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劈头盖脸的巴掌把张草吓坏了,抱住女儿往回拖,眼泪汪汪地喊着“前程,前程。” 木前程鬼火十足,他不敢打母亲,干脆上前两步抓住木蓉啪啪同样的两巴掌,“你说说你都干的是些什么事儿!造谣诽谤侮辱传播□视频,一天到晚不好好读书,你都在想写什么,舅舅我养了你这么多年就是养出个罪犯吗?!” 两相比较,木蓉挨的耳光更重一些。她不可置信地望着一直疼爱她的舅舅,哇地就大哭起来,“舅舅你又打我,上次你打得我脑震荡住院后,你发过誓的,你要是打我就砍手的!呜哇哇妈妈……” 上次打得女儿脑震荡?这回事儿?本来会发飙的木桂心里一凉,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原来以前自己把女儿交给木前程的时候,受到的就是专业待遇?果然是……白眼狼啊! 木桂这下反而冷静了,她咬着牙转头问木大爷,“爸爸,你看这个事儿怎么说吧。“ 木大爷摇着头,“前程啊,木家内部的事情,木家人自己来解决。公安局那边,我们就不麻烦了。” 坐在沙发上灌了一杯水,木前程招呼可怜兮兮的老婆女儿坐到自己旁边,“已经撤销报案了,案底会消的。不过,就算是木家内部的事情,这次也不能和稀泥给算了。” “是啊,可不能这样算了。不然林予菲以后还想怎么害我们家蓉蓉呢!”木桂忍不住回嘴,一旁的木钢铁摇摇头,拉住了木桂。 “小舅子,这事儿,我们今天就当着村长的面说清楚,请他来下决断。木村长搞纠纷调解几十年了,他也是我们村族长那一只出来的,他主持公道,大家都信服。”木钢铁站出来,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向了村长。 木村长比木钢铁年纪大,比木大爷年纪小,穿着打扮一般般,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倒是威风八面的。 这事儿得先让木蓉说,木蓉一开口就是眼泪汪汪地讲着林予菲以前是怎么利用她,怎么哄得王铭让她们两个人都给王铭当女朋友,又是怎么跟张湖那边纠缠不清。总而言之,林予菲害她在先,她只是去网上说客观事实而已,根本没有丝毫诽谤侮辱,林予菲做得出来为什么不能让别人说,她还是受害者呢! 听完了木蓉说的,就该林予菲了。林予菲哭着说自己命途坎坷,以前因为外面的关系被太多人觊觎牵扯,由此谣言缠身,每个人都以为她是水性杨花的女孩子。王铭那件事情根本不是她的错,因为是王铭来强迫她的,她不想也不愿意的,可是为了木蓉,她才答应委身。并且那天她是为了保护木蓉才被张湖割了刀子,为什么木蓉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还这么恶毒呢。 木蓉听得那叫一个怒发冲冠肝胆俱裂,她真是小看了林予菲恶心人的程度。当初是谁叫嚷着自己跟王铭是真爱,是谁说只要能和王铭子啊一起,就算每天挨巴掌也是福气的啊! 抄起手边上的花瓶,木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林予菲头上砸,大家都没有防着木蓉突然来这么一下。林予菲的反应也没有诸蔚快,可就是这样当初没少学防身术的诸蔚还被木蓉给敲破头呢!于是林予菲不负期盼地也被敲了个满头彩。 这下不用搞什么评判了,直接把林予菲送医院吧。 张草在旁边没说话,她默默地走到旁边拾起墙壁角落里开水瓶,在大家惊慌失措的时候突然就往木蓉身上挥,木蓉没发现,木桂却发现了,尖叫着冲过去挡的木桂被浇了一身滚开的开水,被打碎的内胆玻璃片满屋子飞溅,其中好几片飞进了旁边木大娘的眼睛里。 两位女性的尖叫下,场面再一次失控。 这下,木家人又集体窝蜂地去了医院。 医院里,永远弥漫着消毒水和药片的味道。 木前程抱着头坐在那里,他一时间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迷茫。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生活就被这样的争吵充斥?明明他曾经春风得意春风直上,明明他可以有更好更辉煌的未来! 现在,木大娘要换眼角膜,木桂浑身皮肤烫伤,林予菲被敲破头,进医院又要花钱。他想趁机敲点木桂资金的想法是实现不了了,搞不好还要倒着吐出来好多。 为什么这么烦! 张草知道自己的冲动犯了错,乖乖贴着木前程不敢多说话。可是当时她忍不住啊,女儿明明什么就是被强迫的,为什么木蓉还得理不饶人,女儿脸上的疤痕是为了救木蓉才留下来,这些木家人真的是太狠心了! 被敲破头有点轻微脑震荡的林予菲抱好伤口就出来了,她抱了抱妈妈,然后对木前程柔弱地微笑,“爸爸,我不住院,我回家休养就行。” 这是多懂事的女儿啊。木前程原本有点点责怪张草冲动想心思瞬间消失无踪,他牵着林予菲的手,“能有你这样的女儿,是我的福气啊。” “我不怪木蓉,她这个人一根筋又较真。但是爸爸你也看的出来,她不是个记好的人,你对她再好,她反咬的时候都不会有任何留情。”林予菲叹口气,“大姑妈也是这样,总是不替爸爸考虑。明明他们的家产都是你给置办的,结果刚刚我出来的时候,还听她在骂着说让你赔钱呢。爸爸明明就有很多次可以重新振作,她们拖累了你不自知,还总是一幅爸爸欠她们的样子。” 对比起林予菲这样的通情达理,木桂木蓉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的疯婆子。木前程终于下了决定,这次的事情他一分钱不出,木大娘那里他可以承担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可是,他也不会出全部的钱,木桂有饭店,木桃跟着李大鹏跑运输,木梨还开着奢侈品店呢!谁让母亲非要来凑合这档子事情,不然为什么父亲没伤到,报应,谁让她刚刚抽林予菲巴掌,这就是现世报啊。 所以,木前程果断站起来,牵着张草和林予菲的手回家。木家已经不是他的家族了,现在手里的两个人,才是在患难与共的家人。她们两个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到来。张草对他言听计从给了他男人的尊严,林予菲尊敬他崇拜他又懂事,木前程觉得自己只需要这两个人就够了。 木前程开车走人好一会儿之后,木钢铁才发现木前程一家跑路了。木钢铁气得一脚踹翻了医院的钢架椅子,发誓他一定要跟木前程绝交!彻底绝交! 木家发生的事情,一直都有人盯着。 远在b市的木雪当晚就收到了汇报,那时候她正窝在宋言穆怀里吃水果,两人计划在国庆假期的时候去马尔代夫旅游。宋言穆找了一堆图册来给木雪翻着玩儿。 拿起手机看了文字汇报还有彩信,木雪笑的在宋言穆怀里打滚。 “怎么了?我看看?”宋言穆抽过手机,看完之后也笑了,“看样子他们不狗咬狗到死,是不会停歇了。” 木雪点头,木家这一群人再加上林予菲,那才是妥妥儿的极品奇葩啊,比起来何家人都只能算是有劣根性的极品而已。想到这里,木雪想起来今天出门还没有回来的何成庚,“成庚呢?难道真的跑去跟那个南娇见面了?” 宋言穆脸色不太好看,“南娇这个人心理不太正常,他去招惹南娇干什么?” “婚宴上,南娇先盯上何成庚的,这两天貌似一直在约他。我今天有认真地跟成庚谈过,让他赶紧回去,千万别跟南娇见面。可是……算了,反正我说过,自己的选择,自己就要承担后果。”木雪翻个身,搂上宋言穆的脖子,“不说他了,听说森若国庆节要回来一趟?” 眸色一暗,宋言穆擒住木雪的下巴摩挲了下,“只有我们两个,别想带任何人!” “唔唔唔!”木雪的解释被吞进了宋言穆肚子里,轻巧的一个翻身,宋言穆的双手揉起了木雪的腰。 “尤其是森若,你现在可是我妻子了,就算他是你亲哥哥也不能想,否则……” 隔着衣物的腰身被猛地一顶,木雪啊了一声,满脸通红,宋言穆这个混蛋! “否则就让你早点生孩子。” 这个威胁……好恐怖!木雪立刻乖了。 宋言穆正想趁着气氛干脆把事情继续坐下去,木雪的手机不识时务地响起来,还是特定的铃声。 趁机脱离宋言穆的色爪子,木雪跳下床接电话去了。 电话竟然是好久没有什么联系的redy打来的。 redy现在是金怜怜、李甜、木雪三个人的经纪人,她想要退休的愿望再一次落空。金怜怜换了蕊子后得到了宋子衿的力挺,李甜嘛自然是因为木雪的关系,《盛夏繁花》已经开始正式宣传,除了好好读书的木雪,剩下两个人都被redy安排到忙的脚不落地。 “水果台那个最好的娱乐综艺节目,我们终于给卡进去一期宣传了,这周有空来吗?” 水果台娱乐节目……木雪立即反应过来,不就是喜悦大家族嘛!她自己也是很喜欢的! “来啊来啊!”木雪这还是第一次上娱乐节目呢。 “知道你想要的是人气,所以其他商业的不重要的档我都没有安排。到时候公司派人来接你,盛夏繁花的葫芦兄弟还有你们三个都到齐。” 葫芦兄弟是木雪私下对七个男主角的称呼,后来慢慢传了出去,搞得redy也这样叫起来。 “好的。” “还有,公司最近打算跟水果台一起联合做一期节目,主体是把每个大学的校花给找来,进行才艺展示还有大学课程介绍什么的,学校什么的也挺配合,并且主体是走文化路线。目的当然是为了推广已有新人,但是同时也是为了挖掘新人。金怜怜和李甜上的是影视学校,并且故意分开去不同的学校了,她们都在入选行列。你呢,想不想来?b师大预科也算是b师大,校花的名头能够吸引学校里几万人的注意,还有准备报考其大学的少年们的注意,会收获很多人气的。” 木雪隐隐约约想起来,上辈子死的前后确实有这么一档子很火很火的节目,那些校园女神们的人气不亚于明星了,并且更多得到的是学子们的喜爱,感情纯粹且更加持久。想到这里,木雪一口答应下来,“有兴趣,redy姐你替我安排吧!” 高高兴兴小聊一会儿,木雪挂断电话,回头发现宋言穆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 “肿么了?”木雪感觉不妙,连忙蹭过去卖萌。 “虽然我不怕日后出现竞争者,并且我有信心击败任何的竞争者,但是……小雪,你要明白,我可是个独占欲很强的男人。”宋言穆在木雪唇上温柔地舔了一口,“你是我的,无论走多远,无论在哪里,无论是什么,你都是我的。” 这是……怎么了? 挠头,木雪赶紧向木霜求助,快快快,这头狮子王貌似毛不顺啊! 木雪没好气地在空间里回答,“吃醋,外加不安。你那个什么校花节目有点挑战他的占有欲了。” 这是什么……自己拍戏他也是赞同的啊,想让空间升级把木霜带出来他也是赞同的啊。 那是因为他想早点把我赶出来,这样跟你做=爱的时候没有我这个旁观者,小雪你真的好笨,一点恋爱神经都没有。木霜都要无奈了。 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的木雪闹了个大红脸,是啊木雪是能够感知的啊……啊啊啊好丢脸!昨晚上的事情都被木霜给听干净了啊! 快说点情话吧小雪,你家狮子王都在想今晚怎么折腾你了!木霜提示木雪。 “言穆,我爱你,你知道我这个人并不是特别聪明,但是我不贪心。不管有多少人喜欢我,真心对待我,我心里最大最大的,最不能失去的,能够滋养我本体的,都只有你。”木雪咬着宋言穆的下巴和耳朵,轻轻说道,“你那么厉害,肯定能把我看的牢牢的,任何人都抢不走,不是吗?” 那当然!宋言穆回吻木雪,谁敢抢你,我就让谁倾家荡产,看他拿什么抢。比真心我的湖泊可以占据你大部分的空间,比外貌我自认为超过名模明星,比钱财……除了自己手里的产业,更是接手了宋家分家所有产业的宋言穆现在隐性的是家族经济一把手,虽然很累,但是比宋言简自由。谁让宋言简以后是要接手家里政治资源去当家主的呢反正,宋言穆底气足得很, 终于把狮子王的毛抚顺了,木雪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开始沉浸到宋言穆给与的快感中去,一起往天堂行走。 周末搭上飞机去hn省,木雪一路都很兴奋。又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李甜跟金怜怜,木雪和她们俩一起巴拉巴拉聊个不停,一路从b市聊到了hn省。 hn省的水果台好多年前就专注从事娱乐节目,这些年下来无论是从选材到主持人风格到节目录制流程,都非常的熟练精湛。节目录制前,工作人员先请大家小聚以一场,大概提到了节目中可能会有的一些小失误,好让大家有个准备。 再一次看到七个葫芦娃,听到大家相互称呼的时候,木雪才反应过来,程墨不就是七个葫芦娃里最没有存在感的老六吗? 老六的角色存在感也不足,属于暗恋派的,一直喜欢女主,平时见里话不多,从来都是默默地站在旁边,所有激烈的场景里他起到的作用都很低……原著里这个六号男主角因为保护女主死了,改编的时候只是让他受了伤远走他乡。 总之和一二三四五比起来,他轰轰烈烈的死亡被取消之后,真的就淡化成了只见其人不闻其声的配角体。出场次数倒是多,可是忽略他好像也可以。 想到这里,木雪低头跟金怜怜还有李出场甜嘀咕了一番,金怜怜李甜上次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樊蓓。不过听木雪这么一说,已经开始有冷淡气质的李甜八卦劲儿也来了。 “去问一下?你说的七个葫芦娃都是没有泄露出去过的新人,哪怕是培训都是保密的。如果樊蓓真的跟他有什么关系,也可以提醒到他别不小心留下什么后遗症之类的。”李甜心地是善良的,想说给陈墨提醒下。 木雪想了想,“不太好吧?万一人家觉得我们多管闲事呢?” 金怜怜点头,就是,万一不识好人心就不好办了。 “我跟他关系挺好的,我去问问吧。”李甜主动走上去。 “樊蓓?不认识啊。”程墨诧异,“是什么特别的人物吗?” 看程墨这模样不像是作假,李甜只好大概提示,“小雪班级里有个同学叫樊蓓,好像是认识你的样子,平时还给同学们提到过你。” 程墨想了好半天,实在是想不起来,貌似自己连个姓樊的朋友都没有。 于是李甜转身回来,冲木雪摇头,“看样子程墨确实是不认识樊蓓。我没有多说,只说你班里有那个樊蓓似乎认识他。” 听李甜这样说,木雪就没有在意这件事了。金怜怜在旁边哼哼,“樊蓓?烦倍,总觉得这个人可以让别人烦恼加倍!” 曾经的小道士一语成真,没过多久,程墨真的因为这个樊蓓开始烦恼加倍,并且李甜还一不小心给牵涉其中。所以什么东西都有个缘分二字,有缘之人哪怕是孽缘,冥冥之中都会搭上关联。 节目的录制现场气氛非常开心,主持人为男主团安排了开场炫舞,还为到了现场的女性三人角色安排了特别的出场秀。花瓣和人造羽毛漫天飞舞,李甜拉着小提琴,木雪弹着钢琴,金怜怜哼唱着片头曲,三个人都穿着剧中的校服,场面真的是超级唯美梦幻。 接下来主持人们开始介绍《盛夏繁花》这部剧,放了预告之后,就是一些现场搞笑或者惊险花絮。其中金怜怜推木雪下楼那段还妥妥地被当成了噱头,要是真的金怜怜还在的话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得意,反正壳子里换人了的金怜怜看着这个录像反而露出了哇塞好惊险的表情,一幅她自己根本没有干过的样子——当然,确实不是她自己干的。结果大家还在现场模拟了下金怜怜和木雪两人翻滚的姿势,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最后话题不知道怎么的歪倒了拍剧的时候发生的各类灵异事件上来,说道这个全剧组的人都有点激动,他们大部分是第一次正式拍剧,没有想到就遇到如此多神奇的事情。搞到后来主持人们都差点扭转不了话题,接着做了好几个小游戏才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小游戏木雪玩的很开心,无论是夹水球还是骑自行车抢东西,长期训练出来的敏锐度和躯体操控力让她大获全胜,一个人夹起来所有的水球都没有爆,操控着自行车不停抢完了对方的所有布娃娃。同组的主持人们叹为观止,金怜怜和李甜跟着起哄,作为对手的男主团自然是掩面狂奔,最后幸亏还有一道知识竞赛题,早有准备的男主团才算是搬回了点面子。 等木雪开开心心地录完节目回到b市,没过几天节目就剪辑播放出来了,足见插队插得有多离谱。一般节目录制出来至少要等半个月才会播放的。 水果台的节目,普及率实在是高,大部分的初中生高中生都有耳闻。这里,自然包括了樊蓓,樊蓓在电视上看到了程墨,整个人都激动了。 陈墨好帅好帅!啊对了,现在开始宣传了,她终于可以去打印陈墨的照片了!哼,这下班里同学总不会再说她没有照片了吧!她一定要告诉所有人,陈墨是她的爱人,不管陈墨以后多出名,都只爱她一个人! 从盒子里翻出小学毕业照,樊蓓摩挲着陈墨小时候的豆丁头,傻笑着。真好,陈墨说过,等自己十八岁了就是他女朋友,他一定会当着粉丝的面给自己最美的告白的! 易远帆也看到了这一期的节目,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视里李甜,再看看木雪和金怜怜。怪不得!原来她们三个都是演员啊,怪不得甜甜可以这么漂亮,怪不得金怜怜看不起他这个普通人,怪不得木雪不把上课当一回事儿。 哼,木雪就是来混文凭的吧,她既然要当演员就应该考演艺类的学校啊,跑到b师大的预科来干嘛? 还有甜甜,唉,甜甜怎么就去了演艺圈这个大染缸呢,听说女演员要上戏都要跟导演上床,跟投资人上床啊。唉……甜甜啊甜甜,你是何苦呢,纸醉金迷的生活会让人丧失本性啊! 不行,有机会他一定要劝甜甜退出演艺圈,好好的学习,读完大学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千万别越学越坏啊! 水果台的节目只是一个引子,七个帅哥一排站,傲气的平和的邪魅的温柔的腼腆的可爱的冷酷的什么都有,又都是新面孔,唱歌唱得好跳舞跳得棒,再加上同一时间水果台《盛夏繁花》预告片刷屏,网络攻势和杂志媒体宣传开战,一时间这部剧还没有开播就开始红起来。自然的,片中的女性角色也会被大量提起,木雪演的那个反派贺静藤可是阴沉味十足,时不时透露出来的杀气直冲荧屏。不知道时不时木雪在拍戏的时候作弊使用异能的缘故,看片子的人也特别容易受到她情绪的影响。所以,好反派女主这一口的粉们立即记住了木雪,更别说原著党们本来喜欢的就是贺静藤外显的高傲杀气和别扭的内心,最后发现贺静藤良苦用心时候的反转才感动人心嘛。木雪演得很好! 等到电视剧在做够了宣传,乘热打铁开播的时候,木雪已经喜滋滋地在空间里面数植物了。成千上万的植物哟,虽然大部分是苔藓和草类,但苔藓也要分种类的嘛,草类也是要算株数的嘛 宋言穆有事没事都要去木雪的空间里逛逛,看着木霜喜滋滋地数着空间里的植物不嫌累,木雪陪着在旁边高兴无比的模样,心里也挺欣慰的。 只要木雪开心,比什么都好。当然,他还可以顺便以吃醋的名义多要福利,唔,今晚可以试试学生会长和学生的游戏,两个人都穿校服一定会很有感觉。 蜜里调油的少年夫妻俩,每天早上都要闪瞎宋言简和宋子衿的双眼。宋老爷子一上桌,都会忍不住开始怀念自己的老伴,唉,人生光阴如流水啊,转眼说不定就要抱曾孙了…… 海塘市里,林予菲一不小心在妈妈看电视的时候瞟了一眼电视剧,整个人如遭雷击。 这……这是木雪? 木雪跑去演偶像剧?! 她不是订婚给大富豪的吗?怎么还想着跑去当明星啊?玩票,还是……其实夫家并不是多看重她,想把她往这种大染缸里送,等她有了过错就分手? 林予菲心里火速地思考着,张草还看得起劲,一点都没有认出来里面有木雪。 这时候,门铃响了,林予菲起身去看门。猫眼里,是木桃、木大爷、瞎了眼的木大娘。 又来闹啊,还专挑木前程不在的时候闹,林予菲叹口气,木家人就不能歇一歇吗?她已经再次转学到一个很烂的高中上学,每天上课老师讲的水平还不如自己去买的练习册,原本学习就够紧张了,木家这帮人还一个二个不罢休。不过,哼哼,今天,木家人是别想讨着好去了。 张草看林予菲的脸色,就知道肯定是木家人又来闹了。她之前也是疲于应付,木前程要求自己不能跟父母再起冲突,跟木家其他人能避则避,免得牵扯不清。可是木家人这是盯准了自己啊……可是,上天毕竟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换成之前的一段时间,林予菲和张草只有闭门装乌龟,然后听由这几个人骂门,直到木前程回来把人领进门,看着他们哭闹一场再赶人。 今天林予菲和张草决定主动出击! 因为,张草肚子里,怀上孩子了。现阶段不管是不是男婴,都要说是男婴,等着生的时候,大不了出钱换一个呗!林予菲手里,还有一点点钱,并且张草开始帮木前程的蔬菜加工厂做账。她们俩一起削尖心思,还是能抠到钱的。 作者有话要说: s君招手,今天增加了一些木雪的甜蜜生活情节哟==,然后再对比下上辈子的人生赢家林予菲,哈哈 最近前面的章节出现了一些新读者,不喜欢的负分的都有,唔,虽然他们估计都不会往后看,但俺还是在这里说一下好啦。 其一:上一世木雪被打击压制得那么惨,她的心理和情商原本就没有成长,差不多就是在初中的阶段。所以,木雪重生不可能突然就睿智厉害起来,她只能一点一点成长。 其二:从俺曾经在街道做调解工作的经验来看,一个人有这样的家庭和环境,其实不难见。并且,小说若是一点虚构都没有,那不成纪实文学啦==,灵异篇的东西也要用真实性去判断嘤嘤嘤嘤好吓人…… 【其三】亲爱的们俺知道乃们天天都在看文滴,看在俺这么勤奋的面上,这次都冒个头好木?让我看看嘛,其实这个文还是对乃们口味的对不?其实乃们都很喜欢文的对不?对的吧? 【于是求此章的留言能够突破……tat至少50吧……别躲在下面不出声!俺知道乃们在!】

下一篇   87木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