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袭击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就稍显平淡。木雪再一次把空间里的东西整理了一遍。曾经的苔藓和银星星月亮草变得很少了,但是一些食用可以回复体力的青草长了出来,木雪说这是剧组还有接触过的其他人对木雪的好感。李甜在空间里是竟然是暗蓝天幕上的一颗星星,果然不愧是日后的明星。星星可以对空间的亮度有提升作用,然后定期会落下一两颗圆润的珍珠,木霜说这个就是珍珠,可以装饰也可以磨成粉吃了美容养颜安神静气。redy在空间里变成一个超大衣橱,衣橱里有好多漂亮衣服,这点倒是让木雪开心了一番,经纪人包装人物的能力具现化出来虽然鸡肋了点,可是架不住木雪爱美呀。剩下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小植物,不过作用不太大。从代表林玫的玫瑰花依旧开的茂盛,曾经的小胖子李湘华的西瓜藤依旧茁壮成长,花豹的荆棘效果一如既往地凶猛,总之现在空间里满满当当的。 宋言穆的两个身边人,何厉枫和邱哥,那是一直都不存在在空间里的,一如现在对她很好的黑狐。有的人可以对你很好,但是不会把你深深地放进心里。因为也许有一天宋老爷子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被枪口对向自己也说不定。木雪也很喜欢他们,不过不会因为他们是不是真的看重自己而伤心。 这个世界上,付出和回报不一定成正比,就像上一世的她。木雪这一世还是变的淡漠了许多,珍惜她的人她会百般珍惜,但并不会要求所有人都对她有多好。 安安静静拍戏的日子接近一个月,别墅区的戏份已经拍完,b市大学的镜头也拍完了。这期间木雪上预科的b师大也开学了。木雪只去露了一个小脸就请假离开。院里领导早给老师打了招呼,老师一点都没有异议,还很尽心尽职地抱了一大堆书和笔记给木雪。 班长看着老师这样的殷勤,眼底的光闪烁得奇怪,他也走上来跟木雪搭讪,话里话外都在打探木雪跟老师是什么关系。木雪一眼就不喜欢这个道貌岸然的班长,于是懒得搭理对方。 然后可怜的木雪就这样开始一边啃专业书籍一边演戏的过程。 虽然木雪和金怜怜没有出什么事儿,可是李甜却频繁地被撞上手脚,吃盒饭吃出死老鼠死蟑螂,衣服上莫名其妙出现血迹,吊灯会落在身边之类,搞得整个剧组人都觉得她是灾星,不敢跟她走近。 无奈之下,木雪给了李甜一片琉璃瓦,同时尽量随身把她带在身边。李甜已经吓得魂不守舍,拿到琉璃瓦之后那些灵异事件消失了不少,起码不经意的受伤是大幅度减少了的。并且木雪这样护着她,让她分外感动。 至于木雪嘛,她早就趁着李甜睡觉的时候把李甜扔进空间让黑莲花吃了一遍,还真的在李甜身体里吃出来了一些黑影。 看来,金怜怜恐怕早已经不是金怜怜了。这黑影竟然已经入侵到了剧组里……不再拘泥于宋家人了?这是力量增强的表现吧? 看来,吞吃灵魂,可以让那黑暗变得更强大。而从李甜身上吃出了黑暗,李甜只是萎靡不振几天就好起来的状况看,黑暗吞吃人的灵魂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想到这里,木雪立即联系了森若,把这个分析出来的情报告诉他,让他通知下主家的人,尽量能够离开b市一段时间,身边的人都换成这段时间没有在b市带过的最好。 这样,起码可以排除一些被黑暗侵蚀了的内应。 这天没有金怜怜的戏,她没有带小c,独自一人打车去了宋茜敏的家里。 宋茜敏和宋蕙聍两姐妹亲密无间地依偎在一起聊天,见金怜怜来了,两人笑得弧度和表情一模一样,眼神和动作也是同步的。 佣人们早就退了出去,所以没有看到,金怜怜的笑容和这两姐妹也是一模一样的。这场景看起来无比诡异。 “蕙聍,追分家那边没有荷花灯,估计是早就被扔了吧。毕竟追分家是跟着主家走的,说不定根本就不是主动参与这件事情。”宋茜敏眼珠子骨碌骨碌转,“现在就剩下知分家,宋知博那边我进不去,他们家四个门口都放得有青铜瑞兽。” 宋蕙聍点点头,“只要荷花灯没有在宋追珏家里,就没有大碍。只有彻底打碎了荷花灯,才能找到宋烟哥哥到底在哪里。” “可是我们进不去,就没办法……” 金怜怜默不作声地站在旁边,像是没有魂魄的人偶。 宋蕙聍向金怜怜招招手,两股黑暗从金怜怜的眼眶里流出来,再爬进了宋蕙聍的眼里。这段时间金怜怜经历过的记忆全部被带回,宋蕙聍歪着头,赫赫地笑。 “木雪,赫赫赫,宋木雪。她就是疗养院的那个野鬼,是帮着宋言穆的野鬼。” 宋茜敏也歪着头,“那个吴森若,我想要。” “想要你就去拿啊,侵占他,拿走他的记忆,吃掉他的灵魂,他就永远是你的。”宋蕙聍自己抱住自己,“就像我和哥哥,我愿意拿灵魂去救哥哥。” 金怜怜依旧站在那里,直到黑暗再次从宋蕙聍眼眶里爬出来,溜回了她的眼睛,此时金怜怜开口说了一句话,解决了宋氏分家两姐妹的难题。 “出钱请个小偷去偷了那个荷花灯,或者是打碎,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亲自动手呢?” 比起有着宋氏血脉的宋蕙聍和宋茜敏,金怜怜的意识里更多地保留了她原有的性格和思路。 这下,宋氏姐妹愉悦地笑起来,“是啊。” “然后,我们要做的,是先清除宋木雪,还有那个老道士。” 两个姐妹动作一致地抬起手,握在一起。 在宋茜敏被黑影残念侵蚀以后,她也侵蚀了周围的自家人。残念似乎是在木霜大闹疗养院那次感受到了危机,所以大爆发一般先从分家人下手。那种速度,真的跟瘟疫没有区别。 宋家的分家人们开始在商场和官场上跟主家人不对盘,他们都以为是自己的意愿。宋义瑾四兄妹此刻一点都不手软,宋老爷子更是大马金刀地借由这些异动不断清除分家的势力。一时间,b市宋家内讧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这个金怜怜原本沾染不上这些,可是谁叫她非要亲自跑去找宋茜敏告状呢。这告状不成,自己也被侵蚀了。残念通过她,可以监视宋木雪。 集中拍摄的电视剧制作得很快,转眼间,剧就要杀青了。剧组人员浩浩荡荡离开校园,准备吃啥请饭。这时,一直按捺着动静的金怜怜终于出手了。 剧组人员的车辆很多,光载人大巴就有三辆。木雪是享受特别待遇的人,自然有自己的专用保姆车。可是已经变安静了许多的金怜怜那天就非说晕大巴,还真的吐了一车座的呕吐物。她哭着闹着要跟木雪挤一下保姆车,又是装可怜又是犯呕的,大家都很尴尬。 心知这肯定是金怜怜故意闹出来的,木雪没有让她失望,笑着点头同意了。 redy本来打算把金怜怜赶到导演车上去的,没想到木雪竟然让她和化妆师等人都去做大巴。她有些回不过神来,自己没有得罪过木雪吧?可是木雪冲她点头的时候,那眼神似乎是关心和安慰。而花豹更是拍拍她的肩膀,在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小雪这是关心你,别想多。” 心知可能有什么其他事情是小雪要跟金怜怜单独说的,redy没再犹豫,干干脆脆地换了车。 宋言简在很早的时候就查出,已分家和悟分家曾经跟一派国家剿灭的邪=教有过接触。综合宋言简和宋言穆的分析,已分家的私生子宋烟是可能性最大的人——或者说是鬼。但他是自己变成这样,还是被有心人之人故意弄成这样的,就有待探查了。 可是以宋家如此精锐的家族,竟然也很难发现什么线索。毕竟是几年前的事情,许多痕迹就早就磨灭干净了。 木雪对于这个后娘虐养的少年木雪内心是可怜加惋惜的,特别是他的妹控行为更是戳中了木雪一颗被养回来的少女心。可是,再惋惜木雪也不会手软,因为对方很有可能就是这些灵异事件的元凶。 所以,金怜怜一坐进来,车辆刚刚启动,木雪就笑嘻嘻地喊了一句,“宋烟,你想跟我说什么?” 刚刚还低着眼泪面色苍白的金怜怜突然就微笑起来,“木雪,宋木雪,野鬼。” 这辆保姆车的司机是别的人,不过司机座和后座之间是隔开的。黑狐的手枪对准了金怜怜。 金怜怜只是这么微笑着,丝毫不见恐惧,有黑色的影子在她身上蔓延。木雪心想实在不行恐怕要在花豹和黑狐面前大变活人了,这个时候车辆振动一下,一瞬间四周陷入黑暗。 这是?!木雪眼疾手快地拉住花豹和黑狐扔进了空间里。这两个人是她的助力,可不能再这种时候被黑暗给吞噬。 从空间抽出白玉剑,剑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拿着一个赛过白炽电杠的剑,四周的黑暗被驱逐出去。 金怜怜还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着木雪,“杀了你,还有那个老道士。” “宋烟,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你呢,也是死过一次吗?”保姆车里并不适合开展战斗,木雪只能说这话语,向金怜怜伸出手,“不如,我来替你解脱?你看你,除了痛苦就是绝望,你还能感受到什么?” 金怜怜突然狂笑起来,“痛苦和绝望,是因为有宋言穆的存在!只有他彻底消失,我才能够解脱!” 在狂笑声中,保姆车被黑暗腐蚀,开始渐渐融化成黑呼呼的液体,木雪只来得按下隔板的开口,伸手抓住了已经被吓傻了的司机丢尽了空间。 反正空间里有黑莲花,就当给它增加点食粮吧……等等,黑莲花可以吃黑暗啊! “这次,你逃不掉了。”金怜怜站起来,退后一步,溶入黑暗中。 木雪轻轻一笑,她环视四周,果然是一片浓郁的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这事情透露着好多疑点,第一,金怜怜是怎么被黑暗找上的,第二为什么早不动晚不动,刚好在这个位置上动。 那黑暗的腐蚀里很重,木雪身上的衣服裙子被吞吃的干干净净。但是木雪的身体因为长期喝湖水还有吃空间里其他东西,所以排斥着黑暗,让它们无法停留在皮肤上。 噙着一抹张狂的笑意,木雪伸出手,弹了弹身前的一把黑暗。 “嘿,宋烟,逃不掉的是你。”赤身的木雪另一只手里出现了宋子衿在空间里具现化出来的环佩天衣,披上外衣系上裙带,长长的批帛飘到空中,隔开无数的黑暗。确保等下如果吃完了黑暗不会光溜溜地出现在某些人面前,木雪深呼吸下。 木雪张开双臂攥住粘稠的黑暗,空间里的黑莲花也对着虚空张开了花瓣。 黑暗像是潮水一般涌入空间,直接落进了黑莲花的花蕊里,长长的花茎成s形状波动着,仿佛在吞咽一般。进入的黑暗越多,黑莲花的花瓣就越宽大,整个花朵和莲叶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并且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不消一会儿,黑莲花的根部颤巍巍地伸出两只花苞,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最后张开花瓣加入吞吃的队伍。 被木霜安置在一旁的花豹和黑狐早就惊讶的言语不能,那个司机早被花豹切后颈打晕,而木霜和木雪一模一样的相貌至少安抚了他们两个人戒备的内心。 空间外,木雪就这么站在原地,不停歇地抽取着黑暗。她能听到黑暗的窃窃私语,相互商议着撤退。木雪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多的残念,一缕残念就可以控制一个人的身躯,这里无边无际的黑暗真的如同瘟疫,如果溃散出去不知道能够给宋家竖立多少敌人。 绝定不能放走一点!木雪狠厉地想,是你侵占了金怜怜来找我的,我怎么可能让你逃掉! 受到木雪意念的驱动,那半空中飘动的批帛突然自发离开木雪的身体,首尾相接变成一个圆,无限制地变宽然后消失在黑暗里。 这是把围住黑暗残念,不让它们溜走吗? 果然有了宋家人的真心信任和帮助,处理起事情来简单多啦! 专心致志地吸取黑暗,木雪也感受到自己内在的能量越来越充盈,她已经完完全全忘乎所以。 剧组的人走出去好远之后,大家才像是回神一样,刚刚好像思维被按了暂停键,什么都想不起来。 但关键的是,木雪的保姆车不见了! redy惊慌失措地下车,她揪住自己胸前的琉璃瓦。刚刚大家都一下子呆滞的时候,只有她保持了清醒。琉璃瓦的光芒在一瞬出现的黑暗里分外耀眼,同时也让她知道刚刚木雪叫她下车,真的是担心她。 可是现在怎么办?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就没有了啊? 闭关推演命轨的老道士还没有最终把宋言穆被修改命数的具体手法算出来,但是其他的东西已经非常明细了,宋言穆的命轨是被极度阴毒的法子强行修改了的,并且修改的极为精巧。对方使用了一个大型阵法,以宋言穆为阵眼,通过他命数的改变来克整个宋家。 当初宋老爷子送走宋言穆,这个决定并没有错。如果当时继续让宋言穆留在这里,他们又对这个阵法毫无所知,宋家确实会逐渐衰败下去。那些分家只要和主家脱离了关系,就不会受到波及,因为宋言穆是主家的核心继承人。 可是宋老爷子送走了宋言穆,那阵法便失去了阵眼无法继续启用,宋言穆只要一回来,阵法就会被触动。 这段时间里,宋家主家的各位已经出动了各自的势力,悄悄把分家的住所都摸了个遍,可是他们一无所获。老道士召来的几个徒弟也跟着去了,总算是在知分家卧室里,发现了一盏打碎了一半的荷花顶灯。 荷花顶灯的花蕊里,是锁魂阵的符咒之一。 但是,知分家已经人去楼空,全部不见了人影,既找不到出国记录,也找不到离开房间的监控录像。他们就像是一晚上消失在了房间内。宋知博的床上只有一个人形的血迹,看起来万分渗人。 宋知博的命数被强行终止,找不到灵魂的去处。老道士估算他肯定是被吞吃了。 那些被吞吃的灵魂……青灵子死前说的锁魂阵。 元丰老道士闭上眼,这会是一场恶战。 剧组人员在发呆的同时,redy慌忙给葛经理打电话,葛经理那边第一时间也汇报给了宋义诚。于是,宋家人即刻知道了这个消息。老道士直觉木雪肯定是被带到了阵法的周围,也许阵法感受到了木雪在疗养院吞吃黑暗的危机,想要先一步解决木雪? 这阵法,到底是被人操控的,还是……有自我意识? 结合到之前的魔气,元丰道长猜测,被他们用来做阵脚的魂魄肯定是变异了,并且反噬了施术者。那些被打胎的婴儿,很有可能都被捣碎的血肉用来加固阵法。 如此阴毒的做派,修道者岂能坐视不理? 原本老道士放出空间的异兽都没有探查到阵法到底在哪里,此刻木雪失踪,他反而有了线索。木雪身上的葫芦和火云狼都是他空间的产物,自然老道士是有方法找到木雪的。 不过这次,老道士没有让任何人跟随。既然对付的不是人,那么其他人去只会成为拖累。元丰道长背起七星剑,带上紫金葫芦,只要了个司机开车。这次,宋言穆无论如何都要跟上。 “爷爷,元丰道长,小雪是因为我才会卷入这场事件的。”宋言穆把枪别在身上,神情坚定。 宋老爷子虽然真心信任了木雪,但并不代表他会把木雪放在比宋言穆更重要的位置上,“言穆,你留下。” “按照你们的说法,如果命轨的修改没有发现,我顶多也就活到二十几岁,然后死于意外。”宋言穆向爷爷鞠了个躬,决绝地开口,“爷爷,如果没有遇到木雪,我肯定没法回到宋家。也许我还是会想尽千方百计地回来,但是那盘旋在b市的恶意气运肯定会让宋家不顺,而我会成为替罪羔羊,再次被驱逐。” “是木雪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是木雪改变了我的一切。我不能让她一个女孩子,为了我去和那些危险的东西战斗。爷爷,我是一个男人,没有哪个男人是被妻子保护在身后的。”宋言穆直起腰,跟上了元丰道长,还有吴森若。 漫长的日子里,木雪在成长,宋言穆也在改变。尤其在是回b市之后,宋言穆几次被木雪救下,他不但不能表达对木雪的感谢和爱意,反而被要求和她分开一段时间。 这些分开的日子,自己的恋人却要堵上性命去对战那些老道士也没有搞定的残念。 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宋言穆觉得自己肯定会疯的。 吴森若也跟上了宋言穆,两人就这么和元丰道长一起下楼离开。 宋老爷子叹了口气,言穆的心性果然是随了他爹老大,太重感情啊。 不过罢了,如果宋言穆真的出事,起码宋言简醒了过来。想到这里,宋老爷子回头一看,宋言简人呢? 宋言穆吴森若和元丰道长在车辆开出去很长一段路之后,才发现开车的竟然是宋言简! 这下,宋言穆怒了,“宋言简你个混蛋,我急着去送死你也急着去送死吗?要是我们俩都出了事儿宋家怎么办?” 看似随意,其实车速都要彪上200码,宋言简高傲地回头,“二弟,你能叫一声大哥来听听吗?” 二话不说,副驾座的吴森若抽出枪抵在宋言简脑袋上,“停车,我来开,你滚回去。” 宋言简手里没听,反而一个急转弯。 “森若,用枪指着我没用,你根本不可能开枪,这么快的速度我只要一个手滑大家都完蛋,还谈什么去救木雪啊。”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死猪一般地去忙……昨天下午光搞通知就接打了七十多个电话,耳朵好痛…… 估计这周忙完的话下周就会轻松点,起码下周同事就回来了啊,三个人一起干活要好太多了tat appl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023:23:56 appl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023:11:58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020:38:03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014:25:56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014:24:37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921:18:13 oo谢谢上面的亲爱哒们=33=

上一篇   75大丰收

下一篇   77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