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番外】夏威夷度假②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92【番外】夏威夷度假②

当天的聚餐晚饭……不能用热闹来形容,应该用战火纷飞来形容。 宋言简从家里出来,直接拉出了五十号精英保镖,光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宋言简对这帮家伙的战斗力有多大估计。 在东南亚一直周旋于各股黑道势力之间,吴森若的成长比之前的间谍培训更加飞。他不近女色也不好男色,只一心一意地追求强大,专心致志地完成各项任务,无论是头脑还是身体素质都提升得很快。而宋言锋一直就是个离经叛道的家伙,从小就喜欢挑战强者,尤其喜欢挑战跟在他母亲身边的强者。没人知道宋言锋离家之后干了什么,但根据资料显示,世界杀手榜上排名第二十九的血兽,j□j不离十就是宋言锋这个家伙了。 而宋子衿绑来的封清炀,在这个内功要绝迹的年代里,二十岁出头的他竟然会轻功!实打实的轻功!以气点穴的手法竟然是活生生存在着!并且还教给了宋子衿!宋子衿不知道是在什么私密场合才能够偷袭了封清炀给用高科技锁绑了拖上宋家的私人飞机的。反正一路上封清炀一直意味深长地看宋子衿,宋子衿的脸都红得像猴屁股。 于是头皮痛的宋言简安排座位的时候,自己和宋言穆坐一起,宋言穆另一边是木雪,木雪旁边是罗兰紫,罗兰紫旁边是吴森若,吴森若旁边是索菲,索菲旁边是刘爽,刘爽旁边是封清炀,封清炀旁边是宋言锋,宋言锋旁边是宋子衿,再过了又是自己。 刚刚举杯说喝红酒,宋言锋面前装满酒的杯子就平平地飞到吴森若面前,吴森若伸手接住另一只手一拍,一把餐刀飞起来落下的时候就插到了桌子里。 “吃饭的时候,别闹。”吴森若脸冷得可以结冰渣。 宋言锋咧嘴,犬齿尖利,“我哥哥妹妹都在了,不会再这里弄死你。” 这话一出,宋言简就扶额了。以前他不担大哥这个位置的时候,都是宋言穆处理这些事儿。等着他现在负责了,才知道宋言穆有多不容易。 可是此刻被打扰了蜜月心情不好的宋言穆只顾着给木雪切牛肉,哪管你是不是兄弟阋墙啊!最好是打,打得全部回国去住院。 可木雪看不下去,这个宋言锋谁啊,人都没有见过,据说上次订婚的时候都是易容出现的。在木雪看来,妥妥的吴森若比宋言锋亲近。 不动声色,木雪边吃牛肉边用恶心呕吐的情绪影响宋言锋,那是一股非常非常剧烈的情绪,突如其来地袭击宋言锋。 所以大家再次举杯,端着红酒碰撞之后,邪肆杀手宋言锋一口红酒喝下去……哇地就吐出来,撕心裂肺地呕吐。 知道木雪有异能的人集体无语。 好不容易控制住恶心的情绪,宋言锋伸手摸了摸脉搏和肚子,身体是正常的。敏锐如他,一眼就盯着木雪。 “二嫂,你针对我?” 木雪无辜抬头,“啊?哪有,你是刚刚太激动了,所以肠胃不适吧。” 罗兰紫没忍住,噗地笑出来。 瞥了一眼罗兰紫,宋言锋没说话,他已经收到了宋言穆的微妙瞪眼。 “二嫂对森若的感情,还真深啊。”意味深长地说出这句话,宋言锋收起身上的杀气,立刻恢复成纨绔子弟的模样,吊儿郎当地下眼药。 罗兰紫立刻接嘴,“那当然,小雪是森若认的妹妹。我都没吃醋,你吃个什么醋啊?” 这话只是随口一说,说完之后,桌子上的人又囧默了。 信息量好高。 这到底是罗兰紫喜欢小雪,还是罗兰紫喜欢吴森若呢,还是宋言锋吃吴森若的醋呢,还是宋言锋吃木雪的错呢? 宋言穆放下刀叉,看着宋言锋。 宋言锋唯独对这个曾经的大哥现在的二哥有几分感情,只得耸耸肩,“我是吃吴森若的醋,嗯哼。” 这下宋言简吴森若罗兰紫同时黑脸,宋言简啪地拍桌,“言锋!” 邪肆之下还有点吊儿郎当,宋言锋一边吃东西一边斜眼问宋言简,“你也吃醋?那你先把那个叫罗兰紫的小妞干掉啊,切,一点魄力都没有。” “喂,敢对兰紫下手我第一个关谁禁闭啊!”木雪拍桌。 “就凭你?二嫂,你还是哄好我二哥再说吧。”宋言锋继续斜眼,“你和兰紫在我看来跟蚂蚁没区别,一根手指头都可以碾死。” 哇塞好狂妄,木雪好久没有被激的斗志熊熊燃烧,“来啊来试试啊!” 宋言穆继续给木雪切牛肉,好像一切都没有生一样。 “就是!来试试啊,看小雪不揍得你满地找牙!”刘爽唯恐天下不乱,差点跳到桌子上,一旁不能说话的索菲也拿起餐刀,一幅宋言简你敢动手我立马参战的模样,夫妻俩配合好协调。 “好了好了,吃完饭再吵,不然全部丢海里喂鱼!”宋子衿头疼,顺便用脚踢吃得安逸的封清炀。 封清炀抬头,环视一周,“清官难断家务事。” “师傅!就算我绑你来的方式不对但你也占便宜了啊!这种时候就不要太拘束了请大胆地让他们闭嘴好吗?你不觉得他们边吃饭边吵架唾沫星子到处飞很恶心么?”宋子衿已经对她的男神师傅了若指掌,递进地几句话终于让封清炀放下了刀叉。 宋子衿立即捂上耳朵。 “闭嘴!” 少林狮子吼,不是光头肌肉僧侣,也一样可以吼得气如洪钟震颤四野的。 用上内力的吼声带着可以侵袭人体的气场,震得在场所有人耳鸣晕,所有声音戛然而止,一分钟内没有一个人说话。 这下,宋言锋的眼神变了,那是一种现猎物之后闪耀着垂涎的精光四射。强者,对宋言锋来说,是最有吸引力的存在。而相貌美丽的强者,对宋言锋来说,更是毒品一样的存在。 宋子衿突然感觉自己办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连忙一把抱住自己的师傅,“言锋这是我老公你不准抢!不管你是不是喜欢男人都不准抢!” 封清炀意味深长的目光再次投向宋子衿,曾经的金刚芭比现在只有一身流畅的肌肉线条,结实又性感,很可口的样子。宋子衿在这目光下讪讪地松开手,但仍旧不忘凶狠地瞪视宋言锋。 “我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我只喜欢挑战。”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宋言锋扭头对着吴森若说,“快跪下认输并且滚离宋义蕊身边,我要去挑战下一个对象了。” ……恋母! 宋言简宋言穆宋子衿外加木雪脑海里闪出了金光闪闪的两个字。 挑眉的吴森若说出了众人惊掉下巴的话,“宋义蕊更喜欢我,我是不会离开她的。” 这又是什么节奏! 罗兰紫几乎要哭了。 木雪赶紧安抚罗兰紫,凑到她耳边去说,“宋义蕊是宋言锋的妈妈,同时收了吴森若当干儿子和继承人!宋言锋这家伙内心暴躁又别扭,一边不刁自己的老妈一边不准老妈刁任何人,懂?” 差点被吓死的罗兰紫这才松口气,眼泪汪汪地抓住木雪的手,“不成了我必须向你学习,以后吴森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这个么,木雪失笑,“如果你家人同意的话。” 一抹泪,罗兰紫咬牙,“我喜欢我愿意。” 旁边的吴森若抬头看了罗兰紫一眼,扭开头。他确实很久没有跟罗兰紫联系,但……罗兰紫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的。 他并不是,不关心罗兰紫。 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关心而已。 并且,有宋言锋这个疯子追着他各种明杀暗杀了近一年,他又哪里抽得出时间联系罗兰紫啊。 于是这顿饭,就在大家时不时爆的争吵,时不时挥舞的餐刀,以及封清炀突然爆的狮子吼中结束。一旁围着的保镖们背心都湿透。真是够了……宋家这批小辈没有一个是省心的,就算是最优秀的宋言简和宋言穆,那也绝对不是省心的。 女人见了真正的闺蜜,总是会忘记老公。这就是宋言穆的直观感受,特别是木雪竟然还问自己,晚上她能不能跟罗兰紫一个房间睡觉聊天……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宋言穆狠狠瞪着木雪。木雪只好讪讪然冲罗兰紫摇头,而宋言穆已经冲旁边的黑狐递了眼色。黑狐心领神会,悄不作声地去前台给吴森若换了房间,直接让他今晚跟罗兰紫盖棉被聊天去! 吃完饭的宋言锋一个人没了踪影,宋言简不知道这货又跑去哪里惹祸了,狂炫酷霸拽的大哥遇到邪肆没感情的弟弟也蔫成了一根草。他只好约吴森若去喝酒,没想到吴森若依然是冷脸拒绝。 “我不跟男人约会。”吴森若冷哼。 宋言简默然,“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跟你交流下宋言锋而已。” “我不会对宋家人下杀手,不过我也不会让他干掉我。”吴森若转身往刘爽那边走,“你自己玩去吧,我不想跟你做朋友。” 最后一句话,宋言简被气得默默磨牙。回头一看,宋言穆扛着木雪走了,吴森若身边站着罗兰紫,刘爽旁边跟着索菲,宋子衿缠着封清炀……宋言锋跑出去猎艳,于是这里就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 愤愤然转头,宋言简突然被身后的木霜吓了一跳。宋言简已经知道木雪和木霜的事情,所以还不至于认错人。从刚刚宋言穆把木雪扛走时候的气势来看,此刻木雪是不可能出来的。那这个人铁定木霜无疑,估计又是被宋言穆给赶出来的吧。 宋言简惺惺惜惺惺,试探着对木霜开口,“一起去……喝一杯?” 上下打量了一番宋言简,突然想到上次自己掉进井里的事情,木霜诡异地笑,“好啊。“ 罗兰紫已经很久没见到吴森若了。 这一年来,她从最初的暴躁,慢慢变得抑郁,抑郁之后又渐渐振作。此时的罗兰紫,虽然才十七岁,目光里已经有了成熟的沉淀。 她就是喜欢吴森若,无可救药地喜欢。罗兰紫不知道该怎么让吴森若爱上她,但是,罗兰紫明白,自己只要缠紧了,别让吴森若再溜了,吴森若就会是她的。 繁星遍布,刘爽跟吴森若走在前面,罗兰紫和索菲走在后面。 索菲不能说话,也不太喜欢手语张牙舞爪的模样,于是随身带着手机短信。这回,罗兰紫的手机震动起来。 【你怎么不上去把森若拿下?】 看到这条短信,罗兰紫沉思了一会儿才回复。 【怎么拿下?】 【直接扑倒。】 【……我又不是宋子衿……宋子衿扑倒了那么多次还不是没成功……】 【给你弄一杯加料的酒灌他?】 【索菲你哪儿来的这么多坏主意啊!】 【哈哈,开玩笑的。】索菲才不是开玩笑的呢,不过她知道罗兰紫接受不来,于是作罢,【再等会儿我把刘爽拖走,你们聊!】 没过多久,刘爽掏出震动的手机,上面是索菲包含威胁的短信。 【中国有句话叫打扰别人谈恋爱要被驴踢,你不是忘记了我们把兰紫还有森若一起叫来的意义了吧?】 正和好兄弟一起交流感情的刘爽这才现,自己有喧宾夺主了。不好意思地挠头,刘爽大力地拍吴森若的肩膀,“兄弟假期还长,咱们慢慢聊。那个,我和索菲有点事情要商量,我们先回去啊!” 说完,身强力壮的刘爽这才啪嗒啪嗒地往回跑,冲过来抱住索菲抡了好几圈。 星光下,索菲无声地笑着,捶打着刘爽健硕的胸膛,两人迅地滚远了。 星光下海浪温柔地亲吻着沙滩,一遍遍不知停歇。罗兰紫低头看着细软的沙,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心口。 吴森若站在前面,回头看着原本嚣张直爽的女孩子再一次低下头,不由得想到那年他赶回去医院看木雪,不经意间瞥到罗兰紫站在旁边房间门口,黯然失色的模样。 几步走过来,吴森若站到罗兰紫面前。 “喂。” 罗兰紫抬头,脸上不时吴森若想象中的黯然,反而是视死若归的霸气。 “我们还没有分手吧?!” “啊?!” 凶悍地扯住吴森若的领口,罗兰紫咬牙,“我说,我们还没有分手吧?!你可是答应了当我男朋友啊,结果哧溜就飞去了b市,电话没有一个短信也不!我以为你忙呢,不敢打扰你!原以为你们在b市解决了所有的麻烦,你就会回来跟我告别之类的!结果你丫倒好,一趟风就去了东南亚,然后就给我玩失踪!” 举起双手,吴森若弯下腰,免得罗兰紫勒得他脖子疼,“抱歉,我是不想让你们担心。” “狗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刘爽一直有联系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躲我啊!”原本还有点点悲伤情绪,罗兰紫越说心里越窝火,“你倒是说说看,要不是我这样的女孩子,谁受的了你!早就劈腿不知道找了多少个男朋友了!” 吴森若有点想说,你劈腿我也不会怪你的。可是,这话要是真说出来了,估计罗兰紫会被气炸吧。 “我可是一直等着你的混蛋!”罗兰紫啪地一巴掌挥上了吴森若的脸,“就算你真的是忙得跟狗一样,起码今天见了我,多多少少也要表现出点对别人的不同啊!我比任何人都喜欢你,比小雪还喜欢你,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这辈子都只想跟你在一起,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就算哪天你断手断脚流落街头,我也会陪着你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已经很久很久不知道巴掌是什么滋味的吴森若这下子是懵了,这种力道对他来说一点都不疼,不过,心里似乎有点触动。 眼前这个暴怒的女孩子,是自己的女朋友。她会一直等着自己,会为了自己伤心,生气。 上一世,似乎,兰紫一直有努力的联系自己,可是那个时候他已经心性扭曲了,除了报仇根本什么都不在意。 吴森若不是对罗兰紫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只是……对谈恋爱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或者是曾经的女性没有给过他爱和包容,或许是本来应该青春萌动的年纪他的注意力早就转移到如何跟家里的一窝极品争斗,后来更是直接去了国外进行特工训练。所以,恋爱的这个方面,被莫名其妙拗断了枝叶,导致他跟上一世有点共通的就是——不懂爱。 “对不起。”吴森若知道自己没有做对,他……不应该这么久,一点联系都不给罗兰紫。 “说实话,我拥抱你跟拥抱刘爽没有什么区别,或者我在爱情上是个弱智。但是,我并没有忽视过你,也并没有故意想伤害你。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相处……总觉得,怎么做,都不太对。你应该是不同的,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不同法,总之……”叹了一口气,吴森若给罗兰紫一个拥抱,他在东南亚过得并不轻松,“我只是,怕连累到你。” 当女人面对一个自己深爱如骨的男人时,对方只需要一句甜言蜜语,就足够让自己原谅他的一切过失。 回手抱住吴森若,罗兰紫终于哇地哭了起来,“笨蛋蠢货傻逼!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宋义蕊对你再好又如何,你没有必要给宋家卖命啊!宋言锋不是很厉害吗,听你们说的一直针锋相对的,你回来好了,我爸爸妈妈肯定喜欢你的,他们会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我们也订婚好不好?你娶我不会后悔的……” 情绪激动的罗兰紫话说的有些乱,但吴森若听懂了。 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可以给你一个温暖的家。你不需要再冒险,不需要去争斗,你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 拍着哭得有些抽抽噎噎的罗兰紫的背,吴森若没有答应,“我喜欢这份刺激的工作,并且我也不是仅为宋家在做事。虽然现在一切都平静下来,但当初如果不是言穆和小雪帮我,我不会有今天。我是言穆的左膀右臂,不能轻易的说走就走啊。” 我看到过上一世,知道自己死的有多凄惨。也知道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宋言穆都真心把我当兄弟。还有木雪,我也希尽可能地待到她生下孩子再离开,这样她在宋家地位能够更稳固。这话吴森若没有说,说多了解释起来太麻烦。他真的是个不喜欢说只喜欢做的人。 “不过我可以答应你,等宋言锋不再乱跑,真正回归宋家之后。我会把一切都交出来,然后回去继承吴家。到时候,我来娶你。”吴森若认真地承诺。 “好啊你……”罗兰紫一呆,“你说什么?!” 皱眉,吴森若的脸色故意阴沉下脸,“娶你啊,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我娶你吗?” 等等,这话意思没错,可是听起来怎么让人那么想抽你呢!罗兰紫咬牙,“什么叫我想让你娶我!难道你一点想法都没有?!” 没有。吴森若的脸上这样写着。 “难道随便哪个女人叫你娶你就会娶吗???!!!!”罗女王咆哮了,忍不住一脚往吴森若踹了过去。 比格斗,罗兰紫和吴森若的区别相当于幼儿园和成年拳击手的区别。 先不说裙子有多限制罗兰紫的挥,吴森若轻轻松松就捏住罗兰紫的脚腕,往上一提,把那条洁白的长腿扛到自己肩膀上,顺便再伸手把罗兰紫往怀里拉。 幸亏学芭蕾舞的罗兰紫腿部韧带够好啊,这么高难度的拥抱姿势才办得到。 “只有你。”吴森若在罗兰紫额头上亲了一口,“只有你这个女人叫我娶,我才会娶。虽然我对爱情比较没感,但,你肯定是和任何人都不同的,因为你比任何人都……爱我。”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大概只会认为那个女人在疯,直接转身走人吧。”说道这里,吴森若竟然有几丝笑意,“要知道,我当年也是校草啊,如今也不缺女人追的。” 这种狂炫自得的模样,让罗兰紫泄了气。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她不是不明白吴森若这些年的变化。吴森若确实渐渐丢失了爱的本能,只剩下被爱的渴求。 其实,挺可怜的……罗兰紫心口微疼。如果是换了别的女人,或许会觉得很不甘,很失望吧。但罗兰紫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吴森若可以为了宋言穆和木雪两肋插刀出生入死,是因为这两个人真心待他。那么只要自己能够全心全意地付出,吴森若了结一切之后,必然会用一切来对她好。 世界上有无数种爱情模式,没有那种时好时坏。虽然这个看似聪明的人实质上感情极为笨拙,但是她喜欢,就是幸福。 爱情里,谁先喜欢,谁就输了。罗兰紫不得不承认,只要吴森若没有说两人分手,她就够高兴了,此刻听吴森若会娶她,她简直巴不得马上就把这事儿给办了免得夜长梦多。 “其实你是个很差劲的男人!”罗兰紫恨恨然地掐了吴森若的腰一把,“像你这种不懂爱,从事工作神秘又危险,又不擅长表达的男人,光棍一辈子都正常!” “嗯,我知道。” “所以,既然你不懂,那我说什么你干什么就是了!” “嗯,可以。” “先有空就要回来看我,没空起码要个短信!如果实在工作不允许,一年至少也要回来一两次。” “好。” “回来的时候要带礼物!” “好。” “早点结束一切回来娶我。” “好” “吻我。” …… 等两人手牵手地回宾馆,走到房间的时候,罗兰紫现自己的房卡竟然被换了。再抬头看一眼吴森若的房卡,罗兰紫脸顿时通红。 这是索菲干的?!啊……怎么办……是抓住这个机会先把吴森若给吃掉……还是…… 吴森若淡定地开门,淡定地去洗澡,留下罗兰紫一个人紧张得团团转。 怎么办怎么办?今晚真的要有实质性进展了吗? 结果,等罗兰紫红着脸把自己里里外外清洗了个干干净净,做好各种心理准备出来的时候,吴森若已经睡着了。 灯光下的罗兰紫差点没忍住暴起把吴森若从双人床上给踹下去的冲动。 深呼吸了好半响,罗兰紫才摸进被子里,贴着吴森若的瘦削却结实温暖后背,甜蜜地睡了过去。 算了,今晚就不闹了,坐飞机大家都好累的……明早再说吧…… 当晚嘛,不小心说了想跟罗兰紫一起睡觉的木雪,被宋言穆沉着脸扛回情侣套房折腾了大半夜。 夜风拂过窗帘,将一屋子旖旎的氛围渐渐吹散。 宋言穆抱着气喘吁吁的木雪,在耳朵上咬了一口,“以后不准再说要跟别人一起睡!” “女孩子的醋你也吃,真没品……”木雪已经没力气跟身后的人计较了,翻身摊平。 宋言穆哼了一声,抱起木雪去洗澡,“我会尽早撮合吴森若跟罗兰紫结婚的,这两个人我都不放心……” 白了宋言穆一眼,木雪想了想,又笑起来,“木霜回空间了,她说终于报仇雪恨,把汽油淋了宋言简一身……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