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木雪的反击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78木雪的反击

上一秒木雪背贴着老道士,下一秒木雪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女人抱着,陌生女人哭的涕泪交加。 “宋己成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那是私生子啊,她母亲出国都不带他,为什么我非要养他……我不,我只要有蕙聍就够了。你可以把他放在外面养,可以给他很多钱,但是你不能带他回家!” 木雪看了看自己胖乎乎的小手,这是几岁小孩子才有的婴儿肥。扭头,木雪往女人说话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个有着宋家血统的英俊男人,冷冰冰地坐在沙发上,他身边坐着一个比自己大了两三岁的小男孩。 “陶萄,宋烟是我的儿子,这个家是我的家。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我儿子回来?” 女人哭的更厉害了,“当初是你说不在意男孩女孩的……如果想要儿子,我也可以生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这种龌蹉的私生子领回来,这是在侮辱我吗?你当初对我说的那些誓言都不作数了吗……” 又是这样的桥段,渣男和包子女……木雪不耐烦地看着。于是,这是一个幻境?或者说是谁的记忆? 小男孩一直看着女人和自己,眼泪汪汪的模样很是可怜,他站起来走到陶萄身边,伸出双手,认真地喊,“妈妈。” 陶萄毫不留情一脚踹开小男孩,“滚,我不是你的妈妈。” 啪地一耳光扇到了陶萄脸上,宋己成忍无可忍地动了手,“陶萄,这么小的孩子你能动手?可以,如果你不接纳他,那我们就离婚,反正你们陶家对我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我也不用顾忌那么多,不是吗?” 噗通一声,陶萄摔倒在地,连带小孩子版本的木雪也摔倒地上滚了两圈。 “你……宋己成,我说过多少次不是我家不帮你,而是当初主家的人太团结,势力太大太集中,陶家根本撼不动啊!”陶萄趴在地上哭。 “那你就好好对待我儿子。”宋己成伸手去拉宋烟,宋烟却早一步拉起了木雪,并且安抚地摸摸木雪的脸蛋。 “乖,不哭,哥哥带你玩。” 木雪听到自己回答,“嗯……哥哥……” 接下来场景又是一换,木雪被□岁的宋烟背着,一步一步往前走。 “哥哥我没事,你放我下来吧。” 宋烟回答,“蕙聍,以后再有女生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帮你打回去。” “嗯!哥哥最棒了!” 然而回家之后,宋烟却被发现宋蕙聍膝盖受伤的陶萄关进地下室,连晚饭都不给,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放出来去上学。 宋己成并不经常回家,陶萄当着宋己成的面对宋烟还行,但是私下里对她没有那些温柔的心肠。虽然陶萄从来不打宋烟,但她会用言语来鄙薄他,羞辱他。 她总是能在宋烟脸上,看到另一个女人的脸。也许宋己成现在有了很多情妇,但她只要看不见,就可以假装没有。 唯独宋烟是个时时刻刻提醒她的存在。 木雪围着陶萄求情,哭闹摔盘子,溺爱女儿到无法自拔程度的陶萄却每次都能在宋烟的事情上硬下心肠。她把涂好伤药的宋蕙聍关进房间,然后转身下楼。 第二天宋烟依旧是笑嘻嘻地牵着宋蕙聍去上学,宋蕙聍依旧亲呢地叫着宋烟哥哥。 木雪却莫名觉得骨头发寒,为什么宋烟不在意自己被关地下室?为什么宋蕙聍不觉得愧疚? 场景又是一换,这次木雪是坐在车上,旁边是宋己成。 “宋烟,你看,那就是宋言穆。” 被摇下的车窗外,不远处正是被老师和同学们拥簇着的十岁左右的宋言穆。 木雪好奇地打量着,原来言穆小时候就这么平静淡定的臭屁样啊啊。 “如果我没有失败,现在宋言穆的一切就是你的。” 木雪听到自己回答宋己成,“我觉得现在这样也好,有爸爸,有妈妈,有妹妹,有一个完整的家。” 脸颊被捏住,木雪看到宋己成的脸上写满了失望,“果然是没用的废物。” 木雪也盯着宋己成,咧嘴一笑。 “嘿,宋烟,或者说是宋蕙聍,你们姐弟俩玩够了吗?接下来是要展现宋烟怎么失踪然后怎么成厉鬼的吗?” 要说出话来很难,木雪手里有一把小小的白玉剑,剑身戳进了自己的大腿里,当然,这个身体现在还是宋烟的。 四周的场景慢慢黑化,坠落,然后木雪发现自己被绑缚在了一张铁床上,宋己成站在旁边,还有八个穿着怪异东南亚服装的男女。 “小烟,爸爸看你无论如何培养都超越不了宋言穆了。其他分家里也出不了什么人才……可是爸爸真的很想实现理想,所以,小烟帮帮爸爸怎么样?” 木雪这下挪不动自己的身躯,她只听到自己在说,“爸爸,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我可以更加努力的,我可以超过宋言穆的……爸爸我不要死,我不要变成鬼……” 十二三岁的少年,凄厉地哭喊。 “小烟,爸爸妈妈会记得你的。”宋己成说完,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茁壮怪异的男人拿着一柄烧红的铁勺晃动在木雪眼前,然后对准眼球挖了下去。 在铁勺到达眼球之际,木雪手中再次的出现一把小白玉剑,狠狠地扎入了自己掌心。 在黑暗坍塌和新一轮幻境开始之前,木雪果断引出空间的泉水浇了自己一身。泉水的排斥力在身上吱吱作响,同时木雪更是把泉水引到口中一顿狂咽。 她不知道自己是灵魂脱离了身体还是意识被某些记忆侵袭,但只要灵魂还能调动空间的物体,她就不会迷失。 幻境是吧?迷惑我是吧? 木雪哼哼着洒出无数的钻石桂花,土豪般天女散花! 浓烈的桂花香味驱散了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腐烂味道,没有香味的对比木雪差点都没有闻出来。这股香味同时让木雪思维清醒,她呆愣愣地看着周围,除了满地的钻石桂花外什么都没有。 四周又是一片黑暗,只有地面上的钻石桂花和自己身上的环佩天衣有些许光芒。而自己手心和大腿都被自己戳出了伤来。 这下木雪发了火,原来在幻境里戳的伤是实际在身体上的啊,那刚刚的铁勺子要是真的挖了眼睛,岂不是自己就瞎了? 普通人会觉得恐惧的情景,在木雪这里变成了怒火,既然白玉剑可以发光,反正自己财大气粗白玉叶子多的是,于是木雪哗啦啦地把白玉叶子拿出来一大把,挨个儿变成很大的剑放在地面上,逐渐照亮了整个地下室。 对的,这里是地下室。 当几十把白玉剑依次排开的时候,地下室已经被彻底照亮。 宋蕙聍宋茜敏两姐妹站在地下室的入口,安安静静地看着木雪。 原来是这两个女孩子,上次宋言穆带她一起回b市的时候,莽撞讽刺她的人嘛。 “木雪。”宋蕙聍轻声喊道。 木雪点头,但没有答应,同时她也开口喊,“宋蕙聍,宋茜敏,或者说是——宋烟?” 歪头看木雪,宋蕙聍呵呵地笑,“你刚刚看到哥哥了吧?怎么样,一起来当哥哥的妹妹,好不好呀?” 好个屁,神经病啊你,木雪内心回答。 “我最喜欢的人,就是哥哥。”宋蕙聍这样说着,一旁的宋茜敏一步一步往木雪走过来。 “可是,哥哥却因为不如宋言穆,就要被残忍地束缚起来,日日夜夜接受痛苦的煎熬,从一个活人被折腾成活死人。你说,为什么宋言穆要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呢?” 木雪这才看清楚,地下室全部是用干涸的血液涂画的符阵,而木雪之前的位置是符阵的中心。 “宋蕙聍,原本我以为,我家那一帮子就够极品了。结果到了你们宋家,才发现极品处处有,哪里都不少。”木雪也呵呵笑着一步步走向宋蕙聍,“你最喜欢你哥哥,却能眼睁睁看着你妈妈虐待他那么久?” “你最喜欢你哥哥,却能每次都继续惹祸让你哥哥去处理?” 那些幻境里有许多的记忆,木雪在变成宋蕙聍和宋烟的时候,都能得到许多讯息,所以最后她才立刻摆脱了那场酷刑。 “你最喜欢哥哥,那为什么不早点发现你哥哥失踪的真相!” 一句一句,都刺在了宋蕙聍心里。 宋茜敏已经走到了木雪面前,她们一人身上是凝结成黑岗岩一般的黑暗,一人身上拼命吸吮着黑色的雾气。同样被黑暗包裹的两个人,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呢。 “我说你,真的爱你的哥哥的话,解救他,比完成强加在他身上的打倒宋言穆整垮宋家的目标更强吧?什么不完成目标不能往生,你就不能好好想想送你哥哥去投胎吗!”木雪发现自己竟然有点被黑气压制住了,不由得想要说话引开她们两个的注意力。 宋蕙聍咯咯地笑起来,“其实啊,哥哥一直说我笨。我确实冲动又暴躁,和宋子衿比起来我笨得不得了。可是呢,我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很听哥哥的话。” “哥哥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这里是哥哥失踪后被关押的第一个地方,就用你的血来祭奠吧。” 暗黑的骨刺从宋茜敏身上迅猛穿透出,而木雪也在那一瞬间抓住把宋茜敏纳入了空间,并且一股激射而出的湖泊水浇了宋蕙聍满身。 可是,同时使用空间收纳和泉水输出的木雪,比起宋茜敏来说迟了半秒,身体瞬间被扎穿了。 西瓜和快速地补充血液,林玫化身的玫瑰花可以保持身体细胞的活跃性等等……木雪痛苦地躺倒在地上,坚持着从空间里引入各类东西,咬着牙吃去。 心肝脾肺都被戳破,肺部的血沫味直冲头顶,眼前一片片发黑,宋蕙聍的身影变成了好多个。心脏处的血液几乎是射出的,细胞快速分裂,内脏迅速愈合的痛苦超过了任何一种酷刑,身体似乎也意识到了如果不快速复原,也许真的就会死去!可是……真的……好痛…… 不行,自己还是撑不住了…… 意识沉没的最后一刻,换回木霜占据身体。 她还不能放松……宋蕙聍还站在那里,阴森地笑着看着自己。 木霜,想想办法…… 意识昏迷的木雪进入空间直接落入了本体莲花上,那三朵本体莲花最大的一朵包裹住之前扔进来的宋蕙聍,剩下两朵小莲花和莲叶迅速把她包裹进去,连给宋言穆吴森若见个面的机会都没有。 宋言穆焦急地淌入湖水,往已经长得硕大的本体莲花那里游去。无奈着湖泊面积太广了,他游了好半天才游到。 “小雪?小雪!你没事吧?出个声啊!”宋言穆攀住足足有自己手臂粗的莲花茎,昂着头看那黑莲花。 吴森若刚刚试着淌入湖水,发现没有被排斥。他记得木雪说过湖水有排斥力,既然湖水能接纳他,那说明宋言穆也接纳他的。 游到宋言穆身边,吴森若拉住心急如焚的宋言穆,“言穆哥,我们等着小雪就行。她肯定没事的。” 并不知道小雪的身体以及被捅出了几十个窟窿,包括五脏六腑,现在的木雪完全是靠身体强大的复原能力和木霜接替了她吃着空间的各种植物,才能撑着。但即便是这样,宋言穆和吴森若就已经担忧无比了。 “森若……我还是会忍不住想……是不是,我真的不应该回来……” 宋言穆颓丧地开口,“既然只要我不会来,阵法就不会启动的话。那我乖乖待在海塘市,或者是任何一个不靠近b市的地方,和木雪好好在一起,那二十多岁那关劫难也一定可以度过的。” “就算不能度过,起码……也不会让木雪陷入危险。还有你,如果没有遇到我……”宋言穆的声音里溢满了痛苦,“我到底,是为什么要回来。明明我最重要的人就是你们……” 吴森若抓住宋言穆的肩膀,沉声道,“你振作点,相信小雪。你不是说这个是她的本体莲花吗,只要莲花没出事,她就不会有事。小雪为你做那么多,自然是希望你能无灾无难地生活,你可不能起了退缩的心思,不然我们的付出不就白费了吗?” “那些害得你这样的分家人,你为了暂时的安逸,就要放过吗?你忘记宋言简说的最后宋家的下场了吗?所有人都会死,并不是你一个人而已!” 振聋发聩的一番话,让宋言穆平静了下来。 “抱歉,我失态了。” “没事,我被吴瑜遐害的时候,比你这个失态多了。” 于是两人就这么泡在水里,等着木雪从黑莲花里出来。 虽然木雪的空间没有达到木霜说的多了上亿的事物种类,让木霜可以获得纯灵体出空间的能力。但让木霜占据木雪的身躯这件事是造就可以做到了,只是时间长短而已。有宋家人赠送的那一堆空间事物,木霜已经可以较长时间地待在外面了 血液流出来,满地都是,木霜深深地呼吸着,忍受着躯体所带来的疼痛,从她的视线看出去,这里的符阵已经没有了能量,而宋蕙聍被湖泊水浇湿的身躯上滋滋乱响的是一层黑色的气,黑气之下还有一层粉红的气。 宋蕙聍的灵魂还在,木霜这样判断着,但是占据她身躯的黑气是活力最大的。 有褐色的液体从宋蕙聍站立处流出,木霜被恶心的一抽,已经快速凝结的伤孔带来一阵剧痛。 这是……汽油?! 将几桶汽油泼洒在地上,点燃打火机扔进去,宋蕙聍转身离开。 这个地下室,是连接在自家储物地下室门板之后一段距离的通道的,就算是爆炸,也炸不到自家来。不过就算是炸到自家来又如何。 宋蕙聍呵呵呵地笑着,木雪有一点说的也对,自己以前真的是太不懂事了。明明哥哥就那么顾着自己,自己还偏要干么多蠢事来惹哥哥注意,好像每次哥哥替自己受罚,自己就能更加肯定哥哥对自己的爱似得。 但是,这一切最终还是由陶萄和宋己成造成的,不是吗? 陶萄早完成了公司内流动资金还有各种资产的转交了吧,并且把公司内权利范围内可及的东西都给了女儿,还顺便出卖了公司机密。 而此刻,陶萄已经把躲到西藏帕巴拉神庙两个罪魁祸首逮到了。那么,算总账的时候就来临了。 哥哥,我马上就来救你,等着我。 火焰燃起来的一刻,木霜拼命从从空间里召唤出了狗崽子,不对,小火云狼,还有宋言穆。 “木雪的葫芦……我无法使用……你试试!然后把我们带进你的葫芦!” 木霜用尽最后力气说完后,然后也被强制性退回了空间。毕竟身体是木雪的,木霜虽然诞生自空间内,是木雪同体同源,但她要拿出空间的东西,就相当于从空间里拿出自己。 现在空间的能量,根本不足以支撑,所以木霜是耗费了自己的灵魂能量去做的这一切。 可是只有这样,重伤的木雪才有可能被救起来。 宋言穆出现的地方已经被小火狼吃掉了火焰,小火狼已经长到了成年金毛那么大,浑身都是赤红的毛发,站在汽油燃烧的火焰里威风凛凛,但凡它到的地方火焰迅速消失。 可是,空气中的氧气还是第一时间被耗尽。 宋言穆落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抱住了地上重伤的木雪,一片火海中的他顾不得思考其他,马上按照木霜说的开始翻找葫芦。幸亏木雪一直把葫芦挂在腰间,宋言穆作为另一个葫芦的拥有者,作为被元丰老道士认同了的人,是可以催动木雪紫葫芦的。 紫葫芦嘴上一道浅色光芒闪过,木雪被收纳了进去。然后宋言穆自己带着紫葫芦熟练地躲进了蓝葫芦里。 烈火被小火云狼吞噬着,加之空气中养分的不够,渐渐熄灭。 等元丰老道士到的时候,只在地面看到一个蓝色的葫芦。 捡起葫芦,元丰老道士看着地面上干涸的血色符阵,心中一惊。 果然……这些符阵,都是用胎儿的血肉画出来的。 满地残缺魂魄的气味,所以那些似鬼非鬼的黑暗残念,竟然真的是通过这么残忍的方法来炼制。 必须要宋家人的血脉,才能作为给宋家人改名的最佳材料;越是富贵的命格,上天赐予的气运越是浓厚。像宋言穆这样大富大贵之人,以及宋家这种气运绝佳绵长的家族,必须要超越这番气运的残忍血腥。 光这里,起码有一百多个胎儿的血肉。 伤天害理,惨无人道。 元丰老道士已经修炼的荣辱不惊的心也波动了,不仅仅是除魔卫道,待他找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必定让他的灵魂受三味真火熬制,直到魂飞魄散! 这一耽搁的时间,宋言穆从葫芦里出来了,同时出现的还有木雪。 说起来老道士还真的是木雪的福星,那个紫葫芦木雪一直用来当道具,根本就没有想起来进去看看,结果紫葫芦里面也有许多光球。那些光球别的效力没有,竟然是复原身体的!木雪半死不活的身躯一落进去,光球就自动地修复木雪。 木雪空间内的黑莲花也在第一时间护住了木雪的元神,那黑莲花的花瓣和花蕊里的香味清亮静神,为木雪镇住了受到剧痛袭击的元神。 身体一旦复原,黑莲花也层层打开,放开了木雪。 站在莲花蕊上,木雪被打湿的长发宛若黑色的花瓣一般,她只来得对担心不已的吴森若还有花豹黑狐一笑,随即又出了空间。 被强制退回空间的木霜也因为超负额使用能力,昏迷飘在半空里。黑莲花在放开木雪后,花茎一伸,裹住木霜拖了回来,开始为木霜滋养。 至于被两朵黑莲花吞了半天吐出来的光溜溜的宋茜敏,黑狐和花豹两人默默表示,先绑起来吧。刚刚他们在木霜给与的光镜里看到了所有的发生场景,现在只能把宋茜敏当成敌人来对待。 木雪回到身体之后发现自己是在另一个空间里,对空间进出法则比较熟悉的她集中精力想着出去。结果出去之后竟然是在宋言穆的葫芦空间! 所以宋言穆的葫芦空间并不是不能装两个人,只是不能同时进去两个人么! 宋言穆像往常遇到诡异危险时候一样躺在空间里乱飘,木雪的突然出现让他愣了好久。 然后,他抓过木雪抱在怀里,死死地包住。 天知道他刚刚看到木雪浑身是洞血流满地的样子,受到了多大的惊吓。如果不是在火场那么需要他保持镇静和狼的环境里,也许他第一时间就会痛苦地嘶吼出声。 他的克制,他条件反射的强制冷静,都像是毒药一样腐蚀着他的内心。 从一开始遇到木雪,从把她当成助力网罗起来,到慢慢地喜欢上她,然后慢慢把她当做生命中的一部分……宋言穆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她爱入了骨髓。 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木雪这么傻的女人,会这样为他付出,会为了他一个也许根本就是在赌气一般的目标差点豁出去生命。 等解决了宋家的事情,也许自己应该带着木雪离开。宋家没有他宋言穆,一样可以发展的很好。而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并不是宋家的这个地位,而是……木雪。有了木雪才有他的现在,有了木雪才有改变命运的可能。他感恩,同时也挚爱木雪。 他要给木雪平静安稳的幸福生活,木雪改变了他这一世的命运,他这一世就不再是宋家的,而应该是木雪的。 灼热的泪落在木雪脖子上,烫的木雪有些疼。木雪也伸手抱住了宋言穆,乖乖,这少爷是怎么了?被刚刚自己的样子吓到了吗? “言穆哥,别哭,我没事。不是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吗……”从开始到现在,木雪依然是个不会宽慰人的主。 “笨蛋。”宋言穆抱着木雪,“如果我今天没来……你是不是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在这里……然后我会认为你失踪了,再也找不到你……” “不会啊,那个,嗯,我应该不会死掉的……”木雪急得挠耳抓腮,“我身体复原能力很强的……不是还有火云狼嘛……” “就算有那只可以吃火的怪物狗有如何?如果宋蕙聍回来呢?直接切下你的头呢?你还能活着吗?蠢货!”宋言穆越说越生气,什么贵公子沉稳做派都扔到了脑后。 木雪乖乖闭嘴。确实,她仗着自己有空间和木霜,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味道在,今天她确实轻敌,然后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嗯我错了,以后不会这么莽撞了。别生气,也别担心了,有你在,我不是好好的吗?”这种时候,还是服软好了。 宋言穆这才缓缓松开木雪,手指拂过木雪的额头,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嗯,没事了。” 当初那个身上有着青草香的俊美少年,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俊美的男人,虽然还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却已经有了足够的担当。 “等结束这一切,我们把订婚宴办了吧。不,我们都换个法国国籍,我们就出国结婚。你已经十六岁,我也已经十八岁了,我们结婚吧。”宋言穆像是放下了什么,宛若大提琴般低沉华丽的声线诱惑着木雪点头,眼眸亮若星辰。 从小深受大陆男22女20才能结婚否则就是违法婚姻毒害的木雪瞪大了眼,这这这……这是求婚?! “等下,宋家掌权人都是走政界的,你要是换了外国国籍,就不能接手宋家了啊!”木雪想到了另外一层,“你不是一直都……” “你更重要。我要早点把你定下来。”宋言穆决绝地下了决定,他今天一直各种失态,还不是因为担心木雪。“我只是咽不下被家族驱逐这口气,才会那么执着想要回来。现在我知道了原因,知道这是被别人害的,所以我的执念没有了。反而,在外面自由自在生活这么些年,我野惯了不想被束缚,我想要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负担一个家族。” 你都决定,我还能说什么呢。木雪牵住宋言穆的手,“好,我是无所谓的。不过结婚的事情咱们等出去再商量吧。我们现在出去看看我们的情况?” 现下确实不是讨论结婚问题的好场合,宋言穆点头。 果然葫芦空间是可以同时带两个人出去的……木雪默然无语。是不是老道士对葫芦做了什么?不行,等空了得让他改改,起码也得进去两个人吧! 作者有话要说: 查了下全球结婚年龄,大部分地方是男十八女十六 宋言穆表示,一定要把木雪定下来,她是我的,谁都不准打主意! 周日存稿大作战!!=33=爱你们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222:51:09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210:43:17 fish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210:24:52 sandew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114:29:57 oo谢谢亲爱哒们=3=

上一篇   77袭击

下一篇   79木雪的反击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