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大战

湖泊在包裹住宋言简之后,毫不犹豫一个浪花把他吐到了岸边上。 木霜木雪哑然地看着这一幕,她们本来还期望着泉水的精华力能够把宋言简体内的一些东西逼出来。结果湖水直接把宋言简整个人都给逼出来了。 不甘心,木雪像是拎沙包一样把宋言简扔进去……然后湖水吐出来……然后扔进去……然后吐出来…… 如此循环了十几遍,木雪怒了,边骂边再度把宋言简砸进去,“你个破湖水,这货再恶心那也是你们宋家主家的血脉!你爹的山顶雪可以融化流进你,我个外人能够在里面泡澡,你勉为其难地处理下这个有可能是潜在威胁的家伙又如何!” 要是真的面对宋言穆,木雪到不好意思这么骂了。可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湖泊嘛,当然是想怎么骂怎么骂咯。 丝毫不知道在楼下喝汤的宋言穆噗地喷了出来,然后咳嗽了半天,礼节大损被宋老爷子一顿训,木雪刚刚太使劲了,直接把宋言简扔到了大湖泊的中央,啪嗒一声砸在了自己的本体莲花上。 “啊!!!!”心疼地尖叫,木雪拔腿往湖泊里冲,结果还是木霜机灵,抱起木雪直接往那里飞。 原以为自己的本体莲花再怎么着都要被宋言简这个一百五十斤重的高个男人压断几片莲叶什么的,搞不好自己魂魄还要受重视什么的……结果,木雪发现自己真的是太小看自己了! 那几朵莲叶稳稳地支撑着宋言简,并且最神奇的是,那朵含苞欲放的黑莲花茎杆开始伸长,弯曲,慢慢地绕着宋言简缠了几圈,花苞头像是有生命意识一般低下去,在他脸前动来动去。 “这是怎么了?”木雪扭头问木霜。 “食物。”木霜言简意赅,“原来这才是你的真正食物。” “我吃……人?”木雪被自己吓得不能自已…… 白了木雪一眼,木霜的情绪越来越丰富,“你是莲花,不是食人花。” “那怎么吃啊。”文盲木雪不耻下问。 花苞头抬起来,冲着木雪木霜点点头。木雪更惊讶了,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株花有什么异常,现在感觉似乎是听得懂她们说话一样。 然后,那花苞打了木霜的脸。 黑色的莲花花瓣一层层打开,就像是食人花一样,突然迅猛地包住了宋言简的脑袋。 可是这次木雪没有被惊吓,因为在那一刻,她看到宋言简睁开了眼,整个眼眶内都是黑色的,没有一丝眼白。 那里,盛满了污秽的嫉妒、怨恨、不甘,盛满了报复、仇恨、杀戮和毁灭。 “小雪,你知道莲花的含义吗?” 木霜悬浮在虚空里,双手托着木雪,两人的长发无风自动。 “佛道儒都推崇莲花的出淤泥而不染,代表了清净功德和清凉智慧。莲花最大的能力是净化,消弭一切腐恶。”木雪喃喃自语,她怎么会不去了解自身本体的含义呢。 “可是,你是黑莲。”木霜看着那宋言简的整个躯体纠结成诡异的姿态,不停地抽搐,她没有带着木雪下去,而是浮在半空中观望。“你的上一世虽然懦弱自闭,但心地不然纤尘,一世良善为人着想。但即便如此,你仍然惨死。心中的仇恨以及你我的缘分让你重生,你没有改变自我,但你已经不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而是坚信要用自己的双手去惩罚那些负你之人。” “你改变着周围人的命运,同时也引导着他们去惩罚那些恶人。你的复仇并不是血腥的反杀,而是让他们自食苦果。在宋言穆的教导下,你把惩罚当成了净化。” “支撑你成长的信念,是更多地惩罚这些围绕在你身边的极品们。对吗?” 木雪点头,“没错……不过霜霜,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之前的本体黑莲不是这个凶猛的样子的,现在突然发生了变化吗?” “你的师傅,那个老道士。他在空间里具现化成了你的根须,因为原本你就有莲藕在下面,所以我没有注意到。他成为了支撑你成长的一道助力,恭喜你小雪,你的莲花升级了。” 在木霜长长的一段话后,那朵张开的黑莲花终于离开了宋言简的脑袋,然后沿着脖子不停吸=吮,一直走到了腹部,猛烈地一个噬咬,竟然凭借花朵的力量,把宋言简的裤子都咬烂了。整朵花迅猛地张大,把宋言简的下半身都裹了进去。 抛开什么升级的莲花老道士的根须这种问题不谈,眼前仿若口=交一般的场景让木雪无法直视了,特别是花朵一吮一吸,带动的宋言简身体一颤一巍,睁开的双眼已经不是纯黑,可表情特别的迷茫,时不时喉间还出现几丝呻-吟。 “他会不会看见我们?把他眼睛盖上。” 话音刚落,一朵莲叶伸长,盖在了宋言简脸上。 本来是吩咐木霜的,结果莲叶倒是听话的很。木雪微笑起来,不错不错。 “所以,你的净化之力变成了吞噬之力,对方的污秽会让你成长的更加茁壮。你是黑莲花,吞噬污秽的黑莲花,所以,宋言简体内的残念是你的食物。你本身能够产生的仇恨已经被莲花吞吃光了,它饥饿太久,已经迫不及待了。”木霜继续说道。 “等下,我自己的仇恨被自己的莲花吃光了?这还是净化啊!”木雪被木霜绕老绕去弄得头晕,只抓住了这个关键点。 木霜不打算说了,都是同根同源的莲花,无论如何最终都是要净化的。但是真正莲花的净化是让污秽的情感变得正面,让坏人变成好人。哪有木雪的莲花这样,直接吞了污秽当养料……当然,反正归根结底都是污秽没了。 大概也想通了这点的木雪摸着下巴,“我觉得等帮宋言穆搞完宋家这堆破事后,我大概可以真的当一个很厉害的犯罪心理学家,不是搞推断的那种,而是专门给罪犯们洗脑的……吃掉他们的污秽情感,然后他们就变成白痴了……” 在同根同源的双魂两姐妹优哉游哉谈论着关于什么是黑莲花的过程中,那朵黑莲已经把宋言简身上的衣服弄得四分五裂,a面吸吮完毕翻过来开始b面,黑色花瓣包裹住宋言简整个臀=部的画面看起来格外不雅观。 这种事情……一定不要让宋言简知道……更不能让宋言穆知道…… 等所有侵入宋言简体内黑暗都被吞吃完毕之后,木霜松了一口气。 “他的灵魂只是被外力借住琉璃瓦的能量封存进去了而已,残念被吃完他就会清醒过来。老道士本事还是挺强的,不然如果宋言简被残念侵袭了,他要不声不响地杀了宋老爷子和宋言穆都有可能,别人根本猜都猜不到。” 木雪心情凝重,点了点头,“那晚的其他人,咱们也得去看看。” 吃完晚饭,宋老爷子让元丰道长和他一起再去看一下迟迟未醒的宋言简。而元丰道长在试用了很多针对妖魔鬼怪的法宝都无用之后,也只能尝试把他带入葫芦空间里去试一试,既然黑影能够被葫芦关押,带宋言简去里面说不定会有转机。 吴森若的手一不小心,把最后一碗汤打翻在了宋老爷子身上。 这顿饭宋老爷子吃的一点都不舒心,先是言穆喷了一桌子的汤,换菜和桌布搞了半天。然后这个宋义蕊的半子吴森若又打翻一碗汤,还能直接泼他身上。 而吴森若又是个冷脸孩子,一边道歉一边扶着他去换衣服,他反而不好意思跟训斥宋言穆一样训斥对方了。因为对方仿佛比自己还不高兴…… 等宋老爷子换好衣服,再跟元丰道长一起走进宋言简的房间时,宋言简已经躺在了床上,杯子严严实实地盖着。 在床边沙发上仔细地看着宋言简,宋老爷子苦涩又怜爱地伸手抚过他的额头,“言简,是爷爷害了你啊……” 宋言穆站在一旁,颀长的身躯拉长了一个刀锋般的黑影。那黑影轻微的弹跳一下,然后恢复岿然不动。 就在宋老爷子说完后之后,宋言简迷茫地睁开眼睛,还顺带极为煽情地“嗯……”了一声。 “别吸了……已经□……” 啊?!宋老爷子思维跟不上节奏。 宋言穆满头黑线,吴森若更是脸色铁青。 朦胧的视线逐渐清晰,宋言简终于看清楚没有热情如火的□排队,没有疯狂膜拜他的男人女人,把他ab面翻来翻去地亲吻戏弄。 眼前明显是自己的卧房,房屋四角站着保镖,面前的人是爷爷和二弟,还有吴森若。 好吧,刚刚自己肯定是说了什么不太好听的话,爷爷的脸色有点严厉,而言穆和森若简直是想捏死自己的一般。 不过宋言简的脸皮那也是堪比城墙打拐,厚实程度无可比拟,他在清醒之后,立即向宋老爷子示弱,“爷爷……头好晕……” 元丰道长往窗户外看了一眼,所以其实自己收的这个小徒弟,还有这等本事吗?那为什么上次没有显现出来? 扶住宋言简,宋老爷子亲自把他扶起来坐好…… 然后现场又是一片静默。 为什么宋言简光溜溜的没有穿衣服?! 宋言简自己当然不会有什么惊讶,他还以为家人是故意让他裸睡的。宋老爷子威严的目光扫过了四个保镖,四个保镖纹丝不动。宋言穆的拳头捏的死紧,几乎是想给宋言简一拳了。吴森若更不用说,几乎是杀气四溢。 感受到两个小辈不太一般的情绪,宋老爷子脑袋里打了个旋。 “言穆,这是怎么回事?” 宋言简也歪头看宋言穆,怎么,是二弟把自己给脱光光的? “我不知道。”宋言穆说的咬牙切齿,“我只是猜,会不会是小雪回来救了他,顺便把他扒了个精光。” 老道士没注意被口水呛着了自己,一阵咳嗽。自己是因为感受得到带着葫芦的木雪刚离开,这宋言穆是怎么猜道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自从上次宋言穆能够感受到到木雪给吴森若输血时候的痛苦后,他对木雪也有了奇妙的感知。在楼下吃饭被汤呛着,他就觉得不太对劲了。结果一上来,木雪从窗户那边跳下去差点崴了脚的感觉,他瞬间就接受到了。 木雪,等我回来之后我再跟你算总账,竟然敢瞒着我干这种事情! 听了这话脸色宋老爷子也有点黑,二孙媳把大孙子扒个光溜溜这种事情……就算是为了救人,也太惊世骇俗了点。 不过庆幸的是,起码宋言简醒了过来。 只来得及把宋言简塞进被窝的木雪跳下了窗户,差点崴了脚,蹦跳着的她连滚带爬终于跟接应的人碰头,然后被塞上车,悄无声息地从宋家后门消失。 揉着脚腕,没什么大碍,木雪躺平在了车后座了。想到了刚刚木霜的话,木雪蹭地坐直,给宋义蕊打过去电话。 “义蕊阿姨,我小雪。我想去一趟治疗疗养院。……对,就那晚上所有被黑暗吞没过的人。” 宋义蕊没有多问,点头答应。司机迅速得到了指令,一个漂亮的转弯,扭转方向往疗养院方向开去。 柒叔虽然醒了,但是宋家担心他还是被邪气给浸染过,所以在征求柒叔同意之后,还是把柒叔也送进了疗养院。 当木雪到达疗养院的时候,宋义蕊那边已经拍了另外的一行人过来,既是为了协助木雪,也是为了保护木雪。 夜晚的疗养院大门,灯光昏黄,地面上影子斑驳。木雪一眼看过去,就觉得疗养院里面影魅诡谲,起伏着不正常的波动。 似乎刚刚黑莲花吸吮出宋言简体内的各种负面情绪还有残念之后,自己的感知力提高了? “你们顶多只能跟着我到住宿楼外面,不要跟我进楼。尽量靠近光明的地方,不要去沾染外物的影子。”木雪认真地嘱咐。 来人都是宋义蕊的心腹,他们得到命令一切听从木雪安排,自然是齐声称是。 果然宋义蕊在暗地里的势力很大,尤其是在宋家更是经营的无孔不入。疗养院的值班守卫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么大一帮子人进来一样,打开大门让他们进去。宿舍楼下面的管理人员更是给他们大开方便之门,连监控录像都给暂时关闭。 进入楼层以后,木雪明智地没有乘坐电梯。 开玩笑那么狭小的地方,她是有异能不是有超能力,万一电梯坠落她的还不是要摔个半死。 把戒备提升到最高,木雪推开楼梯门,独自走了进去。 宿舍楼的所有灯源早已经全部打开,楼梯走道全部亮如白昼。可是正是这些明亮的灯光,让所有人发觉到了不正常。 为什么除了工作人员外,没有任何人醒过来?! 底楼的工作人员全部集中到宿舍楼有着巨大水晶吊灯的接待大厅里,那里的光线设计是看不到一丝影子的。值班守卫们都被电话叫了起来,跟着木雪带来的人马架设灯光围住了宿舍楼。 如果木雪今天晚上不突发奇想地过来,这里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 可是木雪就像是那残念的克星一般,偏偏就到达了这里。 深沉的黑暗里,一双血红的眼睛迸射出强烈的恨意。 一个人走在楼梯上,木雪慢慢地往6楼爬。 第一次走过5楼的时候,木雪心想终于要爬到了。 第二次走过5楼的时候,木雪没注意,心想终于要爬到了。 第三次走过5楼,木雪有些疑惑,心想终于要爬到了。 第四次走过5楼,木雪停了下来,面对着5楼的牌子,笑了。 生平第一次遇到类似于鬼打墙的场面啊,是不是应该尖叫一声迎合下剧情?原来人在一个空间里绕圈子的时候,连思维都会跟着绕圈子。 这是空间和时间的双重合吧?如果自己是普通人,估计真的就一直在这里绕死过去。 可惜木霜在空间里能够用另外的思维去看这一切。在第二次走过的时候,木霜就发出了警示。之后的两次,纯粹是为了看看重合点在哪里而已。 5楼的提示牌放在楼梯的拐角,木雪笑了笑,一脚狠踹过去。 啪!牌子倒在地上,一团黑影迅速逃窜。木雪眼疾手快一脚踏上去,同时伸手狠狠在地面抓起。 毫不吝惜的手指在大理石地面上都摩擦出了血迹,可见木雪这一抓到底有多用力。那团黑影被木雪抓住后想从指尖的伤口往木雪身体里逃跑,哪知道刚刚才碰到木雪的血液,就发出老鼠一般细小的尖叫声来。 每天没事就要喝几口湖水的木雪浑身都是排斥之力,转化到木雪血液里效果丝毫不减,可怜这黑影竟然能被这个给弄伤。 “残念,你们今晚想在这里干嘛呢?开派对吗?”木雪咧着牙故作出残忍的笑,“你们这些影子之间能信息共同吗?所以好不容易侵入宋言简体内的残念黑影被我给吃了,你们都感受到了恐怖,所以打算……” 随口胡说的木雪顿了下,“打算今晚集体先侵入这次普通人的灵魂里,操控他们?!” 那黑影挣扎着,尖叫着,根本说不出人类是话语。它只是残念而已,是灵魂衍生的污秽物质,带着主人的杀戮的。 也许,自己真的猜对了。木雪仔细感受这黑影的情绪,对,这黑影有着浓浓的情绪,失控的憎恨和疯狂的杀戮,用杀戮给与宋家更大的丑闻,让他们都沾染上麻烦,各种各样的麻烦。 如果是情绪的话,那根自己还挺合拍的。 捏着黑影往上走,木雪开始释放异能。 能和杀戮共生共存,又能够抑制住杀戮的负面情绪,是什么呢? 是恐惧啊。 因为恐惧,可以让最柔弱的人挥舞屠刀只为求得生存;因为恐惧,也可以让最冷血的战士不不后退,溃不成军。 情绪的波纹以木雪为中心,迅速开始回旋,如同大气层中风暴的形成,那强烈的恐惧感开始席卷住宿楼的每一个角落。 手中的黑影能够被这情绪的波动影响到,它左右摇摆着,仿佛风暴中一片不能自已的树叶,被刮得翻来覆去,却因为手指固定着它,让它不至于被风撕裂。 木雪空间中的本体莲花刚刚吃了一顿大餐,此刻感受到身体手中捏着一块污秽情绪凝聚成的黑影,开始不甘寂寞地在空间中扭来扭去,无声地要求它很饿。 指尖一动,那块黑影消失在了木雪手里。空间里的木霜默契地抓住被扔进来的黑影,落在黑莲花旁,那朵黑莲花立刻一口包住木霜的手臂,开始吮=吞。 空着两只手,持续催动异能,木雪终于走上了六楼。 阳台上,站了一群人,每个人都有一双纯黑无眼白的眼睛。他们有的是宋家的保镖,有的是宋家的佣人,还有几个是楼层里的工作人员。 “哟残念,你们还攻陷了几个工作人员啊。不是说只有跟宋言穆有关的人才会发生灵异事件吗?那这些工作人员是怎么回事儿啊?” 虽然知道黑影不会回答,木雪还是忍不住发问,毕竟前面站了一排动作表情一模一样的人。说一点发毛的感觉都没有,那是假话。木雪需要靠自言自语来缓解心理的发毛。 柒叔站在这群人的前面,看起来有点像是领头人。 “野鬼,这不是你该插足的事情。” 竟然可以说话!木雪停住脚步,柒叔上次的气是一口棺材,说明这个人肯定是个专门送人上路的狠角色。而这样的人竟然是宋家主家的管家,足以说明宋老爷子以前肯定干了不知道多少狠辣勾当。但是,黑色的气,一般都是将死之人的气。 霜,你来看下。木雪心里暗念。 快速的交换中,木雪知道原因了。现在的这个柒叔,已经没有了气。 跟刚刚的宋言穆一样,宋言穆没有气是因为他的灵魂被逼迫到极限,几乎等同于没有灵魂的状态。而柒叔的灵魂,是彻底没有了。 而那一排站着的人,都没有了气。而他们没有琉璃瓦,肯定无法保住灵魂。 那是……傀儡吗? “那柒叔,现在你壳子里的是黑影残念,还是有某个鬼魂?”木雪笑嘻嘻地回答,同时手里唰唰地给自己裤兜里装了好几片琉璃瓦。 “野鬼,你要帮宋言穆?” “残念,你要害宋言穆?” 木雪已经做好了准备,面对柒叔暗黑吓人的两个黑皮蛋眼睛,木雪的眼珠也在莹莹发绿。 “曾经,是宋言穆。现在,是整个宋家,从主家到分家,一个不剩。”柒叔突然怪笑起来,“咯咯咯咯咯咯,反噬,多么美妙的反噬啊!野鬼,来加入我们吧,完不成心愿永远无法往生……” 会站着听对方废话完再掰开架势开打这种事情,木雪才不会干呢!上辈子她就是傻逼兮兮地问张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然后被掐死了。要是什么都不问,直接咬断对方的大动脉该多好。 所以在用言语吸引住了对方的注意力之后,趁着对方回答的空隙,木雪一手扔出无数的荆棘刺,一手洒出湖水,迅猛如鹰地扑了上去。 荆棘刺对人的身体有麻痹作用,湖水对刚刚的黑影有排斥作用。反正试试看能不能有什么效果,实在没效果的也可以起到扰乱视线的作用。木雪刚刚扑倒柒叔身前,那些黑皮蛋眼的保镖们狰狞地为了上来。 要是真的打架,那木雪估计今天就玩完了。可是此刻木雪凝聚全部的精力,先把五个保镖纳入空间,木霜在里面配合着把人丢给黑莲花。那朵开放的花苞急不可耐地一口气包住了五个人的脑袋,拼命地吮=吸。趁着这个空隙,木雪原地跃起,踩在了柒叔的头上,以手合掌,哗啦的泉水从手掌间泼下。 果不其然,那水淋到柒叔身上之后,竟然全部化成了高热水蒸气。而柒叔似乎被这些湖水烫伤了,浑身皮肤变得乌黑,开始嚎叫不止。 那些被残念侵袭了的人开始发疯地攻击木雪,木雪一边腾跃躲闪,一边把人从空间里扔出来再抓新的进去。第一次如此频繁地使用空间进出,还要控制恐惧异能,又要躲闪攻击,木雪还是力不从心了。她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身上也多出了伤痕。特别是一名拿着钢管的工作人员,狠狠一击打在了木雪背部。 跪倒在地的木雪往后一仰,一把泉水飞溅而出撒了那人满身。狠狠瞪着那个痛苦嚎叫的工作人员,木雪趁机把异能渲染进一步扩大。 在恐惧的异能达到一个顶峰的时候,情绪的风暴终于失控了。天气的风暴会引发强降雨降温,而情绪的风暴引发的是残念们的集体恐惧和退缩。它们纷纷从其他人身躯里跑了出来,像是要抱团一样集中到柒叔身上。而那些人失去了黑影的支持,全部软到在地。 这个效果不错!集中解决! 不顾背脊断掉一般的疼痛,木雪再次一个使力,扑上去抓住柒叔,扔进了空间。 完成这一切的她汗如雨下,身上的有很多被抓扯出来的伤口和殴打出来的淤青。瘫倒在横七竖八全是人体的楼道上,木雪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空间里,柒叔在被扔进来的第一时间,木霜飞起来抓住他扔到了莲花那里。莲花似乎是感受到这个人里的污秽程度最浓烈,猛然的暴涨一倍,连着七八片叶子一起接住柒叔,直接给包裹了个严严实实。 即便如此,柒叔还是断断续续地说了一番话。 “野鬼……没用的,恶毒的恨意是瘟疫,它可以传染每一个正常的人……金钱和权势可以打败人性……野鬼,你救不了宋家……” 等木雪进空间的时候,那朵暴涨了一倍的黑莲花刚好做出一个咕咚的动作,然后噗地把柒叔吐回了岸边。 木霜飞了下来,神色严肃地看着木雪。 “小雪,那些人的灵魂都没有了。”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依旧是工作忙,更了文马上去做文件tat 昨日积分已赠送回评中午或者晚上搞定,喵!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821:12:28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810:16:49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712:24:52 oo谢谢上面的两位亲爱哒大学灵异篇估计在六章左右完结,都是大肥章噢

上一篇   73分家的诡异

下一篇   75大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