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木雪的反击②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79木雪的反击②

老道士看到宋言穆和木雪完好无损地出现,再看地上明显的人血,狐疑道,“是谁受了伤?” “我,师傅,你葫芦里的光球好厉害,可以快速地复原身体。”木雪动动身体,“刚刚我大意了,被宋茜敏身体的黑暗凝聚成了刺,身体都被刺穿了。” 抚摸下胡须,老道士点点头,“那是先天元露,我特地储存在里面的,就是担心你们万一受重伤。” “谢谢师傅!”木雪心想,这下不用担心宋言穆的生命安全了。 老道士先是捡起地上的白玉剑,啧啧叹道好玉好剑!木雪连忙表示师傅喜欢随便拿,于是老道士不客气地把地上的剑捡得只剩下两把。然后老道士用白玉剑铲起一点点地上符阵的粉末,再用符纸包裹着,凝神感受。 “这些胎儿尚不完全的魂魄,被符阵扭曲成了黑暗残念,并且这里的符阵已经失效有一段时日了。这只是辅阵,主阵不在这里。主阵里应该有一个专门做阵脚的生魂或者死魂,那人被压制的意识挣脱了出来,但尚且没有离开。木雪,我们的速度得加快了,否则等那人的意识真正出来,就已经是彻头彻尾的魔体。“ 老道士眼眸中精光四射,战意盈满衣袖。 木雪点点头,然后又不放心地看宋言穆,“言穆,你还是先回葫芦里,我带着你就行。” 这种一无是处只能拖后腿的感觉,真是一点都不好。宋言穆的脸色堪比黑梅干,却又不能真的任性妄为给木雪和老道士添麻烦扯后腿,只要乖乖地进了葫芦。 接住葫芦坠子,木雪把坠子拴在腰间,冲老道士点头,“刚刚宋蕙聍离开了。她的灵魂外包裹着一层很浓厚的黑气,我怀疑你说的宋烟的意识,有一部分在她的身上。她是想杀了我和你,然后再报复整个宋家,主家分家偶读不放过。之前被残念附身过的金怜怜说过,只有完成目标才能解脱……我怀疑,宋烟已经开始动作了。” “把这里再烧一遍,我们即可就离开。”老道士点头。 结果元丰老道士刚刚说完,木雪拉着老道士一趟就跑到了出口处,回手一把桂花洒出去,不仅仅是烧了,直接把辅阵给炸毁,火焰四起,比刚刚汽油烧起来的剧烈多了,连水泥都被烧成了灰。 石桂花爆炸的时候会有剧烈的热能外加冲击力,小火云狼和老道士的一对火云狼同时出现,一家三口一起吞吃着背后的火焰热能,抵抗者冲击波。木雪和老道士两人不疾不徐地从出口处走了很远,成然后才遇到另一扇铁门。铁门在火云狼的撞击下不堪重负倒掉,这下木雪二人才真正进入宋蕙聍宅子下面的地下室。 从地下室里出来,一路到了宋蕙聍家后院里,木雪用情绪感知力感知了一下,这家宅子里还有十来个保镖佣人,但情绪都是一类别的杀戮疯狂。而在地下室里,木雪用情绪感染过的宋蕙聍,已经离开了。 但是木雪能够感觉到宋蕙聍离开的方向,短时间内她对自己情绪感染过的人都能够定位。果断从葫芦里摇出宋言穆,再从空间里放出吴森若黑狐,只留下花豹看着司机、金怜怜还有宋茜敏,木雪没等老道士说话,就开始征求宋言穆的意见。 “现在怎么办?” 宋言穆不愧是几人中头脑最厉害的,片刻沉吟就开始发好司令,“我开车送你和师傅去追宋蕙聍,吴森若和主家保持联系,派直升飞机和火力来增援我们。黑狐你把宋言简带回家去。” 老道士闻言立即把宋言简放了出来,黑狐那可是准备好了,刚从空间出来的宋言简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连话来不及说就被黑狐一手刃切晕过去扛着走人。 短短一会儿,宋蕙聍家里的保镖佣人们已经开始往后院赶,子弹开始不长眼地往他们身上招呼。 老道士虽然道行高深,但凡胎真要被打上几枪,还是只有回空间里疗伤的份。黑狐吴森若宋言穆这三个人今天都带了枪的,此刻立即开始反击。只有木雪站在原地没动,突然闭上了眼睛。 曾经在疗养院里出现过的情绪风暴,能够将残念也给逼得恐惧得集聚到一起的异能再次出现,并且效果大过了上一次。木雪精确地操纵着异能,既要能够把躲藏在宋蕙聍家小区里所有的被残念附身对象都找到,又要绕过现场的几个人。要是没有之前宋言穆对她的那些训练还有后来的实践操作,那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 这般情绪风暴下,枪声瞬间小了下来,最终只有一个有着恐惧得走形的脸和诡异不协调的四肢的保镖举着枪走到了他们几人面前,残念的恐惧感影响着他,让他不敢开枪。 “宋言穆……”那保镖五官都快要走形了,目呲嘴咧牙齿外露,唾液滴答滴答往下落,“都是你……宋言穆……你们宋家……都是人渣……” “宋烟。”宋言穆对着保镖微微一笑,“宋烟堂弟。” “不要这么叫我!!”猛然拔高的凄厉尖叫从保镖嘴里喷出,同时吐出的还有黑色的汁液,看起来既惊悚又恶心,“如果没有你,如果没有你的话……” “没有我,还有宋言简,没有宋言简也有宋子衿,即便主家孩子都不如你,还有其他分家的孩子。我们没有谁是故意要比你优秀,也没有谁把超过你当目标。宋烟,你应该恨的,只是害了你的人。” 那保镖哈哈哈地大小,黑色的影子从他身上爬出,落到地上消失,同时保镖渐渐溶解成了一滩血肉,“不……我很你们所有人……” 木雪根本来不及把这个明显联通着宋烟意识的保镖抓紧空间喂黑莲花,他就这么被消解了。跺了跺地,木雪开始往宅子外冲,同时提醒大家,“刚刚的残念都集中到这个保镖身上去,现在估计是逃脱了,我们得赶紧去追宋蕙聍!” 已经快速和宋义蕊取得联系的吴森若得知,现在宋家其他的七大分家都发生了□,被残念侵袭了的人相互攻击,举枪射击的保镖和提到砍人的佣人,母亲勒死孩子丈夫掐死妻子,乱成一团。主家的人只能派人远远的维持着消息不走漏,根本不敢进去,即便有着道教协会派来协助的人,大家也不敢去对战这种根本不属于现实世界的东西。 主家被黑暗侵袭的那些人早被木雪解决在了疗养院,后来一直有老道士守护,那些针对宋言穆的各类灵异事件都被一一排解。加上这段时间,主家人都以各种借口离开b市,所以,此刻只有主家的人幸免于难。 直升飞机很快被调配过来,软梯被扔下,吴森若迅速爬上去,往木雪他们追踪而去的方向 一直跟随着木雪指的方向前行,宋言穆惊讶地发现,宋蕙聍前去的方向竟然是宋家主家的路。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乘着直升飞机在上空跟随的吴森若立即通知主家的人全部撤离。 主家只有宋老爷子和刚刚被送回去的宋言简,还有就是保镖团和剩下的佣人们。年轻时候有过行军生涯的宋老爷子自然也是反映敏捷,保镖团地库里车辆众多,迅速行动,分了区域把佣人们连拖带绑,十分钟内撤了个干干净净。 结果不出宋言穆和吴森若所料,宋蕙聍真的是到了主家,就在全部人员撤完之后三分钟,她就赶到了。 站在宋家主家门口,宋蕙聍面色不甘,似乎是知道了主家人的离开,这让她无法圆满地完成哥哥的愿望。 不过,无所谓,木雪其实说的也没错,先把哥哥彻底解放出来吧。 在宋蕙聍到达主家的时候,吴森若所在的直升飞机也立即到达。不过他们却不敢先下去,必须要等待木雪和老道士先来。 吴森若还是很不甘地对着宋蕙聍开了一枪,结果不出所料,一片黑暗凝聚成的防御层出现在宋蕙聍周围,替她挡掉了子弹。 宋蕙聍抬头看着直升飞机,那个高度她跳不上去,也没有办法指挥影子上去。但是对方也不敢下来,不是么?宋蕙聍嚣张一笑。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方向一辆车开来,漂亮地甩尾停车,银灰色职业套装的陶萄走了下来,然后从车后座里拖出两个浑身是伤的男人。 这个男人好面熟……吴森若用望远镜一看,这是……宋己成和宋悟悠?! 宋蕙聍和一看表情就不正常的陶萄一起拖着宋己成和宋悟悠进了主宅旁边的车库,地上留下宋己成一道长长的,被拖走的血痕。 没有人想到,也没有人发现,那个修改了宋言穆命运、压制着宋烟魂魄的主阵,竟然是在主家车库下面。 宋蕙聍和陶萄站在那里,黑影落下,蚕食着地面,一条通道慢慢出现,拖着重伤昏迷的宋己成和宋悟悠,母女俩走了下去。 那应该是很久前被悄悄从远处挖通了的地道,然后再在车库下面挖出一个巨大的空间,用无数婴儿的血肉绘制的符阵。一具明明腐烂得不得了,血肉却依然在弹动着的躯体躺在符阵的正中央。那曾经的长长进入通道早被水泥封死,这就是为什么宋蕙聍没有沿着之前的通道走的原因。 从这里直接下去,要近很多。如果主家人没有逃的话,顺便还可以一窝端。 至于那些离开了b市的主家人,比如出国访问的宋义瑾,比如去参加军演指挥的宋义兴,比如提前转院离开的宋义蕊,还有跑去西藏搞捐赠的宋义诚,还有远在西部海塘市的宋义德。没有了宋老爷子的支撑,没有了分家的帮衬,再加上他们身上无论如何都去除不了的宋家血脉,诅咒就可以如影随形,终有一天他们会在厄运中死去。 可是,宋烟哥哥,是一定要先救出来的。 宋蕙聍带着陶萄,两人一人一只脚倒拖着宋己成和宋悟悠进入法阵。宋蕙聍蹲下来,把脸贴在那团腐烂着跳动的血肉上,轻声呼唤。 “哥哥。” 血肉跳动着,黑影出来,凝聚成手的模样,抚摸着宋蕙聍的头顶。 “哥哥……对不起……” 宋蕙聍的眼睛大大地睁着,泪珠一颗颗低落,落在那腐烂如粪的肉泥上,“哥哥对不起,是我太骄纵,太笨拙,太愚蠢。我只知道接受你对我的好,只知道给你惹祸……我总是不停地确定你是不是真的爱我,是不是真的把我当妹妹……” “我收了你那么多的礼物……却从来没有送过你礼物……” “我甚至,都不知道你的生日……” 跪伏在地上,宋蕙聍悔恨地哭泣着,她如此的后悔,明明她那么的爱哥哥,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哥哥留下的线索。 六年多过去了……哥哥已经人不人鬼不鬼,被强制性地做成了这样痛苦的存在,自己才知晓。 并且,还是哥哥的黑影告知了她,她才知晓。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愚蠢……明明哥哥失踪那天就很不对劲……明明哥哥就对自己暗示过…… 那天阴雨绵绵,天空一片阴霾。 宋蕙聍有些发烧,请假不去上学。宋烟在出门的时候,先去看了一趟宋蕙聍。 把新买的笔记本递给宋蕙聍,宋烟对妹妹说,“要是哪天我被藏起来了,你会来找我吗?” 宋蕙聍躲在被窝里有气无力,“当然啦,没有哥哥我可活不下去。” “要是找不到,会一直找吗?” “会的,一直找,找到为止。” 这番话,就是宋烟和宋蕙聍最后的对话。然后宋蕙聍目送自己清瘦温柔的哥哥出了门,上了司机的车。 簌簌的雨声击打在窗台上,宋蕙聍昏沉沉地睡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哥哥没有回来。 陶萄没有理会宋蕙聍要去找宋烟的想法,随口扯谎说宋烟要在同学家里过夜,宋蕙聍将信将疑,只好等到第二天。 第二天,宋烟就彻底失踪了。 宋己成出动人员去找,找不到。陶萄干脆暗地里阻止宋己成去找,这下,就更找不到了。宋家主家对孩子可能被绑架这类事情非常重视,派出精锐力量去找,依旧是一无所获。 隔了半个月,宋蕙聍在主家那里看到了满是血迹的车辆照片,她记得非常清楚,那天哥哥就是乘着这辆车出门的。 没有绑架者,没有要钱,没有任何消息,哥哥的车就这样出现在郊外。 于是,宋蕙聍心中有了恐惧,当晚的梦里,她梦到自己偷听到过的父亲的电话,父亲说蕙聍年纪小了点,还是宋烟吧,他反正也没有宋言穆能干,又是个私生子,正好可以为分家牺牲。 可是,这到底是不是梦呢? 还是自己曾经在很久很久之前听到过,然后忘记了而已? 宋蕙聍从那堆腐烂血肉里抬起脸,漆黑的恶臭污秽沾染在她白皙的脸蛋上,惊心怵目。她没有了之前的悲戚,而是无比平静。 “父亲。” 随着宋蕙聍的一声呼喊,陶萄的高跟鞋狠狠踩入宋己成的腹部,剧痛唤醒了宋己成的神智。 宋己成醒过来第一反应是谈判,“陶萄,你我夫妻情分这么久……无论你想离婚也好还是想拿走分家所有财产也好,我都同意,但你没有必要搞的这么绝,否则宋家一样不会放过你们陶家的……” “父亲,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现吗?陶萄已经不是陶萄了,是我啊。” 这句话,宋蕙聍和陶萄同时开口说的,一模一样的表情,一模一样的语气。 “父亲,我是宋烟。” 这句话,再伴随着宋己成对周围环境的打量,他瞬间额间冒出豆大的汗粒。 竟然,是宋烟啊。宋己成呵呵地笑着,果然,还是反噬了。 “六年了,宋烟,没想到你还能保持自我意识啊,呵呵。” 冷静,是宋家人的特质,宋己成知道自己此刻在劫难逃,索性敞开天窗说亮话,“带我来干嘛呢?你已经死了,宋烟,爸爸救不活你的。” 宋蕙聍哈哈哈地狂笑起来,“当然是,为了让爸爸也感受下,我的痛苦!” 被这句话震得心头一凉,宋己成不可置信,“你什么意思?” “爸爸,你能找人用这么阴毒的法子把我关在阵里,让我日日夜夜守着地狱般的煎熬,我也能把你换进来,让你也尝尝着美妙的痛苦啊。”宋蕙聍咯咯地笑着,一幅终于得偿所愿,开心得不得了的模样。 当初,宋己成亲眼看着自己的私生子被泰国的降头术师以极为阴毒的手法虐待,烧得通红的勺子活生生地挖掉眼睛,凌厉的刀锋切开四肢,一截一截地错开骨节,剖开肚子扔进去蜈蚣和楔子,同时还以恶毒的术法保持着宋烟的魂魄不散,清晰地感受这一切。并且,他们还施阴蛊让宋烟被割烂的存活着,变成了这摊有心跳的腐肉。 他们一遍遍地告诉宋烟,你会受这样的罪,是因为你不如宋言穆,宋家主家看不上你,这是你应得的痛苦,这是宋家主家赐予你的痛苦。 难道现在,宋烟要把那些手法都炮制到自己身上来?! 别看宋己成平时威风凛凛不可一世,战败在宋义瑾手里也不损自己内心的骄傲,更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亲生儿子遭受惨无人道的虐杀。可是真的让他也去尝受儿子的痛苦时,他仍然是被吓破了胆。 “烟儿……爸爸当初也是受人蒙骗……”宋己成艰难地从口里挤出这句话,换来的是陶萄高跟鞋跟再一次狠狠踩入他的肚子,同时陶萄还摸出了一把刀,毫不留情地划开了宋己成的手臂,削减了一地。 “真的!咳咳咳……是宋悟悠!是他在东南亚找回来的降头师,是他收集齐了所有的宋家魂魄!咳咳咳……你只是其中一个而已,宋知博的妹妹宋璇,宋追珏的妻子麦欣的魂魄都被抓到了这里,还有这些阵法的材料以及补充主阵的符阵,都是用他的私生子胎儿血肉来做的……我,我当时也是被宋悟悠蒙骗……” 歪着头,宋蕙聍似乎是在思考,过了一会儿,宋蕙聍点点头,“多亏了那两个女人,宋璇阿姨把我当成了她的儿子,自愿地用魂魄滋养我,让我吃了她,至于麦欣,她所在的追分家本来和你们就不对盘,既然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在阵里又被折磨得如此痛苦,所以毫无抵抗地被我吃掉。”咧开嘴,宋蕙聍的牙齿似乎有些发红,“可以吃生灵的我,才能一直保持着记忆和意识吧,否则早就如你们所想,变成只知道复仇的工具,不是吗?” “但你们也是成功的,我是真的,恨你们宋家的所有人……”宋蕙聍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脸、脖子还有身躯,“所有人……” 被扔在一边的宋悟悠难逃魔掌,满脸鲜血的陶萄拖起宋悟悠,一刀斩断了他的左脚腕。 剧痛之下,宋悟悠也转醒过来,在阵法诡异的蓝绿光芒中,他呆滞了那么片刻,随即狂笑起来,“果然……孽障……消不掉啊!念经吃素不行的,哈哈哈……那么宋家肯定就完了,这样的魔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得偿所愿啊……” 宋家最疯狂的人,宋己成只能排第二,宋悟悠才是第一。 宋悟悠当时也是掌权人竞争者之一,他原本和宋己成是敌对关系。可是在主家几兄妹毫无缝隙的联合打压下,他跟宋己成不得不联合在一起,两人都牺牲自己的爱情和尊严去联姻以求助力,可是两人都抵挡不住主家兄妹的攻击,最终一败涂地。 而当时和宋悟悠相爱的那个女孩子,性格过于偏激,直接在宋悟悠结婚当天,把生下来的孩子摔死在了宋悟悠的婚宴上。 这个孩子才刚刚出生二十多天,未曾满月。宋悟悠当时冷酷异常地直接叫了保镖和警察,以那个女孩子疯了的名义送走,孩子的血肉却被他保存了起来。 原本……宋悟悠为了打垮主家,就已经偏执地开始走歪门邪道,他正好被引荐了一个泰国的降头术大师,被告知了一门效果极大的小鬼饲养方法。既然这个孩子你不要,那我就试试吧。 一开始,这个婴儿血肉做成的符纸,确实给宋义瑾添了许多莫名其妙的麻烦。可是宋义瑾几兄妹都是气运浓厚的人物,区区小鬼能奈何? 这个时候,降头术大师引荐了自己同门的师兄妹们,他表示,师门有一个流传的法阵,但是因为阵脚和阵眼间必须要命数相克的同根血脉,才能施术,所以很少用。这个阵法倒是很适合宋悟悠这种大家族。 从此,宋悟悠就疯魔了。 他先用小鬼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宋璇和麦欣,再让这些恶毒的降头术大师手机她们两个的阴灵,然后劝说宋己成贡献出那个命数恰好被宋言穆压制的私生子宋烟。 等一切尘埃落定,他就可以坐等宋家主家人的死亡了,他要让宋家那些自以为是的主家人都魂飞魄散,不能往生! 可是,哪知道宋老爷子会在武当山遇到推演气运的道士,给宋言穆测命的时候察觉到他会影响宋家的气运,命数变得跟宋家相克。这个提示让宋老爷子从此对命数上了心,虽然一开始不信,但历经两年的各类衰败运势之后,立即铁石心肠地把宋言穆给驱逐了。 阵眼远远离开b市,效力就大打折扣。那些微弱的厄运,无法达到宋悟悠想要的效果。 所以宋悟悠这些年,才一直让各类女人给他怀孕,然后打胎后用胎儿的血肉不断加强辅阵。 他以为,这样可以增强主阵的杀伤力。 哪知道,他只是在给意识未曾泯灭的宋烟增添力量而已。 并且,那些胎儿虽然没有意识,却仍旧能感受到……父亲对他们的……恶意…… 主阵的阵法是被封存在主家地下车库底下的,以免其中的阴灵泄露,可宋悟悠没个月都要带着新鲜堕胎婴儿的血肉去巩固辅阵,他总觉得这阵法效力不够,否则为什么宋言穆一走,宋家就平平安安的,宋言穆在外地也平平安安的呢? 有辅阵的地方都会在自家宅子最合适的地方安荷花灯,荷花灯的灯芯里画着镇压符。那符是克辅阵的,如果四个辅阵的荷花灯都完好,那么主阵里的魂魄就只能从辅阵里吸取恨意等能量,不能透过辅阵逃逸。 宋悟悠智者千虑,总有一失,宋追珏和他们立场不同,对于这个莫名其妙送上门的荷花灯,会有多在意?一开始的时候还扔在自家库房里,勉强克制着他自己都不知道、被挖通的地下室连接着的辅阵。后来他要去海塘市跟着宋义德发展了,家里人清扫一遍库房,这种没用的东西自然是扔掉。 然后,一切开始变化。 原本宋己成在宋蕙聍透露梦境内容之后,就察觉到了他们暗地里做下的事情脱离掌控了。他们两人请回了当初的降头术修改辅阵,结果弄巧成拙,反而让宋烟跟踪到了这些曾经害过他的人的气息。 那小小的黑暗虽然不能杀死这些懂术法的人,却可以潜藏在那里,呼应着强大的伙伴。 当宋蕙聍和宋茜敏被黑暗附身的时候,她们俩带着最浓郁的残念和魔气,到泰国吞吃了这些人的生魂,从而给宋烟带来了更强大的能力。 再找到替换阵脚的人,我就彻底可以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唔唔(>_

上一篇   78木雪的反击

下一篇   80木雪的反击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