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木家人

12o的急救车拉着警报一路奔赴小区,此时林予菲已经跟张草完成串供,改证据等一些列事宜。林予菲用厨房里的湿巾擦过刀柄,消灭指纹,然后再让张草去握了一遍。 等医生护士们进门的时候,其实林刚已经没有了气息。护士们熟练地查脉搏,探瞳孔,最后确认机体已经死亡。 接下来这事,就应该是公安机关来解决了。 听了林予菲哭喊得声嘶力竭的电话,正在训斥洗菜大妈们偷窃行为并且威胁要送他们去派出所拘留的木前程火烧屁股似地往家里赶。他可以肯定这几年他一定是犯了太岁流年不利!如果可以,他一定要去找一座香火旺是寺庙进去住它十天半个月! 心慌气短地赶回家,警察已经来了。这次不是什么户籍警也不是办公室民警也不是治安民警,直接的刑侦大队的人上门。 想当初木前程被暴怒的农民工们殴打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刑警这种煞星来管,顿时吓的有点腿肚子发软。 刑侦大队的精彩对现场进行全面勘验,查看楼道内的视频监控,现场对林予菲和张草做了笔录,并且开始调查、走访现场周围住户。林予菲和张草都是受了严重刺激的模样,特别是张草,说话都有点颠三倒四,但是她承认是自己失手杀了林刚。 “他说要打死我女儿,要把我肚子里的孩子掏出来……我真的是好怕啊……你看我女儿脸上,都被他打成这样……我真的是好恨这个男人,他活该下十八层地狱啊!” 张草还在抽抽噎噎地哭着,木前程心里五味杂陈,一时间说不出来自己到底是对地上的男尸愤怒还是对张草又冲动了而纠结。 林予菲也觉得,张草真的是冲动起来不管后果的人。不管是砍伤卢秀芬也好,还是烫了木桂伤了木大娘也好,还是这次突如其来地杀了林刚。她每次都是一瞬间地爆发,爆发完之后也会后悔。 可惜,后悔是不起用的。 现场的证据很充分,虽然楼道里没有监控头,但是大门有林刚进来的时间。周围住户也听到了争吵,对面楼层的好事者一直在阳台看林予菲他们,于是可以确定是林刚先动手扑过来要伤害张草。 至于张草没有离婚就跟木前程结婚这件事情,林予菲暂时没有让张草说。警察调查的时候肯定会发现,但是……起码现在要给木前程一个接受的时间。 当然,木前程也是被问话了的。 问话的过程中,他突然发现自己对张草所知甚少。这个曾经的同学之间是干什么的,有什么样的过往,他似乎都没有在意过,就一鼓作气地接受了。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情绪一直在影响着他,让他无比信任张草。 找不到原因,木前程索性叹了口气。也许是自己被抛弃被背叛的凶狠了,以至于把张草当成了救命稻草吧。他告诉警察,张草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偶尔被逼急了才会冲动。张草的前夫他不清楚,但是现在张草确实是怀了他的孩子。 案件性质基本确定为过失杀人,张草被作为犯罪嫌疑人带走。接下来需要通知死者家属,以及继续调查取证。等所有证据确定完善,再移交检察院。 等警察走后,木前程颓然坐回沙发上。地上的血迹还提醒着他刚刚发生的事情,他摇了摇头,这里是不能再住下去了。 死过人的屋子,谁愿意住啊。 转身就进去打包衣服,林予菲心中一惊,她很担心木前程会不会就这么扔下自己和张草离开。以木前程这种心性,干得出来啊。 “爸爸。”林予菲可怜兮兮地站在门口,看木前程心浮气躁地收拾东西,她寻思着怎么开口。 木前程听到林予菲柔柔弱弱的声音,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还没有理清楚自己到底要怎么做。张草既然是过失杀人,肯定是不会判死刑的,加之她又是怀孕妇女,很有可能判刑都判不了多久。三年以下的刑期不用再监狱里面待。可是,他的蔬菜厂子需要自己去守,赚的钱也不多,这要是打点关系上上下下,搞不好自己又要一贫如洗。并且,投资进去建大棚厂子的钱还没有回收啊。 林予菲心里也在想,木前程现在钱不多,估计舍不得拿去给妈妈打点了。也罢,妈妈只要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就够了。自己要见机行事,必须抓牢了木前程才行! “爸爸,我们搬出去另外找地方住吧。林刚的家人说不定会找上门来闹。”林予菲思来想去,自己必须贴紧了木前程。 本来木前程就想走,听林予菲这样说,只好点头,“是啊你也去收拾东西,我们去郊区住吧。” 林刚是死讯传回了旧农贸市场,驼背女裁缝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天没出来。街坊邻里都在说她百分百是个克夫命,气得她头顶生烟。警察来调查的时候她才乖乖地出来,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完。 这下警察们不仅知道了林刚和张草没离婚,当然也知道林刚跟这个女裁缝也以夫妻的名义过了好久的日子。还有,有个少女来通风报信过。 林刚也是有父母有兄弟姐妹的,他们那个年代正是鼓励多生孩子的年代,随便哪个家庭都是三四个甚至七八个孩子,不像现在独生子女政策逼着大家改变了思维,把孩子认为成负担。 所以,当听说林刚死了,还是被消失很久的那个张草给杀死的。林刚的兄弟姐妹还有七大姑八大姨全部愤怒了,他们冲去木前程那里找说法。可是,木前程早就躲了起来,除了警察那边需要的时候才紧张戒备地去一趟,然后又赶紧消失。 这下林家人像是发了疯,直接冲到林予菲的学校里去,不挂不顾地把她拖出来,狂骂丧门星地让她必须把木前程找出来,否则她就别想上学了!他们会天天闹她,让她这辈子都不得安宁!你这个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被杀无动于衷,还要认贼作父的贱=人简直就该去给你父亲陪葬! 这次,林予菲才知道自己有多失算。她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以为林刚死了就是死了的事情,张草被关着,自己的爷爷奶奶叔伯姑子们顶多是追着木前程或者木家人咬。哪知道林刚的家人们会因为这个事情来个大爆发,连自己这个流着林家血的都不放过。 林家人其实不在意林刚死不死,他们在意的是张草嫁的这个男人男人传说曾经很有钱。于是林刚的家人们要求要赔偿,数额一喊出来就高的惊人,起码要一百万。 林予菲抵死不说,开完全,现在木前程好歹会给她钱用,支持她以后的成长。林家人能干嘛?他们会给自己一口饭吃?想都别想! 撬不开林予菲的嘴,林家人就天天追着闹。林予菲心一横,索性停学跟着木前程一起躲起来。这下,林家人直截了当地找上了木家人。木桂的海鲜饭店首当其冲地成了被围攻对象,木钢铁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引火烧身,又急又气地报警,然后牵出自己烫伤后面容红黑狰狞的老婆出来亮相。 你们看看,这就是张草对我家老婆干的事情,我岳母还被张草给弄瞎眼睛呢!我们都还要找张草讨说法,你们来找我们?找我们干嘛?我们杀的你家儿子还是害的你家兄弟啊?!木钢铁同样骂得唾沫横飞。 可是林家的那群人现在是见钱眼红,他们才不管你们被张草害不害,你们反正都是木家的亲戚,木前程不出头,那你们就受着呗!要不然简单,拿钱,拿钱我们就走人! 请警察来也不管用,警察也不好下手拖人,只能调解调解再调解。木钢铁被闹得好几天没法开门做生意,实在是没办法了,他干脆招呼了自己跑运输的兄弟们带了钢管木棍,直接把把来的林家人走了个满头包。 见在木钢铁这边讨不找便宜,林家人又一窝蜂地去找木桃。木桃那更聪明啊,听说木前程出了这档子事情,他们早就全家跑外地旅游去了,人走房空的。林家人扑了个空,饿狼一群掉转头,扑着往木梨那里就去了。 说起来木梨,这段时间过的也是风生水起。 她一开始只是开的服装专卖店,投入资金并不是多丰厚。可是服装专卖店能够遇到什么有品级的人物啊,顶多就是木蓉在这里遇得到王铭这样的人物而已。真正的有钱人来那些地方的少之又少,并且女人总是比男人多。 开这个奢侈品店,木梨是跟银行贷款了的。她并不是真正去拿国外的货,当然,拿的也不是假货。她还是勾搭过一些有用的人,那些人给她带来的好处就是提供了银行贷款的方式,并且透出了一条走私奢侈品的接手路径。 于是木梨就肥着胆子开始干了,一边从供货人手里接手奢侈品衣帽鞋包,一边学习高档开店方式,把她的巴黎花谢高级服装店开起来。虽然装修让她肉痛,请导购让她肉痛,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啊。 开起来店子之后她起初疯魔地想赚钱还贷款,有些真正有情意的人,就这么被她错过了。等生意步入正轨之后,她开始无节操地勾搭了一拨又一波,没想到总是□多。上床的时候说的好听,下床之后拔□无情。要钱要好处可以给,要感情?女人你想太多了。 其实在那些人看来,木梨就是个开店卖的,既卖衣服又卖身子。可惜她就是看不透。 自从看到宋追珏和刘晓丽之后,木梨更是憋得一口长气。她想来想去,想出了个办法。现在跟她牵扯不清的人里既有官员也有富豪,不如她来一招珠胎暗结,看看能赖在谁身上就赖在谁身上!不然她早就三十出头了,再等下去真的是黄花菜都凉了。 珠胎暗结很简单,以木梨扎破避孕套的简单粗暴手段,再加上这段时间几乎每晚都不把自己放空的勤奋劲头,于是,一个多月后,她成功地在试孕纸上看到了两条红线。 这下她高兴了,开始挨个儿地往这个月上过床的人那里打电话。然后……碰了一鼻子灰。 有人表示他是结扎了的,不可能生孩子,请木梨找自己的男人去,别想着来敲诈。有人表示你想打胎就打胎,要生下来就生下来,我给你钱就是,不过这孩子不是他的,只能是木梨的。有人表示你生下来给我做个亲子鉴定再说。更有人直接冷笑,想要钱可以给点,想威胁什么的话,小心自己哪天不小心就意外事故了。 这走了一圈下来,木梨结结实实出了一身冷汗,这下她才知道有钱人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勾搭,好相与。她看着木雪跟宋言穆好像很简单,看着何晓丽跟宋追珏觉得更简单,哪里知道木雪跟宋言穆之间那身后的羁绊,更看不到若不是有木雪和宋言穆这层关系,宋追珏又怎会无缘无故地和何晓丽有接触继而有感情。 她只是简单地以为,只要长得漂亮,只要善于勾引,就可以嫁入豪门。哪里知道,人家的婚姻要么门当户对,要么真爱如血,要么也是知根知底能力相当的。对于这种半途出现的女人,百分之九十九都只是尝个鲜而已。 结结实实被惊吓到的木梨开始退缩,她想着算了,干脆收点钱,等着这批奢侈品差不多卖了,把银行的贷款还完后离开海塘市算了。这边的上层人把自己看成这样的货色,她继续在这里呆没有好日子的。远走外地,找个家境过得去的人成家把孩子生了算了。她都这把年纪,要是真的堕胎搞出什么意外来,日后就得孤独终老,那多不划算。 勉强算得上识时务的决定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第二天开门做生意的巴黎香榭奢侈品店就被一群神色倨傲的女人给占领了。 领头的女人衣着华贵,妆容精致,眼角眉梢里透露出鄙夷和恶意。 “你就是木梨?”那女人挑着包养得晶莹剔透的手指,颐气指使,“跪下。” 搞不清楚这是闹哪出,但木梨知道八成是某个男人的老婆找上门了,她只得佯装淡定地回答,“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小店没有跪下迎接客人的规矩,还请您到日式餐厅才能享受这个待遇了。” 那女人冷哼一声,手指头微动,旁边的好几个女人立即走上来把木梨扯了出来。 “勾引我老公,怀了孩子想勒索钱财,木梨,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你家的情况我打探得一清二楚,呵,你以为,谁能给你出头?”女人挑眉笑道,“给你个教训吧。扒光衣服推出去关电梯里,直接送到底楼大厅。 这下木梨惊恐了,她按下了桌子上的报警器,大厦保安应该可以在两三分钟内就赶到。这个阶段她开始拼命挣扎,可是那几个女人虽然力气不大,指甲却狠利,抓扯的时候根本不顾会不会伤害她。其中一个人还带了剪刀,直接往她身上开剪。 短短的一分钟内,木梨就被折腾得衣着蓝缕,然后被揪着头发拖了出去。大厦保安已经到了,可是趾高气昂的女人们拦住了他们,这边木梨已经被李其最大的一个女人捏着手脚推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木梨发了疯地跟对方扭打着,她知道今天自己丢脸丢定了!既然是这样,她一定要让对方跟自己一样出丑! 对方今天穿的是衣服裤子,木梨一点都不好撕,心急之下她干脆拽着对方的头往电梯上撞,然后又开始努力抢对方的外套给自己穿。两人乒乒乓乓大了一路,等电梯终于下到最底层的时候,爆发出小时候挑担子种庄稼力气的木梨已经成功的地把对方的裤子扒了下来并首先推了出去,那女人摔了个平沙落雁式,白花花的屁=股搭配着黑色的耻-毛一起翘老高,看起来尤其恶心。木梨总算是从那女人身上脱下来外套,把自己的屁股给围住,上半身被剪刀划伤的胸那就没办法了。 大厦大厅里是人来人往最多的地方,等着电梯的人都是一大群,这两人的惊艳亮相,让大家目瞪口呆。 其中,最呆的一群人就是林家人。林家人收到过来历不明的一个资料包,里面有木家人的成员照片以及详细信息,店铺地址啊收入状况啊还有地形图都有,所以他们才能一扑一个准。所以他们一眼就认出来了木梨。 楼下的保安还算是尽职尽责,拎着一床毯子跑过来把木梨裹住,地上的摔了个平沙落雁式的女人也被扔了一床毯子。至于楼上的女人们,早已经姿态优雅地离开了。 地上的女人得知上面的姐妹们早走了的消息,脸都青了,不过也许是忌惮领头女人,她什么话也没有说,打了个电话叫家里人来接她。木梨可不答应,她表示一定要报警,绝对报警。这是故意伤害,这是恶意猥亵! 那个女人不屑跟木梨吵架,她老公又没有被勾引,这场战局她虽然鸡血上头了就跑来参加,可哪知道平时里要好的姐妹们此刻一点义气都没有。等自己家里人一来,那女人回头扔了木梨一沓钱,“闭嘴吧,搞清楚你肚子里的种到底是谁的再去报警也不迟,你还可以说自己被轮=奸呢!“ 保安们似乎是认识来接人的家人,没有去拦。木梨一个人在后面上跳下窜开骂,什么奢侈品店经理的风雅素质都丢到了脑后。等周围的人都渐渐散开后,木梨才换上衣服回到自己的店子。 店子里的导购员们聚在一起嘀嘀咕咕,见木梨走进来,赶紧站到一边不做声。 木梨疲惫地挥手,“放假三天,你们先回去吧。” 听经理这么说,导购员们一个字也不敢说,乖乖地换下工作服,拎着自己的包包走人。等她们都走,木梨想把店门关了自己冷静会儿。哪知道,她门还没有关,饿狼一般的林家七大姑八大姨就涌了进来! 这到底是什么日子啊!木梨跟木前程发出了一样的感叹,她不知道这群人干嘛的,可是看着穿着打扮不像是有钱人啊,闹什么的? 一个激灵,木梨想到了木前程的现任老婆张草干的事情,她心里咯噔一声。连忙再次按下报警键,期待保安赶紧再来。 保安刚刚接到了大厦管理处的电话,说有人打招呼说要收拾下木梨,木梨牵涉到敲诈大厦股东,让保安们别管。所以这次保安们都装了鸵鸟,取消了警报之后若无其事该干嘛干嘛。人要作死,谁也拦不住,只能请木梨自己节哀了。 林家人目的简单明确,要钱。你们木家的人杀了我们家的人,木前程龟孙子躲着不出来,你们这些当姐妹的必须善后!必须!不然就拿你店子里的东西抵债! 木梨冷眼旁观,这些林家的女人们拿着衣服一看,我日噢一件衣服就上万,这个木梨肯定有钱得很!这些人跟打劫犯一样一边嚷嚷着一边往自己开始抢衣服挎包包。然后这群人一边叫骂着一边开始要撤退了,他们每个人都拿着好几件衣服,挎了好几个包包,更有女人脖子上都挂了好几天丝巾,总之是有什么拿什么啊!假模特身上的锆石收拾他们更是没有放过。 这保安怎么还没有来,木梨刚刚被揍了一顿不想再引发争端,可是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店子被打劫,她哪里忍得住。既然保安不来,她就直接给警察局打电话!边在手机里讲着,她边追上林家人,“抢劫了啊,抢劫了啊!” 今天大厦的人算是看了场免费电影,一波三折的好不刺激。不过这群大包小包边跑边说自己是来讨债的人……真的好像是抢劫啊。 哪里都不缺极品,同样哪里都不缺正义的人。即便保安没动静,一些人一起站出来拦住这些林家人,呵斥他们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乱抢。围观乃是人类的本能,这人一围起来,林家人就没办法集体逃逸。他们本来也不是什么多团结的家人,眼下有些人趁乱已经开跑。 大厦不远就有个派出所,所以警察还算来得快,这下正好,但凡没跑的林家人一个不剩全部带走,乖乖,他们这算是抢劫几十万的东西了,判刑都够蹲好几年的。 木梨终于可以吐出口气来,她跟着往门外走,正要上警车,这时候不知道是哪个林家人心有不甘,突然冲出来推了她一把,木梨跌跌撞撞地被推到了大厦停车场外围。恰逢有一辆摩托车作死地高速拐进来,那驾驶员还在打电话,于是……嘭地一声响,木梨被撞飞起来,摔得头破血流。 现场有尖叫声,有呼喊声,乱成一团。林家人见状,立即作鸟兽散,本来警察就只来了三个人,哪里能抓得住那十几个人。可是林家人也没有想过,此刻跑有用吗?他们就是海塘市本土的人,户籍户口都在这里,除非他们能够跑出去躲得开通缉一辈子。 没等多久,林家人就被捉拿到案。木梨被撞断了脊椎成了重度瘫痪,林家人谁也不承认是自己推的,于是共同承担刑事责任,那摩托车驾驶员也摔了个半残,根部没有赔偿能力。 这下好了,林家人但凡参与抢劫的,按照刑法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抢劫数额巨大并致人的,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是无期徒刑。虽然林家人是群体作案。领头的判了十年,其余的三到七年不等,并且,现在他们也要赔木家钱了。 闹了一大场,最后两家都没办法,只能私聊,钱就不陪了,一边死了人一边瘫了人,于是扯平。剩下的,谁该坐牢谁坐牢。 在木家林家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林予菲再次发现自己失策。 木前程在得知张草根本没有和林刚离婚,就来跟自己结婚后,非常非常生气。再知道张草之前就是个卖菜的,还是最低级的那种小摊子都没有的卖菜的,心里更是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那个时候林予菲已经停学跟着他到处躲林家人,失意的木前程喝醉了酒找不到人出气,朦朦胧胧中把林予菲当成张草结结实实打了一顿。等醒过来,木前程有点心虚,林予菲忍着浑身的痛安慰他,爸爸没事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妈妈是真的喜欢你,不管你有钱没钱她都义无反顾地喜欢你啊!并且,妈妈还怀了你的孩子,她会给你生儿子的。 听到林予菲这样哭求,再想想自己当初被何晓丽嫌弃,而张草给了他多少爱意和温柔。木前程过了好几天,终于消了气。然而,就在这个林予菲哄得木前程念在张草肚子里胎儿的情分下,要去取保候审张草的时候。 木前程的儿子,竟然被黄瑶派人给送回来了!!

上一篇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