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番外】吴家人的结局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95【番外】吴家人的结局

嘭!!! 吴梦推到了房间里瓷器摆设,愤愤然地看着那陶瓷玫瑰小天使摔得粉碎。 明明上次吴瑜遐说话,跟当年吴瑜遐儿子死不太对劲。明明这个吴瑜遐就是有问题! 以前吴瑜遐看到有钱有势英俊男人就会拔不出眼来,想方设法不顾廉耻都会去勾引。现吴瑜遐只会抽着香烟玩味地吐出烟圈,眼角眉梢都算计对方能有多大利用价值。 以前吴瑜遐喜欢买名牌,爱好各种奢侈享受,什么外文都不懂就只晓得那些奢侈品商标,会花钱不会赚钱、现吴瑜遐不意皮草是不是时尚款式,不意吃东西有多精致,不意是不是该去美容院护理按摩,反而拿着英文资料时候简略地看几眼,似乎就看懂,并且,她对吴家生意有了极为浓厚兴趣。 虽然说话时候嘴角抿起弧度一样,鄙视人时候表情也一样,甚至睡着之后姿态也一样。可是,瞎了一只眼后吴瑜遐无论是从气魄还是从胆识,都远胜之前。以前狠辣是鲁莽,现狠辣是……手腕。 就算没有吴天赐对吴瑜遐溺爱,吴梦相信,现吴瑜遐想要夺取吴家,也不是什么特别难事情。 所以,她怀疑,现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吴瑜遐。 想当初,吴森若既然能从国外借用力量,把吴天赐藏得严实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带走,那么吴森若未必就不能找个跟吴瑜遐一模一样人来掉包。 可是,她这样告诉母亲陈湘竹时候,陈湘竹反而厉声警告她不准打吴瑜遐主意。这可真是气爆了吴梦。 吴家家大业大,就算是宋义德步步紧逼,就算是近几年来吴家各方面生意都收到打击,但这匹巨大骆驼并非走不出沙漠。以前家里有吴森若作为所有私生子共同敌对对象,大家自然是愿意听吴瑜遐,反正有错也可以有她担着。现局势可不一样了,都是私生子,自然是要竞争。 吴还少管所没出来,吴圆圆不愿意跟她合作只想安稳度日,白玉彩一心一意想给儿子铺路,他们几个都是顺着吴天赐意思不敢吭声,任由吴天赐把吴瑜遐往公司重要部门里放。就这种紧急关头,作为自己一娘生弟弟吴磊不帮着自己就够让她生气了,母亲竟然还是这样态度! 吴梦决定,她要孤注一掷。 如果可以证明这个吴瑜遐是假,那么她就清除了遗产继承上一名劲敌。 如果这个吴瑜遐是真……那么,她必须要想办法,铲除对方。 趁着吴瑜遐跟吴天赐出去旅游时间,吴梦亲自用吸尘器走遍了吴瑜遐房间每一个角落,仔细得连被子都没有放过,总算是找到了好几根吴瑜遐头发。 既然妈妈和弟弟都不帮助自己,吴梦只能自力生。dna鉴定非同一母亲所生姐妹有难度,并且这种鉴定另一方并不知情案例医院一般是不做。所以吴梦砸出了不少钱,买通了医生才搞定这件事情。 鉴定结果是,吴梦和吴瑜遐没有任何关系。 有了这条,吴梦感觉自己胜券握了。 因为妈妈不支持,所以吴梦索性不跟妈妈讲,她要等着吴天赐带着吴瑜遐回来,搞一个绝地大反杀。 忍耐日子总是特别焦急,吴梦天天晚上都要梦到自己拿出这个真相,然后吴天赐把吴瑜遐带到医院去,等做出来亲子鉴定发现他们俩根本没有血缘关系时候,该作何感想。 肯定吴天赐会发疯吧,好早点气死好了,免得把吴家全部交给了这个冒牌吴瑜遐。 一个多月过去之后,吴天赐和吴瑜遐回来了。可吴天赐是被医生们上着呼吸机给带回来。 他们去国外旅游时候,一起潜海活动中,吴天赐潜海设备出现问题,氧气供应不足外加呼吸器故障。陪护教练第一时间发现了吴天赐异常,等把他带出水面时候,吴天赐已经昏迷不醒。 之后,吴天赐就一直没有醒来。 吴梦目瞪口呆去病房里看望吴天赐,开始纠结自己计划到底还能不能实施。 这个时候,吴瑜遐已经是公司挂职总经理兼入了董事会,陈湘竹和白玉彩没人拥有百分之8股份,按照以前吴天赐遗嘱,他六个孩子每个人都能有百分之5股份,吴天赐本身有百分之4股份,远国外不知道消失多久方瑞敏拥有剩下股份。 吴瑜遐却拿出了一份吴天赐美国立下遗嘱,里面写清楚了,如果吴天赐死亡,他个人百分之4全部由吴瑜遐继承。这个遗嘱里还有一个附属协议,如果遇到吴天赐变成植物人或者超过5天没有意识情况,那么由吴瑜遐代替他行使公司上一切职权。 这份遗嘱,把白玉彩和陈湘竹都惊呆了。她们两个跟着吴天赐这么久,所有青春和爱情以及尊严都给了这个男人,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偏爱吴瑜遐。 白玉彩泄了气,她儿子还牢里,她女儿吴圆圆毕竟小了吴瑜遐那么多岁,而且自己如果争不赢,搞得不好反而害了儿子女儿。要知道,吴瑜遐收拾人手法可不怎么光明正大。公司里也出过泄露商业机密人,吴瑜遐根本就没有报警,反而是让保安把那人关地下室里饿了几天几夜,然后活生生地折断了手指头脚趾头,然后威胁要把活老鼠缝进那人肚子里,吓得那人什么都交代完。从此之后,他们没有任何人看到过那个人,也不知道是放走了还是灭口了。 吴瑜遐行事手段,完全是黑道作风,不像是个正常人。说她是因为失心疯好之后留下后遗症也行,说她完全就变了一个人也行,总而言之这个女人好别惹。 陈湘竹也有同感,可是陈湘竹有儿子有女儿,三个人加起来百分之18股份虽然吃不完用不了,可是现吴家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待家里儿子,就只有吴磊一个啊!无论吴天赐如何偏心吴瑜遐,也不应该只给儿子百分之5啊! 看妈妈这口气怎么也忍不下去,吴梦知道机会来了。她立即把dna坚定事情告诉了陈湘竹。 陈湘竹听了又惊又喜又怕,惊讶是这个吴瑜遐竟然是冒牌?那她身后势力是谁?喜是只要吴瑜遐不是吴家人,那这个遗嘱说也就不是她事儿!说不定遗嘱都是吴瑜遐给捣鼓出来呢,怎么说吴天赐身上股份都得平分给孩子们吧。怕是不管吴瑜遐背后势力是谁,多半跟吴森若脱不了关系,吴森若对他们每个人都厌恶很,既然能买下个钉子这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卷土重来报复大家。 但不管如何,先把股份抢到手,然后立即变卖出去,大不了从此逃远远,不再跟吴家牵扯上关系! 陈湘竹这厢打定了注意,也没有立刻就行动。她悄悄地取了吴天赐血样,再找了个机会跟吴瑜遐擦肩而过时候假装绊倒,刀片各段了吴瑜遐一些头发。 兰提不是笨蛋,她当晚洗澡完之后就发现头发有个地方少了一小截,谨慎如她立即就推断出了事情始末。给美国那边打了个电话,当晚就有人带着保险箱上了飞机,第二天到达了海塘市。 去医院做了个特别“美容”、“美发”和“美甲”,兰提拎着手提包带着律师和保镖去医院,她知道热闹即将来临了。 当着律师和公证人员面,兰提剪下头发指甲,以及吴天赐头发血液,送给医院进行dan亲子鉴定。这个场面,她故意没有叫陈湘竹和吴梦吴磊来,只叫了白玉彩和吴圆圆。 “圆圆,你也要做一个吗?证明下你身份。”兰提笑得嚣张。 吴圆圆不知所措,白玉彩抱着吴圆圆尴尬地回答,“圆圆本来就是天赐女儿啊。” “你们害怕?”兰提走到白玉彩面前,突然出手捏住白玉彩脖子,“当初你健身教练人挺不错。” 白玉彩脸颊瞬间变得灰白,满屋子人没有吭声,她也不敢挣扎,只好沉默。 “鉴定。顺便,少管所吴也给鉴定下。”兰提拍拍手,似乎想要拍干净什么脏东西一样。 吴圆圆被强迫抽了血,然后带离病房。那一群律师公证人保镖也随即退了出去。 病房里,吴森若毫无活力地躺那里,氧气罩一直扣脸上没有离开过。 “白玉彩,你很清楚,吴圆圆不是吴天赐孩子,只有吴才是。所以,当吴出事儿被关之后,你才会那么低调。吴梦一天到晚都想着法儿意图扳倒我,吴圆圆却是想着法儿来讨好奉承我。”兰提笑嘻嘻地坐高级病床边上,随意口气讲着白玉彩藏了十几年秘密。 白玉彩不敢吭声,她不明白吴瑜遐这样做意义。 “别怕,我不会弄死你们,不会赶走你们。你替吴家打拼这么多年,那百分之八是你该得,吴百分之五也是应有。不过吴圆圆百分之五嘛,自然是要给我,对不对?” 这下白玉彩明白了,原来吴瑜遐是想要股份。这下她终于可以擦掉额头汗了,“没问题,我可以以监护人身份签订股份转让合同。” “乖,你能这么配合,我们大家都少了麻烦。”兰提算是捏住了白玉彩软肋,“如果你能帮助我话,我可以考虑早点把你儿子弄出来。” 吴之所以弄不出来,那是因为宋义德还有宋家人使了全力压制。现今宋义德早去了省里任职,宋言穆和木雪也没有太关注吴家,她只要能拿到吴森若同意,想要把吴早点弄出来并不困难。 这个诱惑实太大了,没有哪个母亲会舍得让儿子受苦。白玉彩不是不知道,儿子牢里经常被其他同龄人修理,狱警根本就不管,这一定是有人蓄意安排。原本她指望吴天赐能够早日救吴出苦海,哪知道吴天赐一心都扑到了吴瑜遐身上,从此把吴忘到了脑后。 “你想让我干什么?”白玉彩咬牙开口。 “很简单,你讨厌陈湘竹吗?” 兰提话这样一出口,白玉彩即便是不讨厌陈湘竹那也得讨厌了。 何况,白玉彩和陈湘竹两人都是情妇,情妇看情妇那就是妾看妾,竞争者关系不容多说。以前她们能够和谐共处,那是有共同敌人吴家正妻方瑞敏。后来方瑞敏被他们联手逼出国,她们又联合着撺掇吴瑜遐对付吴森若。 等吴森若彻底离开了。她们俩之间就开始有了分歧。 吴天赐手里生意,也要分简单不简单,赚钱不赚钱。有简单又赚钱,有复杂不赚钱。有赚钱多,有赚钱少。这些,白玉彩和陈湘竹就会开始争。 吴入了牢狱,吴圆圆又不是吴天赐亲生女儿,白玉彩心里没有底气,自然就争不过陈湘竹。被同样是妾人打压,白玉彩心里能过得去才怪了呢。 而吴瑜遐风光无限地回归,大大地抢了陈湘竹风头。人家不管如何说,都是吴天赐女儿,要掌管公司要接手权利比她们两个情妇名正言顺多。 所以,白玉彩果断抱紧了吴瑜遐大腿。 不出三天,陈湘竹和吴梦两人拿着兰提头发去做dna父女测验报告出来了,结果自然是冒牌吴瑜遐和吴天赐没有任何亲子关系。 这下子,陈湘竹和吴梦都觉得胜券握了。为了保险起见,吴梦和吴磊都做了一份鉴定报告,证明他们两个是吴天赐亲生孩子。 带着浩浩荡荡一群人,有律师有警察有保镖,陈湘竹和吴梦吴磊终于开始了他们反击。他们直接回到吴家房子里,当面跟吴瑜遐对峙。 “冒牌货,你根本不是我们吴家人。警察就这里,律师也这里,你没有资格拥有吴家股份,没有资格待这里。并且,我们严重怀疑天赐事故和你有关,请你立即接受调查。”陈湘竹盛气凌人,食指虚空点着兰提。 兰提翘着二郎腿坐着,脸上是吴瑜遐招牌嘲讽笑容,“你不过是个情妇而已,又没有入吴家户口,也没有正式地摆过宴席娶回家,你又算什么吴家人?” 陈湘竹冷笑,她已经胜券握,自然是不意冒牌吴瑜遐挣扎,“你看看这份鉴定报告吧,这是用你头发和天赐做比对。我是不是吴家人,天赐遗嘱里都明明确确写有我股份,并且,我给吴家生了两个孩子可是实打实!” 啪嗒! 一摞鉴定报告被砸到了地上,微微掀起个页面。 吴瑜遐动也没动,大红色高跟鞋和大红色唇色显得冷艳高贵,神情是愈发地鄙薄,“噢,dna鉴定报告啊,说什么?说我不是吴天赐女儿?” 吴梦一旁看得窝火,站出来呵斥,“你根本就不是爸爸女儿,不知道哪里来冒牌货,你脸都是做吧?身上痣斑也是做吧?欺诈犯,等着坐牢吧你!” 这时候吴瑜遐才拍拍手,示意一直一旁看戏白玉彩可以有所动作了。 白玉彩同样拿着一叠鉴定报告,都是复印件,她和吴圆圆一份一份地分发到了前来警察和律师手里。 “三天前吴瑜遐当着律师事务所和公证处工作人员还有医院医生护士面,也进行了dna检测,不仅仅是头发,还有指甲都进行了测验,足以证明吴瑜遐是吴天赐亲生女儿。”白玉彩发完之后,补充了一句,“当时我也场,我也是证明人之一。” 陈湘竹拿着手里鉴定报告,脸色有点发青。 怎么可能呢,她明明是亲手剪下吴瑜遐头发,这个过程中绝无作假。那么…… “我不信!”陈湘竹把手里报告丢到一边,咬牙切齿,“我亲手取样,绝对没有错!” “你亲手取样?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哪里,给我取样啊?”兰提逼问陈湘竹。 警察们也看陈湘竹,他们是被头给拍出来,作为国家公职人员,他们可不是这些有钱人走狗你让抓谁就抓谁,任何事情都是要讲证据讲流程。如果吴瑜遐根本不是吴天赐女儿,那么这桩案子必然就有查,比如这个冒牌货有什么目,真正吴瑜遐去了哪里等。但如果这个人就是吴瑜遐,那么陈湘竹就是诬告,是违法。 “我趁你不注意剪了你头发!”陈湘竹被逼急了,只能这样回答。 “哦原来是你没有经过我同意,悄悄剪了我头发啊。”兰提做出一副恍然大悟模样,“于是,因为你不知道从哪里找头发拿去做鉴定,然后得出了那头发不是吴天赐女儿头发结论,然后就带着这么大一群人来找我?陈湘竹,我是该说你愚蠢透顶呢,还是该说你妄图非法获取吴家财产想疯了呢?” 曾经吴瑜遐,哪里会有这等做派,这等巧舌如簧。吴梦心里一万个肯定这人是冒牌,事到如今,那就只有! “重测验,当着公安机关面重测验!”吴梦挥开母亲,脸颊有些扭曲,“你那份报告,也做不得准!” 白玉彩站吴梦面前摇头悯笑,“梦梦,你大姐瑜遐这份报告,有专业权威认定机构章,有公证处公正,是具有法律效力。” “我不信!,除非当着我们面再次认定!”陈湘竹把吴梦推开,死盯着白玉彩,“你们肯定是串通一气了,白玉彩,你女儿不是吴天赐种,所以你就要帮着外人来欺诈吴家财产吗?我不会让你得逞!” “你以为你陈湘竹就没有把柄吗?你以为你当初没有情夫吗?” 眼看着这两位情妇就要开始打嘴仗,兰提无聊地打着呵欠,她站了起来。 “陈湘竹,如果我重去鉴定,仍旧认定我是吴天赐女儿,那么……你就就是诬告陷害罪,我可以起诉你,并且开除你公司里一切职务,想办法收回你股份持有权。” 陈湘竹惊白了脸。 吴瑜遐确实可以,因为只要她是吴天赐女儿,那么吴天赐另一份协议就可以生效,吴瑜遐此刻代理着他公司里一切权利。 陈湘竹犹豫不决时候,吴梦替母亲做了决定,“好!那现就去!” 没有人知道,兰提现头皮上头发全部都是吴瑜遐,她指甲也是吴瑜遐,甚至她很早之前,就身体一些地方植上了吴瑜遐皮肤。 她原本血型和吴瑜遐就一致,这一切都是她好伪装。 浩浩荡荡一群人第三次驾临医院,吴瑜遐再次剪下头发和指甲。 他们所有人都这里等着,一定要等着时间里出结果。 而这个过程里,吴天赐竟然醒了过来。 陈湘竹和白玉彩连忙去了吴天赐房间里,兰提也不慌不忙地跟了后面。这吴天赐命大了,这样了竟然还能醒,不过……这样也好。等东南亚那边线全部收入手里时候,再送吴天赐归西好了。 病房里吴天赐刚刚醒来就听说了这么大一场动静,气得险些没有再次晕过去。 不过,吴天赐也被陈湘竹闹这么一阵,想到了一些疑点。 吴瑜遐公司管理上进步简直是一日千里,虽然处理事务时候态度依然高高上娇蛮,但从未不讲理过。曾经吴瑜遐特质就是不讲理死不认错,现吴瑜遐做任何事情都有准则。曾经以为,这是女儿清醒之后开了窍,可是实质上,这根本就是两种处事原则。 这两年来吴天赐身体越来越差,医生检查说他饮食不调,开了中药让他调理。可是怎么调理身体依旧每况日下。他终于意识到,也许是亲近人里,有人害他。 可是,到底是谁呢? 他吃多,就是现这个吴瑜遐熬汤啊。 如果这个女儿是假,那么必然就是吴森若想要夺取吴家,顺便报复吴家所有人。那么他就算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彻底弄死吴森若这个逆子,把吴瑜遐找回家。 如果这个女儿是真,那么那些汤就算有问题,也一定不是吴瑜遐问题。搞不好就是陈湘竹想借刀杀人一箭双雕。那么他会亲手料理了陈湘竹,给女儿扫平一切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