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分家的诡异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73分家的诡异

这场谈话又持续了一会儿才结束,当一身黑衣的吴森若送木雪返还现场的时候,金怜怜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 金怜怜之前还闹了一场,说是要去医院,要休假,要延期拍摄。结果redy淡定地告诉她,“随行医生都说你没事,那你离开干脆别再回来了。” 金怜怜气得脸发青,还没有等闹出来脾气,公司那边负责艺人的总监亲自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金怜怜,你要认清楚你的地位。要么乖乖地把剧拍完,要么……之前拍过的东西作废,公司马上启用备选人员。” 这下金怜怜的脸完全白了,她转过身跑到角落颤颤巍巍给宋茜敏拨电话,宋茜敏那边响了很久才接起来。听金怜怜说完,宋茜敏先是安慰了下金怜怜,然后表示让她不用担心,自己会给她处理。不过宋茜敏对金怜怜这个明显能给人抓住把柄的欺负手段嗤之以鼻,让她最好是能干点有实际意义的。 跟宋茜敏通完电话之后,金怜怜心里有了些底气。不过她还是被灭了气焰,要是她真的被下了角色,要再接另外的通告肯定要等很久。自己的经纪人又被自己给得罪了……起码这个剧,一定要坚持拍完。 片场的其他演员都看出来刚刚金怜怜干了什么,此刻虽然不说话,但都站到了redy身边。这样一天到晚在剧组里闹事的女主演,他们也不喜欢。 金怜怜除了跟木雪过不去以外,还经常逮着其他配角女演员教训,一会儿挑剔人家演技不好一会儿讽刺人家相貌不好;面对男演员的时候她又换了衣服嘴脸,自以为是以前辈大姐的派头自居,吹嘘着要带他们去跟投资商见面吃饭拉角色,如果别人不吹捧她奉承她,她就甩脸色。总之就是个到处得罪人的货色,这样子没被大家联合起来欺负也算是她祖上积德了。不过这种状况也只是早迟的事情,上辈子比较迟,这辈子会提前而已。 程导也没有顾念金怜怜刚刚摔下来受了惊吓,拍摄进程在这里了,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 心情跌宕起伏的金怜怜看着一名黑衣美男陪着木雪往这边走,黑衣美男气势凌人面容阴肃,气场十足,直接把身边的男主团给比成了配角,她也忍不住在心底感叹了下。然后,对木雪更加的嫉妒不爽了。 这人是谁?是宋茜敏的堂哥吗?宋茜敏一直没有透露过自己堂哥的姓名……不过既然是包养木雪的,那没必要来探班,一个电话就可以把木雪招过去。 金怜怜正打量着吴森若,吴森若唰地一下目光刺了过来,毫无感觉地看着金怜怜,然后抬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如果是普通人做这个动作,那意味肯定是威胁。 吴森若这个动作做出来,却莫名地多了一丝血腥味,仿佛他真的亲手捏断过活人的脖子一样。 浑身有些僵硬,金怜怜的小腿莫名其妙地哆嗦起来。 凭什么这些人,都要这么护着木雪啊! 不行!她一定要亲自去找一趟宋茜敏,让宋茜敏给自己做主! 等今天的戏拍完之后,木雪躺回了自己的保姆车里休息,顺便翻动吴森若刚刚给她带来的资料,那最受怀疑的四个分家。 宋家的分家一共七只:悟,己,往,知,可,追。取自“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其中“己”谐音“以”。 主家查出来的四个有嫌疑的分家,分别是悟,己,知,追。 宋茜敏的父亲叫宋悟悠,所在的是悟分家;宋蕙聍的父亲宋己成,所在的是己分家。知分家现任主事儿的叫宋知博,孩子们都在国外;追分家……现任主事儿是宋追珏。 木雪看到宋追珏的名字,首先翻开宋追珏家里的情况。 宋追珏的原配夫人六年前意外亡故,死因是出车祸;宋追珏的母亲四年前因为心脏衰竭而死。但追分家是七个分家里最弱的一个,宋追珏一直是跟随宋义德的,当年在主家分家争掌权人选的时候,宋追珏是支持宋义瑾的。 所以,宋追珏家嫌疑最低。不过,也不能保证他们家不会被利用,还是要小心些。 看到这里,木雪先给何妈妈打了个电话,这段时间她忙的来没有跟何晓丽有什么交流。何妈妈接了电话开心的不得了,呼噜噜说了好多事情,花店的何家人的木家人的,总之一句话概括,天天狗咬狗,看得何妈妈心潮澎湃。等何妈妈好不容易说完,木雪才问起来宋追珏的情况。 “宋追珏叔叔对你怎么样?” 何晓丽在那头有些腼腆,“很尊重,很好。妈妈已经答应他的求婚了。” “记得带好我给你的琉璃腰链,随身带着,不要取下来。”木雪叮嘱。既然何妈妈喜欢,那就嫁吧,不过如此的话,何妈妈也成了宋家分家的人,自己还非得把宋家这摊子烂事儿解决不了不可。 再跟何妈妈絮叨了一通,松了一口气的木雪接着看资料。 宋茜敏宋悟悠所在的悟分家并没有死什么人,宋悟悠的很多情妇都打过胎。集中在六年前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停歇过。并且这个数字极为惊人……初步估计有三百多个…… 这感觉根本不是为了维护家庭,所以不生私生子。而是故意的让女人们怀孕,只是为了打掉孩子而已。 等下,那些有意识的残念,根本算不上灵魂的残念……如果说魂魄尚未形成完全的婴儿的话,到真的很像! 木雪一个激灵,老道士肯定也应该想到这个了吧,怪不得说鬼不算鬼。 想起来宋言穆说过宋家人都很注重子嗣,不重男轻女,宋义蕊宋子衿都看得出来是被很好地教养长大,并且宋茜敏和宋蕙聍都是独生女儿,一样被宠爱的很好,所以木雪是这么相信的。可是宋悟悠竟然能干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换一个地方,极品们的战斗力都不一样了。木前程想找情妇生儿子的时候也干过这种打胎的事情,但也没有到几年就几百个的程度啊。当然,宋悟悠跟木前程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但究其根本,都一样的自私自利! 再看己分家的宋己成,被带回家养大的私生子宋烟在四年多前失踪,集合宋家的力量寻找竟然一无所获,半个月后绑架车辆被找到里面全部是宋烟干涸的血液,从此之后大家默认宋烟死亡。 资料里还特别备注了,宋烟对异母妹妹宋蕙聍非常好。其中列举了无数小时候宋蕙聍惹祸宋烟帮她承担的例子,还有宋烟几乎和宋言穆一模一样的课程,但是始终差了宋言穆一截的成绩。宋烟不仅比不上宋言穆宋言简,甚至只能跟宋子衿齐平。 这让宋烟经常受到宋己成的训斥。 最后宋烟失踪的时候,己分家是隔了一天才开始寻找的,并且宋蕙聍被瞒住,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直到最后车辆被找到,宋蕙聍才生生地吓晕了过去,并且从此之后,宋蕙聍脾气更暴躁更冲动,更爱惹祸了,但是那个会帮她承担的哥哥却再也没有回来。 木雪看着当时满是干涸血痕的车辆内部照片,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但是想抽宋蕙聍两巴掌的冲动是实打实的。你说她这个当妹妹的,既然你哥哥已经不被父亲看重了,你就不能少惹点祸吗?你这不是把你哥哥逼得更加没人爱吗?真不知道宋蕙聍是什么逻辑! 知分家现任主事儿的叫宋知博,孩子们都在国外,为人虽然墙头草两边倒,迎来逢往的四面光滑,找不到什么可疑点。唯一能跟疑点串联起来的就是宋知博的妹妹宋璇,宋璇跟一个普通人恋爱,家里不同意,两人领了证搬出去住,结果三年后宋璇发现那个男人竟然出轨,不能接受自己放弃荣华富贵跟着这个不成器的男人吃糠咽菜,结果男人还背叛自己,宋璇一气之下杀了那个男人和自己的孩子,然后开着煤气自尽了。 关上资料夹,木雪摇摇头,果然就算是遇到灵异事件,也跟极品奇葩们脱不了关系。除了宋追珏,剩下三家人都一个顶一个地奇葩,能够打掉几百个孩子还不收敛依然让女人怀孕的,私生子不如主家孩子优秀连失踪都不管的,因为男人犯错所以把孩子也个咔嚓了的……果然比起来,主家那些人虽然把宋言穆给赶得远远的,但好歹没有下杀手啊。 这一仗,打起来真的有难度。 宋茜敏这段时间也有些心烦意乱。从宋蕙聍家里回来之后,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为什么宋蕙聍会问荷花顶灯的问题,为什么她突然想要看那个台灯,为什么执意要把宋烟曾经送她的礼物都翻出来看。 然后,原本惊恐憔悴到快要断弦的神经,突然就被平复了。 不对劲,肯定不对劲。 所以这段时间不管是上课还是谈恋爱还是逛街购物,她都有点心神不宁。 而这些微妙的感觉,在她发现家里也有一个荷花顶灯之后,终于爆发了。 那个荷花顶灯在她父母的卧室。 宋茜敏她平常没事不会进父母的卧室,更是和宋蕙聍从来不会关注家里的壁纸顶灯这些东西。她这次是去找妈妈换张卡,走进房间之后无意识地抬头看顶灯。 然后宋茜敏呆在了原地。 这个陶瓷灯和宋蕙聍房间的灯一模一样,并且荷花的花蕊里有奇怪的图案。 “妈妈,这个顶灯是什么时候安的啊?” 宋茜敏的妈妈抬头看了一眼,“好像有几年了,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是别人送给你爸爸的,我早说换了,你爸爸又说很喜欢这个款式,不想换。” 收起妈妈给的购物卡,宋茜敏犹豫了半响,还是跟妈妈讲了宋蕙聍寻找宋烟东西的事情。 “你别去参合宋烟的事情了。过年的时候你跟着宋蕙聍跑去针对宋言穆这种蠢事,我好不容易才瞒下来没让你爸爸知道。要是这次发现你还跟宋蕙聍去翻宋烟这事儿的旧账,你就等着被仍出国去读高中吧。” 茜敏妈妈用葱根一般白皙的手指戳着宋茜敏的头,“你和蕙聍都是不聪慧的丫头,好好的过你们吃喝不愁的人生就行了。主家分家的事情,你们俩没有那个脑袋去参与。” 不服气地打来妈妈的手,宋茜敏烦躁地回答,“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以前是你们叫我跟宋蕙聍走近点,现在又责怪我跟着她参合别的事,你们烦不烦!” 气鼓鼓地离开父母卧室,宋茜敏忍不住又看了那个灯一眼。 好奇心害死猫,虽然妈妈刚刚才叮嘱了不要去参合……可是宋茜敏忍不住还是想知道,宋蕙聍到底在意的是什么。 刚回到房间没多久,金怜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听完金怜怜的叙述,宋茜敏终于在她身上找回了智商上的自信。说什么她脑袋不够用,比起来金怜怜的脑髓才叫少的可怜。好不容易把金怜怜打发完了,宋茜敏决定自己还是去找宋蕙聍一趟。 如果告诉宋蕙聍,自己家也有一个荷花灯的话,她会说出些什么吗? 想到就做的宋茜敏立即叫了司机开车往宋蕙聍家里赶。 能吃能睡的宋蕙聍身体康健了不少,虽然还是很瘦弱,但总归不是皮包骨头的吓人模样了。更让陶萄欣喜的是,宋蕙聍性格似乎也变得沉稳起来,不再是以前那副没头没脑容易冲动的模样,说话做事都有条理了许多。 于是宋茜敏上门来找宋蕙聍玩,陶萄就放放心心地出门了。趁着老公不在家,许多事情该干的一定要加紧干,陶萄忙得很呢。 在要到宋蕙聍家时候,宋茜敏手机上收到了一张照片,是金怜怜发来的。短信里说这个人今天来探木雪的班,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堂哥。 宋茜敏打开彩信一看,这人好眼熟……等下,这不是就是那天把她给撞到玻璃窗上去的美男吗?!这人竟然跟木雪有关系?! 或者说,这个人是宋言穆的人? 心想着,宋茜敏已经进了宋蕙聍家的大门。 坐在宋蕙聍房间里吃着保姆切成小片的火龙果,宋茜敏先是给宋蕙聍看了吴森若的照片,讲了木雪拍戏的一些事情,然后猜测这个人跟宋言穆和木雪的关系。 宋蕙聍始终安安静静坐着,虽然听得认真,但一点开口的意思都没有。 宋茜敏有些无聊,想了想干脆进入今天来的正题,“蕙聍啊,我在我爸妈房间也看到一个这样的荷花灯,中间的图文都是一模一样的。” 一直才沉静不言的宋蕙聍终于有了一点波动,她抬眼看宋茜敏,“是吗?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 宋茜敏抬头往天花板上一看,“你的灯呢?” “被我砸了。我不喜欢,它总是压制我的感觉。”宋蕙聍微笑,“它让我感觉很不好。” 诡异的感觉再度升起,宋茜敏放下火龙果,她有点吃不下了,“蕙聍,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你讲。” “关于当年宋烟哥哥失踪的事情……” 宋蕙聍似笑非笑地盯着宋茜敏,“为什么现在才说?你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并不多……当时只是不小心偷听到,知分家的伯伯和爸爸谈话,说无论如何宋烟哥哥不能死,就算是救不回来也要好好地安置着……” 好奇怪!宋茜敏明明已经不想说了,宋蕙聍似笑非笑的神情一点都不像是平时的宋蕙聍……反而……反而好像…… “反而好像,很久不见的宋烟哥哥?”宋蕙聍的手指温柔地抚摸上宋茜敏的眼睛。 一瞬间僵直的身躯无法动弹,宋茜敏的尖叫被绷紧的喉咙扼杀,回荡在胸腔里。 她知道我在想什么?!宋茜敏急促地呼吸着,这到底是怎么了?不要吓我好不好……蕙聍你到底怎么了! “茜敏,乖一点,回家去,打碎你爸妈房里的荷花灯吧。”宋蕙聍凑在茜敏耳边,咯咯地笑着,“咱们一起再毁了剩下的两盏荷花灯,然后一起救宋烟哥哥出来好不好?我好想哥哥啊……真的是,太想了……” 一口要在宋茜敏的耳朵上,殷红的血滴沾染在宋蕙聍的唇边,细小的黑影子从伤口钻入,顿时消失无形。 直起身子捧住宋茜敏的脸,满意地看着满脸惊恐的她眼眸瞬间被黑影包裹,一双眼睛再没有丝毫眼白的位置,那仿若两颗黑鸡蛋一般的眼眶不停地抽搐,等最终眼球恢复正常的时候,宋茜敏已经有了跟宋蕙聍一模一样的神情。 “茜敏,记得我说的话哦。” “知道啦蕙聍,我们是好姐妹,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让我们一起救回宋烟哥哥吧!”宋茜敏笑嘻嘻地拉住宋蕙聍的手。 佣人推开门,给她们姐妹俩端过来刚熬制好的奶茶。这两姐妹一人一杯端起来,碰了一下,可以把舌头烫脱皮的热奶茶被一饮而尽,而她们两人却安然无事。 在毫无任何一丝光线的黑暗中,宋言简发现只有自己的脚下有那么一小块白色的圆圈。每当他想要走出去的时候,那黑暗便会狰狞地撕咬他的腿,妄图侵入他的身躯。 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很久,那片黑暗一直想要打破他的防护罩,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没有放弃跟黑暗交谈,宋言简一直在努力地劝服这片有思想和意志的黑暗,可是收效全无。 我需要等人来救我,他们一定会来救我的。宋言简如此想到,然后他的手摸向脖子间的琉璃片,手却抓了个空。 没有琉璃片?! 可是周围确实有防护罩的…… 陡然瞪大眼,宋言简意识到自己现在处于什么状况了。 灵魂体?! 如果灵魂体被黑暗包围了,那说明……黑暗已经入侵了他的身体?那自己的灵魂体也是被琉璃给保护起来的吗?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宋言简忍不住呵呵笑了一声。宋言穆啊宋言穆,该说你运气好还是不好呢?如果是好,为什么你会招惹上这么难缠又诡异的东西;如果说不好,为什么你又能遇得到木雪这样的救星? 不止救了你,还能救整个宋家。 相信只要自己坚持住,最终不管是元丰道长还是宋木雪,总有人会来救他的。 不要被黑暗侵占了灵魂,否则自己肯定就再也回不去了。 宋言穆守在宋言简床边,看着那张跟自己有五分相似的脸庞,宋言穆心里也十分复杂。 如果宋言简从此就醒不过来了,那自己肯定名正言顺地继承宋家。三姑的儿子宋言锋无心此道,宋子衿能力比起分家的少爷们优秀得多,但比起自己来还是差了一大截,宋子衿的一对双胞胎弟弟现在还在上小学……放眼望去,根本没有能够比得过自己的人。 可是,如果宋言简醒过来之后,如同木雪木霜说的一样,不再是以前那个宋言简了呢? 他有宋言简的所有记忆和能力,却不再有宋言简的这个灵魂的思维,他会被残念改造,从此坚定地执行残念的目标。 那样,宋言简一定会和自己对抗上,他们之间从竞争关系,会变成你死我活的敌人关系。 如果自己心狠一点,就应该趁着这个大家注意力都在灵异鬼怪上的时候,利落地终结宋言简的性命。这样不但没有了危机,更没有了竞争。 可是,这样做……恐怕就是随了幕后者的意吧。 手足相残,兄弟阋墙,自损实力。 这种蠢事,宋言穆才不会做呢。 就像当初自己被算成克宋家的命数,宋家也没有悄悄一场车祸灭了自己是一个道理。 并且……宋言穆在实现回到宋家的执念后,竟然有点怅然若失。在海塘市过惯了没有人管束的日子,现在突然什么都要看爷爷的脸色,听爷爷的要求,还真是接受不过来。而即便到了这里,能和父母见面的次数也特别少……因为作为宋家现任的掌管人,父亲真的是太忙了。 执念这种东西,就是你梦寐以求地想要完成,忽略身边一切美丽风景地往那个目标奔跑。可是等你走到执念的目标时,才发现,其实不过是那个样子。 自己一心想要回到宋家,现在回来了,却发现,其实也就是那个样子。 轻微的敲门声之后,吴森若推门走了进来。“言穆哥,下楼吃晚饭了。” 宋言穆点头,最好宋言简能够坚持住,不要被所谓的残念打败了灵魂。否则等真正敌对的时刻来临,他还是会下杀手的。为了自己,为了不计一切帮助他的小雪,还有铁杆兄弟吴森若。 他有重要的人需要保护,不会让重要的人去给自己当垫脚石。 曾经那个老和尚让自己戒杀生,所以他一直没有沾染上血腥。可是生死之刻,谁又能够保证自己不挥动屠刀呢。 吴森若带上来的四个新保镖替换了房间里的守卫,换班让他们也下去吃饭。做好这一切之后,吴森若状似不经意地打开窗户,然后才离开。 这几个新保镖是他从宋义蕊那里带过来的人,老爷子也是极为信任的。不过嘛,宋义蕊说过,这几个人直听她的命令,所以,现在也只听吴森若的命令。 在吴森若离开屋子没过多久,木雪一身深灰色紧身衣,从窗户上赤手空拳地攀爬上来。屋子里的监视器画面在木雪爬上来那一刻就暂停了,监视房里的人没有发现丝毫异样。 这一切布置单凭吴森若一个人还不能好好完成,但是吴森若把这件事告诉了宋义蕊。宋义蕊动用自己在宋家的力量,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无论是悄无声息把木雪送进戒备程度提升几倍的主宅,还是天衣无缝地搞定一切监视系统。吴森若从这件事情上明白,自己果然是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跟宋义蕊学习的。 站在宋言简面前,木雪让休养好好久的木霜占据自己的身体,去看宋言简的气到底是什么模样。 木霜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讶异地咦了一声。 没有气?! 怎么可能,活人怎么可能没有气?! 伸手去抚摸宋言简的鼻息,感受胸膛心脏的跳动。这是个活人……难道,气被侵吞了? 木霜退回空间,自从上一次她过度使用力量之后,能够借用木雪身体的时间越来越短。木雪也不敢让木霜再耗神,果断地开口。 “你们闭上眼睛。” 四个保镖听话地闭上眼睛。 相信宋义蕊阿姨既然能帮她,给过来的人就是信得过的。木雪毫不犹豫地把宋言简放进了空间,咕咚一声扔进了宋言穆的湖泊里。 作者有话要说:放假后上班第一天,巨忙无比!中午再回来统一回评噢!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712:24:52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711:46:04 嗷嗷s君和12345君,tat爱你们!!!

上一篇   72分家的诡异

下一篇   74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