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木雪的反击③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80木雪的反击③

宋己成和宋悟悠得到降头师们的死讯的时候,内心已经被吓破了胆,他们俩一起奔赴西藏,找活佛消孽障,他们花大价钱做了法事,却还是要跪着诵读九九八十一天的经文,才能达到效果。 但是,等不及他们想要给自己消除罪孽,陶萄已经把公司搞了个千疮百孔。 如果说宋己成不在意这些钱财,不在意陶萄是否背叛,他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可是陶萄在公司的那些动作,以及打电话告诉他她会把分家的钱财全部带走跟人私奔的事情,终究是刺激到了宋己成的自尊心。 所以,他还是约陶萄到西藏一聚,想的是把陶萄拿下。 结果,离开佛堂的他反而被满身都是黑暗的陶萄拿下了,宋己成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带的保镖会反叛,会跟着陶萄一起设计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听从陶萄的命令,把宋悟悠也被引出佛殿。 真正意义上的罪魁祸首宋悟悠在看到宋己成黑皮蛋一样的眼睛时,就知道一切尘埃落定,自己在劫难逃。 等他醒来的时候,便看到那个被封起来好几年的主阵,曾经他带人悄悄挖掘出来的地下大洞。 “果然……孽障……消不掉啊!念经吃素不行的,哈哈哈……那么宋家肯定就完了,这样的魔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得偿所愿啊……” 陶萄一脚踹在他脸上,门牙都被踹掉了几颗。 “他已经疯了。“宋蕙聍的脚踩上沾着血的牙齿,蹲下来,盯着宋悟悠不眨眼,然后看向宋己成,“开始吧,爸爸。” 黑色的雾气渗透进宋己成的身体,强迫他的灵魂滞留在体内,然后陶萄抽出一把手术刀,开始分解宋己成…… 木雪等人到达宋家主宅大门,吴森若立即从飞机上搭着软梯下来。 “直升飞机会一直停留在这里,宋老爷子指示,如果实在无法处理,先保住性命,之后另行想办法。” 听完吴森若的交代,宋言穆点头。 “言穆哥,宋老爷子没有说你……”吴森若讪讪开口,“他说的是木雪。至于你……” 伸手打断吴森若的话,宋言穆平静地微笑,“我要跟夫人在一起。” 噗!木雪没忍住喷了老道士一背的口水,夫人?老婆就老婆,说什么官方用语啊,言穆是故意在这种紧张的打怪时刻活跃气氛吗? 不由分说木雪直接把这两个又打算跟着自己去冒险的男人丢进了自己空间,反正在空间里可以从木霜的光镜里看到外面的场景。对了,木霜醒了么? 空间里木霜回应了一声,早醒了。 老道士的罗盘依旧乱转,但这次终于成功指向了地下车库。 主阵竟然在这里!之前罗盘乱转,却总是无法定位。老道士也有点懊丧,自己一直待在宋家主家,竟然没有早一步发现主阵的位置! 看老道士黑沉的脸色,木雪大概猜到他在纠结什么。两人的步伐都是极快的,一转眼就走到了车库下层,木雪安慰师傅,“没事的师傅,我也一点都没有发觉。” 老道士瞥了小徒弟一眼,心想你当徒弟的没有发现很正常,我都修道都八十多年了,没发现这种极致的污秽法阵,怎么都说不过去啊! 果然自己是没有安慰人的天赋的,木雪耸肩,她默念一声大!把手里的白玉剑当成灯笼来用。 地下车库里已经深陷下去一个洞,远远不断的黑暗从里面逸散出来,以至于车库的灯光都被遮掩。 之前建了木雪n把白玉剑的老道士也有学有样,唰地飞出五把白玉剑,插在了那个洞周围,形成了一个简单的五行阵,闪耀的光芒瞬间截断了逸散的黑气。 木雪目瞪口呆,这白玉剑在自己手里就是个照明灯,在老道士手里就成了法器……不行啊,看来真的需要好好跟师傅学习,自己之前对师傅果然还是太不尊敬了。 对木雪眼中瞬间冒出来的崇敬目光,老道士自然是乐见其成。 眼看着要进入洞里了,木雪想了想,还是一口气取出了上百把白玉剑小叶子,呼喊了一声大,然后再交给老道士存空间。 “师傅,咱们都小心点。” 老道士点点头,“小雪,你如果剑还多的话,先扔几十把进去。” 扔进去,钉住里面的残念主体。 唰唰唰唰唰,木雪不仅仅扔了上百把白玉剑进去,还顺手天女散花几大把钻石桂花丢了进去,还把火云狼一起给砸进去了。 老道士眼睁睁地看着木雪这样的霸气的土豪行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口里呼喊着“大大大大!”木雪率先跳进了洞里。 陶萄正在分割着宋己成的,哪怕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宋悟悠,可是宋悟悠明显早就半疯狂了。能够把自己的女婴用来煲汤喝的男人,早就不是人。现在宋烟想要一个人来替换自己,最好的还是自己的直系血亲,宋己成。 宋己成的下颚骨已经被撕掉,舌头露在空气里说不出话语,眼珠子被抠出来了一只,另一只却还能看到东西,他亲眼看着妻子剖开自己的肚子,捧出内脏,可是自己竟然还有意识。 好痛苦……你们为什么不杀了我…… 主阵是由胎儿血肉做的,一只散发着蓝绿的光芒。突然洞口出现白色的光芒,没隔几秒,白玉剑像是下雨一样混合着亮晶晶的小花朵飞射而下,其中一根剑钉入了自己的额头。 桂花的香味驱散着空气中的腐臭,宋己成感觉从额头开始一阵温暖侵袭全身,暖洋洋的光芒里,他渐渐闭上了眼睛。 这是……要死了吧……死了也好……他这一生何其失败,没有赢得地位,亲手杀了儿子,女儿成了魔物,妻子□控得杀害自己……还差点地被拉入法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尝地狱之苦……能解脱,是一件好事…… 陶萄在白玉剑激射而下时,扑到了宋烟的那滩的血肉上,护住了宋烟。宋蕙聍退到了角落里,也躲开了剑身,只是她没有注意到,那细小的钻石桂花,有一朵嵌在了她的发丝里。 “咳咳咳……”背部被插得像个刺猬一般的陶萄咳嗽起来,她的神情渐渐变得迷茫,然后过渡成惊恐,最后归结成绝望。 “蕙,蕙聍……”陶萄扭头看着女儿,焦急地呼唤。 宋蕙聍眨眼,“妈妈,我是小烟,我是蕙聍。你看,爸爸在那里陪你。” 僵硬地看向宋蕙聍指向的方向,其实就在陶萄旁边,陶萄口中溢出血丝,脸色终于灰败下去。 “小烟……是我们错了……放过蕙聍……蕙聍……” 灵魂早就被吞噬,此刻只不过是在白玉剑的效用下,让陶萄身体里仅剩的一点点意识出现了而已,她看了一眼烂泥一般的宋己成,再看看自己身下的腐肉,终于闭上了眼睛。 陶萄早就知道宋悟悠在干什么,宋烟的命数还是自己亲自去找了宋烟生母要了出生时辰地点回来算的……并且,也是她去找的宋悟悠,推荐用宋烟来当阵眼的。 宋己成一开始并不同意,他希望宋烟能够超越宋言穆。可是,宋言穆毕竟从出生开始就被当做继承人培养,哪里是宋烟这种在外放养了好几年才带回分家的人容易超越的。即便是要超越,恐怕也要几十年的积累,而宋己成拔苗助长的心态,注定只能失败。 所以,在陶萄的撺掇下,宋己成终于同意了。 他们夫妻俩一起演戏,一个假装派出全部人马去寻找,一个假装背地里使坏不让那些人寻找。 其实,他们俩早就把宋烟关到了地下室的通道里,并且通过那里送到了宋悟悠家地下。 所以,陶萄是知道一切的。 宋蕙聍站在旁边看着母亲咽气,眼角滴落泪水。 “对不起,妈妈。可是……哥哥说,必须要惩罚你们。妈妈我爱你,但是你不爱哥哥……所以,对不起……” 木雪落地的时候,就听到宋蕙聍说这句对不起。 她瞄了一眼地下,宋己成已经被分解得七零八落,除了脑袋还完整以外,其他的就是一滩烂肉。宋悟悠手掌和脚踝都被切掉,一直在狂笑,看样子已经是疯了。而陶萄浑身插满白玉剑,早没有了气息。 这个……木雪有点心虚,不是自己把陶萄害死了吧? “你注意看,白玉剑插=入的地方集中在阵图上,越是黑暗的地方越集中。”这下轮到老道士安慰木雪了,这白玉剑有一定的灵性,憎恶黑暗和污秽,并且它们插=入的地方的污秽正在被渐渐消除。 似乎是想到什么,老道士一挥手,手中飞出的白玉剑把出口处堵了个严严实实。 宋蕙聍站在角落里,满眼通红地瞪着木雪。 “木雪,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木雪哼哼,“阴魂不散的是你,宋烟。你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我说,这里刚好有个老道士,干脆你给你做场法事超度成不成?” 这句话刚刚问完,变故突生,陶萄尸体下的腐肉突然长出了长长的触角,拉过还在狂笑不止的宋悟悠,强迫性地把一滩腐肉塞进了宋悟悠嘴里。 老道士暗叫不好,一把符纸漫天散花地撒向宋悟悠。那触角被符纸击溃,可是腐肉已经塞了一坨进宋悟悠嘴里。 还好木雪反应也快,左右手分开,两股大力的水流袭涌而出,一边往腐肉那里浇灌而去,一边冲了宋悟悠满嘴。这样宋悟悠在咽下腐肉之后,还被强迫地灌了好几口湖水。 湖水对宋悟悠无用,但是对那腐肉却有消除的作用。 陶萄身下的活腐肉被泉水淋到,开始滋滋地冒烟,宋蕙聍大惊失色,“哥哥!” 火云狼刚刚和白玉剑一起落下,异兽特有的敏锐性让它悄悄潜藏在了角落里。此刻宋蕙聍失了防备,它一跃而出,扑向宋蕙聍的咽喉。 千钧一发之际,活腐肉再一次伸出触角,卷住宋蕙聍躲开了火云狼的袭击,而老道士趁着这一刻,一脚踢开了匍匐在活腐肉上的陶萄,呼唤木雪再次洒下泉水,同时单手结印召唤出了赤银豹和空间里的两只火云狼。 师徒合作,木雪毫不犹豫地把水往活腐肉上招呼,这货必定是宋烟无疑了!先解决了这个所谓的阵脚,阵法肯定就会被破! 火云狼一家三口对上了宋蕙聍,宋蕙聍尖叫着浑身冒出黑色的骨刺,如同上次伤到了木雪的宋言穆。火云狼们无法接近,只能围城一圈不停地对宋蕙聍喷火,烧掉了宋蕙聍身上的衣服和所有毛发,阻止她上前。 老道士从空间里掏出一支大毛笔和一缸子朱砂,吩咐木雪,“我来破阵!” 源源不断产生的黑暗,已经到达了可以抵御白玉剑光芒的程度。本来宋烟是想用宋己成的灵魂替自己出阵的,结果被木雪乱扔一气的白玉剑给解脱了,宋悟悠体内的腐肉被木雪的泉水给笑容,就算可以成为他以后的躯壳,此刻也排不上用场。只有分担了他一部分痛苦同时获得了一部分能力的宋蕙聍勉强一战……所以宋烟觉得,不做不休,干脆拼死吞了这两个人的灵魂。 他们的灵魂都是如此强韧,要是吞了,自己肯定可以再上一层楼。宋烟的意识在狞笑,反正他早就不算活着了,彻底死亡也不过是解脱,可是他的恨意难平,但凡一刻他没有消失,他就要杀光宋家所有人! 木雪,也会是宋家的人,所以,他要杀! 被杀意笼罩的木雪反而没有什么恐惧,反正此刻她是土豪,白玉叶子多得可以乱扔,于是她继续嚣张霸道地投掷着白玉剑,沿着地下辅阵的墙体边缘乃至头顶上都密密麻麻地插满,还一口气喊:“大大大大大大大大……” 这下好了,整个空间边缘都被白玉剑给挤满,光芒四射,老道士原本还想殚精竭虑地画个符,现在感觉自己完全多余。 思想一旦松懈,老道士就着了阴招。宋悟悠的灵魂被身下的阴影一口吞掉,然后腐肉里的纯粹黑暗侵入身躯,一瞬间黑色骨刺杀如老道士身体里。 变故突生,木雪只来得及一把抄起宋悟悠扔进自己的空间让黑莲花吞吃,哪知道连带着那往宋悟悠嘴里爬的腐肉都一起丢了进去。而老道士在木雪抓走宋悟悠之后,迅速一个结印进了葫芦里。 于是此刻,这里就只剩下了木雪和宋蕙聍。 “木霜,你出来对方宋蕙聍,我去看看那坨宋烟的腐肉。” 知道老道士空间里肯定还有那个什么什么复原身体的露,性命定时无虞的,但那坨宋烟的腐肉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木霜迅速和木雪交换。 吴森若和宋言穆被丢进空间之后都非常沮丧,男人的自尊掉落一地。他们俩你看我我看你,双双无语。 木霜给开的镜面很大,他们俩就跟看电影一样看着外面发生的事情。宋言穆对那团腐肉非常在意,为什么肉都腐烂了,却还能跳动? 没过多久,宋悟悠和腐肉就被扔了进来,三朵黑莲花同时张开大口,伸长脖子在半空中就接住了宋悟悠和那团腐肉,迅速地包裹得密不透风。 随即,木雪也进来了。 “小雪,腐肉是宋烟?!”宋言穆接住木雪,一把抱在怀里。 话刚说完,一个狰狞的人形就硬生生地掰开了黑莲花的花瓣,从里面站了起来,沙哑地喊道,“宋……言穆……” 木雪从宋言穆怀里跳了下来,单手执剑,冷森地对着那个被腐肉爬满身躯的宋悟悠,“宋烟,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别想乱来。” “哈哈哈哈……”宋烟狂妄地笑着,“我知道我逃不了……我只是有话想说。” 宋言穆站了出来,“讲。” “宋言穆,我是真的很恨你。我要的一直不多……小时候我希望妈妈能够带我走,她扔下了我……父亲带我回家,我很开心,我想要个完整的家庭,可是妈妈不接受我……再后来,我无论如何努力都超越不了你,于是我被家庭舍弃……我一直等着妹妹来救我,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宋蕙聍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她一向不聪慧,对你的事情已经是超常上心了。” “其实,我也厌恶过她,为什么她能不停歇地惹祸,为什么她能得到妈妈那么深厚的爱,为什么她可以肆无忌惮地违背父亲……可是,她是唯一一个把我放在心里的人……”说道这里,宋烟再次发出惨笑,“所以,她是我唯一的,收获。” “你想让我们放过宋蕙聍,是吗?”宋言穆淡然地开口。 黑莲花一直在努力合拢花瓣,宋烟竭力地支撑着,“对,我没有吞吃她的灵魂……让她,平安过一辈子……” 宋言穆没有回答,宋蕙聍如果有自我意识,那么她就是自愿地参与了这一切,她杀了父亲,害死了母亲,还杀害了许多无辜的宋家人。这样的人,他放过,宋家可不会放过。 见宋言穆不做声,宋烟高声喊道,“如果你答应,并且发誓,我可以把你以前的气运都还给你!否则,我被吞噬了,你亏损的气运也回不来,你依然会和宋家犯克,虽然不至于害死人,但此生的成就依然会被限制!” 摇摇头,宋言穆拉紧木雪的手,“无所谓。我已经不想掌管宋家了,所以,你说的这些我都不在意。” 被宋言穆温柔坚定的目光笼罩,木雪心中温暖无比,她点点头,“好。” 什么气运不气运的,宋言穆都不怕了,木雪肯定更加不怕。不过,自己的黑莲花只吃黑暗污秽,又不吃气运,搞不好等下气运就被黑莲花一口吐出来丢回宋言穆的湖泊里了呢。 一直在空间里当背景板的花豹和黑狐这时才上来询问,金怜怜、司机、宋茜敏着三个人该怎么办?他们俩倒是一直尽心尽责地守着呢。 木雪表示别急,等一切尘埃落定再说。 并且这个时候,木雪两眼唰地就顶到了宋老爷子具现化出来的宫殿前的白玉石狮子上,这一看就是镇宅的好玩意儿! 心念一动,木霜会意,不过木霜搬不动那么重的玩意儿,于是木雪又消失了。 宋蕙聍浑身的骨刺坚硬一场,当她看到宋烟的腐肉消失,哀嚎之后立即不要命地往木雪这里冲。赤银豹锋利的爪子也没有阻止得了她自杀一般的冲动,木霜藤腾挪躲闪着骨刺的袭击,顺势拿着白玉剑砍。那些骨刺虽然坚硬,却在白玉剑下软成了豆腐。 但即便如此,不要命的宋蕙聍依然能够快速地生长出更多的骨刺。 木雪没有进去多久,就跟木霜交换了回来,然后随着木雪原地一个转圈,两座超大的狮子雕像压到了阵里,同时两道红色的狮子幻影从雕像里跑了出来,狮吼声如雷贯耳。 宋蕙聍被震得头晕脑胀,浑身骨刺一软,三只火云狼立即冲上去撕咬住她。木雪绕道宋蕙聍身后,手里的环佩天衣批帛缠上了她的脖子。 本来打算把她扔进空间先喂一遍黑莲花的,哪知道宋蕙聍竟然活生生地自己拗断了自己的头,脑袋扭到了背后,黑长的舌头哧溜一下子缠住了木雪的脖子。 精力在快速消失,木雪意识到了宋蕙聍已经把自己舍生给了黑暗,此刻根本不算人,只能说是鬼物了,她毫不迟疑地用意念命令宋蕙聍发间的钻石桂花。 爆炸! 躲入紫葫芦的瞬间,木雪看到了整个主阵的爆炸,之前洒下来的桂花们一个接一个地炸裂,整个车库都轰塌…… 葫芦空间里,木雪的身体飘荡着,她的灵魂早到了自己的空间里。 车库爆炸的话,她的紫葫芦还有老道士的紫金葫芦都被埋了下去。这下好了,要是宋家挖地库的时候没有仔细挖着他们这两个葫芦,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出的去呢。 幸亏宋言穆吴森若还有花豹黑狐都在空间里,顺便还有金怜怜宋茜敏和个司机,木雪一点都不寂寞。 把光溜溜的金怜怜宋茜敏还有司机关到了房间里,木雪几个蹲在宫殿外聊天,聊来聊去就聊到前世和今生上来。 木雪这才知道,不仅仅她有前世,这些人都有。上一世大家都是苦逼的受害者。 冥冥之中绕来绕去,这一世的木雪确实影响了所有人,尤其是宋家。 “所以过年的时候,宋言简故意带出来宋蕙聍宋茜敏两姐妹,就是想给你提一个提醒,如果他想回来,就要从这两个人家族身上下手去查。”木雪撑着下巴,今天的大战着实地累着她了,此刻她以极度舒适的姿态躺在宋言穆大腿上,腿放在花豹身上,木霜、黑狐和吴森若坐在对面。“所以宋言简也不是那么讨厌咯?” 吴森若和木霜同时切了一声。 “他怎么就不直说,非要绕来绕去的!典型的没有打好主意,要是言穆查不出来,是不是就活该被这些脏东西害?”吴森若对宋言简依旧是嗤之以鼻。 木霜想说的话让吴森若给抢了,只要站在中立派,“宋言简这个人,内里是纯色的石油,易燃,外在却流着甘甜的泉水,可以滋养钱财。他仍旧是宋家培养出来的,以家族为重的子孙。他会告知宋言穆,更多的是因为想要跟宋言穆有一场比拼。要不然,他怎么不早说!“ 黑狐在一旁咳嗽了一声,弱弱地帮宋言简说话,“宋蕙聍宋茜敏着两个娇惯的,不是多聪明的女孩子,以当时的场合,铁定是要给言穆少爷难堪的,然后言穆少爷顺理成章会去关注她们所在的分家……” 宋言穆无语,那天他只关注了宋言简,直接让让木雪玩那两姐妹去了……自己哪能想到这个啊。 木雪也无语了,她那次运用了异能,让这两个讨人嫌的姐妹做了噩梦,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 宋茜敏的恐惧很简单,无非是自己失去一切流落街头被人轮=奸而死。宋蕙聍就不一样了,她梦到了自己一直挂念的哥哥。 所以……果然是一步套一步,然后步伐完全打乱了么。 说到这里,房间里传来了呼唤声,好像是金怜怜醒了。 想来因为金怜怜要演戏,所以宋烟只是注入了可以操控人的残念,并没有吃完她的灵魂,否则宋烟无法做到指挥一个躯体去表演。不过那剩下的灵魂也是半残不缺的,即便金怜怜醒了也只是个痴呆。 可是……金怜怜着喊的话,怎么那么奇怪?! “师傅?是你吗?我是青灵子啊,师傅!元丰道长!元丰老酒鬼!!” 众人面面相觑……这下看来金怜怜的灵魂恐怕是没了,但是……青灵子?! 宋家主宅车库的坍塌引发了直升飞机上保镖们的注意,消息迅速传给了宋老爷子。宋老爷子气得大发雷霆,宋言穆和宋言简着两个家族继承人难道都给埋进去了? 挖出来!迅速立刻马上! 于是一干人马又轰隆隆地回来,可是调用大型挖掘器械不是一时半刻能办到的。于是保镖们开始轰轰地拿着中华工兵铲大挖特挖,一群人挥汗如雨。 最终等挖掘器械到的时候,大家只找到了无数把白玉剑和两尊白玉狮子,地底下空无一人。 宋老爷子气得满色铁青,直升飞机上的驾驶员和保镖一直保证他们看见木雪宋言穆吴森若还有元丰道长都进去了的。而元丰道长给宋言穆葫芦的事情,两人都对宋老爷子保密。以至于他们现在都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身边的人一直劝老爷子先离开这里,不知道那些污秽的邪物到底有没有被消除干净,万一再度来袭怎么办?几个分家的惨样他们已经通过及时视频看到了,简直是不堪直视。 “再翻一遍,任何细小的东西都要翻出来!”宋老爷子挥手让人继续找,内心已经开始在思考如果真的这两个最优秀的子孙都殒命的话,接下来应该培养谁?宋子衿毕竟是个女孩子……宋义诚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唉,太小了,后继无力啊…… 在保镖们仔仔细细的翻找下,宋己成和陶萄的骨头渣找了出来,现场判定不了到底是谁,只知道是一男一女。宋老爷子心中一惊又一缓,惊的是这难道是元丰道长和木雪?缓的是起码没有宋言穆和宋言简。 然后,元丰道长的紫金葫芦和木雪的紫葫芦被找了出来,送到宋老爷子手里。 这下,宋老爷子更加以为死的是元丰道长和木雪了,他叹口气,“可惜了……” 木霜对空间外的感知力很强,葫芦刚刚被挖出来,她就有了感觉。不过她同时感觉带外面很多人。宋言穆的意思是等下再出去,木雪却摇头。 大变活人这种戏码,还是不要拿去刺激老人家了,再说外面保镖太多,就算是对宋家最忠心的,那也不好啊。 结果,木雪他们没有出来,老道士却给宋老爷子来了个大变活人,突然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饶是宋家保镖身经百战,也忍不住有一秒的呆滞。 宋老爷子果不其然还是被吓到了,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手却摸向了兜里的速效救心丸,一口气吞了几颗之后才佯装住镇定。 “老友,如何?” 在空间疗伤的老道士没有看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但掐指算算也知道个大概,何况这摆了一地的估计又上千把的白玉剑,还有那莫名出现的石狮子,元丰道长也知道木雪必然是经历了一番大战。 拿回宋老爷子手里的两个葫芦,元丰老道士笑道,“危机解除了,都是木雪的功劳。她现在另有奇缘,带着宋言穆宋言简吴森若等暂时去了其他地方,明日即归。” 说完,元丰老道士还冲宋老爷子眨巴眼睛。 宋老爷子明白了,孙子们都没事。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他也即刻让身边人通知了几个孩子。 这事情,总算是落幕了,宋家分家的人除了宋追珏一族几乎全灭,无数的家族资产需要回收整理,那些空缺的位置需要人顶替,无数的善后工作需要处理。 但对木雪和老道士来说,这些俗物肯定不该他们管的。 当晚,木雪带着宋言穆、吴森若、宋言简还有花豹黑狐回了宋家。宋言简明明是被放在元丰老道士空间里,可是元丰道长笑眯眯地给他下了个禁咒,让他不仅说不出空间的秘密来,还只能说自己是被木雪救了的。不过宋言简没那么无聊,他又不是什么大嘴巴的男人。 同样的事情老道士还跟黑狐花豹都做了,虽然木雪说对花豹不用,宋言穆却坚持。顺便木雪还学会了这个禁制的方法,老道士表示这样木雪就不怕日后空间的秘密被泄露。 已经成了痴呆的宋茜敏,宋老爷子倒也没有赶尽杀绝,吩咐下人送到疗养院好好对待。 而莫名其妙被青灵子给夺舍了的金怜怜,不对,应该直接称呼青灵子,几乎是瞬间就接受了自己男变女的身份,乖乖跟在元丰道士身边,假装自己是新徒弟。 三天后,宋家仅存的分家人,和所有的主家人被宋老爷子召集在一起。宋老爷子宣布自己彻底放权给宋义瑾,同时认定宋言穆为下一任家族的掌权人。 这个时候,宋言穆在众人面前给宋老爷子磕了头,表示自己不如宋言简。宋言简才是最早察觉到这场危机的人,虽然最终是元丰老道士和木雪的介入才化解,但不能因此把功劳算到他头上来。 并且,他在家族面前提出申请,想换一个国籍,然后木雪立即结婚。 宋言简和林玫都傻掉了,宋言简也呆掉了。 “我和小雪,都是宋家人。”宋言穆恳求着宋老爷子,“我在外面自由惯了,不喜欢被家族责任束缚。但是我们一定会好好维护家族,一起帮助宋言简的。” 宋言简想说话,被宋义兴按住了肩膀,并且轻轻摇头。 宋义兴看得出来,大哥的儿子是真的不想继承宋家了,就像当初自己不想和大哥争一样。并不是自己能力不如大哥,而是一旦成为家主,很多事情就身不由己。 而宋义兴也是很愿意,自己的儿子成为下一任家主的。 闭上嘴,宋言简知道这不仅是父亲的愿望,也是自己的愿望。可是这么宋言穆让出来的位置,坐上去总有种不甘心的感觉啊! 最后在大家的讨论下,宋言穆成功扔掉继承人的头衔。宋义瑾不希望儿子换国籍,于是宋言穆拿出了第二套方案。 “小雪的身份证被我改大了四岁,她现在的法定年龄要二十了。我可以把自己的身份证也改大两岁,这样我们可以在明年就结婚。”宋言穆说得自信满满。 这下宋义瑾算是知道儿子已经下了决定,任何方式都阻挡不了。算了,只要他不换国籍,其他的都随便吧。 而木雪,还来不及发表下自己的意见,就被这么给一锤定音。林玫甚至当场就欢天喜地地脱下玉镯子给她戴在了手上。 这帮宋家人……都不问问我愿意不……木雪泪目。 而宋言穆还不放心,表示要把木雪的妈妈从海塘市请回来,在b市搞个订婚宴,要让圈内的人都知道,他和木雪已经订婚。 宋老爷子点头答应,他认为这是应该给孙媳妇的承认,顺便,好久没有回家的小五宋义德也可以回来看看他这把老骨头,唉,小五就算是要把那个男人带回来也认了。 没有什么,比一家人都安然相聚更重要,宋老爷子活得要入土了,才明白这个道理。 好长时间没有得到木雪消息,何晓丽接到林玫亲自打过来的电话还有些纳闷,等林玫表示请她来参加订婚宴的时候,何晓丽彻底傻掉了。 “那个……”何妈妈很想说小雪还小,可是想来想去,小雪都巴巴地跟着宋言穆跑回宋家去了,宋家既然是要承认小雪,自己又何必多说呢。 想当初,木家可没有这种良心。 于是何妈妈点头回答,“好的,我把公司的事情交接下,后天飞机来。” 两位妈妈交流了下订婚宴的情况,何妈妈知道来的人都是达官巨富,心里也有些胆怯,回头就开始去翻衣柜找最好的名牌服装,翻来翻去总觉得不够。为了不给女儿丢脸,何妈妈果断叫上助理带她出去大采购。 她必须打扮的漂漂亮亮地去给女儿长脸,可不能让人家小瞧了她们孤儿寡母的。 宋追珏在一旁看得发笑,眼睛也有些发酸。他已经从宋家得知了当年妻子车祸的真相,还有那场恶毒的阴谋。他对前妻的爱从未淡忘,但是此刻他也是真的喜欢何晓丽的。何晓丽温柔大方善良,有自己的骨气和底线,对他和他的儿女都非常贴心,他已经决定和何晓丽共度余生了。 那么这次,宋追珏肯定是要和何晓丽一起回去的啊,何晓丽不用这么大张旗鼓地购置行头为自己壮胆,他宋追珏站在旁边难道底气还不足么? 宋追珏摇头,跟上了完全把自己忘在脑后的何晓丽。 作者有话要说: 思来想去,还是把大结局发了吧 然后继续去疯狂存稿!! 爱你们唷【爪印和评论,请狠狠地踩下来吧=3=】

上一篇   79木雪的反击②

下一篇   81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