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番外】吴家人的结局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96【番外】吴家人的结局

兰提准备得周全,陈湘竹亲看看到她剪头发指甲,慌乱之下没有要求一声抽取兰提血液。 医生那边已经做过了兰提和吴天赐亲子鉴定,自然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们肯定是父女,所以也没有多嘴地要求抽血。于是这样鉴定报告,自然是和兰提手里那份一模一样。 虚弱地躺医院里,吴天赐拿着报告冷笑出声。 此刻特护病房里,白玉彩、吴圆圆、陈湘竹、吴梦、吴磊一个不落地都,兰提冲陈湘竹笑得嚣张。 “陈湘竹,你跟我十几年来,也算是兢兢业业,而我顾念你辛苦半生,为我付出青春,给我生养骨肉,所以给了你公司百分之八股份。”吴天赐话说缓慢,却冰冷。 “我有那么多女人,带回家只有你和玉彩,因为你们两个聪明,识进退,能猜到我心思。你们能够逼走方瑞敏,是我默许;你们能够欺辱吴森若,也是我默许。” 陈湘竹脸色越来越白,她确实聪明,确实能够猜到吴天赐心思。此刻,吴天赐已经是要下狠手了。 “但是,你们能干,只能是我允许。我要逼走方瑞敏,是为了瑜遐能够吴家踩稳脚跟;我要养废吴森若,也是为了瑜遐能够吴家踩稳脚跟。你们见到我补充遗嘱,就应该明白,吴家是吴瑜遐,不是你们任何一个。”吴天赐边说,边挥手让旁边保镖打开了一个箱子。 箱子里,赫然是一直针剂。 吴梦脸也煞白,她不敢想象,父亲这是要干什么。 “陈湘竹,你百分之八股份,就交给瑜遐吧。至于你,吴梦,你有什么想跟爸爸说吗?”吴天赐向吴梦招手。 此时此刻,吴梦明白了,不管吴天赐是要干什么,自己母亲都是无法再待吴家,是无法和吴瑜遐抗衡。而她,必须要做出选择。 咬住下唇,吴梦稳住自己声音,“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我知道,妈妈太贪心了。我早就劝过她,不要这么针对大姐。长姐如母,大姐就像是我们母亲一样对我们好,我们应该感恩大姐,一辈子都听大姐话。” 陈湘竹霍然转身,指着吴梦手指一直颤抖,“你……” “妈妈,跟爸爸道歉吧,你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而已。”吴梦诚恳地哀求着陈湘竹,那表情逼真无比,“我们都是一家人,大姐也是好心肠,肯定会原谅你,对不对?” 眼看着女儿此刻只管独善其身,还假惺惺地说着什么道歉就可以被原谅话,陈湘竹气得浑身都哆嗦,这就是她宠爱女儿……这就是她一心一意保护好女儿!当初她阻止吴梦去针对吴瑜遐时候,吴梦根本不听,现大祸临头了,吴梦立刻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抱歉,我心肠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宽宏大量。”兰提靠着墙壁,端详着陈湘竹灰败脸色,“不过这件事情我不出手,爸爸已经要处理了。” “天赐……能不能看我一心一意爱你份上,让我离开。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不要钱财,不要孩子,让我离开好不好?”陈湘竹缓缓跪下,“天赐我错了,我不是想要针对瑜遐,我只是……有点神经质了而已,你知道我一向有点多疑,我只是怕真瑜遐流落外……” 吴天赐冷硬地看着眼前陪了自己十几年女人,陈湘竹楚楚可怜脸庞并未让他内心有什么触动。 一心一意爱自己?吴天赐才不信呢,不管是陈湘竹也好白玉彩也好,或者是其他女人也好,他都不信。如果他没钱也没有势,是个被下放到农村穷知青,这些女人会爱他吗? 会爱他,只有珞瑜一个而已。 “这针下去,你也不会有什么痛苦,只是从此变得愚笨而已。放心,我会给你安排很好疗养院,让你安享晚年。”吴天赐自以为,自己这样是非常仁慈。 他老了,不想杀人。陈湘竹可以活着,但必须对吴瑜遐没有任何威胁。谁让这个女人公司里干了那么久呢,要是她成心要给吴家找麻烦,还是比较容易。 恐惧地瞪大眼,陈湘竹转身就想往门外跑,她没有想到吴天赐如此狠心,竟然想直接把她变成一个痴呆! 一个生活不能自狼障,一个可以任人欺辱而不自知痴呆!说什么好疗养院,她不信吴瑜遐能真饶过她,她不敢信墙头草两边倒女儿会想办法救她。至于吴磊,她不指望,从事件一开始到现,吴磊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逃跑只能是一个奢望,保镖们轻轻松松就压制陈湘竹,把她死死地按地上。 “天赐,你如果要这么对我……那白玉彩呢?吴圆圆根本就不是你亲生女儿,她也是欺骗你!”陈湘竹这才想起来白玉彩还有把柄,她迫不及待地喊出来,要死她也要给自己拉个垫背。 “爸爸出事之后,白阿姨就已经告诉我了。她把吴圆圆股份退了出来给我,从这点来讲,白阿姨虽然年轻时候犯了糊涂,但对我起码是没有欺骗。”兰提转头拉住吴天赐手,“爸爸,你说呢。” 吴天赐看了白玉彩一眼,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反而冲吴梦招手。 “吴梦,过来,你来给你妈妈注射吧,这样她不会那么疼。”吴天赐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始作俑者是吴梦,他从醒来那一刻就已经让专人打听了。 吴梦乖乖地走过来,取出针剂,推射出液体,确保针管里没有空气了,然后蹲到了母亲身边。 “对不起,妈妈。犯错是要受到惩罚……女儿我会轻一点。放心,以后我一定会经常来看你,好好照顾你。”吴梦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卷起陈湘竹袖子拍打起她经脉。 “白眼狼!毒蛇崽子!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逃过去!”陈湘竹绝望且愤怒,她挣扎都被压制死了,那冰冷针尖戳破了皮肤,透心凉药液注入了血管。 恐惧带来如堕冰窟般寒冷,陈湘竹突然发现,自己人生毫无意义。 她出生贫寒,一辈子大梦想就是想当有钱人。她努力读书勤工俭学考上大学,毕业之后到应聘到普通企业工作,雄心勃勃地想要打造一番事业。可是她脑袋不笨却也不是出类拔萃,相貌美丽反而职场上带来了诸多骚扰,让她烦不胜烦。她想自己创业却没有基础资金,她想积累经验跳槽,从大学开始交往男朋友却催着她结婚。 如果说结婚能够过好日子,陈湘竹也不排斥。可是他们两个家庭都贫穷,结婚城市里买不起房子,别提车和存款。男朋友甚至连两千块钱碎钻钻戒也舍不得买,非要用个两三百银戒来结婚。他们不拍婚纱,不定礼服,天天算计着请那些人能够多收些礼钱。 陈湘竹受不了了,她终跟男朋友分手,然后一心一意地开始工作上寻觅有钱人。对方有妻有子她无所谓,对方又老又丑她也不意,这样下来,她反而以身体拓宽了一条升职之路。 终,她公司跟吴家企业合作时候,贴心地位吴天赐斟酒,从而被吴天赐包养。其实,她是从第一眼就爱上吴天赐。 吴天赐英俊、优雅、多金,无一不是射中她内心丘比特之箭。她不乎吴天赐有多少个女人,不乎吴天赐有家族安排联姻对象,即将结婚老婆。 陈湘竹像是发了疯一般,辞掉工作,死缠烂打进了吴家企业,从此开始认真工作,只为让吴天赐能够一直把自己留身边。 她目标从成为有钱人变成了攀上有钱人,再变成了守住有钱人,后凝聚成打倒其他女人,成为吴天赐后一个女人。 她做到了,她一边努力工作,一边和吴天赐身边其他女人们斗智斗勇。能够入住吴家,陈湘竹不知道斗垮了多少小四五六七八,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 可白玉彩是她一个劲敌。陈湘竹一直都提防白玉彩,同时也因为无法打败对方从而不得一直和白玉彩合作。她们俩终什么都平分秋色,生孩子同样一男一女,股份同样一份百分之八。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陈湘竹人生意义变成了打败白玉彩。 后来,她发现自己和白玉彩实是太过于势均力敌,于是人生目标就变成了让自己儿子女儿赢过白玉彩。 毕竟方瑞敏走了,吴森若走了,吴瑜遐也疯了。 吴因为冲动冒进,招惹上林予菲那个煞星打残了张湖终给送进了劳教所,而她调查出来吴圆圆根本不是吴天赐生女儿。天知道她有多高兴,她终于赢了白玉彩。 可是吴瑜遐却回来了。 曾经吴瑜遐就是个摆设,正事儿干不好惹祸本事一等一,这样人吴天赐再宠也没用,早迟会被她孩子给超越过去。现吴瑜遐看起来还是那么骄傲,却再也不愚蠢,她会抓权,会收复人心,会安插自己人手,会排挤陈湘竹原本就不够雄厚势力。 所以她人生目标又成了一定要打倒吴瑜遐。 结果呢? 鸡飞蛋打,她回头一看,自己女儿原来被养成了这样一个货色。 这就是她人生啊,为了追求金钱放弃了一切,然后再金钱中迷茫了人生目标,后落得如此下场。 如果她能坚守原则,不去打吴瑜遐主意……或者说,如果她能够不跟白玉彩死磕,不去入住吴家……再或者,她生了孩子之后,像其他女人一样急流勇退带着孩子和一大把钱离开……再不然,她自强自立一点,自己去开个公司置办产业,不去争吴家着些钱财……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 眼前突然一花,陈湘竹有看到了自己几乎已经遗忘了男人,她当年那个男朋友。 “虽然我确实很穷,但是我真爱你。你要是不喜欢我家里人,我们就几年才回去一次,反正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供养,他们不会躲管束我们。” “等结婚收了礼钱,我就全部交给你,然后你拿来创业,好不好?” “我可以和你一起创业,成功失败都无所谓,富也好穷也罢,反正咱们俩可以一辈子都一起。” 为什么,这些过去那么久话语,竟然还会再次出现呢? 为什么,当年她一听就无比生气愤怒鄙夷话语,现听起来会觉得那么甜蜜真诚呢? 吴梦看着陈湘竹爆发出一阵畅大笑,紧接着头一歪晕了过去,她也吓得往后一倒,额头冒了一层冷汗。 这场dna鉴定闹剧以陈湘竹变成痴呆告终,从此之后吴梦夹起尾巴小心做人,吴磊加不吭声不说话,闷葫芦直接变成了闷石头。兰提说话算数,过了大半年她就把吴从牢里给接了出来。 经历过那一场窒息危机,吴天赐身体每况愈下,他开始大规模地放权给吴瑜遐,东南亚那边线路也终于全部交付。 吴从少管所出来后性格变了很多,他以前嚣张蛮横都被磨掉,只剩下内心里对林予菲刻骨憎恨他里面天天都思考出来要如何残酷地对待林予菲,要如何平衡自己内心。哪知道出来之后,林予菲已经不见踪影。 这个家里已经是吴瑜遐天下,吴自从林予菲之后对所有女人都有了阴影,他几乎是本能地对除了目前白玉彩以外所有女人有了敌意。不愿意复学去上课,不愿意一辈子都生活吴瑜遐掌控下,吴一天到晚阴沉着脸无所事事。他渐渐把仇恨都转移到了吴瑜遐身上,要不是吴瑜遐,他怎么会认识林予菲,要不是林予菲,他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而现,吴瑜遐竟然还要全权接受吴家,他这个吴家儿子又被放到了哪里? 吴梦看着这个状况,内心又忍不住开始痒痒。 因为她还是认为,吴瑜遐是冒充。 吴梦这次不敢太过直接,而是旁敲侧击地提醒吴。 你看看,为什么大姐喜欢吃虾子超过了吃鱼?她以前可是喜欢吃鱼,吃虾子会有点过敏啊。 你说,为什么大姐记不得小时候故意踩坏你小脚趾事情,你说左脚她不点头也不摇头,反而岔开话题? 你说,为什么大姐没有那么黏着爸爸了,他们俩,可是……呵呵。 吴听母亲白玉彩说过陈湘竹和吴梦事情,心里对吴梦有戒备。可是,吴也觉得,这个吴瑜遐实是太不一样了。 并且,吴想到了一点,当初dna测验,吴瑜遐一直都没有验过血。牢房里和其他违法犯罪份子“交流”过心得体会,吴知道头发和指甲是可以造假,甚至皮肉都能造假,只有血液无法全部换完。 可吴瑜遐看似不经意,实质上把自己保护密不透风,她甚至请了专门女保镖同吃同住。 白玉彩严禁吴打吴瑜遐主意,无奈吴和吴梦一个货色,都喜欢自作主张。 终,吴跟吴梦还是达成了共识。他们要验证吴瑜遐真假。 其实血液,也不是什么不好找东西。 女人每个月都要来月经,卫生巾里会有足够血液。虽然这个方法恶心了点,但却是吴梦和吴现阶段能够做到不打草惊蛇同时方便搞到血液了。 用这个跌破下限东西,吴和吴梦再一次去做dna鉴定,果然拿到结果是和吴梦第一次第二次做相同。 这下,吴陷入了沉思。 如果这个吴瑜遐是冒牌,她头上头发和手上指甲又是真货,那必然说明真货还活着。与其费心思是证明家里吴瑜遐是假,不如想办法去找到真。 可是……真,哪里呢? 吃过一次教训,亲手把母亲变成痴呆,吴梦也不再冲动。她继续小心夹着尾巴做人,并且逼问清楚了吴磊态度。 吴磊其实早就知道吴瑜遐是假,因为他不小心撞破刚刚回来不久吴瑜遐用一口流利英语给别人打电话。那天晚上原本所有人都不家,吴磊是因为下午睡过了头所以没有出门,结果兰提回来之后放松了警惕,接起来一个电话一长串英语就爆了出来,说完之后吴瑜遐听到了吴磊房间轻微动静,立刻就挂断了电话。 那个时候兰提本来是想直接杀吴磊灭口,或者是直接“不小心”把他从窗户上摔下去弄个半死再翘破脑袋也成。总之,兰提当时已经利落过肩摔把吴磊摔到了地上砸得头晕脑胀,并且一把尖锐钢刺抵子啊了吴磊太阳穴上,眼看着就要来个对穿。结果吴磊开口问了一句,“二哥还好吗?” 吴家,如果吴瑜遐是大女儿,那么吴森若排行第二。 吴磊那也是急中生智,他第一反应是吴瑜遐是吴森若送还,如果吴瑜遐有问题,那么必定是吴森若问题。 原本吴家几兄妹里看起来木讷吴磊,这一瞬间成为了聪明人。 于是吴瑜遐拍了拍吴磊脸,“你不讨厌吴森若?” 吴磊摇头,他真不讨厌吴森若。虽然每次他都跟着吴圆圆吴梦吴一起凑热闹,但他真……没有过想要针对吴森若意思。他内心里一直不赞同大家恶劣地对待吴森若,可是目前白玉彩这样教导,父亲不闻不问,其他兄弟姐妹都要求他跟着去,他也就只能跟着去。 其实他很希望吴森若能够离开这个畸形家,到外面天地去。 他也能理解,吴森若想要复仇想法。或许二哥连他也恨着吧,可是即便知道这点,他还是想问一句,二哥还好吗? 吴磊他知道自己随波逐流也对吴森若造成了伤害,但他是吴家唯一一个,内心有着良知和正常道德底线人。 兰提收了手里钢刺,虽然吴磊识破了她身份是一种威胁,可是看人很准她知道,只要自己还没有干出伤天害理事情,这个有点敌我不分孩子不会抖露自己身份。 既然是这样,兰提决定先听一下吴森若意见。 吴森若听完兰提汇报之后,仔细回忆了曾经生活,确实每次这个弟弟都是跟吴吴梦吴圆圆身后,就算是打架每次都故意让他揍,没有真正意义还手过。 以前,他以为吴磊那是苦肉计,故意让吴天赐憎恨自己。现想来,也许这个弟弟是以这种含蓄方式向自己示好,或者是向自己赔罪。 难得吴家还有个这样种,吴森若表示,只要他能坚守秘密,兰提不仅会放过他,以后也不会主动针对他母亲。 上辈子吴磊之所以会阻拦吴森若去找吴瑜遐,是因为不想吴森若再次被刁难。这辈子他心怀弟弟对兄长歉意,所以隐瞒了吴瑜遐身份。 其实兰提也不算食言,如果不是吴天赐突然醒过来,那么兰提只会收回陈湘竹股份,让她带着吴梦吴磊离开吴家。结果吴天赐醒了,原本是想直接暗地里杀了陈湘竹以绝后患,是兰提说不想要出人命,才改变了吴天赐主意。结果谁知道,吴天赐反而用了那样狠招。 这个过程,兰提跟吴磊讲过。她不怕吴磊误会自己,但也不想吴磊误会吴森若。 吴森若复仇对象很集中,直指吴天赐,以及收回吴家。这其中如果狗咬狗出现什么,她兰提肯定指挥推波助澜不会力挽狂澜。 听完了这个,吴梦反手给了吴磊两巴掌,痛斥他心地狠毒竟然为了吴森若那么个贱人害了自己母亲。吴磊终于不再沉默,他也送了吴梦两巴掌,责问吴梦为什么当时要反口说都是母亲错,还真听话亲手给母亲注射药物? 这些仇恨,都是吴天赐造成,不管是家产还是吴瑜遐真假,吴磊表示他都不想管,他已经要离开吴家了。 他受够了家里乌烟瘴气你争我斗,他决定要独自一人到外地去读书,远离这些纷扰,等他考入医学院之后,会争取早日接出陈湘竹,量能够治好她那被药物摧毁神智。 得不到帮助吴梦咬牙切齿地走了,要滚就滚,滚出去之后好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