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绿茶婊

木雪自己打了饭菜,端着到了刘爽他们那边。林予菲在不远处站着,犹豫到底要不要跟过去。 吴森若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跟木雪嘀咕了一阵,木雪摇摇头。 林予菲看着这一切,心中不舒服起来,是不是吴森若叫木雪请自己过去,木雪不答应?这样一想,林予菲笃定了要加入他们的念头,于是她走了过去。 “小雪。” 端着饭盒,林予菲也不多说什么,就这么温柔乖巧地站着。 木雪心中感叹,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刚刚吴森若就是说要不要把林予菲叫过来折腾下,因为他们看得出来,林予菲并不是真心对木雪友好。木雪本来拒绝了,心想依林予菲的性子,光见招拆招都够折腾了,何必多此一举。结果,林予菲倒是巴巴的过来了。 “予菲,没位置啊,过来一起坐吧。”木雪露齿一笑,阴森之气四溢。 林予菲宠辱不惊地坐下,“大家好,我是木雪的好朋友,林予菲。” 林予菲对面刚好是个染了红头发的女生,女生用勺子敲敲碗,开口,“美女噢,你们都不欢迎下。” “欢迎欢迎欢迎。”男生们一律的敲着碗欢迎。 说起来林予菲,如果以十年后的词汇来形容,那就是重度装逼症患者。她最巴不得自己跟个精灵一样,生活在精致和美丽中,一切都是高贵美好的,可惜,她的家庭让她永远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面对男生们的敲碗欢迎,她面上不动神色,还微微羞红了脸,心里却鄙夷得很,嫌弃他们没有礼节,又不是乞丐,敲什么碗。 “罗兰紫,我觉得你比她漂亮多了嘛。”刘爽被吴森若踩了一脚,连忙开口磕碜林予菲。 罗兰紫,就是那个红头发的姑娘,姑姑在报社的那个。她皮肤白皙细嫩,五官偏深邃,浓眉大眼鼻梁高挺,仿佛混血儿一般,再加之从小学习舞蹈,身材高挑,眉眼之间有一股独特的风韵,看起来比林予菲多了几分惊艳几分洋气,确实是要漂亮很多。 罗兰紫的脚也被吴森若踢了下,于是会意了。她左眉一挑道,“所以你打算追我?” 刘爽嘿嘿地笑,“成啊,以后我看鬼片的时候就有人陪了!” 罗兰紫嗤地一笑,“可惜我不答应你呢,也不看看你这雄壮的这样儿,能不能配上本小姐。要不你追林予菲吧,她虽然没有我漂亮,但还是不差的,配你正合适。” 刘爽一边吃饭一边哼哼,“不,我只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她那种一碰就碎的柔弱样,不符合我的审美。” “那其他同学呢,谁喜欢2班班花的,赶紧下手啊,过了这村没这店哦。”罗兰紫一左一右搂过两个男生的脖子,笑颜如花。 那两个男生动作一致地扒拉开罗兰紫的手,脖子被罗兰紫掐的好痛。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成绩好的,一看就让我有自卑感啊。说不定情书的文笔还得被批注满语病带回来呢。” “我喜欢泼辣的女孩儿,穿超短裙上学的那种。穿校服裤子的我没有兴趣啦。” 两个人赶紧站立场,剩下的几个人都各自找理由表明自己看不上林予菲。 大家就这样夹枪带棒地挤兑起林予菲来,其实仔细说来,这样的挤兑也没有太过分,可是对于自尊心高过天的林予菲来说,影响就很大了。 林予菲的手捏紧勺子,对罗兰紫柔声开口,“姐姐,谢谢你,老师说上学的时候不能谈恋爱的,要以学习为主。” 罗兰紫被那一声温柔的姐姐叫得呛住,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饮料才缓过来,“呵呵,果然是好学生,乖乖女。” 木雪已经解决完自己的饭菜,她冲罗兰紫笑道,“予菲很刻苦认真的,一直都是班级前十名。予菲的梦想可是考清华北大噢!”说道这里,木雪话锋一转,学起上辈子林予菲的【善解人意】来,“兰紫,有没有什么勤工俭学的活动呀,给予菲推荐下嘛,予菲家庭状况不太好。作为好朋友我一直在接济她,但是这次住院后,家里扣了我的零花钱。为了不影响予菲的生活质量,兰紫,你一定要帮帮忙噢!” 罗兰紫左眉又是一挑,对木雪路出心照不宣的笑容,“这样啊,我回去问问姑姑,她在报社,知道好多门路呢。” 林予菲的脸色有点发白,温婉的眼神里泄露出几丝不可置信。木雪这是……故意用这种远离的方式吸引自己的主意吗?难不成因为自己以前用多了这样的招术,木雪跟着学会了?这可有点不太好办,万一木雪真的不跟她一起吃饭了,那就得用自己的餐费了。 用勺子舀起一块花菜,林予菲故作轻松地开口,“上学的时候还是以学习为主啦,谢谢大家的关心和帮助,我很感动呢。”把勺子里的花菜放进木雪饭盒,林予菲关切地说道,“小雪,你慢慢吃,要长点肉才行哦!太瘦了容易得病,对身体很不好呢,会长不高的。还有晚上要少熬夜,不然脸会一直又青又黄的,就不好看啦。” 木雪把花菜挑出饭盒,“我不喜欢吃花菜。” 林予菲脸色丝毫不变,仍旧是那么温柔可人,仿佛是木雪在无理取闹一般。安静地吃了一小会儿,她收拾起自己的饭盒,站起来,大大方方地向大家告别,“我吃饱了,先回教室去了各位慢慢吃,今天非常高兴能和大家一起,如果以后有空的话一定要给我留位置哦小雪,你不是一直说好多题不懂吗,等下早点回来哦。拜拜” 切,补课,到我死那天都没有见你来补过,木雪嘲讽地嘟哝。不过林予菲确实厉害,轻描淡写的几句,既显示了自己的关心,又点出了木雪丑矮瘦,还表明了自己经常给她补课,可不是白白接受她接济的。 林予菲刚走,罗兰紫就伸出手捏住木雪的脸,上上下下地仔细看。 “小雪其实长的也不比林予菲差呀,就是黄了点,黑了点,外加不自信了点。” 木雪的嘴巴被罗兰紫挤得嘟成一团,呜呜地抗议。等罗兰紫蹂躏够放开之后,她没好气道,“我是被折腾成黄脸婆的,看我之后好好保养,不说变成美女吧,起码还是能当个小家碧玉的!” 实际上木雪十七八岁之后,还真的长成了一个皮肤细致眉眼温和的小美女的,连脸上长长的疤都盖不住她的温润气质。可惜这种光彩一直被林予菲压到了泥土里,加之她不打扮,强烈没自信,于是丑小鸭永远是丑小鸭,没有机会成为白天鹅。 罗兰紫倒是哈哈大笑起来,“我妈妈说了,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养。首先是要吃的好睡的好,这是养身体;然后就是礼节懂进退,学艺术学气场,这是养灵魂。只要养好了,都是大美女!” 木雪点头,一付虚心受教的样子,“说的好说的好,可是实践起来就难了。” 大家又嘻嘻哈哈闹了一会儿,才一起去洗碗,回教室。 回了教室的木雪掏出小镜子左看右看,确实觉得自己还是有底子的。眉毛颜色淡,眼睛虽然不大,但是内双还微微上翘,鼻梁不挺但是不塌,小小巧巧的,嘴唇厚薄适宜,总之五官脸型没有什么大的缺陷,如果白皙起来……她看了眼林予菲,如果气场强一点,确实不会比林予菲差。 这么一算来,林予菲算得上班花,那自己岂不是跟班花差不多?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隐隐约约似乎有明白了点什么,木雪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还好自己这辈子没有破相,上一世的愤怒怨恨也让她这辈子不再沉浸在自卑自怨自艾里。 上辈子林予菲为什么会那样对待她呢?是因为习惯性地获取,认为自己是她人生的附庸?还是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但是这都不是眼睁睁看着她去死,还会露出胜利的笑意的原因吧? 似乎被一片巨大的迷雾围绕,木雪有些茫然。不过片刻她就坚定起来,不管如何,她这辈子的目标很简单。要生活的畅快恣意,要报复的酣畅淋漓。 一旁的林予菲余光观察着木雪,见她拿着镜子照来照去,忍不住再次咬紧了下唇。 下午有课是数学课,范建春气色不太好,课上得有气无力,中途把木雪抽起来回答十几次问题,目光只要对上木雪就凶悍无比。可惜的是,重生的木雪在翻阅下课本后,对不超纲范围的问题,还没有回答不出来的。于是范建春刁难失败,含恨下课。 林予菲心里的不安越来越严重,木雪真的是变了一个人,不再懦弱犹豫,整个人开始绽放光芒,连课堂提问都可以对答如流。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自己势必无法再和木雪维持以前那样的不对等关系。 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能让木雪挣脱现在的状况……林予菲默默盘算。 放学后,吴森若坚持要送木雪回家,木雪抗拒不了这份少女心,乖乖地跟了去,结果又被有妹控倾向的刘爽给叫到自己车上。 好吧,反正都是拉风的少女心,木雪心想。 然后,在走出学校不远的一条较为僻静的街道里,木雪首次遇到了……群架。 说是群架,其实是一群人,架他们三个。 为首的不用说都猜得到,就是在木雪家被吴森若痛殴一顿的王铭。 此刻的王铭威风凛凛,他穿着纯黑的运动服,扛着一截钢管,背后乌拉拉起码有二十来个人,个个都是拿着钢管啊棍子一类的工具的,染着黄毛绿毛蓝毛,光头的刺青的扎无数小辫子的,整一个色彩斑斓非主流聚会现场,年纪倒是看起来层次丰富些,十几岁二十几岁的都有。 在王铭发话表示他们要让吴森若三个吃教训的同时,木雪摸了刘爽的手机开始拨打110。要知道,110对校园群体性斗殴事件,那绝对是飞速处理的,不然闹出伤害伤亡来,家长们都不是吃素的,到时候不一定找闹事家庭,但一定会找政府找公安局。 可惜的是,木雪才拨出去11,吴森若和刘爽就毫无顾忌风驰电掣地骑着摩托车往王铭冲去,大有撞死你拉倒的架势。 于是王铭的发言被迫终止,亏得一旁男生反应快,伸手一把拉开他,搞得他满脸狼狈。 不过王铭还不算蠢,还费尽心思在巷口摆了好多纸箱之类障碍物,地上也撒了钉子。看来为了布置这场群架,他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力物力啊。 木雪被急刹车的惯性狠狠摔倒刘爽背上,顿时有种鼻梁裂开的感觉,疼得她眼前全是星星在飞。 “跑啊,你到是跑啊!”王铭指着吴森若和刘爽咆哮,顺便示意身后的人把来的路也给撒满特制钉子。 吴森若从车上下来,扬起下巴,扯出一个嘲讽的笑,“王铭,你的智商就这点?” “等你被揍得连你妈都不认识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智商了。”王铭笑的更嘲讽。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

上一篇   8极品堂妹和表弟

下一篇   10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