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木家人和林予菲母女的结局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88木家人和林予菲母女的结局

这个孩子已经两岁,走路说话都会了,送他回来的是个大妈,因为没有找到木前程,所以直接找到木大爷木大娘,把孩子一放,说黄瑶已经去新加坡嫁人了,这孩子是木家的根,她就大发慈悲还给木家好了。 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嫁人了不想要拖油瓶而已。 不过木大爷木大娘那是喜极而泣啊,张草肚子里怀的还不见是龙是凤呢,何况现在还没生,母亲就杀人犯错被拘押了。这孩子日后能是个什么善种?谁信啊! 虽然黄瑶当初卷款跑路,但人家好歹没杀人没见血!这个孩子,才是木家的正经孙子! 躲躲藏藏等着林家人终于因为抢劫和伤害木梨被一窝端之后,木前程才重新出现。听了父母打电话说的这件事,木前程也差点哭了。 他心念念的儿子啊……不行,他得赶紧回老家去看看。 想着要回去,木前程可就想不起来要带上林予菲了。对张草,木前程感情是有的,如果张草生下来的也是儿子,他就更高兴了。至于林予菲,木前程也是有那么点点感情的,因为林予菲聪明会做事儿,以后有用处。但这一切,都比不上木前程想着要见自己两岁的实打实的儿子来得深刻。 这下,林予菲认清了形势。 木前程是不会拿钱去取保候审张草的,更不会拿出多少钱去打点关系让张草被轻判。当然,这个跟她之前一时混乱的思维引导也有关系。此刻,木前程有了实打实的儿子,以后生活重心必然会有偏移。木大爷木大娘对自己和张草算得上是恨之入骨,母亲即便是不判刑,这出来的日子,也别想过得顺心了。 就算抓得住木前程的心,日后,这个孩子……在爷爷奶奶的教导下,能跟自己一条心才怪呢! 威胁,都是威胁。林予菲感觉自己一直游走在绝境边缘,每当她试图走向一个好一点的境地的时候,总是会有人要狠狠地把她扳倒绝境里面去。她强韧的神经,也有点支撑不住了。 木前程回去见了儿子,儿子被养得白白胖胖的,人也聪明,看见他就叫爸爸。他那个开心哦,近日来的悲催都淡化了,跟爸妈也和解了。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吃了饭,然后木大娘咳嗽一声,开始讲关于张草的事情。 已经做了眼角膜手术,晶体也尽量地修复了。因为木大娘年纪大了,所以恢复可能性不大,现在即便是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人,过不了几年还是会视力退化的。所以木大娘平时尽量闭着眼。 “前程啊,当妈的说个实话,母子没有隔夜仇,你不管做什么事我都觉得你地对的。可是这个张草啊,妈妈之前觉得这女人对你死心塌地,能跟你患难与共,所以巴不得你们早点结婚早点生个儿子。可是你现在再看看,她一来我们家里,整个家里就鸡飞狗跳的啊!” 这话,木前程张口想反驳,木大娘没有给他机会。 “你看看张草那个女儿,像个什么人啊?她对蓉蓉干的事情,别说蓉蓉,我这个当外婆的也忍受不了,要是谁这么对待我,我非得砍死那人不可!我们当家长的教训下林予菲很正常啊!可张草她干的什么,她直接就泼坏了你大姐的脸啊,还伤了我的眼睛。这都算了,她给你怀了孩子,我们这些当父母的当姐妹的也就忍气吞声了,结果她又干了什么?杀人啊!她生的孩子那就是杀人犯的孩子啊!她早迟会把整个木家都连累了的!”木大娘说的声声泣血,难过得很。 亲人至上的本能刻在木前程的骨子里,哪怕这段话里省略了木蓉先敲破林予菲的头,也省略了木前程认知里的张草保护肚子里孩子的事实,他虽然不是耳根子多软的人,可这么一想,确实,张草给家里添了大麻烦。 见儿子神色有松动,木大娘就再接再厉了,“你看看现在木家是什么境地,木桂整个脸脖子烫成那个样子,以后都不敢出来见人了。你被林家人给撵成了耗子,躲躲藏藏的不敢好好做生意,木桃不说了反正是泼出去的水,木梨呢?林家人就算全部坐牢又能怎么?我的小女儿瘫痪了啊,她还欠着银行上百万的贷款啊!以前你出事那会儿,家里起码还能过日子,现在却搞得过不下去了啊!前程,我的儿子诶,你看现在乖孙也回来了。我不说让你跟张草离婚,但是你要搞清楚,她的事情是自己咎由自取,你要是有钱去保她,就别说没钱给我医眼睛,也别说没钱帮忙医你小妹啊!” 这下木前程讪讪然了,当初他是憋着一股气,才狠下心地不管亲娘的眼睛。现在时过境迁,该消气的早消气了。这下木前程心中全是懊恼恨,他握着木大娘的手,“妈,我那个时候也是气得,以前我是有钱,所以你们都习惯了问我要。可是我现在是真的没有了,她们姐妹几个一点不支持我,我能不憋气嘛。” 知道自己今天说的话木前程听进去了大半,木大娘也就放心了,“等张草出来,你要是觉得要她来暖个床我们也不反对。但是,那个林予菲,你得送走。她那个人我看得出来,心眼子多得很,别不小心你儿子就着了道,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可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亲爹被杀的人啊,你小心点。” 对林刚的死因,本来木前程没有什么疑心,现在听木大娘一点,他也有点疑惑起来。张草平时对林予菲几乎是言听计从,当时要是林予菲能拖拉一下,怎么也不至于杀人吧?就算说场景混乱……可是,听警察那边的说法,林刚只是为了钱去的。 这么一想,木前程心里有点发寒。平时里林予菲对自己是温柔体贴,可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谁晓得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在木前程独自回家见儿子,第二天都没有回到出租房之后,林予菲更加肯定,木前程的想法变了。 木前程其实是个极端自私的人,他在众叛亲离极度失意的时候会无比渴望张草对他好,甚至可以为此顶撞亲人。但是本质上,他对张草的渴求是源于对自身境遇的不满,张草可以满足他当时被何晓丽刺激到的自尊心,可以满足他不被任何女人夸赞的面子。然而,在张草真的闯下弥天大祸的时候,木前程就会开始退缩,他会本能地无限夸大张草对他的欺骗,会把自己周围所有的坏事都慢慢往张草身上归咎。 虽然木前程没说,但他说不定会想,要是没有张草,自己现在就不会被到处追了。 要是没有张草没有林予菲,他就不会跟家里人关系闹的这么糟糕了。 要是现在不管张草,日子反而可以过的更好。 张草肚子里的孩子,原本是林予菲的王牌。不管木前程心里如何念叨,在他还没有重新变得有钱之前,他是不会真正放弃张草和自己的儿子的。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黄瑶那个贱货竟然把儿子给送回来了?! 深呼吸之后,林予菲点了自己的五万块钱,去拘留所看望母亲。 张草神色不算太差,她一直记得林予菲说的,只要自己乱说话,就不会被判刑,哪怕是被判,也不是那种要去蹲大狱的。 “妈妈,木前程的儿子被送回啦,他第二任老婆生的。” 第二任?难道自己不是第二任?张草有点回不过神,她根本就不知道木前程和何晓丽离婚之后,还跟黄瑶有一年左右的婚姻。 “没事,妈妈你记住,好好养孩子。其他的事情,一律不管。”林予菲安抚了妈妈,然后转身离开。 木前程这几天既然想要躲开林予菲,就没有跟林予菲联系。但是蔬菜厂子不可能不去照看,所以木前程还是被林予菲逮了个正着。 林予菲没有跟木前程含糊,她直接自己就开口了,“爸爸,我既然读书也读不完了,不如不读了,我来帮你管理蔬菜厂子好不好?这样,你就更多的时间回去照顾弟弟了。” 没想到林予菲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要参合进蔬菜生意里来,木前程连忙摇头,“你那么小,懂什么啊,还是回去好好读书吧。” “有蓉蓉的死追猛打,海塘市估计都没有哪所高中要我。”林予菲凄凉一笑,“那,爸爸,木梨小姑妈的店子我去帮忙处理?木桂大姑妈现在要养病,木奶奶眼睛不好,木桃三姑妈去了外地估计不一定再回来了,小姑妈又身子不爽利。你既然要照看蔬菜厂,我也只能想出来这个办法替你分忧了。要不,我就回去帮忙照顾弟弟?” 听林予菲这话的意思,你必须得给我事情做,不然,我就去照顾你儿子。刚刚被木大娘那关乎林予菲心狠手辣的猜想吓到过的木前程这下纠结了。 给不给? “或者,我自己创业也行。” 这就是活脱脱的要钱了。木前程咬牙。 “要不然,把妈妈保出来也可以。爸爸,我知道这件事是木蓉去跟我爸林刚说的,上次警察叔叔跟你讲的时候我听到了。你没说,是希望家里平安,不再闹事。可是,如果不是木蓉把妈妈怀孕的事情说出其,这码子也不会有,不是吗?”林予菲神色虽然楚楚可怜,口气却愈来愈冷,“爸爸说过,我是你的女儿,不是吗?那么这几个要求,女儿求你好了,你选一个答应就行。” 木前程很想直接怒吼,或者是跟上次喝醉酒一样走林予菲一顿。可是他莫名的又有些脊背发寒,林予菲如果盯准了自己的儿子,找个疏漏杀人怎么办?她可是能眼睁睁看着亲爹被杀的人啊…… 思来想去,木前程也决定祸水东引,“唉,好女儿,行,既然你有这份帮爸爸分忧的心,就去帮木梨善后吧。”木梨那里虽然是个高档奢侈品店,可是还有几十万的银行贷款,并且因为木梨之前怀孕事件一闹,几乎是门可罗雀,哪有什么生意。看着货品标价总价加起来上百万,但那要卖得出去才是钱啊。 林予菲听了,点头,“行,谢谢爸爸了。” 说起来林予菲也算是能干,她接手木梨的店子后,先是把导购们都集中起来开个会,直接说明白了自己虽然不懂,但现在掌握着她们的工资,这店子里的账册和物品登记册都在她手里,警局那边被偷走追回的东西也有备案。三天之后她会清查货品,少了的全部从这些人的工资里面扣,如果金额大了直接报警。 第三天,林予菲再清查货品的时候,只有那么两三件,也说不准是不是被当时的林家人抢走了的。不过林予菲还是毫不客气地扣了这些导购的工资。 做完了这一切,林予菲把东西全部清理一遍,然后对比了银行贷款和物品进价之后,果断挂上大减价大甩卖的牌子,顺便再贴一个“旺铺转租”。 这个牌子挂在大厦专卖高档时装奢侈品的店子之间,真的是大煞风景。可是,占便宜这种特性即便是有钱人也会拥有,所以,表面上没人来店子里,可是店子网页上挂出来的衣服包包鞋子几天之内被秒了个精光。虽然保安和物管们来说过林予菲多次,林予菲都温温柔柔地挡了回去。 “当初这个店被抢劫你们的都不管,我现在处理货品去给小姑妈当医药费,你们反而要管了?” “要不然,我把小姑妈挂着输液瓶抬到这里来放着,你们觉得如何?” 物管和保安没想到这个脸上有刀疤的少女如此有杀伤力,只好蔫蔫地躲了回去。本来因为木梨这个事情,他们就吃了官司了,木家人反告的时候请了律师,律师说商场保安不作为,也有过错,是必须要赔偿的。虽然这事情最终还没有定论,但上次打招呼的人又跑来说算了木梨都这么惨了,剩下来的事情他们就别管了。 于是闹市打折风格的牌子仍然挂在木梨的店子上,没过多久,这店子真的转租了出去。 转租的时候,林予菲拿回了以前木梨抵押在大厦里的抵押金。她的货物处理得差不多,其他准备也差不多了。银行贷款那边的上百万缺口林予菲给填上了百分之八十,剩下的钱,她可是一分都没有交给木前程,更别说什么木梨了。 木家人都见鬼去吧,既然木前程不想办法,她只能自己去想办法。 等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张草的量刑结果也出来了。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惊讶,其中最惊讶的是木前程,他知道林予菲去接手木梨的店子是为了赚钱,但没想到林予菲赚钱是救张草。 要说林予菲没有去活动打点,张草能判三缓死,木前程做鬼都不信。可是林予菲能够这么能干,真的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这样的话,木前程心里更加防备林予菲了。他想,必须得找个法子把林予菲支得远远的,最好不要跟自己儿子有什么接触的好。 林予菲正好也有这个想法,她已经探查到了木梨是从哪里接手这些奢侈品的。既然是走私货,那就有走私的渠道。她反正不读书了,要走歪路就得彻底走歪,不然正不正邪不邪反而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成就。 于是,木前程和林予菲两个大大方方地合计,林予菲说木梨那边的东西已经卖完了,钱已经没有了,反过来问了木前程要了五万块。然后,林予菲表示她过两天就走。 张草被放出来,知道是女儿出的力气,心里又是愧疚又是伤心,再听说林予菲不读书了,更是悲从中来。 “是妈妈害了你啊……妈妈总是这么没用……”张草抱住林予菲哭。 林予菲冷静的很,“好了妈妈。你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漏嘴说出之前发生的事情,还有就是,好好养胎。记住我跟你说的,要是不小心生了女儿,一定要给换成男孩。提前找个人贩子买个男婴准备着,记住没?” 张草边擦泪边点头,她知道木前程的儿子会来了,现在是木大爷木大娘在养,根本不给她沾边。这必然导致了以后,木前程的儿子会不喜欢她,如果她没有自己的儿子的话,以后是在木家站不稳脚跟的。 “妈妈,我把你安顿好了,剩下的日子我们就都分别为自己打拼吧。你在木家好好生活,我去外面开创我的新天地。也许我不会跟你联系,你也别牵挂我,只要你安安稳稳地过到死就行了。”林予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说出了这种分别的话。 但是林予菲很清楚,走之前,她会解决掉该解决的人,之后,没有混出一番成就,她是再也不会回来的。 希望母亲能过得好点,如果过得不好,她也管不上了。把张草从监狱里面捞出来,她已经仁至义尽,够报答母亲的恩情。 张草含着热泪点头,她无所谓的,只要女儿能替她活得好,她做什么都成。 既然是要走,林予菲还是私底下约了木蓉出来谈一谈。 公用电话里,蒙着脸的林予菲细声细气地说,“蓉蓉,我们曾经是好朋友,现在你当我是仇人。这都没关系,我要离开海塘市了,想当面给你道歉,最重要的是,要还一样东西给你,你出来一趟吧。” 木蓉不太信任林予菲,“什么东西,非得当面给?道歉的话电话里就行!” “呵呵,自然是你不想让大家看到的东西。”林予菲含糊其辞,故作神秘。 木蓉一惊,想起来会不会是自己跟王铭当时的上床录像,纠结的她开始乱骂,“贱人你他妈的又想干嘛?我不会相信你的!就算你发出去我也无所谓!” “别生气,蓉蓉,其实我就是想跟你见一面。这东西你发满网络我都没有抖出来,自然是不会用来威胁你。这样好了,我找个正规宾馆开房间,这下你不担心了吧?” 其实林予菲早就买好了车票,她马上就要走了。等木蓉在那边思考很久答应之后,她发了短信给某个号码上,然后把sim卡取出来扔掉。 希望你能满意我送给你的礼物,木蓉! 以及,再见了,海塘市。 木蓉也不算笨,她既然把王铭的事情都跟爹妈讲了,自然也就不怕这件事情爹妈知道。木钢铁亲自送女儿去,并且决定守在门外,这样的话,就不怕对方使坏了。 可惜林予菲早就料到木蓉不会自己一个人来,她用木蓉身份证号码开的那四星级宾馆特地说明了,只能请木蓉一个人进去。其余人员,请在大厅里等候。 见这里是比较好的宾馆了,木钢铁放松了警惕,真的就这么傻兮兮地等在了大厅里。 木蓉一个人拿着卡上去之后,打开门就晕了,这一屋子里怎么有三个男人啊。她还没有来得及看看是不是自己走错了房间,那三个人就嘻嘻哈哈地把她拉了进去,关上门落上锁。 尖叫,木蓉开始挣扎,那三个男人反而更兴奋,一边说着果然不愧是s=m小女=奴,这声音装的可真像,你看看脸色都能装青白,不错不错,你在网上吊到的货色果然极品啊! 边说着,他们手脚利落地给木蓉塞上口球拖了衣服,拿出一堆鞭=子皮=带开始兴奋地调=教和性=交。可怜的木蓉哪里见识过这样的手法,先是被细细抽了一顿鞭=子,然后又被滴蜡,轮流的侮辱让她神智被吓到了崩溃。 最后,男人们发现了不对劲。如果真的是自愿的,喜欢被虐的m,这种情况身体应该是很激烈反应猜对,可是木蓉的身躯却越来越凉。想到这里,领头的男人狐疑,扯开口球,他低头问。 “木蓉?” “放过我,求求你们,放过我……” “木蓉,你是m=奴吗?” “什么?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放过我,我不认识你们……我也没钱……” 惨了!被人给利用了!男人们面面相觑,这绝对不是他们在网上聊天的那个女=奴! 意识到这个事情,男人们赶紧给木蓉解开身体的束缚,喂了热水穿上衣服。他们嘀嘀咕咕商量到底要怎么办!要是被逮住可是要判轮=奸的,无期啊他们这种性=虐=待的搞不好是死刑!这姑娘……说不定还没有满十八岁……天哪! 一不做二不休,他们干脆把口球又给塞回木蓉口里,绑了手脚放进被子。本来出来□外加□就不是多么光明正大的事情,他们进来的时候都是分批次来并且开了不同的房间,带着口罩和帽子,现在这样离开也不会被人发现。 要走,就早走! 可怜木钢铁等了大半天也没有见人下来,实在是心里有点不放心,于是大闹了前台一番,终于被带上去。木钢铁敲门半天没人应,最后又拿出自己是父亲的身份要求工作人员开门,闹了好久之后才打开。 然后,木钢铁在满屋子的麝香味中,掀开有东西在蠕动的被子,找到了自己哭的满脸花的女儿。他抱住木蓉嚎啕大哭,然后立刻报警,天哪,这个林予菲,这个林予菲果然是蛇蝎心肠啊,她约女儿出来就是为了干这种事情吗?简直该杀啊! 这已经是木家不知道第几次进警察局了,可是这个案件林予菲做的刁巧。警察们找不到任何那些男人们的线索,甚至是哪里人都不知道,也许是从外地赶来的s-m性-虐-爱好者。虽然木蓉说林予菲跟她通过电话,但是那只有通话记录,没有录音内容,并不能成为林予菲做这件事情的直接证据。当然,林予菲是嫌疑人,应该追回来询问的。可是,他们已经联系不到林予菲。林予菲在火车半路就下车,改乘了不需要身份证的汽车。目的地是哪里,没人知道。 查完了林予菲平时用的电话,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更有警察摸进了海塘市私密的s=m论坛,也没有找到最近又什么约人s=m的信息。这个案子,陷入了僵局。 于是公安局只能暂时定性为是林予菲是犯罪嫌疑人之一,努力先寻找林予菲。 警察们没有想到,他们找不到林予菲的原因,不是林予菲太聪明,也不是他们自身素质不过关。 而是,阴差阳错地,林予菲在火车上,遇到了越鞘。 越鞘是谁?当然是走私奢侈品的一号大哥啊!木梨拿的货就是从他手下发出去的。 越鞘还是谁?自然是宋言穆和木雪收下来的一名得力干将,目标是两年里要挣够两千万回去给自己相好换骨髓的恶犬男人啊。 恶犬男人飞机回了一趟海塘市,跟伪装成吴瑜遐的兰提接头商量了点事情,然后心血来潮坐火车往g省走。 至于为什么林予菲这个聪明人会被他坑。那只能说,都怪林予菲喜欢乱勾搭男人。 越鞘本来就是保镖出身,有种野性的英俊,这年头赚钱了,一身是私货名牌,虽然火车上的人不识货,恰好林予菲给木梨卖了这么些天的衣服,一眼就看出来了哦哟那外套都是好几万!林予菲一看眼珠子就拔不出来了,两人恰好又是在隔壁卧铺。于是林予菲开始装柔弱撞晕倒,想要跟越鞘勾搭上。既然目的地都是g省,那去了之后肯定可以有照应的。 越鞘怎么会不认识林予菲呢,他还在吴家当保镖就认识林予菲了。此刻再看见长大了的林予菲,越鞘都有种原来老子已经跟着宋家干这么久的感觉。 火速短信报告宋言穆,宋言穆只回了一个字。 “灭。” 简洁明了,直截了当,一字千金。 越鞘知道,这是要弄死林予菲的意思了。于是简单得很,越鞘编了个一起下火车去旅游的借口,立马把这个少女给骗得跟着自己走。 下了火车,另外一条短信又发了过来,也是宋言穆的,这次变成了三个字。 “不杀,卖。” 因为宋言穆差点忘记了,老和尚说过,让他不能杀人。虽然现在宋家的危机解除,但是他是个守信的人,许下的诺言就一定要实现,哪怕是他自己亲口说出的杀人,最好也不要。 在幻境里看过上一世,宋言穆恨不得立马把林予菲抓来在他面前亲手枪毙的,但转念一想,没有希望地活着,比立刻死去更痛苦。 并且,林予菲在海塘市干的事情,不仅仅是设计木蓉。她在离开之前,还暗地里付款给一群蔺洪高中初中的少年,要求很简单,找个机会把木前程儿子的腿打断,弄成残疾就行。她广撒网,找的人多,这里不开花那里会结果。总有人会为了拿剩下的钱,去完成这件事情。 对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怎么狠毒,都不为过。 越鞘很利索地把林予菲骗了出来,然后带着去他们相熟的黑道开的封闭式茶楼,一杯加料酒下去,林予菲来不及反应,人就晕了。 等她再次醒来之后,她后十年的人生拉开了序幕。 这是一家管理十分严格的茶楼,里面的人都是被各种方式卖进来的。有的是欠了赌债,有的是借了高利贷不还,有的是被拐卖,总而言之,这里绝对不是个好地方。并且,负责管理的人极度暴力,林予菲醒来之后根本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先被扒=光了在所有打手和小姐们面前抽了一顿鞭子。 接下来,她被扔给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当小妹,学习那女人如何接=客。为了害木蓉,林予菲在网上接触过很多s=m的东西,结果在这里她才发现,那些都是小儿科。这里的阴暗和变态程度,几乎超过了人类的底线。几个女人伺候一个男人或者几个男人性=虐一个女人完全是常事,甚至还有人=兽=表演的情节。 起初林予菲也想反抗,也想逃跑,后来被打手们驾着挂在接客室门口当了三天的展览板,任何人都可以上下其手之后,她才学乖。她学会了顺从,学会了驯服,学会了跟一群深陷在此的女人们斗心眼争客人,学会了如何不顾廉耻地讨好那些恶心的男人们。 她再聪明也躲不开下的性=病,更躲不开如影随形的梅=毒。 曾经所有的想法,所有的追求,都沉淀成了恨意。林予菲死死地记住越鞘的模样,十年来没有任何放松。她用眉笔在纸上一点点地画了下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重温。 报仇,成为她活下去的唯一目标。 这个茶楼换着地方开了,时光瞬间溜走了十年,已经混成了头牌并且心狠手辣地帮忙□新人的林予菲,总算是得到了一定的信任。她终于得到了出门的机会,在抛弃一切钱财不要的狠绝下,她终于逃跑成功。 可是,天下茫茫之大,她哪里能够找得到当初把她卖了的越鞘。那些恨意,注定只能转嫁他人。 这个时候,宋言穆和宋言简是宋家的双家主,财富由宋言穆在经营,权势由宋言简在把控,明面上的所有事情都是宋言简出面,但背地里的人事安排则是由宋言穆在操作,吴森若更是接手了宋义蕊的所有力量,国内国外的间谍特工人数不计其数。 林予菲的任何动作,都没有逃出过他们的掌心。其实这次林予菲的逃脱,是他们故意安排的。 因为林予菲已经得了艾滋,她命不久矣。放她回去见见张草,是木雪开口,宋言穆和吴森若才答应的。 林予菲没有方向,只好往海塘市里去。二十七岁的她因为长期纵=欲,衰老的眼角纹看起来蠕动三十七的妇人。 她打听着木家人的状况,才知道,木家已经完全败落了。 木梨被车撞成了那样,孩子却没掉,可是瘫痪的她怎么生?医生建议引产,木梨不愿意,非要生个孩子来养老。最终孩子剖腹产下来,她自己倒是高兴,可没过多久,孩子因患肺炎、黄疸等症状,被送进了省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最终,孩子因为在瘫痪母体里养的不好,最终还是离开了。木梨心如死灰,不管木大娘怎么照顾,心理郁卒的她没过几年就因为绝食而死。 木蓉出事以后,纵然是找不到证据说明是林予菲干的,可是木蓉既然这么咬定,木家人也就这么认为。林予菲走了,张草还在,就算张草怀着木前程的孩子,他们也不怕了。木前程有儿子了,谁稀罕你张草生不生。 于是,木桂定着她那张被烫烂之后植皮搞得皱皱巴巴的脸,天天来找张草哭骂。木前程为了躲开这件事情,索性回爸妈那里住,丢下张草一个人在那个林刚被杀死的公寓。张草一边担心着女儿,一边承受着辱骂,一边忧心着木前程的抛弃,几番折腾之下,小产。 恰巧在张草小产之后没多久,木大娘带着孙子去小卖部买东西,几个少年冲上来拖走了木前程的儿子,小小的孩子被当场打断脚,然后几个未成年私下逃散。最后警察抓住其中的两个人,审问了半天也只知道,是有人指使,到底是谁指使他们也不知道。 木桂口口声声地说,这一定是张草!她恨自己没有了孩子,所以要害木前程的孩子。 不管木前程信不信,起码,木前程对张草更加疏远。 没有了孩子,张草没有了在木家生活的依仗。她的情绪日渐暴躁,本来冲动起来就不管不顾的性格更是容易发作。无数次求木前程回来未果之后,张草终于跟木前程之间爆发了争吵,她为了逼木前程回来,直接那刀捅进了自己肚子里。 木前程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往回冲来救张草的命。可是从此之后,张草的身体就愈来愈儿差。木前程没有因此对张草生出什么愧疚,反而觉得愈发地决定要跟张草分手。 原本他们两个的结婚证就是假的。过了几年,木前程又重新找了个二婚的女人结婚,虽然没有摆酒宴客,但消息也没有多封闭。张草得知消息之后,气得吐血。可是,她女儿远走他乡,娘家人凉薄得似乎没有她这个人存在,可怜一个人孤苦伶仃,纯粹是靠着盼林予菲回来作为了生存下去的动力。 所幸的是,林予菲还是回来了。 骨瘦如柴的林予菲回来见到了骨瘦如柴的张草,母女俩一躺一坐一下午没有说话。等第二天林予菲醒过来再看张草的时候,张草已经自杀了。 她不能忍受林予菲如此落魄地回来,没有金钱,没有地位,没有风风光光没有耀武扬威,只是那么沉默又瘦弱地回来。 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张草所有的希冀落空了。她最后的梦想就是林予菲回来给她长脸,给她争气,让木前程和木家人像看木雪何晓丽一样羡慕嫉妒恨地看她们母女俩。 林予菲默默地把张草的尸体送去了火葬场。 然后,她决定,跟木家人做最后的了断。 木前程的蔬菜生意,因为初期投资不多,中间又被一大堆事情缠绕的结果,他错过了发展的黄金时期。等他终于接受儿子成了瘸子的事实,打算重新发家致富的时候,海塘市已经有了好几家在工商局注册的有品牌商标的正规蔬菜公司。人家无论是投资还是管理还是销售渠道都比木前程厉害多了。商业竞争里,木前程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几个回合下来,他被击垮了。 最后木前程只好把剩下的一点资金,老老实实回蔺洪县买了两个铺面,打算和木钢铁一起做起饮食生意。 木钢铁当初合伙人却在木前程照顾妻儿的时间里,把海鲜那条线给吞了,还侵占了木钢铁投资在里面的流动资金。因为这个事情,多年好友的两人起了矛盾,闹崩之后木钢铁就不再做海鲜生意,改成了普通饭店。木蓉勉强读完了高中,没读大学直接待在蔺洪县,找了个上门女婿。但是她性格太傲,总是对老公挑三拣四不满意,夫妻俩经常正常。木桂木钢铁太护短,搞得家庭一点都不和谐。 木前程想回来跟大姐家一起做生意。可是木桂记恨弟弟,木蓉也不再膜拜舅舅,木钢铁更是恨死了这个舅子,争来吵去,他们不欢而散。 于是木前程改卖文具,木钢铁该卖家具。两人老死不相往来。 这么些年过去了,木前程的新老婆又给他生了个女儿,木前程也不敢嫌弃男女,只要四肢正常不是残疾智力聪明就行。木前程早就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已经知天命,他没有了冲劲也没有了干劲,只求平安度日。 可是,林予菲回来了。 林予菲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活头,她从内到外烂了个彻底,艾滋病哪里是能治好的。既然张草死了,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一生的梦想也无法实现,不如就把木家人都拿来陪葬好了。 此刻林予菲一点钱都没有,但她有着常人没有的狠绝心思。她虽然瘦弱,却懂得太多从那肮脏地方学来的手段。勾搭了几个男人,得到一些助力之后,她在半夜里摸进了木前程的家里,打开了天然气,关紧门窗,然后点燃驱蚊线香。 在不远处目睹那场爆炸并守着后来消防员抬出来的几具尸体,确认木前程一家四口全部死亡后,她转头去了木桂木钢铁那里。 木桂木钢铁就住在原来海鲜饭店的楼上,那栋房子都是他们的。木蓉是和上门女婿结的婚,一家人都住在这里。林予菲用买来的金刚钻头划破后门的玻璃,钻进去之后把剧毒甜味农药撒进了一切她可以撒到的厨房食物里。 做完这一切,林予菲转身往木大爷木大娘家里去。 木桃、李大鹏、李小泉一家人定居外地快十年了,恰好这几天回来看木家俩老人,住在这里。李大鹏起床去开门,没有看清楚外面的女孩子是谁,突然当胸就挨了一刀。 木桃听到门口咚地有东西倒地,还有惨叫声,心里一紧,她走出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林予菲已经站在卧室门口,猝不及防被一刀割破了大动脉。李小泉毕竟是年轻男人,他抡起一根棍子把林予菲打倒在地。林予菲匍匐在地上赫赫地笑着,干脆割破自己的手臂,拿血撒了李小泉一声,然后用沾着自己血的刀去插李小泉。 李小泉被插中了好几刀,不是在要害上,最终他夺了刀刺中了林予菲的身体,又被喷涌而出的血破了一身。 林予菲笑着,很好,她够本了……反正两个老人活不了多久,李小泉也必定被感染艾滋…… 朦胧中,她似乎又看到了小时候,张草满脸愤恨地教育她,就是那个何晓丽,就是那个木雪,她拥有的东西都是被何晓丽抢走的,林予菲拥有的东西都是被木雪抢走的。所以,从小她就憎恨木雪。 可是,到了现在要死的这一刻,她突然发现,就算是张草得到了木前程,自己成为木前程女儿……一切,也不是她们预想的模样。 那只是她们的执念,不是她们的幸福。 回溯之中,她看到了另一段时光,另一段木雪没有振作,她过得风光无限,恣意畅快。这是前世,还是后世?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人生的一切,无论是繁华幸福还是痛苦波折,到死的时候,都一样。 人生不过,一场大梦而已。 林予菲闭上眼睛,灵魂终于消散……

上一篇   87木家人

下一篇   89木雪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