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大学

订婚宴完之后,木雪总算是收拾好心态,彻彻底底把自己当成宋言穆的媳妇来看。宋言穆更是堂而皇之开始宣布对木雪的占有权,特别是面对吴森若和宋言简的时候。 吴森若默然无语,直接跟宋义蕊请示,既然宋家危机解决了,他也应该去东南亚那边了。 宋义蕊点头,森若能早点历练出来,她就可以早点把手里的事情都交出去。她毕竟是个女人,操劳了半生,现在萌生倦意,这世界应该让年轻人们去担负了啊。 于是木雪回大学去读预科当天,吴森若的飞机就飞到了曼谷。宋义蕊却在吴森若走之后受到另外一条消息,让她忍不住皱眉。 【宋言锋少爷回来了,易容参与了宋言穆的订婚宴。私下一直在跟踪吴森若,已跟去曼谷。】 这孩子是想干什么?以前满世界找人他不出现,现在回来了招呼都不打一个还易容,这又跟着吴森若是想干嘛?莫不是他好战因子又痒痒了,想要找吴森若的麻烦? 想到这里,宋义蕊有点头疼。宋言锋平时一点都不肯接受自己的示好,可是对她在意的年纪相仿的男性又抱着强烈的攻击性。这种攻击性并不是随时随地发作,以至于除了她这个当母亲的以外别人都不知道。 算了,宋言锋下手知道分寸,吴森若也不是个轻而易举就能被伤到的。让他们两个孩子过过手,不打不相识,说不定交手完反而能建立感情呢。 订婚当晚宋言穆就把木雪给扛进了屋,何晓丽还有林玫都傻掉了,只有宋义瑾摇头感叹果真是自己的孩子,林玫像是想起来什么,毫不犹豫地踩了宋义瑾一脚。何晓丽以为木雪早就跟宋言穆住一起了,只能叹叹气,女大不中留啊。 宋追珏一直对何晓丽非常守礼的,结果当晚看到宋言穆的动作,醍醐灌顶,回去立即把这件事情也搞定了。 宋家人的准则——没吃到嘴里只能是名义上是我是,吃下去了那就绝对是我的。当然,吃不吃都是我的。 这辈子的第一次木雪仍然是紧张得要死,宋言穆本事了得结果没有实际操作经验。这两个人搞了大半晚上也没有实际性突破,因为——木雪突然的毫无预兆地就来例假了。 两人无言地看着床上的血渍,木雪找卫生巾换上,宋言穆重新铺了床单,两人相拥而眠。 清晨起床,惬意地在床上翻个滚,木雪一抬腿压到有着光溜溜裸睡习惯的宋言穆。 “小雪,别闹。”宋言穆早上刚睡醒的时候有些迷糊,平时的精英帝王范儿早丢回了娘肚子里,他一手拉过木雪抱在怀里,“再睡一会儿。” 看吧,不长期睡一张床,还真不知道言穆少爷醒的时候是这幅德性。 木雪的脸贴在宋言穆的胸膛上,嘴唇凑在红晕旁,她狡黠一笑,狠狠一口咬在了宋言穆的乳=首上。 “嗯!” 宋言穆疼得呻=吟一声,继而暴起把木雪压翻在身下,沿着脖子就啃下去,啃得木雪浑身酸麻不止,连声求饶,“不行别弄……今天我要去上学了!” 在木雪的锁骨上磨了磨牙,宋言穆大振夫纲之后才松开口,“一起去上学。” “你和我根本不同路,家里司机会送啦。我晚上就回来,乖。”木雪在宋言穆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即便看了这么多年,她仍然要感叹一句,贵公子你真漂亮!尤其是刚刚睡醒的时候! 晨间竖起来的东西都顶在了木雪大腿上,宋言穆眼神暗沉地在木雪嘴唇抚摸了下,指尖调戏了下木雪的舌头,“早点回家。” 翻身下床洗漱,看都不看直接从衣柜里取出从胸罩到内裤都搭配好的衣服,木雪哼着歌准备下楼吃早餐。宋家的厨师手艺了得,从国内各地小吃到各色外国大餐都得心应手,小雪这段时间圆润了不少。宋子衿宋言简早就坐在了桌子上,等宋言穆牵着木雪的手悠悠然地从楼上走下来时,这三个人真是想戴上墨镜。 至于吗!有必要这么粉红光晕乱闪吗?早婚了不起啊真是的!宋言简咬牙切齿心想自己也得找一个对象来压压场,宋子衿怨念着自己的男神师傅怎么一点松动都没有。 于是早餐就在这粉红光晕乱闪的情况下愉快地结束了。 至于还待在这里的何成庚,除了木雪跟他搭话几句外,其他人都是礼貌生疏的样子。木雪离开之前,想了想还是跟何成庚叮嘱下,玩的差不多就回去了,特别是昨天婚宴上那个南娇,一眼看过去就不是什么好人,最好是不要去接触。 等车开到学校,木雪进入久违的教室后,才发现自己跟班级已经格格不入。 不管是哪里,最开始的一个月都是人和人的融合期,大家会根据性格爱好甚至是身高相貌的区分,自动选择团体。团体一旦形成,外人要融合进去,就不太容易。 开学的时候木雪回来过一趟,那个时候她心里挂着宋家的灵异事件,外加拍片子拍得繁忙,没办法来上课。现在来上课吧,发现连个桌位都没有了。 看来老师一定是以为,她就是关系户打酱油,说不定一路拍戏拍到考试去了,索性桌子都不安排。 班主任有点尴尬,赶紧吩咐班长找人去搬桌子。 班长叫易远帆,是个黑状的男生,普通身高,额头偏高,一双小眼睛里眼珠子贼亮贼亮,记得当时他明里侧面地打听自己的家世来,木雪那个时候就莫名地就不太喜欢这个人。, 易远帆和另外两个同学去给搬来的桌子,放在地上四个脚都不平整。 “宋木雪同学,非常抱歉,我们挑了很久,只挑到这张要稍微好些,其他的桌子更不好。”易远帆相貌敦厚,如果不看那双眼睛的话,你会觉得这个人是个非常非常老实的人。 木雪单手按住桌子试了试,真的很不舒服,随便一动就摇晃。这要是坐着上课得多麻烦啊。 见木雪皱眉,易远帆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温厚地说道,“木雪你别太介意,真的是没有了,我们都找了好久好久的。你就将就用下吧。” 这话说的听起来怎么就那么不得劲?木雪瞥了易远帆一眼,这人不简单啊。 “谢谢你们找了那么久,辛苦了。”木雪微笑着点头,“不过还是麻烦你们把桌子抬回去吧。凳子我先用着。” 班主任纳闷,“只要凳子怎么上课?” “没事,我让人买一套新课桌送过来,款式颜色和大家的差不多,没问题吧?”木雪一根小手指勾起凳子,冲老师微笑。 “这样啊,也行。”班主任没有多说什么,又不是让班级自己出钱买,他没意见。 于是木雪一个电话打给黑狐,让他按照手机照片上的款式马上去买套书桌来。黑狐办事效率高,一节课多点就把书桌送到了教室里来。 黑狐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在平时摆酷,他那黑风衣单手举着安装好的课桌像是举着一叠报纸一样走进来,顿时帅翻了一干女生,也震慑了一干男生。 替木雪放好课桌后,黑狐礼貌地向老师敬礼,然后才离开。 于是下课后,木雪的桌子前面就炸开锅了,女生们围着她转,“小雪小雪,那是谁啊,你哥哥?男朋友?哎呀好帅好帅噢!” “是不是男朋友呀,说嘛说嘛,那种坏坏的温柔好喜欢的说。” 木雪摇头晃脑,“错,他啊,是我邻居家的房客,因为离这里比较近,人又很仗义,我才拜托他帮忙的呢。” “哇哦!!”十来个女生一起发出的惊叫煞有杀伤力,“那介绍下啊,聚个餐?哎呀都是同班同学,有资源有共享呀” 刚刚站在进班级的时候,大家还自顾自的小团体,现在女生们大部分都倒戈过来了。因为一个男人的色相,木雪瞬间融入了团体。 反正是黑狐的色相,不出卖白不出卖。 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响起来,一个方正脸种满青春痘的女孩子哼了一声,“我不觉得他帅啊,你们这群少见多怪的女人,我男朋友才是大帅哥呢,不仅仅是帅哥,还是明星呢!” “得了吧樊蓓,你都说了多少次了,至今都不知道你说的程墨是哪方明星呢!再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啊,光靠嘴皮子上下翻飞有什么用” 樊蓓气红了脸,“你们这群庸俗的女人,我才不给你们看呢,不然你们肯定会不择手段抢我男朋友的!” 切众女生摇头,不再理她,继续跟木雪套取黑狐的资料。 那个班长易远帆一直竖着耳朵听木雪跟其他女生的谈话。其实他是故意挑这张不平整的桌子给木雪的,他平生最看不惯的就是仗着自己家世好,上课学习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木雪一看穿着打扮就不是普通人家,再看脸色红润身体健康,也不是生什么病,那开学到现在她都干嘛去了?搞不好就是抱着课本跑去哪儿旅游或者是谈恋爱了吧,哼。 来读预科,大部分都是高考落榜的,也有部分是想要走点捷径省点时间。但是不努力刻苦,怎么可能考得上好学校。这帮子女生见到个帅哥就魂不守舍,怎么可能考得上大学! 还有木雪,装什么装,那绝对是她男朋友!不然谁会远巴巴地跑去给你买课桌,还立刻马上地送到学校里来。宋木雪不用他帮忙搬出来的东西,要是耀武扬威地买了新的来,膈应谁啊这是! 所以,他真的是最讨厌宋木雪这样的人了。 异能得到充分升级的木雪即便不刻意使用,那些针对她而生的恶意也会第一时间被感知到。木雪似笑非笑地看向易远帆,易远帆回神赶紧敦厚一笑。 “班长,想什么呢?”木雪盯着易远帆,异能笼罩过去,把他情绪的每一个变化都纳入心里。 吃惊,心虚,厌恶,不屑。木雪品尝着这些情绪,感受着他内心的想法。 “在想下一节课老师讲的内容呢,木雪这么久没来上课,对课本熟悉吗?我这里有笔记,要不要借你?”被木雪盯得背脊有点发毛,易远帆连忙拿出了对待同学的友善语气。 “不用,谢谢。班长,我们相处也就只有大半年的时间,希望相处愉快。” 这个班长是聪明人,可惜是那种自以为是的聪明人。纵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恶,但不能想当然地以自己的标准评价别人,然后自以为可以站在什么立场上判断对错。 木雪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我爱不爱读书爱不爱玩,是我的事,你可别想当然地多管闲事啊。否则我不会客气的哟。她知道易远帆看得懂。 易远帆确实看懂了,他收回视线,专心看自己的书。 虽然木雪因为拍戏迟了一个多月才来上课,但是专业书籍她一直有认真在看。这辈子头脑的记忆力强了太多,木雪对跟着课程走是半点压力有没有的。 上了一段时间的课,在班里女生难耐的闹腾下,木雪决定还是请同学们聚个餐。既然要请就请全班吧,不说她满空间的金银财宝,就她在海塘市置办下来后何妈妈认真打理的家产,也够她以小富婆自居了。 请了同学索性请老师,请了老师木雪想来想去干脆把金怜怜和李甜也叫出来。金怜怜和她一起神秘失踪又突然出现,回去之后就告假说失忆,李甜因为这个事情担心了木雪许久,每天都会发短信来问候。订婚宴的时候木雪没有请着两个人,现在多少还是补一顿饭吧。 于是这浩浩荡荡一大群就,就开进了黑狐提前订好的餐厅——目标,自助餐! 这家自助餐厅属于中端价位,对学生来说是昂贵的,对有钱人来说就很普通。木雪本身不是个特别喜欢炫耀的人,她觉得没必要把自己彰显得太富贵。所以这个选择她很满意,果然黑狐办事情很棒!这样她就放心让花豹继续跟着妈妈了。 同学们都是十七八的年纪,一个二个都是家里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根本每个自己成年的认知。见到满厅各色吃食,都欢呼着自己取盘子去了,剩下老师们互视而笑,算了算了,平时学习忙碌,今天大家也跟着学生们放松下。 黑狐身边迅速围了一圈叽叽喳喳的女生,木雪则跟金怜怜还有李甜走到了一起。 李甜并不知道金怜怜壳子里换了人,只是觉得奇怪,什么时候金怜怜转性了木雪还跟她关系好起来,难道是一起共赴患难的缘故? “怜怜,你吃相太粗鲁了!” 木雪忍不住拿筷子戳金怜怜的腮帮子,“你能吃完再塞吗?以前你从来不会塞这么多!” 金怜怜的脸和嘴都比我小,我以前一口就塞这么多!青灵子在心里默默吐槽,不得已只能学着女孩子小口小口吃饭,无语泪双流。 被这互动引得笑出了声,李甜感叹,“金怜怜失忆了真好,公司里的人缘关系都缓和了好多,小c也没有辞职。” “那是啊,我可是当着全公司的面给小c道歉的,保证以后再也不虐待她了。”金怜怜大言不惭,反正他代表的是金怜怜道歉,倒一万遍都是应该的。那个金怜怜真的是被惯坏了! 点点头,木雪赞同,“怜怜你也要多点心眼,毕竟以前得罪的人太多了。” “知道。”金怜怜翻白眼。 李甜再次失笑。一开始金怜怜失忆,她是幸灾乐祸的,毕竟在剧组里的时候,金怜怜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地在折腾她。可是,金怜怜现在这个模样,跟以前压根是两个人。李甜是个心态豁达的人,慢慢的对现任金怜怜的看法就改变了,特别是金怜怜在前不久公司电梯故障的时候救了她。所以,李甜就勉为其难地接受这个痛改前非的失忆金怜怜当个试用期朋友好了。 “对了小雪,听说这个月底,我们拍的连续剧就要做宣传了,之前一直在保密阶段,连拍摄消息都没有公开过。”李甜吃着自己最喜欢的蟹肉,突然想起来了这茬,她估计木雪是没去关注过。 想起来当初为了给空间升级,让木霜可以以纯灵体的形势出空间,帮助宋家。结果宋家灵异事件都搞定了,这片子才出来。不过木霜可以出来的话,总归是件好事,谁知道日后还会不会遇到什么惊险场景呢。要是再过三四十年,老道士驾鹤西游了,自己和木霜就靠不了别人了呀。 木雪点头,“希望片子能红。” “我也希望。”李甜真诚地许愿。 金怜怜吃的满脸花,还跟着点头,“我也希望!” 白了金怜怜一眼,木雪拍拍李甜的肩膀,“肯定会红的,甜甜加油,你以后可是女神级别的影视歌三栖女星噢,大红特红呢。不要担心太多,好好拍戏。” 未来的事情谁说的清楚,但是收到这样的祝福,李甜仍然是开心的。于是她们三个人继续甜甜蜜蜜地说起其他来,小雪隐约透露自己订婚的事情,并让着两个家伙保密。金怜怜早就知道了只是没问,李甜也是个好女孩,根本就没有追问木雪是跟谁订婚,只是真诚地恭喜。 易远帆在一边和男同学们大吃特吃,吃着吃着抬头看了李甜一眼,瞬间丘比特的弓箭射进了心脏。 好漂亮,好有气质!易远帆嘴都合不拢了。 李甜抬头看见隔着几桌的易远帆,嘴里是嚼了一半的食物,对方还那么傻乎乎地盯着自己。说不出心中的感受,李甜淡然地移开目光,继续吃东西。 结果东西还没有吃完,擦干净嘴巴咽下食物的易远帆就红着脸过来了。 “木雪,这位是你的朋友吗?可以向我介绍下吗?” “刚刚木雪介绍过,你没听见?”金怜怜眨巴着眼睛,直截了当发问。 以为金怜怜是在故意为难自己,易远帆心里荡起一股烦躁,他只好回答,“抱歉刚刚我接家里电话去了。” 他是打电话去了,不是接电话。打电话的对象是他高中时候谈的女朋友,现在在b市读大一。女朋友在大学里遇到了心动的人,想跟他分手,他不同意,正闹着呢。 现在易远帆也看到心动的人了,他立即就把刚刚的争执忘到了脑后。 “你好,我叫sweety,是木雪的好朋友。”李甜大大方方地伸出手,不过她出于职业习惯,没有用真名。 “英文名?中文呢?”易远帆握住李甜的手就没放开。 金怜怜看的皱眉,木雪干脆拖过李甜的手,直接放自己大腿上。“翻译过来中文名就是甜甜。” 这也太敷衍了吧?易远帆深吸了一口气,木雪这是看不起自己对吧,一定是看不起自己! “我叫易远帆,容易的易,远方的远,风帆的帆。我的手机号是11122133550,你呢?” “对不起,我没有手机。”李甜公式化的笑容非常敬业切甜美。 你看,我看上的女孩子就是朴素温柔,哪像是木雪这样招摇过市的,请全班同学吃饭还连带老师,示威给谁看呢!不就是想讨好老师当班长吗,哼,司马昭之心!易远帆恨得牙痒痒。 不过为了能跟甜甜多说说话,易远帆决定忽略木雪这颗耗子屎,他会忍住的坐在这里的。 木雪真是服了易远帆了,自己都已经散发出赶人的情绪了,他还这么坚持着。一见钟情固然可以,但是这样不识时务,只会招人厌恶。再说木雪虽然不知道易远帆心里在想什么,可是那情绪是骗不了人的啊。 李甜毕竟是日后的明星人物,逢迎上自然是极有天赋的。她对这个易远帆也不太有好感,所以只是随意地说几句,然后就借口上厕所先离开。 易远帆看着李甜离开,整个心都软成了糖水。 看易远帆那要滴口水的模样,金怜怜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一句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金怜怜的壳子里装的是青灵子,青灵子跟着老道士长大,面相手相自然是精通的,这个易远帆一看就心胸狭窄气量小心术偏的人。 并且这个人,搞不好,反而会给李甜带来麻烦。 于是金怜怜站起来,跟木雪道别,“我去找甜甜,我们先回去了。以后有空再聚。” 听到这句话,易远帆更不爽了。算了,现在他都不知道甜甜的信息,之后看来要先讨好下木雪才行。虽然讨厌木雪,但是该利用的时候还是要利用啊。 哪知道这两人还没有来得及走,被包场的餐厅里又来人了。宋言穆、宋言简、宋子衿竟然也来了。宋子衿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扑过来抱住金怜怜抡了几十圈,把金怜怜晕得头晕眼花,回手就给宋子衿一拳。宋子衿笑嘻嘻的接住拳头,“怜怜这幅身体拳头不给力啊。” 青灵子收回手,“以前的身体也不能跟你这个金刚芭比比啊。” 宋言简和宋言穆一出现,围着黑狐的女生们瞬间言语不能,甚至有女生盘子都掉地上了。 该怎么形容呢,如果黑狐是那种酷酷坏坏的杀手帅哥,那么这两个就是皇子一般沉静俊美华贵的人物!妥妥的可以做到所经之处蓬荜生辉! 宋言简骨子里是骄傲的,他喜欢别人欣赏崇拜喜爱的目光,所以纡尊降贵地走到黑狐旁边,跟大家做了自我介绍,打了招呼才回来。至于自我介绍,他直接说木雪是他二弟的未婚妻。 这下子,班里女生们看宋木雪的目光全部成了星星眼,这是什么样的福气啊!还未婚妻……这么小就订婚了? 白了一眼宋言简的大嘴巴,不过木雪也没有想着遮掩,她也大大方方地牵着宋言穆的手去给老师介绍去了。在老师们的眼中,十□岁谈恋爱都还算是早恋范畴,不过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宽。 宋子衿挽留住金怜怜和李甜,让她们再玩一会儿。李甜一看这是公司老总的千金,她纵然是想走也不敢走,何况这完全是机会。所以两人干脆就走了回来。 结果,宋家兄妹和木雪外加金怜怜李甜单独成了一个桌,黑狐继续苦命地照顾其他同学们。一张桌子就只能坐六个人,易远帆还干不出来搬着凳子去凑热闹的事情。 但是金怜怜和李甜说要走,又转了回来,这让易远帆觉得自己深深地被打脸了。宋言穆对木雪深情款款温柔照顾的模样,李甜对宋言简宋子衿言听计从的模样,都让易远帆觉得刺眼。 早恋!不知廉耻!还有,那个宋言简一看就是纨绔子弟,肯定是想吃甜甜的豆腐!有钱人了不起啊,就可以随便罔顾别人意愿啊!人家甜甜本来是要走的!易远帆边吃饭边咬牙切齿。 角落里,一直没有人多注意到的樊蓓一直盯着宋言简宋言穆,她哼地扭开头,什么高贵,什么俊美,那帮没有见识的女人。等程墨出演电视剧开播了,她们都会后悔的,哼! 这边,易远帆已经彻彻底底地嫉恨上了木雪。而海塘市那边的木家人们,狗咬狗的节奏从未停止。 这话,还得从木梨打电话告诉木家人,何晓丽要去参加木雪的订婚礼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忙着要开会感谢名单明天一起附上哦哦 放心,林渣和木家那绝对是虐得风生水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