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番外】男神请留步!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93【番外】男神请留步!

封清炀,往祖上数是十几代,都是武痴。有将军有山匪有一代宗师,但是个个都是不拿笔杆子只喜欢用拳头说话的主。 可是封清炀的爷爷和爸爸都聪明,爷爷娶的是个一点武术都不懂但精通佛道儒文化的书香门第奇女子,爸爸也是娶了个研究古代文学的美貌女教授。 于是,封清炀这个品种,就彻底变异了。 男生女相的他小时候没少被同班同学们当成帮扶对象。纵然他每次体育课上都会大神威,无奈啊小孩子们总是记吃不记打,第二天又会把他当成公主来对待。更过分的是,再长大一点,等他十四五岁的时候,直接就被当成美少女来看了。虽然他打小就修炼内气易筋经都是当成体操来做的,可是,这孩子就是不长肌肉!外家功夫他也练啊,打沙包戳沙盆他没少干,结果就算长了一手的茧子那也是洁白的茧子,看上去跟妈妈一样光滑如玉,只有捏上去才知道手心有多结实。 胆敢捏封清炀小手的男生或者男人都被揍了个底朝天。 想要捏封清炀小手的女生……都捏不到。开玩笑以封清炀的身手要能随便被女孩子轻薄那他可以回去悬梁了。 但凡事,都有个例外。 高中的时候,他跟着父亲转学去了b市。 结果,麻烦接踵而来,先是被女生们疯狂表白,然后是被吃醋的男生找上门。对方嘲笑他是娘娘腔,一波接一波找茬。被父母警告不能继续欺负普通人的他真的是恨得牙痒痒,无奈找茬的男生们看他长得太精致人又太瘦弱,一般动口不动手,让他没法回揍个爽利。 在这个过程中,封清炀和宋子衿相遇了。 宋子衿那个时候正是迷恋肌肉的时候,给自己练出了一身的刚健筋肉,穿着衣服只是显得着女孩子块头有点大,体育课上一看那简直是可以把体训生们都比趴下。 那天,金刚芭比宋子衿刚好从体育课的操场上溜下来去买饮料,从小卖部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纤瘦的封清炀坐在花坛水池边上闭目养神。蔷薇花开得繁盛,池中水光粼粼耀眼,在封清炀白皙的脸上一层层晃荡过去。 宋子衿的心,也就跟着晃荡过去了。 这清冷的气质,这纤细的身姿,这不亚于宋家人的美貌,宋子衿心肝儿普通一跳! 恰逢这个时候,几个吊儿郎当一看就是校痞班氓的人溜达溜达地过来了,站在几步远的地方开始指手画脚,冷嘲热讽。 封清炀微微睁开眼,清冷的眼神瞥了那几个男生一眼,站起来要走。结果那几个人竟然把封清炀围住就要往角落的树丛里拖,这眼看着是要欺负同学的节奏啊! 宋子衿心中燃烧起熊熊火焰,英雄救美四个大字在头顶上闪闪光! 美少年!我马上就来救你! 原本封清炀是很开心的,这么久了,总算有要动手的了,还特别知情识趣地要往人烟稀少的树丛里拖,可以啊,看今天不给你们个教训! 然而,封清炀还没有来得及被拖进树丛里,只穿了一个黑色工字背心黑色运动裤满身凌厉肌肉的金刚芭比宋子衿同学就从天而降了。 只见这位胸肌达(封清炀的视角)的不知是男是女的长同学一手钳住为的同学,爆喝一声“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敢强抢民男!”,然后抡小鸡一样抡起对方直接扔了出去,噗通一声砸进喷泉水池里。剩下的三个男人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扔开封清炀就开跑,边跑还边喊“女金刚又出现了!!!” 好吧,原来是个女金刚。封清炀厌恶地看着宋子衿同学浑身凸显的肌肉,一丁点儿的掩饰都没有。 顺利完成了英雄救美的任务,宋子衿正等着封清炀温柔地询问自己姓甚名谁哪个年纪哪个班身高三围什么的,陡然看到封清炀对着自己嫌弃地翻白眼,顿时一颗心哗啦碎裂。 这人……真是不知道感恩图报!被家里宠着长大的宋子衿心里不爽,但在一见钟情的魔法效力下,她一点都不敢表达出这份不爽。 “同学,你没事吧?不用感谢我,我是不经意走过这里的。”宋子衿努力表现出礼仪老师教导的,最有亲和力最有魅力的微笑来。 “没事。谢谢你。“封清炀冷淡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不带走一丝云彩。 这下,宋子衿傻眼了。 追上去,还是不追上去,这是个问题。 宋子衿只纠结了那么几秒,等她再抬起头来,对方已经连个影子都不剩下了。 好像这个人是叫个什么风轻扬?!宋子衿咬牙,哼,我宋家小姐想要找的人,还怕找不到?! 果然,不到下午,封清炀在学校里的资料复印件就全部落入宋子衿的书包了,她表示回去之后还得找人把这个美少年打听清楚! 打听的结果就是,这位神秘美少年是跟着父亲母亲一起移居b市的,母亲是大学教授,父亲是个普通生意人。然后封清炀比宋子衿要高一个年级。 这下宋子衿放心了,哼哼,不怕把你抓不到手!实在不行,抢回家! 封清炀就此被宋追珏给缠上。早上的时候送早餐,中午的时候霸占他对面的位置,下午等着一起放学。那些敢找茬的人从此不见踪影,见着封清炀都是绕道的,班级里的女生更是离封清炀八丈远,恨不得不要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看玩笑,宋子衿可是能在体育课上一拳秒杀体育老师,扛起两百斤沙包的人形杀器啊!这种人还是个女生,并且还是个陷入了恋爱疯狂追求对方的女生,要是这种女生吃起醋来,乖乖那不得出人命。 宋子衿的脾气,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心情不好的时候管你是谁,老师太罗嗦了批评她结果讲台都被她一拳给打穿过。 为此,封清炀非常非常困扰。 于是在一个阳光特别美丽的下午,他把宋子衿约到校园一个偏僻的角落,非常认真地告诉宋子衿。 “谢谢你喜欢我,不过,我不喜欢主动的女生,尤其是不喜欢肌肉女。” 这句话对喜欢封清炀又特别喜欢自己这身肌肉的宋子衿来讲,无疑是穿心一刀。宋子衿觉得自己天旋地转,快要吐血了。 既然对方不喜欢自己,那自己干脆强抢好了!仗势欺人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干的!人不风流枉少年!不犯错不犯二不犯傻的青春不叫青春! 做好心理建设的宋子衿牙一咬,“你喜欢不喜欢我不管,总之,你必须当我男朋友,等我腻了你才能自由!” 封清炀囧然,他不打女人,可是……眼前这个嚣张的肌肉女真心让他手痒! “你知道我是谁吗?”宋子衿横着心做出高傲无比的样子,“我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你只是需要跟我谈一段恋爱,哄我高兴就是了。我可以在分手的时候给你很多钱。如果你敢拒绝我,我会让你父母都付出代价的。” 说完宋子衿还作死地讲封清炀的父亲是干什么的,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和对手是哪些,母亲在哪里读书,学校里哪些人不满意她的提议等等等。 封清炀的拳头捏的噼里啪啦响,宋子衿可还在噼里啪啦地说。 “宋子衿,虽然我的原则是不修理女人。不过,你例外,你应该不属于女人的范畴。” 伴随着这句话,是封清炀突如其来的一招青龙爪,直取宋子衿的咽喉。 常年格斗训练带来的本能反应让宋子衿闭嘴后跃,然后迅开始还击。封清炀冷哼一声,接住宋子衿用了五成力的一拳,轻轻松松。 宋子衿咦了一声,不对啊,平常男生用这个力度早就揍翻了,难不成…… 等不及宋子衿难不成了,她已经被封清炀一个反错手卸了拳头的力道,这下宋子衿知道封清炀不是个美艳的软柿子,其实是个仙人球!但是如果现在打输了,那不是更没戏了吗?宋子衿索性心一横,干脆恶人装到底,先打赢了再宣布占有权吧! 自恃力气大,宋子衿采取的是主动攻击的姿态,直拳勾拳横扫侧踢,哪知道封清炀不仅躲得容易,还能够轻轻松松一下子跳起来一米多高,直接当头就踩了她一脚,然后一个半空后翻身同时手刀横砍。 啪! 宋子衿颈椎受袭,浑身一软,扑倒在地。 从开始到现在,封清炀都只动过一只手。 这个瘦瘦高高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生,竟然一只手就把用暴力称霸校园的宋子衿修理趴下了。 灰尘呛进了宋子衿口里,脑袋上还踏着封清炀的脚,宋子衿觉得,她一定是把脸都丢进祖坟里了。 为什么……怎么会……这个样子…… “你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封清炀踩着宋子衿的头蹭了两下,刚刚因为宋子衿高傲无理要求引的怒火总算是消散一些了。 从小被那么多专业教练教导,几乎是没有尝过败绩的宋子衿一边吃着灰尘,一边委屈地点头。 “力量并不一定要外显于形势,你的肌肉并不优美。筋肉人是蛮夷的审美,华夏崇尚的是内敛的气支撑淬炼得当的体,你太弱了。” 松开压制宋子衿的脚,双手抱在胸口的封清炀睥睨着宋子衿,“别以为你身强力壮肌肉多就可以为所欲为,不管你是什么人,我想要不声不响地收拾你,简单得很。听过点穴吗?截断你血脉流通,让你从此残废,可不是什么难事儿。” 把威胁的话说完,封清炀扭头就走。 所以封清炀没有看到,宋子衿爬起来之后,满眼冒出的桃心。 好帅!原来不仅仅是长得漂亮!竟然武力值这么高!崇拜啊! 宋家人基因里都有崇拜强者的因子,宋子衿原本只是被美色所诱,说不定真的只是玩玩就可以抛之脑后。结果这个美色竟然综合素质那么强大,吃不到嘴的宋子衿这下是真的沦陷了。 她痛定思痛深刻总结了自己的鲁莽和沉不住气,第二天诚心诚意地去教室里找封清炀,当着全班的同学给封清炀道歉。 “对不起,昨天我的那些话不是真的,我只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一时脑热口不择言,请你见谅。” 封清炀的同学们当然不知道昨天宋子衿其实是卑鄙无耻地用封清炀的家人来搞威胁想让他就范,看宋子衿大小姐这么低声下气的模样,一个个都在感叹果然爱情好伟大! 眼皮子直跳,封清炀觉得自己的脸肯定要扭曲了。 “就算你不喜欢我,我还是喜欢你。如果不能当恋人,那,你可以当我师傅吗?你真的好厉害,教教我,好不好?” 封清炀好想再一次把这个没脸没皮的宋子衿踩到脚下吃灰尘!这个女孩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脑回路是什么构造?! “我拒绝。”封清炀挥手的频率极像是在赶苍蝇,“要上课了请你回自己的班级去,我不想见到你。” 宋子衿抬起头,眼泪汪汪,“为什么不想见到我?因为你不喜欢肌肉?我今天穿的是校服,看不见肌肉的呀。” 全部同学沉默围观。 额头的青筋都要出来了,封清炀猛点头,“是啊!既然你这么有自知自明,就不要到我面前恶心我了,好吗?” 众人似乎看到了一柄钢刀插入了宋子衿的心脏。 呼啦把眼泪擦干净,宋子衿一丁点可怜的表情都没有了,“那……我站到你身后去?” 轰隆!这是一部分下盘不稳的人摔倒的声音。 忍无可忍的封清炀爆出一声爆喝,把教室后面挂的钟都给震落到了地上。 “滚!” 夹着尾巴的宋子衿立马哧溜滚了——然后过了两节课又圆润地滚了回来。 “你刚刚那是少林狮子吼?”宋子衿双眼冒桃心,“师傅,教我好不好?” 死皮赖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宋子衿挥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追的九字游击战方针!封清炀真的飙了她就装可怜,封清炀不动声色的时候她围着天天嚷嚷要当徒弟,封清炀被缠得实在是疲倦得不想理会她了,她就欢呼着得寸进尺。 长时间的接触下来,封清炀现,其实宋子衿这个人并不讨厌。 她其实很细心也很有耐心,每天早上送早餐,从一开始买的肯德基必胜客慢慢变成了他喜欢的豆浆包子油条面条,从一开始难吃的要死慢慢到后来味道越来越好,封清炀现,这个看似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小姐,竟然已经学会了做早餐。 虽然他从来不接受宋子衿买的衣服球鞋书包文具等东西,但是不得不承认,宋子衿挑选的都不是什么故意用来砸人的名贵品牌,而是从平时里注意着他,钢笔是不是不太好用了,书包是不是不小心划破了了,最喜欢那个衣服的颜色,个字长高了是不是没有换新鞋。 那些是细节之处的关怀,只有真的喜欢的人才做得到。 并且,宋子衿的眼神,非常的……美丽。 充满了悦动的生机,坚定执着,毫无畏惧的眼神,一直悄悄在各个角度各个地方注视着他的眼神。 收一个这样的徒弟,大概跟收一个哈士奇宠物差不多吧?封清炀心念念想喂哈士奇很多年,无奈父母就是不允许。 这么一对比之后,封清炀月刊宋子衿越像只哈士奇,长得漂亮,喜欢抖威风,武力值不差,可是经常犯二,没脸没皮,抗打击能力强,如果长时间不理就会干出各种诡异的事情来…… 于是在宋子衿持之以恒地纠缠了几个月之后,封清炀终于忍不住扔了一张素描图给她。 “等你把肌肉减到这个程度再来拜师吧!拜师之后就别天天缠着说喜欢我,烦死了。” 那是一张随手的素描,上面画的是瘦了一半,曲线和流畅感美了很多的宋子衿。 收到素描图的宋子衿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复印一沓放好,原件被工工整整地裱起来放到了床尾的墙上她偷拍的封清炀照片旁边,每晚都要幸福地看几眼才睡着。 对于宋子衿这种丢脸的行为,宋家人不约而同地保持沉默。一个能够修理宋子衿的男生,绝无可能是普通男生。其实家里人没有一个能够接受宋子衿那健硕肌肉的审美,女孩子浑身筋肉到底哪里有美感啊?宋义蕊就够女汉子了能双手用沙漠之鹰,那没非得练的一举胳膊就肱二三头肌啊! 何况那个时候宋家事情也多,宋言穆要回宋家了,宋老爷子忙着去深山访友,宋言简忙着打探他怀疑的事情,主家的人更是各有各的工作,只由得宋子衿折腾。 再过两个月,宋子衿的身躯已经玲珑多了,三分之一的肌肉已经消减下来。她非要拖着封清炀一起去照相,表示要记录下自己瘦身的经历。封清炀被缠得没办法只好随意地用手机拍了,然后宋子衿在一起如获至宝地高兴了好几天。 本来宋子衿脸蛋就是很可爱的,不然也不会有金刚芭比这个称呼了。现在的她看起来比之前玲珑了很多,起码胸部不会再被误认为是胸肌了……封清炀打量着宋子衿,看她欢天喜地的模样,莫名地心情也跟着好了一点。 算了,徒弟就徒弟吧,封清炀自豪地想,有个可以叫她往东不敢往西的徒弟也不错! 宋子衿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被指来喝去有什么不好,要知道美人那都是有点脾气的不是吗?男神都是难以接近的神,男神能命令你指挥你总比厌恶你拿脚踩你的头好吧? 肌肉,不是一天练成的;男神,不是一天拿下的。 宋子衿耐性可好了,等收了你,再说j□j你。为了日后有反j□j封清炀的机会,宋子衿觉得忍辱负重卧薪尝胆这些对她来说——木有问题! 求男神更猛烈地命令我吧! 同时,宋子衿开始卖家底,她虽然不至于说自己家是干嘛的,但家里有几口人谁跟谁爱闹矛盾什么的自然是毫不犹豫托盘而出。二哥回来啦,大哥不太爽!大哥出事儿了,爷爷很担心!二哥订婚了,来不来啊我们一起去?义蕊姑姑要出院了,我们一起去接好不好? 同时宋子衿还把古今中外的各种节日记了个溜顺,每天都能找出个节日理由来要请封清炀小师傅陪她过节日!七夕节光棍节圣诞节情人节这些绝对是大杀器节日啊! 封清炀鬼才不知道宋子衿这是安的什么心,表面上师傅师傅地喊,骨子里还是想把他给拐回去。 想拐我?哪有这么简单!封清炀拿出各种理由拒绝宋子衿,宋子衿愈挫愈勇屡败屡战,此路不通通别路,那你教我功夫总该可以了吧? 这个封清炀倒是没有拒绝,说了是收徒弟,宋子衿也确实减掉了那些粗大肌肉,他还是守信。 宋子衿趁热打铁,表示自己要学点穴! 要学点穴就要先练气,要练气还得先明白经络图,宋子衿这下卖萌装傻了,哎呀看不懂,哎呀哎呀就是看不懂,你在我身上指给我看看? 封清炀瞪着j□j目光明亮长及腰故意装傻的宋子衿,哼哼着用纤细有力的手指头差点没把宋子衿给扒拉下一层皮来。无奈宋子衿明明痛的满头汗,还要鼓作轻松地表示果然师傅摸一遍我就清楚了。 听完这话,封清炀愣了愣,最后用手心捂住了宋子衿的眼睛。 于是在宋追珏光辉又艰难的倒贴之路上,封清炀终于高考完毕,而聪敏好学的宋子衿终于把点穴学会了,回家在自家保镖团团长阁炽身上试了试,效果不错! 这次,宋子衿嘿嘿嘿嘿嘿了,既然学会了这招大杀器……那么! 找个机会一定要把两人之间给关系给升级了!!就算是用强的! 要不然着封清炀进了大学万一被别人给拐走了肿么办! 可是恰逢宋言穆带着木雪翘课跑路去度蜜月,他手上的一堆事情直接丢给了宋言简和自己,宋子衿真的是两行挂面泪流下来啊!凭什么啊,凭什么宋言穆那么早就可以订婚天天跟木雪睡一起,自己想要追个男神就那么辛苦! 怨念没多久,听闻血腥暴力的反骨仔宋言锋追着吴森若去了夏威夷,宋义瑾已经被宋言锋在东南亚和吴森若闹的那么几场冲突给弄得脑仁疼。趁着宋言穆和木雪都在夏威夷,他干脆准备宋子衿和宋言简打包一起丢过去,看看能不能协助着趁着这个机会劝宋言锋回家来。毕竟下一代就是他们几个共同支撑宋家了,宋言锋跟狐狸一样难抓,这种事情还是让小辈们自己去磨合磨合吧。 宋子衿脑门上灯泡突然一亮。 好机会啊! 把封清炀给绑去吧! 度蜜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