初。 “我要进地下室,你们把门打开。否则,等妈妈回来后,我会把你们都开除!”宋蕙聍瘦骨嶙峋的脸上瞪着一双有些发红的眼睛,看起来格外渗人。 被逼无奈最后还是扶着宋蕙聍的宋茜敏只好帮着说话,“你们把地下室打开吧。蕙聍只是想找下当初烟哥哥送给她的礼物,或者你们把礼物找到搬出来也行。” 佣人们左右看,最后总负责的王姨决定还是给陶萄夫人打个电话。 宋蕙聍这下是真的怒了,“王姨,看来你们都不把我当家里的主人了是吧?打,你打,然后今天晚上这个家里有你没我!” 王姨在已分家干了十几年,也是陪着宋蕙聍长大的人,她很清楚这个被宠溺着长大的小姐干起事情来从来都没有分寸,并且又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她真的跟蕙聍小姐硬抗起来,夫人最后还是会顺小姐的意。 “蕙聍小姐,我们去把东西抬出来放在客厅里好吗?地下室太阴冷了,对身体不好。”王姨最终还是谄媚地屈服了。 知道自己身体确实支撑不住,宋蕙聍点点头,宋茜敏这才松了一口气,叫佣人帮忙把宋蕙聍扶到了沙发上。 不一会儿,佣人们把上了灰尘的大箱子抬了三个出来,而宋蕙聍这才发现,原来宋烟送过她那么多的礼物,多到她根本记不住。 翻开第一个箱子,全部是布偶和洋娃娃;第二个箱子里是饰品和衣服,各种漂亮的胸针头花项链,小孩子穿的连衣裙小皮鞋;第三个箱子里是书本磁带cd笔记本画册等。 宋蕙聍的眼泪哗哗地留,她让佣人一件一件地递给她看。 粉色的小兔子,宋烟曾经圣诞节的时候悄悄摆在她的床上,那个时候她真的以为有圣诞老人,抱着兔子满地打滚,结果被父亲训斥没教养。 贝壳玫瑰花的项链,那个时候她还在读小学,特别喜欢大人佩戴的各种珠宝,曾经偷偷拿了妈妈的首饰佩戴结果给弄丢了。后来爸爸要打她,结果宋烟就说是自己弄丢的,还得宋烟下雨天被罚站在花园里,回来发了一场高烧。她吓得不敢去找哥哥,结果哥哥病好之后臭着脸摔了这串项链到她脸上,威胁说要是再弄丢就关她禁闭。 还有箱子的漫画书,那是哥哥去日本玩的时候特地带回来给她的花仙子套装。虽然她看不懂日文,但是一直都很珍惜。她不是一直藏在床头柜里的吗?为什么也会在这里? 哥哥,我好想你……你到底去哪里了……宋蕙聍哭得喘不过气来。 连宋言穆都回来了,为什么你还不回来? 是不是你真的已经……已经死了…… 你到底是被绑架撕票,还是被仇敌杀害?到底是因为什么爸爸才救不回你…… 泪水落在手里的漫画书上,晕染开画面里小蓓的笑容,宋蕙聍用手指轻轻拭去。这是哥哥送给自己的书,可不能弄坏了。 手指翻过书后的印刷信息页,宋蕙聍的手指突然停住了。 日期……不对……这书的印刷日期不对! 哥哥是在自己初一的时候送给自己的,为什么印刷日期会是初二的时候?! 宋蕙聍的哭声戛然而止,她从沙发上扑了下去,把一干佣人吓得大惊小叫。 “你们,你们把东西再全部给我看一遍!” 如果你被假象蒙蔽,你会沉浸在假想中一无所知;可疑点一旦发现,就会蜂拥而至,进而串联起所有的细节,让你周围的世界瞬间坍塌。 颤抖翻着每一个布偶,那些记忆中被自己划伤的地方的确有,可是……布偶的新旧程度有细微的区别。而饰品的珠子花纹也和印象中有细微的不同。 宋蕙聍的手在颤抖,她在其他地方一点多不聪明,唯独对哥哥的一切都过目不忘。 最后,宋蕙聍翻开了一本宋烟出事前送给他的笔记本,她根本就没有用过,然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因为这个还哭过好一顿。 这本从箱子最底下翻出来的笔记本,可能是由于崭新的缘故,并没有被更换过。宋蕙聍翻开每一个空白页,手指眷念地滑过。 宋茜敏坐在宋蕙聍旁边,看着她从最初的嚎啕大哭慢慢变得不可置信,再慢慢变得平静,心里莫名其妙地有点发冷。 这感觉该则么形容呢?就如同看到一场暴雨之后,雨水慢慢蒸发,然后凝结成冰云一般。宋茜敏往旁边挪了一屁股,“蕙聍,让佣人们把东西放回去了?我带你上去休息下,你都累了。” 出乎意料地,宋蕙聍没有反对,她把笔记本拿在手里,平静地任由佣人们把自己扶了回去。 宋茜敏没有待多久就说有事情先走了,宋蕙聍闭上眼睛睡觉。 闭上眼睛,宋蕙聍就睡了过去,半年多无法入眠,一睡下去就会被噩梦惊醒的她终于甜美畅快地睡着了。 没有梦到哥哥惨死或者厉鬼般的恐怖场景,宋蕙聍睡得无比酣畅,甚至打起了呼噜。 她的怀里,抱着一本笔记本。笔记本的每一页都被她抚摸过,那是宋烟和她之间的小秘密。他们俩重要事情从来不会写下来,而是用针尖在本子上轻轻写字,再用手指头去感触。 宋蕙聍小时候眼睛受伤过,她指尖的灵敏度在眼伤期间被培养的特别敏锐。 她在笔记本中间的白页里摸到了一段话。 【蕙聍,救我。不管过多久,都要救我。】 【永远不要接触宋言穆,能躲多远躲多远。】 【离开宋家,或者,防备所有人。】 【特别是我们的父亲。】 【记得救我,我等你。】 当时,谁也没有看见,有小小的黑影从笔记本里爬出来,渗透进了宋蕙聍的指尖。 陶萄一天都在担心宋蕙聍,等她急匆匆地赶回家,看到的就是宋蕙聍蜷缩着身子终于睡着了的场景。她又是哭又是笑,女儿终于可以睡下去了,这下不用眼睁睁看着女儿就这么流逝生命,真的是太好了。 对下午佣人们抬出宋烟曾经送给宋蕙聍的东西这件事,陶萄也就好心情地没有追究了。反正宋烟的东西她早就仍光了,原本那些礼物她也要扔的,还是怕宋蕙聍发现没有会发疯,所以才保留。不过所谓的保留,也只是找人专门给买一模一样的东西来做旧然后替换了而已。 宋烟的东西,她一丁点都不想留在宋家。她搞不懂女儿怎么那么笨,宋烟对女儿的好不过是装模作样而已,等他真正继承了这个分家,还会对她们娘俩好吗?不可能! 不过事情已经这样就不多说了,蕙聍能好起来更是太好了。 没有忘记给宋己成打电话,陶萄满含喜悦地告诉了老公。宋己成在电话那头也松了口气,告诉妻子自己过两个月就回来。 两个月?陶萄心里不满也没有多说什么,叮嘱宋己成注意身体就挂了电话。 在宋蕙聍发现了宋烟的失踪有着不寻常一面之后,她开始能吃能睡起来,原本枯萎的生命力一夜之间变得茂盛。然后她开始把当年宋烟失踪的细节一点点地回忆起来,开始去搜寻疑点。 而这个时间段,木雪已经在剧组里大展拳脚了。 说起来这个金怜怜在听了宋茜敏的指挥后,把程导的训诫跟之前的小心都丢到了脑袋后面,开始明着暗着地跟木雪叫板 为了保证这群新生代演员都能有良好的状态,程导决定先拍剧情前段的戏份。这些戏份里,都是木雪的角色贺静藤各种看不惯金怜怜的角色夏星繁,各种羞辱她的镜头。 金怜怜装可怜那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特性,本色演出得非常棒。木雪本来就看不惯金怜怜,于是这段时间过戏过的很快。但是到了夏星繁打扫学生会活动是的时候,不小心把油漆桶打翻到贺静藤身上那场戏的时候,金怜怜觉得自己的机会总算是来了。 片场上想要教训人,往往最简单的就是跟着情节来。虽然导演会很讨厌ng和这种故意整人,可是金怜怜有恃无恐。她可是得了宋家小姐的令! 其实本来金怜怜还想给木雪闹点绯闻的,无奈木雪此刻一点知名度都没有,又被保护的严实,redy又是成了精的,真的是没缝的蛋,苍蝇叮不下去啊。 在执行导演喊了action之后,夏星繁拎着油漆桶,摇摇晃晃地走进活动室。她是被部员们故意欺负,才让她去干这种可以让校工干的事情。夏星繁虽然知道,但性格比较好强的她仍然去完成了这个任务。 从校门口到活动室很长一段距离,她累得有限手软,好不容易搬到之后,部员们轻飘飘地指着一个花架,让她给漆好。 夏星繁只要打开油漆桶,倒出一小桶来拿着刷子开始刷,油漆扑面而来的臭味让她赶紧用手捂鼻子。部员们也被熏到了,其中一个训斥让她搬出去弄,她条件反射地回头,手里的刷子刚好扫到了进门来的贺静藤脸上。 金怜怜在这里转身的时候,手里唰地运上了力气。木头刷子上沾的是可食用色素,但是这么啪地被拍脸上的话,估计脸都会肿起来吧。何况金怜怜还故意用刷子的边来对着木雪的脸,根本就不是用刷子平的那一面。 在格斗技上不说出类拔萃那起码也是专业级别,木雪在金怜怜手臂一动的瞬间就判断出金怜怜在使坏。她眼睛一咪,头一侧同时往前站一步,就直接躲开那攻击来的刷子。 金怜怜用力太猛一下收不住力道,反而刷子甩了回来达到自己的左臂上,啪地好大一声响。 “噗哈哈哈哈……”片场旁边等着的司机兼保镖黑狐一下子笑喷了出来,这么拙劣的攻击手法也敢拿出来现,木雪可是能够接着他十多分钟攻击的女孩子,哪能被这种手法给害得了啊。 现场一片静默,能够在片场这么猖狂笑的……司机,还真是绝无仅有。不过鉴于这个司机在来的第一天就亮出自己的持枪证到处招摇,还显摆他那根黑色的hkusp手枪。从那天之后,这个人俨然成了剧组的无视对象,反正他干什么都没有人敢说敢理会。 “卡!重来” ng了,执行导演那边一眼就看出来猫腻,霜雪这躲的角度真是微妙,金怜怜挥舞的力道就更微妙了。这才开始多久,剧组内部就要闹宫斗了?果然是一群成不了气候的小偶像剧演员啊。 金怜怜以为是木雪运气好才躲过去,她一边鞠躬道歉,一边娇滴滴地埋怨木雪,“霜雪啊,拍戏是需要相互配合的,你刚刚要是没躲开,这不就拍下去了么,大家的时间都节约了呀。” 木雪挑眉,“你力道合适的话,我自然不会躲。怜怜,我学了三年的自由搏击,如果你平时的力道都这么大的话,今天拍完戏我就找你练练怎么样?” 明目张胆的威胁,毫不顾忌地砸向了金怜怜。 “我是在认真对待我的工作,如果霜雪你是这样的态度,那以后都不要接任何有可能会伤害到你尊贵躯体的戏好了。当演员是要能吃苦的,你以为风光无限好都是平白无故来的吗?”金怜怜神情语气都没有什么变化,说出来的话就很有教训一位了。 redy这段时间并没有替木雪安排什么广告或者通告,所以她也二十四小时地陪在片场里。这段对话redy听到了,嘴角浮现出冷笑。 没有理会金怜怜眼看着就要纠缠到一起的对话,木雪干脆利落地走回她自己的位置,丢下一句嘲讽,“在片场还是好好拍戏吧,收起你那不安分的心思,演好你珍惜的女主角。” 金怜怜咬牙,她才不信了,你个从来没有在娱乐圈打滚过的普通人,就凭借傍上个金主,还能耀武扬威放大话到这种地步。并且,周围的人竟然都自觉无比地当没听见? 于是,在换好衣服重新开拍,木雪第二次走进场的时候,金怜怜故技重施,继续用力挥了过去。 这下木雪一点都不给金怜怜留面子了,侧身一个竖踢直接踢在金怜怜的手腕,木刷啪地落在地上。而木雪不仅躲开了所有飞起来的颜料,还稳稳地站在了两步开外。 “导演,提个建议,这个地方我们改改戏吧。”木雪居高临下地看着金怜怜,“剧本里贺静藤是学过跆拳道的,还是个黑带。连我这个只学过自由格斗的人都会忍不住不小心有条件反射,一个跆拳道黑带怎么可能连这点简单的连偷袭都算不上的招数给打中呢?” 程导脸色不是很好地坐在监视器旁边,他也看得出来金怜怜挥舞油漆刷的力道根本不是什么不小心往木雪身上撞,那根本就是使劲在挥舞。 导演,那是片场的主心骨,是最有权威的人。可是导演在幕后,和投资人的关系也是最微妙的。在片子正式开拍前,有一股巨额资金注入,直接挤走了很多小额投资。这股资金指名道姓是因为霜雪才投入进来的,何况还有辰寰高层亲自打来的电话,要求对霜雪的要求一定要尽量满足,其中例举了很多可能发生的情况,比如换角色、换演员、换化妆师换造型,甚至是修改剧情。 幸亏是改编自国外的漫画,否则编剧自己也得默默生一肚子的气。这种明目张胆的要求,很不尊重制作者。 可是,辰寰影视自己都不拿第一部剧当回事儿,他们这些那人钱财替人干活的,又干嘛要太在意呢? redy看着程导的神色变化,就知道他不是个会为了艺术有多坚持的人。木雪的这个要求,他肯定会答应。 果然,程导沉思半晌,深思到金怜怜都得意地快要翘起尾巴,正准备讽刺木雪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他开口了,“lotusblack讲的很好,看得出你对剧本下了功夫研究的。助理,改戏。” 一口气憋在胸口,金怜怜所有的讽刺都变成了不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由于女主角的戏份太多,金怜怜和男主团的对手戏一上来就没玩没了,所以金怜怜下场和木雪对垒的戏份还要隔两天。这两天里先赶着拍贺静藤和她的闺蜜学生会副会长的事情。 这下木雪把金怜怜的事情扔到了脑后,她一心一意地跟李甜联络起感情来。 李甜演戏非常认真,经常还没有开拍就围着片场转来转去,揣摩哪个位置和角度最好,也很舍得跟场记剧务什么的打交道。虽然李甜并不是很擅长言辞,但是胜在讨人喜欢。 于是木雪越发不能把她和上一世横眉冷眼的女神联系起来。 私下的时候,李甜还为木雪担心过,“霜雪,其实金怜怜她就那个个性。她冲动起来不管不顾的,你能注意就多注意下。” 对此木雪只是笑了笑。她知道只要自己想,真的拧着劲要换了金怜怜也不是不可能。不过,金怜怜演这部戏还是很认真的,上辈子她既然主演能获得成功,这辈子肯定也能。反正剧红了大家都收益,她也不可能临时去找个人来替代金怜怜,所以就将就了吧。金怜怜这种段数,也不可能把她怎么样得了。 李甜转念一想,木雪能够被程导那么特殊对待,更是辰寰影视特别签约的s级,加之有redy姐保驾护航,一般的争闹哪里伤害的了她。她从来没跟大家一起吃盒饭,连喝水的杯子都是那个女金刚花豹亲手保管,化妆师也是特配的,专门的司机保镖助理来回接送。别人想在吃食里做手脚也没办法,想在化妆品里做手脚让她过敏更是不可能,想要假心假意去闹点绯闻更没有可能。顶多就是趁着拍戏剧情能够有点发挥,结果木雪想改戏就改戏,气得金怜怜双眼发黑。 总而言之,自己替霜雪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可是金怜怜就是个拎不清的主,永远也不知道认清形势。 今天拍中间段的戏份,贺静藤在欺负夏星繁的时候终于被男主团们发现了,男主团里脾气最暴躁的一个加佐优拖住贺静藤狠狠打了一顿。夏星繁冲上去阻拦,结果抱着贺静藤一起跌下了阳台。 阳台是二楼,下面是一片盛开的紫藤花,两人一起摔晕了过去。 楼层不高,所有演员都没有准备替身。redy提前就征求过木雪的意见,木雪觉得自己也没必要用替身。这点高度,赶不上花豹给她的训练。 阳台下提前准备好了气垫,经纪人私底下更是对金怜怜再次警告,不准对霜雪使坏。上次的事情,redy直接找了金怜怜的经纪人交涉。如果你管不好自己的艺人,那么直接收回你的艺人。 金怜怜被一向沉静的经纪人杨哥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她毫不客气地跟杨哥对骂。金怜怜的父母是大学表演系的老师,杨哥本科的时候刚好被她母亲教过,所以金怜怜一点都不怕他。 杨哥觉得金怜怜这个人迟早要把自己玩脱,等这个剧之后他也不想再带着个人了。虽然金怜怜实力不差相貌不错也懂得逢迎,跟投资商爬床一点都不怯懦,可是对任何人都嫉妒心强容不得沙子,得罪人跟吃饭一样简单,谁知道她会惹来什么滔天巨祸啊。 结果,金怜怜还真的又一次故意把木雪往气垫外推。 只是这一次,金怜怜聪明了许多,她在冲上来阻拦的时候,故意绊了加佐优一脚,再假装拉开木雪。这样他们就脱离预定的阳台坠落位置好几步,等加佐优再次冲过来的时候,她再把木雪一撞,冲上去抱住木雪再往前推。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程导彻底受不了了。再也不管这是什么故人之女,什么要好好培养。他大声喊卡,同时拿起对讲机通知楼下的人员,“小心木雪掉到气垫范围外!!” 木雪早就多了心眼,redy也很给力不知不觉找人把气垫从横竖五米给换成了横竖十米的。不过场务们还是很紧张地往木雪掉落的方向冲,那个地方即便是有气垫下面还是有花台边啊! 正常情况下,木雪是不可能被推下去的。她无论是闪躲还是力量都不金怜怜好了很多。 但是,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让金怜怜自作自受呢? 金怜怜抱着木雪往下落的同时,木雪也紧紧抱住了金怜怜。 嘴角浮起一个得意的微笑,短短坠落的2秒钟,木雪一下子翻身到了金怜怜身上。 嘭! 两个人的重量一起落在气垫上,发出一声不算小的响动。金怜怜的后背隔着气垫依然接触到了花台,虽然不至于把脊柱给摔断,那一瞬间的冲击力仍然让她当场痛得头晕目眩,刚刚晕过去又被痛醒过来。 木雪估摸自己看起来很瘦实际骨骼密度很大的体重也给金怜怜造成了很大的负担。她好手好脚轻轻松松地从金怜怜身上爬下来,摇摇颈椎,再动动腰,很好,身子骨不错。 小c早就被金怜怜的动作给吓掉了魂,半空中堪比杂技的逆转让她反而舒了一口气。活该,小c忍不住在心里痛骂,她今天半个头皮都还很疼,只不过是因为买错了饮料口味就被金怜怜揪住头发撞到了门上,这种事情她真的是再也不想忍受了。 花豹和黑狐虽然知道这种高度只要没有尖锐物,木雪就不会受伤。可是他们俩心里还是有点虚,木雪在和平环境里都能受伤的话,他们俩还真的不敢回宋家主家去。 就在木雪施施然往花豹那走的时候,她一眼就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森若?!” 哎哟!森若竟然来探班啊木雪双眼一亮,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抛在脑后,一溜烟地跑了过去。 redy不知道吴森若是谁,但这相貌明显比男主团还要高个档次啊!啧啧啧,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原生态的精致帅哥了。不过这饮血刀剑一般的气势不是普通人家养的出来的,肯定不会往娱乐圈发展。这人会不会就是葛经理说的宋家的孙子? 程导那边指挥着人去看金怜怜的伤势,拍摄已经暂停,redy跑去跟着做协调。木雪看他们这一时半会儿弄不好的架势,干脆跟着吴森若溜出片场,往一旁的花园走去。 粉色紫色的绣球花相互交叠,静谧的花园里,木雪和吴森若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刚刚那女人是故意推你的?” “你们这段时间有没有遇到麻烦?” 木雪和吴森若同时开口,两人一顿,又同时回答。 “有些小麻烦,不过都被我们解决了,老道士也很厉害。言穆的葫芦也很好用,好几次都是凭借它逃离危险的。” “我已经给那个女人教训了,就她那点不入流的小招数根本对我造不成伤害。再敢使坏我就换了她,反正四叔说了满足我一切要求。” 说完两人都笑了。 吴森若示意木雪先开口,木雪也不客气,先噼里啪啦把拍戏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顺便表示不知道宋家四叔到底打算怎么整理这个公司。反正现在感觉整个公司有点乌烟瘴气的。 沉吟了下,吴森若避开关于宋家四叔开这个娱乐公司的话题,“最近你周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灵异事件?” 回忆了下最近被压缩得只有睡觉和上课的生活,木雪摇头,“一点都没有。” “那看来这种诡异事件只会针对宋言穆周围的人。”吴森若总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无论是刘爽罗兰紫还是木雪,只要没有跟宋言穆有直接的牵扯,就不会卷入这场神奇的敌我未明的事件里去。 “你们最近遇到了很多?”木雪担心地问。 “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但是杀伤力都没有上次那么大。”吴森若实话实说,木雪并不是脆弱无助的女孩,“柒叔和宋言简都一直没醒,宋老爷子心情一直很不好。分家这几年失踪或者死亡的人员名单已经被第一时间整理出来了,其中嫌疑最大的有四家,老少男女都有各种原因消失的宋系血脉的人。” “元丰道长的命轨推演到底还要多久?” “可能会推迟。宋老爷子要求先把宋言简救醒,所以这段时间是我和灰熊在收集资料。义蕊阿姨把她另外一只人马交给我在管。” “你没问题的!”木雪拍拍吴森若的肩,“宋言简现在是在医院里还是在宋家主宅?” 远处花豹走了过来,木雪估计是片子又要开拍了,她冲花豹摆手,示意自己这里有话说。反正都是特权人物了,就特权到底呗。 “主宅。老道士说医院阴气盛,生死多,不能放那边。”吴森若大致猜到了木雪想干嘛,“小雪,你没必要耗费心力救他。他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说不定还是言穆重回宋家的阻力。” “让他醒过来并不是帮他,也许是在帮我们。那股邪气当晚肯定入侵到了一些人,不仅仅是死亡的青灵子,也许柒叔和宋言简都受到了影响。而这两个人,真要对宋言穆不利的话,我们才是防不胜防。”木雪自己也有点混乱,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如果宋言简被残念操控,给他们带来的麻烦甚至会超过残念本身。 凝视了木雪一会儿,吴森若点头,“我知道了。你是要我想办法悄悄帮你回一趟宋家,同时还不能接触到言穆对吧?” “是的。” “需要让言穆知道吗?” 想起老道士的叮嘱,木雪摇头,“最好是不。” 作者有话要说: oo谢谢下面的亲爱嗒们 s君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10-0616:05:24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612:04:25

下一篇   73分家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