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木雪的幸福生活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89木雪的幸福生活

b市家族众多,巨富遍地走,权贵豪门交织,彼此间因为利益和联合,因为利益而分崩,林林总总,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宋家在其中是翘楚,不仅仅是因为宋老爷子那一辈拼血拼命站稳了跟脚,更因为主家的几个孩子们军政商黑一把抓完,并且团结和睦,一致对外。其实宋家是比较排外的,否则也不至于分家和主家间差别明显,甚至地位都明显。对于心怀叵测来接触他们的人,一律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哪怕是偶然间交往到的人,宋家也必然是要调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会放心。 木雪在深入地了解宋家人之后,也不禁擦了把汗。老道士说她的重生是顺应天命的,她估摸着老道士的意思是说自己是为了救这一家子几乎可以影响到国家命运的人才会重生。如果不是因为遇到宋言穆,不是因为宋言穆爱她,恰巧她也在不经意之间爱上宋言穆的话,木雪保证自己不会来管这事儿。 不仅仅是宋家人难以接近,更重要的是参合完宋家的灵异事件之后,木雪也留下了点后遗症。 打降头的时候不害怕,之后木雪好长一段时间里做梦总是被吓醒。她梦到那个诡异的阵法,梦到上一世的自己被张湖和卢秀芬切成碎块,林予菲就在旁边得意地看着,然后他们一起把自己的血肉被放在里面,然后自己也成了宋烟一样的降头。 不过,有言穆少爷睡暖洋洋地在旁边,木雪就算是偶尔惊醒了,也能迅速安心下来。 木雪抱住宋言穆惬意地打滚,这不是上辈子那个有点钱就花天胡地,会勾结林予菲残忍杀害自己的男人。 这是个心性坚定,知恩图报的宋言穆,这是个可以为爱放弃家族掌权人的宋言穆。 每次被闹醒的宋言穆都会迷迷瞪瞪地摸上木雪的脸,对着唇亲亲地吻了下,“乖,睡觉。” 然后木雪就会安稳地睡过去,一夜好眠。 渐渐的,她这个后遗症也就慢慢好了。 原本国庆长假,这俩小情侣是要去旅游的。 结果……美好的愿望只能是愿望。宋追珏和何晓丽宣布要在国庆结婚,于是,木雪是铁定走不了的。 宋家人对这门亲事非常乐见其成!虽然是二婚,虽然何晓丽一个娘家人都没有请,可宋家一点都不在意。 依照宋追珏的意思,那自然是要大办特办,办得满天下都知道才行。何晓丽领了这份心意,没有答应。她觉得只要小雪结婚的时候大办就好了,自己没有必要。 何家人说不上坏到骨子里,可何家人很烦人,跟群苍蝇一样难以挥散。要是让他们知道了,铁定又要搞出幺蛾子。木雪想了想也是,但想着原本美好的假日是玩不成了,上次订婚就没有通知罗兰紫刘爽过来,这次以自己的名义请他们来玩一玩,就勉强算娘家人好了! 刘爽早就为自己被排挤出宋家那档子事情不安逸了好久,这次接着木雪的邀请,立即左边抓着索菲右边抓着罗兰紫,屁颠颠地跟着来。 罗兰紫跟木雪一见面,简单问话不超过三句就开始打听吴森若。木雪这才想起来,吴森若早就去东南亚了……去了之后贯彻了他一贯的不接电话不回短信风格。 “他经常不理我的……刘爽他也没有联系?”木雪歪头,按理说刘爽应该知道。 刘爽是知道,可是刘爽不敢说啊。吴森若现在是不是会带着人跟当地黑帮火拼,这种事情他说给罗兰紫听……罗兰紫不信就算了,要是信了那岂不是要担心死?! 这种事情,木雪知道了,也得担心死。 宋言穆和刘爽对视一眼,刘爽立即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 很乖,宋言穆满意点头,“森若去执行的任务是机密的, 一旁的宋子衿听完之后,突然生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惜惺惺来。她的男神啊,为什么追求起来就那么难呢!她肌肉也减下来了,人也漂亮了,为了接近男神徒弟也当了,不会家务的她颠颠给男神洗衣服收拾房间什么事情都干了……为什么男神总是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呢?为什么总是逮不着人呢! 果真男神都是难以接近的神啊…… 最终婚礼办得低调,却也奢华。草坪上随意摆放的鲜花的花费都高达百万,且不说那专门为婚礼赶制出来的各类道具。 宋追珏有一儿一女,跟木雪年纪相差都不远。他们对何晓丽非常尊敬,何晓丽也很尊重他们,告诉他们只需要交自己阿姨就行,不用勉强叫自己妈妈。他们的妈妈,永远都是那个逝去了的美丽女人。这样一来,这一对儿女更加确定何晓丽心性纯善不狭隘,对何晓丽愈加的亲近。 这次婚礼上,这一对儿女自告奋勇去给何晓丽牵婚纱。原本应该是父母交付女儿的环节,改成了有木雪去交付母亲。 “妈妈,你要嫁人了啊!”木雪打趣母亲,“可不要有了丈夫忘了女儿啊!” 一把年纪的何晓丽在此刻也恢复了少女才会有的羞涩,她捏了一把女儿的脸,“别洗刷妈妈了!我们都在宋家,彼此间也好照应。” 碧蓝的天空里飞过阵阵白鸽,空气中弥漫着玫瑰和百合的花香,悠扬的小提琴和钢琴合奏着美妙的音乐,木雪突然鼻间一酸。 这是她们从来没有想过的场景。 当木雪刚刚重生回来,站在那个扭转她人生的教室里,面对凶神恶煞喜欢体罚学生的低素质老师,她哪里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看着女儿突然间红了的眼眶,何晓丽也同样想到了以往的日子。她战战兢兢地跟着木前程,就像是被传销组织洗脑一般死心塌地只为博得木前程的喜爱,可是木前程一点都不顾念她十几年的付出,更阻止不了木前程的花天酒地。 “妈妈,妈妈以前……”何晓丽哽咽着开口。 木雪的手指点上了何晓丽的唇,“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无论是我被木前程殴打或者是被木蓉欺辱的日子,还是你看着我受伤害心头滴血却麻木得感受不到的日子,都过去了。 “每个人都犯过错,你当初的懦弱,我当初的怯懦,都过去了。”木雪没有忍住眼泪,她心中有欣喜也有悲伤,“我们都新生了,这是属于我们的幸福,我们要好好去感受,不是吗?” 何晓丽顾不得会不会化妆,抱着女儿哭得抽抽噎噎。宋言穆摇摇头,走上去,宽阔的肩膀将这两个女人都纳入怀里。 “小雪,妈妈有不是远嫁,你们俩天天都可以见面的。”宋言穆安抚着木雪,同时也安抚何妈妈,“何妈妈,以前的生活已经彻底离开里面了。海塘市的一切都不会再给你们添加困扰,相信女婿我可以处理好一切的。” 何晓丽当然相信宋言穆,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婿可是掌握着分家大部分的资金和生意,自己的新任老公宋追珏也接手了其他出了事故的分家的生意资产,可比起来仍然是远不如宋言穆的。 婚礼正式开始,由于木雪情绪的失控,导致整个婚礼现场的宋家人全部哭红了鼻子,看起来是感人至极的婚礼现场,结果不知情的人还差点以为是什么特殊丧礼呢。 流着泪的木雪把流着泪的何晓丽交给了流着泪的宋追珏,后面跟着两个流着泪的儿女……回想一下这个场景,木雪呆了呆。 木霜早在空间笑滚成了一个球。 现场除了一切意志极为坚定——如宋言穆、宋义瑾、宋老爷子,还有宋言简等几个以外,其他人都跟着伤心的眼泪长流,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伤心啥,可是真的好伤心好伤心啊! 木雪呆呆地环视一圈,终于发现自己异能泄露了,再看着挂着两行泪在台上互诉爱语的中年夫妻,木雪噗地也笑了。 自己这都是干的什么啊,应该让大家都高兴才对嘛。 这下好了,婚礼现场留着两行泪伤心的无以复加的主持人总算是找回了喜庆的状态,还有音乐演奏者们,总算是找回音乐感了! 婚礼完毕之后,就是草坪自助餐、舞会、拍照、骑马、打高尔夫等自由娱乐环节。反正这座娱乐场所已经被宋家人包了下来,请来的客人可以自愿留宿与否,吃住玩都不用花钱。 穿着质地柔软做工精致小礼服的木雪,被宋言穆拉着非要去换衣服骑马。从来没有骑过马的木雪本来有点犹豫,结果听宋言穆说罗兰紫刘爽索菲三个已经先去了,罗兰紫也不会骑马,并且罗兰紫电话已经打过来了让木雪赶紧来陪自己,她一个人太丢脸了。想着不是自己一个人丢脸,木雪欢呼雀跃立即颠儿颠儿地跟着过去。 男女换衣服的地方是分开的,木雪在自己的隔间里对着宋言穆递过来的整套骑马装有些惆怅——她是土包子,她不会穿。 幸亏找了半天在衣柜里找到一个专为客人准备的画报,里面全部是穿着各种骑马装男女的照片,木雪总算是松了一口。 可是这磨蹭的一段时间,她灵敏的耳朵听到旁边有人在谈话。 “说真的,我挺看不起宋追珏的。当初追求我姐姐的时候,话说的多好听,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结果,姐姐死了才六七年,他还不是照样新娶。” “好了麦熙,你也是当母亲的人了,别再这么口无遮拦。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你还是不是我好朋友啊,我也没有攻击谁。” “我知道你不喜欢宋追珏新娶的妻子,更知道你瞧不起她们母女俩都贴上宋家来享受荣华富贵。可是,麦熙,你也要看看宋家人对她们母女的态度。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宠溺,我猜她们定是对宋家有恩。 “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的探查里,她们母女俩跟宋家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个木雪也是借由海塘吴家的关系才跟宋言穆搭上线的。那个时候宋言穆是落难少爷,顶多就是这个原因。谁知道宋言穆会回来呢,连南家那个女儿都看走了眼,现在不知道多懊悔呢。” “你到底是在纠结什么?纠结你没有成为宋子衿的续弦,还是纠结你当初没有把麦家的女儿选一个给宋言穆?” “哼,是这样又如何……我……” 说话声渐行渐远,慢慢听不到了。 木雪听到这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麦欣是宋追珏的前妻,麦熙是麦欣的妹妹。估计当初是喜欢姐夫的吧,结果姐夫对她没兴趣。这几年她也嫁人生孩子了,可是心里的毛没顺平,今天来参加婚礼之后开始别扭了。 隐患,还是早点解决好点。木雪和心里的木霜一起点头。 对付这种人,小case啊!只要不是打妖魔鬼怪,现在木雪都觉得,极品奇葩们随手就可以放翻啊 骑马场早就被清理过一遍,马匹也都是洗刷的香喷喷的。木雪带着骑马帽,穿着全套的红黑色的骑马服,显得英姿飒爽。 罗兰紫在马背上尖叫着,负责牵引马匹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憋不住笑了,宋子衿骑着马在旁边围着罗兰紫传个不停,一边笑一边安抚罗兰紫。 刘爽很早前就被家里人给带去内蒙跑过马,现在重温马背适应得超级快,已经急不可耐地跑圈去了,索菲更是神勇,催促着马匹跟刘爽并驾齐驱,姿态看起来显然是老手。 刚刚上场的麦熙和另外一个贵妇人骑在马上,用藐视的眼神打量罗兰紫,麦熙嗤笑了一声,小小声地不知道在讥讽些什么。木雪听不见,但情绪感受得到。 为什么总有那么些人,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不爽这个看不起那个呢?木雪真的是无法理解这些人啊。 “小雪,来我带你。”宋言穆牵着一匹纯白的马过来找木雪,“先共乘一匹试试感觉。” 木雪欣然接受。 两人骑在同一匹马上悠闲地散步,木雪伸手拉下宋言穆的头,“那个麦熙。” 宋言穆看了一眼,点头,“嗯?” “在后悔没有把麦家的姑娘定一个给你。” 这下换宋言穆嗤笑了,“麦家?麦家算什么。宋追珏和麦欣是大学同学,麦欣温柔善良贤惠,宋家的分家都不是看麦家的面子。” 这话说的嚣张霸气,言下之意就是,麦熙和麦家姑娘都算个球。要说联姻,分家人都看不上,人家宋追珏以前对麦欣是真爱。 不着痕迹地瞥了宋言穆一眼,木雪哼哼,“我妈妈更算个……” “宋追珏是真的喜欢何妈妈。”宋言穆赶紧申明,“我也是真的爱你。无关其他。” 这还差不多,木雪点个头,“麦熙似乎对宋追珏也有过意思。” 宋言穆迟疑地点头,“嗯……” “所以我打算给她点情绪感染,让她从此以后见到宋追珏就想吐,你觉得怎么样?” 低头在木雪脸上亲一口,宋言穆回答,“你就算是想让我找人把她揍到吐,我也照办。” 啊?一向冷静支持公正客观的宋言穆竟然说这种情话?木雪扭头,刚好和宋言穆来了个嘴对嘴。 “哼。” 不远处麦熙继续作死地嗤笑。 秀什么恩爱非要在这种地方,麦熙心里十分的不高兴,可她又没有什么资格说。她只能算宋家分家某掌权人的前妻的妹妹,就算麦欣在,她也没有资格去说主家的少爷干什么。 这一生嗤笑虽然声音特别小,无奈宋言穆余光一直看着她,她冷嘲的表情自然是没有被看漏。 木雪牙痒痒,“我们能骑着卤接撞她吗?我都不屑用情绪感染了,真想简单粗暴直接揍着家伙一顿,那嘴脸看起来太欠揍了。” 在有点炸毛的木雪脸上亲了一口,宋言穆二话不说调转马头就往麦熙的方向冲了过去。木雪差点被吓掉下去,抓好了马背,木雪连忙改口,“不不不撞,追着玩就行,今天是妈妈的婚礼咱们不要惹事……” 麦熙的冷嘲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突然就看到宋言穆和木雪共骑一匹马轰轰地向她们撞过来,麦熙的朋友反映快扭转马头就躲开。可怜麦熙条件反射之下双脚一夹,那匹马也感受到了宋言穆白马的战意,于是四蹄一蹬,呼呼呼地就开跑。 麦熙在前面策马跑,宋言穆在后面策马追,所有人不明所以地围观。 围着马场跑了好几圈,木雪觉得自己都要被颠散架了,麦熙也没有这么快地跑过,她骑禄是为了好玩外加附庸风雅地展现贵族生活品质,又不是专业搞赛马的,这样下来她也腰酸背疼四肢无力。但是宋言穆不一样,他身强力壮体力过人,这个时候才甩了一马鞭,轰轰地从麦熙身边冲了过去。 木雪配合地在擦肩而过的一瞬,异能大展开。 等木雪他们冲过去在前面停下来之后,麦熙哇地大吐起来,刚刚喝下去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满地都是。 这下,麦熙的脸丢大发了,她浑身疲软又吐的难受,一旁的工作人员赶紧把她扶下来,请到一旁读坐下。 休息了好一会儿,麦熙才缓过神来。她突然的呕吐,宋言穆带着木雪根本问都不问一句,反而自顾自跑去跟刚刚她看不起的从西部来的女孩罗兰紫玩去了,甚至连自己的好朋友都不帮忙出头说一句。 “别说话。”麦熙的朋友子啊旁边摇头,“麦熙,不管刚刚是不是故意的,你都要忍。以后还是长点心吧。” 这是侮辱,这绝对是侮辱。没有任何原因突然驱马追赶自己,在自己身体不适的时候还一点表示都没有,宋言穆……宋言穆这是故意带着木雪来侮辱自己! 麦熙恨得牙痒痒,突然又是一阵呕吐。 不行了,她身体不舒服,还是回去算了。麦熙站起来,她那个朋友还算尽心,打算送麦熙回家。工作人员们连忙叫了专车来把她们两个送出这个宽大的休闲区,带到大门停车处。 在途经另一处的舞会时,麦熙透过车窗看到宋追珏抱着何晓丽在跳舞,何晓丽舞步不熟悉,一会儿就踩了宋追珏好几脚,可是宋追珏满脸都是幸福。 不行,麦熙又想吐了,呕,好难受…… 从这件事情之后,木雪明白自己的异能多半是升级了,能够固定某个人的某个刺激点引发一些情绪。她在麦熙身上种下的就是这样的情绪,一想到跟宋追珏、何晓丽、木雪、宋言穆相关的东西,她就会呕吐,她自身负面情绪的严重程度会关联着她的呕吐程度。 如果恨得想找茬,那麦熙多半会吐晕过去。 对这件事情,宋言穆只淡笑着夸木雪能干,却从来没有提过让木雪帮他去处理自己厌恶的生意伙伴。 因为宋言穆觉得,他不能一味依靠木雪,而应该是用自己的能力给与木雪幸福。 一时间没注意,盛夏繁花这部剧已经在水果台播放完毕了。有着宋家在背后的支持,这部戏继续在各大电视台转播,并且各类宣传完全不是要钱一般地猛砸。 好的剧情好的演员好的时机外加实力雄厚的宣传,盛夏繁花真的是爆火了。 这个时候,高校校花的节目也经过宣传也开始播放,有redy的保驾护航,有相应的宣传措施,木雪的人气自然是水涨船高。第一批出现的众多校花中,她们盛夏繁花剧组的角色们自然是拔得头筹。 这下好了,当年还珠格格有多火,现在她们几个就有多火,几乎算得上是一夜之间红遍c国啊。 某一天,木雪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床边上已经坐着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木霜。 宋言穆果然不是普通人,他不仅没有认错木雪和木霜,更重要的是一点都没有被吓着。 木雪反而吓着了,真的就靠一部剧?就能达到空间升级的作用?她可是做好了准备起码要多拍个好几年的剧才行啊! 木霜解释,因为宋家人的具现化平均每个人带来的事物总量是计算在内的。比如宋义诚的草原,上面每一块石头都要算入数量。这就已经是很大一笔数目。而且空间只要升级了,就算植物们消失,她获得的权限是不会被更改回去的。 不过,纯灵体出空间的她依然是有限制的,第一只有曾经进入空间的人才能看见她,第二就是她每隔三天才能出来一次,一次不能超过24小时,不然她会被空间强迫收回。 木雪懵懵懂懂地点头,反正,能出来就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