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异能

吴森若从校服口袋里面摸出一包烟,动作熟练地点了一根,“只揍人,不杀人,斩草不除根?” 王铭瞳孔一缩,“你以为我不敢?” 吴森若不置可否地弹弹烟灰,“在白天杀人,还在有如此多目击者的情况下杀人,你觉得你的下场是什么呢?” “既然你打听到了,我们是骑摩托车上学的。那么你有没有打听下,我们的家庭是什么呢?不用回答,我知道你肯定没有,不然你就不会这么傻了。因为,在这个市里,能找我们麻烦的人太少了,而你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吴森若的眼神很冷,浑身似乎在散发强烈的涵义。 王铭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你没有杀过人,看眼神就看出来了,你只不过是一个被家长娇惯坏了,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的孩子而已。你爸爸开了七家饭馆,有十几个门面,算得上小富了。可是,你家所有的亲戚都是做小生意的,连市商会的门槛都进不了。”吴森若继续开口,语气里的惋惜越来越明显,“你知道我为什么清楚吗?” 王铭往后退了一步。 “因为森若有习惯,但凡他看不顺眼的人,都会找人调查清楚,一旦你们犯到他手里,他就会报复到自己满意为止。”刘爽一脸正义,笑容灿烂,说的口的话却听的人脊背发寒。“我建议你们快滚吧,不然,下场都会很凄惨。” 王铭却不买账,挥动着钢管就抽了过来,“听你妈放屁,得罪都得罪了,管你之后怎么办,大不了老子今天就打死你们!” 吴森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多了一根钢管,但是他的钢管更细,更亮,端口处还闪着晶莹的光,一看就是磨锋利了可以捅人的。混战从他们俩的开始,像被点燃的炮仗一样,一时间喊声震天。 木雪被推开,但是一铁链夹杂着风声挥向木雪的眼睛,恐惧瞬间涌上心头,木雪吓得失声尖叫。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自己楼下。木雪稍微清醒了点,她抬头发现,除了吴森若刘爽外,还有一个高大俊秀的陌生少年。少年质地精良的校服外套挂在肩膀上,白色衬衣上别着浩宇高中的校徽。他有着一双黑曜石般坚毅深沉的双眼,直挺的鼻梁和锋利的唇形,组合在一起偏偏又显得面容沉静,既不是吴森若那样的冰冷阴郁,也不是死水一滩,反而是镜湖一般的平和无波,却又让人觉得无比剔透。 “木雪,你还记得刚刚的事情吗?”少年的手掠过木雪额头,温暖干燥的感觉仿佛阳光。 少年浑身上下散发出淡淡的青草香,木雪有些疑惑,“你是谁?” “看样子是记不得。木雪,你好,我叫宋言穆,是森若和阿爽的兄弟。刚刚发生了一些比较奇异的事情,但是现在你精神不太好,所以这件事我们下来找机会谈,你先回家好好休息。”宋言穆眼神平静,丝毫没有看到奇异事件之后的惊诧,“森若,阿爽,这段时间你们都多照顾她下。剩下的我来处理。” 吴森若依然是冷若冰霜的脸,但是目光游移,显然是在走神。而刘爽则是满脸振奋,想张口又不敢开口的模样,分外奇怪。 听着少年仿若成年人稳重的口气,木雪莫名的安心。于是她点点头,跟吴森若刘爽道别后,转身上楼。 家里没人,木蓉和何成庚都没有回来。木雪疲惫地进厨房给自己下了一碗面,吃了之后回到卧室。在看到木蓉又把床换了之后她也提不起情绪生气,而是直接躺倒在床就睡觉。 一夜无梦,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只有何成庚,在厨房做早餐的木雪随口问道,“木蓉呢?没回来?” 何成庚笑嘻嘻回答,“蓉蓉说她回妈妈家去了。小雪,你可得小心点哦,木阿姨挺护短的。” 木雪停下手里煎鸡蛋的动作,眼眸上移,露出了下眼白,“噢?你的意思是,大姑妈会收拾我?” 何成庚下意识地挪了挪,“我可是好心提醒你。” “谢谢,所以,给你煎个鸡蛋吧。”木雪边说边做,给何成庚也准备了一份早餐。 木桂啊,那个穷酸刻薄不要脸的姑妈,上辈子给她难堪最多的大姑妈,造谣说她当□得艾滋的大姑妈,教唆木蓉抢她嫁妆的大姑妈……呵呵,木雪都快要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了。来啊,就算我被揍,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看着手里铲子,木雪勾起嘴角,又有一场好戏啊好戏。 这天是周五,放学之后就是周末。所有学生都蠢蠢欲动,上课都不安生了。木雪也跟着静不下心来,不过她的静不下,完全是因为昨天的失忆,以及今天早上得知姑妈要上门。她得思考好怎么应对,怎么反抗和攻击。 林予菲今天倒是一反常态,对木雪又热络起来,嘘寒问暖得仿佛没有前几天的冷战。木雪呢,是打算慢慢折腾报复林予菲,所谓仇深似海反倒不急一时。因为木雪现在这个家庭状况,实在是后患太多,攘外必先安内啊。不然后方起火,前院失守,那她才是吃不了兜着走。 不管怎么说,这辈子,都不能让他们好过! 一个没注意,木雪发现,自己竟然站在空间里。 【当你精力过于集中的时候,你就会进入这里。】 空间好脾气地提醒。 现在还在上课呢,木雪懊恼,得赶紧出去。可是她思想刚一动,空间的话让她立即停下。 【蓝叶子的异能呈现了,在昨天下午,你因为恐怖被袭击的时候。】 是什么? 【情绪感染。你的情绪可以瞬间感染周围的人,并且是以负面情绪为主。】 空间不但说,还回放给木雪看。半空中出现一面光镜,里面以木雪的视角记录着当时发生的情景。 在木雪尖叫以后,所有的人跟着发出恐惧的尖叫,连滚带爬无比混乱,甚至开始相互攻击。刘爽和吴森若也受到了影响,跟大家打成一团。这一段情景里,木雪的视角没有发生任何改变,想来应该是她呆呆立在了当场。 然后,好几个警察进入了视野,控制住局面,但是警察的情绪也在逐渐失控。那个叫宋言穆的少年走了过来,站在自己面前。 “不用害怕,我们来了。” 沉稳有力的一句话,仿佛是咒语一般,让木雪失控的心跳慢慢沉稳下来。四周的人也慢慢平静,个个表情迷惑,说不出所以然。 再然后,自己就浑浑噩噩地跟着宋言穆,宋言穆带上吴森若和刘爽,跟警察们打了个招呼,走出巷口招出租车离开。 蓝叶树在黑暗的空间里,闪耀出莹莹的幽光。 木雪手扶在树上,小心翼翼地抚摸,仿佛是在给吴森若安慰一样。 “它是吴森若的具现化,那么,它所代表的的能力,跟吴森若的关系是什么?” 【特质。刘爽的特质是仗义疏财,同时本身也是个很有财运的人,所以会具现化成金叶树。吴森若内心深处依然有浓浓的抑郁,并且,他最强烈的愿望,就是周围的人能感受他的心情,他的痛苦和无奈,他的不幸和悲哀。】 木雪哑然了。 曾经听过一句话,幸福的家庭千篇一律,不幸的家庭各有其悲。 快乐、愉悦、欢欣、满足,都是幸福。 寂寞,失落,惆怅,沮丧,郁闷,忧愁,压抑,萎靡,消沉,焦虑,愤怒,嫉妒,憎恨,烦躁,仇视,疯狂,颓废,绝望,堕落,却不能用一个词来概括。 你的幸福也许可以炫耀,你的悲苦却无法排解。 吴森若的家庭,到底是什么模样? 不过木雪还没有感慨完,就被强制拉出了空间。回神的她发现英语老师严肃地站在她面前。 “对不起老师,我昨晚没有休息好,刚刚走神了。”木雪站起来,抢先一步弯腰道歉,态度十分恭敬。 英语老师张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让她站起来把课文读一遍。 长久没有用英语,木雪读的磕磕巴巴,班级里压不住的一阵阵哄笑。好不容易读完,木雪坐下,一不小心就瞥到林予菲嘴角意味深长的笑意。 笑,看你这辈子还能不能笑到最后!木雪咬牙。 放学之后,吴森若和刘爽依然等着她。一见面,刘爽就欢腾地跳好高好高,“小雪小雪,你果然是女鬼转世的对吧?我觉得你似乎有超能力哦!” 木雪干笑,“你想多了。” 刘爽添油加醋地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言木哥说你可能脑电波影响力很强,因为当时大家都莫名其妙的感觉很恐惧,攻击也是胡乱没有方向性的。” 木雪继续干笑,“你们都想多了,我什么都记不得啊。” 一旁默不作声的吴森若这才开口,“言木哥让我们告诉你当时的状况,同时也要叮嘱你注意,不要让别人知道,也不要情绪过于起伏。不然迟早会惹出大事。” 木雪点头,“哦。不过这真不是我的缘故。”当然不是我的缘故,要说也是因为你的蓝叶子。 “真羡慕你。”吴森若呢喃, 木雪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她嗯嗯啊啊了很久,终于思考出一条回报吴森若蓝叶子的方法。 “森若,如果,如果我真的有这个能力,那么,在你需要的时候,带上我吧。” 走在前面的吴森若背脊陡然僵直,然后又放送。 “好。” “小雪小雪,周六的时候有空吗?言木哥说想给你做个测试!”刘爽见木雪有承认的趋势,连忙打蛇随棍上。 木雪干笑,“没时间。”开玩笑,她再傻也知道,无论是空间还是异能,都不能随意暴露。 刘爽失望得想要哭泣,看来要确认木雪是不是女鬼转世,不太容易啊。 木雪在自家楼下下车,跟吴森若刘爽告别,然后回家。 一打开房门,迎面扑来一股【你死定了】的气息。木雪从地板上的鞋子就可以看出来,爸妈回来了,并且大姑妈大姑爷也来了。 呵呵,木雪阴测测笑,来战!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君。 话说,其实木家人在三次元,还真的是有原型的tat,这年头就是奇葩满地爬啊

上一篇   9绿茶婊

下一篇   11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