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袭击

被宋言简高傲的模样气得牙痒痒,吴森若咬牙收回手,他确实不能干什么,“宋言简,你去了也只能拖后腿而已!你跟小雪又没有什么关系,瞎操什么心!” “你吴森若难道就不是拖后腿?再说了,你们两个都是去拖后腿的,不差我一个。小雪可是悄悄救我于黑暗吞噬的恩人啊,我为了恩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难道不是优点吗?” 被宋言简的胡搅蛮缠闹得头疼,吴森若的手指摸上了随身携带的麻醉小刀片。等到了目的地,一定要把这家伙弄晕! “大哥,回去吧。宋家需要你。” 良久的沉默后,宋言穆开口,第一次称呼宋言简是大哥。 从小到大,宋言穆从来没有叫过宋言简是大哥。因为宋言简只大他一天而已,而以前,宋家是把宋言穆当成继承人来培养,宋老爷子一直都是称呼宋言穆大孙子的。 所以大家默认了,宋言穆和宋言简一样大,没必要用大哥这个称呼。 大堂哥喊起来显得不那么亲,宋家主家这批人除了宋义诚都是独生子女,主家人都是把他们当成同生孩子来对待的。可是大人们这样的默认,对宋言简来说,真的一点伤害都没有吗? “大哥,曾经我站在你面前接受所有荣耀和夸赞的时候,你有不甘心过吗?”宋言穆淡然地开口,好似他说的是今天你吃饭没有这类简单的话题一般。 宋言简沉默了,“怎么可能会甘心。我们都是在主家长大,连胜负都没有比拼过,就直接定了你当继承人,不要说我比你大一天,就算是比你小一两岁,我也不会甘心。” 长辈的偏心,不可能不在小孩子内心造成阴影。 宋言穆想到了木蓉,想到了何成庚。对木雪来说,木前程和木家人对木蓉的偏爱就是一种伤害,何晓丽和何家人对何成庚的偏爱也是一种伤害。 虽然宋家情况不一样,但是老爷子对他父亲和他的偏爱,也许分家同样认为是伤害。 宋家并不是靠宋老爷子一个人打拼下来的,战乱的年代里那些分家也扛着枪跟着宋老爷子上过战场拼过命。宋家的家底大家都有份,那凭什么到了决定下一任家主的时候,就一定要是宋老爷子的孩子们来继承?他们分家也同样有优秀的子孙辈。 父亲那一辈是因为兄弟姐妹和睦,一致对外,所以战胜了分家。而自己这一辈,完全没有经历过什么竞争,宋老爷子就确定了自己当继承人…… 所以不仅是分家,就连宋言简,也是不甘的。 想到这里,宋言穆笑了,“你讨厌我吗?” 哈哈大笑,宋言简乐了,“当然讨厌,不过,在你被爷爷驱逐之后,我就不讨厌了,反而变成了可怜。” 车辆高速奔驰在道路上,宋言简的车技堪比赛车手,精湛无比地躲过无数来车,自由地穿梭在车缝间。 “言穆,我们俩没什么不同。你走了,我来接替。你回来了,实力超过我,所以我走开。现在你要去涉足危险,那么我又成了爷爷的宝贝……呵……”自嘲地一笑,宋言简也反问,“言穆,那你讨厌我吗?你又甘心自己去奔赴危险,把好不容易可能夺回的继承人位置拱手让我吗?” “我从小接受的一切教育都是为了日后掌管家族,将家族的荣耀推向更高峰。我甚至理所当然地认为,宋家应该是我的。因为莫名其妙的缘故被驱逐,被隔离,我当然会很愤怒,对你们都很失望。我当然不甘心明明属于自己的一切被剥夺,但我不讨厌,也不憎恨你们。因为我能理解,这毕竟是一个掌管着无数权利和金钱的大家族,想要站得比所有人都高,就要舍弃得比所有人都狠。” 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宋言穆看着宋言简,“曾经我以为宋家是我的全部,可是,现在我发现,宋家也没什么好的。父亲母亲如此爱我,依然会因为爷爷的命令不来见我;你和子衿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但说不定日后也会因为权利日渐隔阂……就算是我们的父母,他们也不是丝毫矛盾都没有。” “是啊,比如我已经成了继承人,如果又被取消……说不定我父亲和你父亲就会起矛盾,哈哈。”宋言简终于到达了地点,一个猛刹车把副驾座上的吴森若勒了个猛喘。 “爷爷已经跟木雪许诺,宋家是你的。可是哥哥不甘心,想在这件事情里也出点力,然后希望能和你真正地再次竞争,就是这样。” 宋言简接住吴森若捏着刀片的手指的偷袭,眼神里闪过幽光。 元丰老道士管不了这两位兄弟在闹什么,自己打开车门下车。 宋家已经提前跟警方打了招呼,木雪消失的这一段路前后一千米都被封了起来。刚刚过路障的时候警方是看到了宋家的特殊牌照才放行的。所以现在这一段弯曲的路面上空无一人,连路边的便利店都被清了场。 也只有宋老爷子身处国家核心的身份,才能在权贵横行的b市干的迅速干出这么大阵仗而不被外界知晓。 挥手从空间里召唤出木雪一直想抓的赤银豹,还有一对火云狼。这两只异兽在落地的一刻就往前跑,然后消失在了三百米远处。 结界。 手指结印,元丰老道士决定这三个拖油瓶一个都不带,他浑身的袍袖无风自动。他脚下不动,人却缓缓向那个结界处移过去。 打赌的两兄弟一回头,发现老道士已经消失了。 吴森若比宋家两兄弟先一步回头,二话不说他开始往结界消失的地方冲。宋言简和宋言穆反应也快,快步跟上的他们和吴森若一起进入了结界。 眼前一身白光闪过,宋言穆发现自己坐在沙发里,对面是五叔宋义德和很久不见了的吴天赐,而自己旁边……是十二岁的吴森若。 这里是,记忆?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宋义德和吴天赐还是合作关系。五叔说让吴天赐把年纪相仿的儿子带给宋言穆作伴,之前吴天赐把吴新吴磊带了过来,宋言穆却一点都不愿意搭理他们。 无奈之下,吴天赐才被吴森若带来。 第一天,吴森若一直是冷着脸对自己,仿佛是在戒备什么猛兽一样。这比一来就热情到自来熟的吴新吴磊好多了,刚被驱逐出宋家的宋言穆,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看着他地位而来的热情。那些热情都是虚假且脆弱的。 “我不喜欢你。” 宋言穆听到吴森若这样说,然后吴天赐的脸瞬间黑了。 然后宋言穆听到自己的声音说,“我当你哥哥,以后照顾你,这样你喜欢我吗?” 吴森若愣了愣,他狐疑地瞟了一眼压抑怒火不敢发作的吴天赐,再看了看笑的坦诚的宋言穆,哼了一声没回答。 然后场景飞速地变化,像是走马灯一般快速地放映着接下来的发展。自己和吴森若成了好兄弟,然后刘家的孩子刘爽刚好和吴森若是好朋友,他们三人就像是铁三角一样,相互欣赏相互支撑。可是变故突生,吴森若的大姐吴瑜遐在过年的时候使了阴招,而他们没有人发现。等吴家逼吴森若出国未果后,那些照片突然洒满了校园。冲动之下的吴森若跟吴瑜遐理论,最终失手杀死了吴磊,伤了吴瑜遐,反而被吴家给“大义灭亲”地起诉。刘爽为了救被堵截的森若,被吴新带的人打断了脚。 吴森若抱着头蹲在墙角里嘶吼,自己和杵着拐杖的刘爽站在一旁,默然无声。 “我要杀了吴瑜遐,我一定要毁了吴家……我要他们在痛苦和绝望中死去……” 宋言穆很惊诧,这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这是在吴森若初中那会儿发生的事情吗?吴瑜遐找人猥亵吴森若并且拍照的事情……木雪呢?刘爽会被吴吴新打断腿?之前被吴新打断腿的明明是张湖啊?! 或者说,没有木雪……这就是是没有木雪会发生的情况?! 接下来场景转换得非常迅速,一会儿是自己握着吴森若的手说你等着我,我一定把你从牢里救出来,一会儿是何厉枫告诉自己公司又倒闭了,一会儿是自己在机场送刘爽出国,再到后来是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颓然地坐着,眼前是吴森若在黑道卖命给他倒卖货品赚钱的资料。再后来,就是自己拼命给吴森若打电话叫他快离开,他不值得为仇恨去死…… 可是,宋言穆只能站在吴家小区外围,嘶吼着看着那爆炸的烟云飞舞而起,绑着炸弹的吴森若被警察击毙,依旧是炸飞了那空无一人的别墅。 这样还没有结束,宋言穆看到满身阴郁表情如同初见时森若一般的刘爽,他说,兄弟,我要替森若报仇,你帮不帮?不帮也可以,从此我没有你这个兄弟。 他们开始赌上一切,用尽一切阿谀奉承的手法,只为积攒力量,只为能够在有生之年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再然后,是在一场为联姻而准备的婚宴上,林予菲抱着孩子拿着亲子鉴定报告出现,扰乱宴席,还拿出了刘爽在国外的艳照,以及艾滋病鉴定报告。 突然发生的枪响,宋言穆看到血花从刘爽胸□裂,另一枚子弹射向了自己的额头。 千钧一发至极,琉璃浅碧色的光辉笼罩了一切。 结界里是一片空白的白色。 老道士站在原地掐指算,他一向算不准木雪到底会做些什么出来,可是木雪带着的小狼和鸽子出自他的空间,他自然是可以推算它们俩在哪里。 它们仍然在这片虚空中。 贸然落入的宋言穆宋言简两人打断了元丰老道士的掐算,吴森若也跟着落了下来。 他们三人的表情都很怪异。 “森若,你看到了什么?”宋言穆先开口,“我看到了没有木雪之后,我你还有刘爽的结局。” 同样脸色不好,吴森若点头,“我只看到了我的结局,在痛苦和绝望中死去……我没有出国,也没有跟随义蕊小姐,更没有来宋家陪着你。义蕊小姐应该是在法国那一次被捕了,回来之后得了癌症死去。宋义德叔叔的命运也不一样……而你曾经回来过,却因为宋家厄运不断再次被驱逐……” 但是,吴森若没有说,他在幻境里早就看到过木雪,他们是同校同学,又是同一个年级。但是仅有第几次擦肩而过里,木雪都是唯唯诺诺地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跟在林予菲旁边。只要林予菲跟她说个什么话,她就会露出受宠若惊的满足笑容来。 为什么在幻境里,自己没有跟木雪做朋友呢?因为没有和木雪产生交集,所以会发生梦境里的将来吗? 用最简短的话语归纳自己的经历,宋言穆心想等这件事解决后,还得回去再收拾下林予菲。以前只是木雪恨她,现在宋言穆打算亲自收拾了。“森若你死之后,吴家和宋家已经攀上了关系,你那个大姐嫁给了宋家的己分家的人。我和刘爽为你报仇,最后在一场订婚宴上被枪杀。那个林予菲还出来露了一脸,促成了我和刘爽的死亡。” 吴森若的眉头拧紧,这个林予菲……干脆还是弄死算了。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宋言简也开口,“可是事情并没有这么久结束。你死以后,大伯和刘家的人一起疯狂报复,杀完了吴家的所有人,因此也和分家正是开战。我虽然成了新一任家主,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站在分家立场上跟大伯作对……”说道这里,宋言简摊开自己的双手看着,“我杀了主家的所有人,然后开始毁灭分家,所有人都死了,只放过了宋蕙聍。不,应该说,宋蕙聍一直都在我身边。” 对于宋言简来说,这个环境太恐怖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为之奋斗的家族消亡在自己手里,亲人们被自己亲手屠戮……而自己,似乎早就被什么诡异的东西给吞吃了。 宋蕙聍可是亲昵又温顺地叫着自己“哥哥”啊,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玩意儿了。 啧,看来这一世有了木雪的参合,倒是让大家的命运轨迹都偏移了。 老道士听完着几个人的话,再根据之前布阵排命轨的时候顺便给宋言简也计算的未来,心中透亮无比。他以过来人的口吻安慰几个半大小子,“你们经历的,是修改宋言穆命数的阵法所指向的未来。看来上一世宋言穆回来过,那个时候阵法也受到了修改……宋言简,上一世你是被残念给操控了的。” 老道士的话安抚了宋言简有些慌乱的内心,他知道自己不会干这种事情,可是刚刚的幻境里,他确实就干了,并且干的非常残忍。那些细节,他都不敢说出来,否则宋言穆必定是要揍他一顿的。 “元丰道长,你说上一世?”宋言穆敏锐地抓到关键。 捻须一笑,元丰道长不说话了,难得一见的“无量天尊”从他嘴里溜出。 “上一世,没有木雪。”宋言简也抓到了所有人幻境中的关键,“这一世木雪的出现,把每个人的轨迹都改变了,是吗?” 元丰道长点头。 “可是,现在木雪人呢?”宋言简四处观望,这块巨大的白色空间里,根本就没有木雪的踪迹。 其实元丰道长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幻境。幻境里宋老爷子没有亲自来找他,所以他没有出山。但青灵子却接到了宋言简的委托,阴差阳错地来到b市,最终还是死在了这里。而宋言简,从那次以后就被黑影操控了。等着元丰老道士在宋老爷子猝死之后发现命轨异常,再来对战宋言简的时候,宋言简已经被魔体给吞噬。元丰老道士联合道教协会的精锐为时两年才将其彻底剿杀。可是,宋家一切都完了,所有人的命数都被强行终止,这些气运浓厚命数贵族的人大批量死亡,甚至影响到了国运。 幻境里的元丰道长曾经封门自闭了七七四十九天,试图能够跟师尊们的灵识交流,到底该如何补上这些命数的漏洞。 结果他得到的启示是,一切自有定数。 道心坚定的元丰道长用符咒击溃了幻境,他刚刚出来,剩下的三个小子也来了。他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找木雪呢。 刚刚说到木雪人呢?吴森若就皱眉抬头往上看,然后瞬间瞪大了眼。 不怪老道士一时大意,而是他们几人都是从上面落下来,自然会忽略头顶上是否还有东西。 木雪横躺着飘在那里,身上穿着一套对襟襦裙汉服,宽袍大袖无风自动。 “小雪!”宋言穆也抬头发现了上面的人,惊呼出声。 老道士拂尘一挥,一股大力拖住木雪缓缓下降,等宋言穆抱住木雪后,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就像是那种用光了力气加饱餐一顿之后,满足无比地睡着了。 吴森若毫不伶惜地掐上了木雪的人中,鼻下的剧痛让睡得香甜的木雪不甘不愿地醒了过来。 就在木雪睁眼那一刹那,这个被吸光了所有黑影残念的空间坍塌了。宋言穆抱紧了木雪,他们所有人一瞬间坠落,狠狠摔倒了潮湿又腥臭的地面上。 这里是哪里?! 木雪五人面前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通道,毫无光线可言,唯独他们身上带着的琉璃瓦照亮了一条路。 宋言穆抓紧木雪的手,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可是他不想让木雪离开自己身躯半步了。还有这身莫名其妙的古装又是从哪里来的?木雪拍戏的服装吗? 这种时候,还是受过特工训练的吴森若靠谱。他摸出身上的定位器,啪啪啪地不知道按着什么,然后似乎是在心算,最后闭着眼喃喃自语。 木雪不好意思说,其实吴森若这个模样更像是老道士的徒弟。 其实吴森若是在计算详细的坐标,然后对应b市的网格地图,再找出他们所在的大概位置。 这个答案,还真的在吴森若清楚的范围内,因为七个分家他已经彻底跑遍了。 “我们在宋蕙聍的家附近,我计算的不是特别详细,也许我们是在他们家地底下。”吴森若揣回高尖端科技,沉着脸发话。 莫名其妙竟然被传送到这里来了,难道这里是残念的巢穴? 宋言穆宋言简还有木雪都如此想到,老道士更是在通道深处听到了豹子的吼叫声,然后三道白光迅速闪回了葫芦。 前方有什么东西,竟然能把这等异兽都给逼回来? “小雪,前方有危险。”老道士抽出七星剑,“宋言穆,进你的葫芦里去,这里不是你能参与的场合了。” 果断被赶人的宋言穆默默捏紧了自己的葫芦,木雪在一旁抓住宋言穆和吴森若的衣角,哧溜就把他们两个丢进了自己空间。反正对吴森若暴露空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宋言穆早就进去过一次,再说花豹黑狐还在里面待着呢! 老道士瞪着木雪,木雪回瞪老道士,结果被无视的宋言简在一旁发话了,“所以你们这是认同另外我比他们两个更有能力,所以打算带着我去打怪,对吧?” “你来干什么?”木雪毫不客气回答,“宋言穆和吴森若那肯定是担心我才来的,你凑什么热闹!” 老道士一听就知道木雪这是不会把宋言简纳入空间的意思,只得叹一口气,手一收把宋言简装进了自己空间里。 “走吧小雪。” 木雪继续抽出她那白玉叶子变成的剑,刚刚光顾着吞吃黑暗残念了,都没有来得及用到这柄剑。现在她要试试白玉剑到底有什么功效。 长长的走道里没有一丝声音,木雪背对着老道士,面对地道的另一头,两人这样一进一退,缓缓前行。这是花豹和何厉枫在教导木雪格斗技时候战术的一种,为了防备敌人从你身后袭击。 老道士很满意小徒弟这么防护他的后背,他在地道拐角的时候四周突然一亮。 心知估计又踩中结界了,老道士单手结印隔绝幻境,另一只手伸去抓木雪,却抓了个空。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出差,晚上归! 终于地狱一般的一周要过完了,下周就会轻松起来。万幸国庆节的时候码了存稿,不然这周要度过还真是艰难 sandew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114:29:57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111:23:51 appl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023:23:56 oo谢谢上面的亲爱的们么

上一篇   76袭击

下一篇   78木雪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