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番外】吴家人的结局(完)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97【番外】吴家人的结局(完)

同时间,白玉彩思考了良久终于下定决心,她要带着吴和吴圆圆去吴天赐面前请辞。 如果吴没有入狱过,如果吴圆圆是吴天赐亲生女儿,那么白玉彩多半会像陈湘竹一样,会被吴家股份迷花眼,从而想去跟吴瑜遐争夺。 可是此刻她,早已经耗了心力。 她和陈湘竹几乎是同时出现吴天赐身边,她们争斗了无数女人,使出过无数阴谋诡计,害死过吴天赐情妇也害死过吴天赐其他私生子。白玉彩也曾经认为自己对吴天赐是真爱,所以才会舍得付出作为女人所有,帮着他打拼事业,给他生儿育女。 可是这中间,白玉彩不如陈湘竹坚定,不然她也不会跟自己健身教练搞出一腿来,生下吴圆圆。 陈湘竹下场太凄惨,吴天赐心性太凉薄。眼看着吴瑜遐已经成了气候,主宰吴家指日可待,她又还这里待什么呢? 说不定哪一天,吴天赐觉得她也是吴瑜遐绊脚石了,就那么轻轻松松一踢,自己就粉身碎骨。 不如趁着年华未老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她还可以完成下少女身后梦想,带着一个相机,背着一个行囊,走遍世界所有美好之地。那个时候她未曾被繁华迷花双眼,也未曾爱情上遭遇挫折,不曾遇到吴天赐这个可以说成就她也可以说毁灭她半辈人生人。 她这片淤泥中挣扎太久了,再多热情都被浇熄埋没。 面对白玉彩请辞,吴天赐眉头都没有皱就答应了,特别是白玉彩干脆利落地交出了自己手里百分之八股份,只要了一笔可以供她环游世界路费,这让吴天赐宽心。 因为白玉彩猜没错,吴天赐确实已经盯上了她手里股份,还有她常年公司里地位积累。不仅仅是白玉彩,公司里很多不服或者知道吴瑜遐过往老人们,都被吴天赐以各种方式清退。不愿意退,自然有方法让对方病重或者是无法胜任。 白玉彩离开,非常及时,也非常明智。吴圆圆对此毫无异议,她既然不是吴天赐亲生女儿,留这里也是徒增烦恼。 纵然吴天赐这个人极端自私无情,但表面功夫他还是做很好。给白玉彩一大笔金钱,甚至还给了吴圆圆一笔上学资金,他派人送了这母女俩离开。 唯独吴摇头,他表示想跟着父亲学习,以后成为大姐帮手。 吴天赐没有对此表达任何意见,他叫吴去问问吴瑜遐。 听这话时候,兰提抚摸着手机,她知道吴和吴梦请黑客自己手机里植入了监控程序,知道自己房间里有窃听器。但是又如何,大局已定,吴和吴梦就算是找出来了真吴瑜遐,就没有办法扳倒自己。 不过嘛,为了以免夜长梦多,是时候该让吴天赐归西了。 就吴吴梦辛辛苦苦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吴瑜遐真身消息时,兰提突然决定带吴天赐去美国检查身体,她担忧地表示爸爸一定要健健康康,这样她才有活下去动力。 吴天赐自然是欣然应允,并且还吴瑜遐坚持下,把吴梦吴一起带了过去。 下了飞机之后是专门商务车来接,吴天赐等人进了车厢内就昏昏欲睡。 等所有人醒过来时候,他们已经躺了一个私人疗养院会客厅里。这一醒过来,无论是吴天赐还是吴吴梦都戒备起来。 兰提站他们对面,笑着开口,“areyready” 唰地打亮灯光,拉开了身后玻璃墙窗帘,吴天赐他们看到一个疯狂瞎眼女人正拍打玻璃。 那个女人脸上皮肤是似乎是被油烫过,又似乎是贴着别人脸皮,总之极度不自然,身形也较为消瘦,可是那眼神,那身躯……活脱脱就是发疯之后吴瑜遐。 “r,dyknhisher”兰提笑嘻嘻地开口。 吴梦和吴瞬间明白了过来,玻璃墙里面这个女人,才是真吴瑜遐。 “haha,yrnetbsp;a1readykne!” 吴天赐僵硬着开口,“瑜遐,你这是怎么了?” “爸爸,她不是你女儿瑜遐,玻璃对面那个才是!”吴梦扑到了吴天赐身边,“这个人,是冒牌啊……我和妈妈早就说过,她是冒牌啊!” 配合地点头,兰提换回了中文,“是,我不叫吴瑜遐,我叫兰提。我是吴森若先生手下。” 一瞬间,曾经植根吴天赐脑袋里疯狂情绪破土而出,而吴天赐衰弱躯体无法承受如此暴怒,一口鲜血就此吐了出来。 玻璃墙壁上方有一面高清显示屏,它突然亮起来,雪花信号之后出现是吴森若声影。 “孽子!”吴天赐打开吴梦擦拭他嘴角血渍手,神情疯狂,“你都对你大姐做了什么?啊?!你这个人面兽心东西,我当初真该摔死你啊!混账!” 吴森若冷静地看着屏幕里吴天赐失态模样,欣赏这吴梦吴恐惧姿态。 “没做什么,我好好地养着她。她脸上和身上一部分皮肤换给了兰提,仅如此而已。哦,顺便有什么精神类药物可以拿她做做实验,反正她都疯了,不是吗?” 暴怒吴天赐想要搬凳子去砸玻璃,凳子却是钉入了地面,无法挪动。他又气急败坏地去用自己手杖去敲,那厚实钢化玻璃纹丝不动。 吴梦和吴两人相互交换眼色,他们既然被骗到这里来,估计是出不去了,怎么办?现向吴森若求饶还来得及吗? 吴觉得自己真是够倒霉,刚刚从牢狱里出来,好日子没有过够,就因为一个冒牌吴瑜遐,竟然又要落入被关押地步!关押还好,要是一不小心被灭口了,根本不会有人来寻找自己。他当时是想什么,为什么不选择跟白玉彩一起远走高飞啊! 吴梦是瑟瑟发抖,家里欺辱吴森若人,除了吴瑜遐就数她活跃点子多,并且每次都还站前面。以前她只觉得恣意畅,现想起来只觉得如芒背,如坐针毡。 钢门被打开,一名护士端着一盘药剂进来,交给兰提,然后转身离去。 吴天赐还锲而不舍地砸着玻璃,丝毫不考虑能不能救得出吴瑜遐。这边,兰提已经有学有样地招呼吴梦。 “吴梦,来,给你个替母亲报仇机会,如何?你可要对森若先生说谢谢呀。”兰提笑得愉悦。 “二哥,我……我以前都是被逼,都是妈妈她乱教我,爸爸也这样默许……我……”吴梦额头留着冷汗,浑身发软,她有些语无伦次,“我愿意赎罪,这辈子二哥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二哥我听话,你可不可以饶了我?” 淡然地看着吴梦,吴森若没有说话。曾经他很小时候也想过,如果这些弟弟妹妹能够不欺负他,不打骂他不陷害他,那么他可以对他们很好很好,甚至以后不要吴家任何财产都可以。 那只是曾经,很遥远曾经。 现吴森若跟着宋义蕊,他从事工作都是机密,如果他不能杀伐果断,那么下一次任务就是死期。何况,那些叛国者眼泪比这个真切可怜,也不见得吴森若会开枪时候半点犹豫。 见吴森若没有说话,吴梦只好颤颤巍巍地接过吴天赐针筒,一步一步走向了吴天赐。 没有保镖压制,吴梦怎么可能近身得了吴天赐。这是吴咬牙站了起来,他猛地出手击中吴天赐背脊骨,把吴天赐打翻地,然后扣住了手脚。 “吴梦,点!” 努力想要挣扎却无法动弹,吴天赐喉咙地发出赫赫声音,盯着玻璃窗那里吴瑜遐。疯狂吴瑜遐似乎是认出来了那个人是她父亲,她也安静了下来。 “珞瑜……”吴天赐伸出手,他努力地想要抓住空中虚幻影子,却怎么也抓不住。 吴梦浑身都冒汗,她终于把针剂推入了吴天赐经脉。这管针剂跟吴天赐为陈湘竹准备针剂是一模一样,同样是损害大脑神经让人变成痴呆。 液体缓缓被推入身体,就像是吴森若这些年来冷却仇恨。 吴梦丢来了针管,继续喘息着,可怜眼神祈求着吴森若接下来话语。 “兰提,带他们回国。你继承吴家公司后先打理着,我暂时还不急着回来。至于吴梦和吴,他们股份全部收回。如果他们能闭上嘴,生活费学费照常。如果他们不想活了,随时回收。”吴森若用是公事公办口气,丝毫不见他有什么多余憎恨。 听完之后,吴梦软到地,吴也松了一口气。他们两个差点以为此生都会被关起来,再也无法自由。 屏幕里吴森若漠地看了地上抽搐吴天赐一眼,没有再说任何话,他还有另一项任务要去复查。吴家,对他来说,已经是很小一部分。那里只是他给自己准备归宿之一,只是圆满他内心缺失一环。 按照以往计划,他会让吴家每一个人都悲惨死去,无论是白玉彩还是吴梦,一个都不会放过。可是,宋家降头法阵里见到前世,吴森若受到太大震撼。他前世执泥于此,死得毫无价值,那么他今生,必然不会这个上面再花多大心思。 他吴森若人生,不需要再为仇恨而活。只要罪魁祸首吴天赐得到报应,只要上一世这一世都恶毒无救吴瑜遐永远生活痛苦里,他报复就够了。 就屏幕图像关闭,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那一刻,吴天赐突然从地上暴起,扑倒近吴梦,铁钳一般手腕狠狠箍住吴梦脖子。他用了后力量,仿佛是要把此生所有不甘都发泄出来一半。等吴回过神来再一次打晕吴天赐时候,他已经掰断了吴梦脖子。 兰提带着痴呆吴天赐和饱受惊吓吴回到吴家,把吴天赐病重消息散播出去之后,吴家产业果然迎来了一次大动荡。 手段利落干净,兰提迅速压制下了这些暴动,稳固了吴家所有黑白两路线,然而这个时刻,一直出国未曾跟吴森若有过任何联系母亲方瑞敏却回来了。而兰提这才查出来,吴家此次动荡竟然是方瑞敏后背做鬼。 方瑞敏随即明明白白地找到兰提,当然,她并不知道这个兰提不是吴瑜遐。方瑞敏觉得吴天赐遗嘱太过偏心,不符合国内法律规定。她作为吴天赐名正言顺妻子,有权通过法律程序为自己和儿子获取合法应有股份。 会客室里,兰提只对方瑞敏问了一句话,“是你想要股份,还是你想给儿子要股份?” 方瑞敏义正言辞地表示她不需要这些钱财,但吴家只能是吴森若。 兰提摇头回答她,“吴森若家里被弟妹欺负时候,你不替他出头;吴森若被我陷害赶出国时候,你没有去照顾他温暖他;吴森若现哪里,从事什么工作,会遭遇什么危险,你也不知道。此刻,你却能一脸义正言辞地来告诉我,吴家只能是吴森若。” 听着这番话,方瑞敏脸上毫无波动。 “夫人,难道你不觉得你很马后炮吗?你现做这一切,别说是我这个外人,就算是吴森若,也不会相信你是为他。其实,你就是国外没有钱花了,想回来要钱?” 这话说得非常刺人。方家并不是没钱家族,方瑞敏弟弟是一直政界打拼。前几年无暇帮方瑞敏还有吴森若说话,是因为方家自己陷入权力斗争泥潭难以自拔。现方家终于挣扎出来了,方瑞敏才有了后台,才能从国外回来替儿子争家产。 可是,方瑞敏自己也知道,她话,也许吴森若也不信。 “吴瑜遐,我会把我所有一切都给我儿子,这点用不着你来怀疑。”方瑞敏当然没有指望自己来找吴瑜遐说一下,吴瑜遐就乖乖地把一切交出来。 兰提又笑了,“夫人,我建议你先跟自己儿子通通气。你想要关心照顾儿子,就不能直接对着儿子来吗?别自以为是地认为你做事情森若喜欢。” 这是兰提给方瑞敏提示,至于方瑞敏能不能明白就看她聪明不聪明了。方瑞敏这个人思维逻辑是有问题,她想要关心吴森若,却不直接去关心吴森若。 说白了,方瑞敏其实只是想要偿还自己心中歉意,而不是补偿对吴森若缺失爱意。她只是想当然地认为把吴家交给吴森若,她就完成了做母亲义务。可是,吴森若想要是真诚爱和温暖关心。不然吴森若也不至于为宋义蕊如此卖命了。 结果方瑞敏还是没有联系吴森若,而是直接接住了渡过难关逐渐恢复方家力量。吴森若等了很久也等不到母亲联络,索性自己给方瑞敏打了电话,谢谢你帮助,不过我已经把一切都搞定了。现吴瑜遐已经私下把吴家能收集到股份都转给了我,所以你不要勉强刚刚复职舅舅滥用私权。 听完电话方瑞敏这才明白过来之前吴瑜遐为什么要让她去联系吴森若,原来,儿子这些时间里,早就把一切都搞定了。 并且,儿子对她,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期待。 她年轻时候因为吴天赐伤害,所以无法对吴森若投入感情。她总是会记得吴森若是吴天赐儿子,因为怀着他所以她才会委曲求全,因为生了他她才会挣脱不了联姻枷锁。她不是不心疼森若被吴瑜遐欺负,她不是不愤怒陈湘竹和白玉彩教唆孩子伤害森若。 她那个时候……自己心里太痛苦,已经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已经要被陈湘竹和白玉彩层出不穷手段折腾疯了。 所以,她就假装看不到,每次森若眼泪汪汪来找她时候,她就勉强自己说,你只要乖一点,爸爸就会喜欢你,然后他们就不敢欺负你了。 不是不明白这只是谎言,不是不清楚这只是敷衍。可是那个时候方瑞敏,做不到去爱吴森若。 离开吴家,被吴天赐强制地送到国外去“疗养”,她是满心恨意,所以吴天赐提出让她带森若去作伴,她坚决反对。被仇恨冲晕头她认为,放吴森若吴家可以膈应吴天赐,所以她偏要把儿子放国内,让儿子天天提醒着吴天赐,记得他是如何狠心地对待自己结发妻子。 吴森若吴家是如何成长,她不知道;吴森若后来遇到过什么事情,为什么离开吴家,她也不敢去打听;吴森若现干什么,她也不敢去深究。因为等她终于平复了内心创伤,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多么残忍地对待了自己儿子。 她,抛弃了森若,多年来不闻不问,不理不睬。 她,错过了森若,错过了他脆弱,错过了他迷惘,错过了他成长。 方瑞敏觉得亏欠,觉得遗憾,所以她想给儿子弥补。她习惯了用自己思维想问题,所以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帮儿子得到吴家财产,就是对儿子大补偿。 哪知道,儿子根本不需要她做任何事情,不需要她给与任何帮助。 抽个空,吴森若还是归国了一趟,把母亲方瑞敏和舅舅一起约出来见面吃饭。舅舅没有失势之前一直是帮着他,如果没有舅舅,他一个人吴家根本长不大,随随便便一场病就会让他归天。对于方瑞敏没有了期待,但方瑞敏还是吴森若母亲,这点无可改。他把兰提事情简略地告诉了方瑞敏和舅舅,以免他们一时脑热自作主张地干傻事。 这顿饭吃完之后,吴森若回了东南亚继续完成宋义蕊交代下来各种任务。方瑞敏怀着满腔歉意回了吴家帮兰提打理家族事务,她这件事情上得到了教训,知道自己一直走错了方向。既然吴森若还能特意回来看她,那么她肯定还有弥补机会。 半年之后,吴天赐一个清晨抱着一盆蔷薇花跑出房间,口里呼喊着“珞瑜”名字,后掉进游泳池里溺毙。 方瑞敏亲眼看着这一切,她没有去阻拦,也没有去施救,只是对着水中挣扎不止吴天赐说了一句,“既然爱要死,那你早该去找她,也免得祸害这么多人。” 吴天赐溺毙之后,一直被兰提看管着吴因为表现良好,也获得了自由。他放弃了手中持有股份,领着一笔钱去找韩国找到母亲白玉彩,从此彻底脱离吴家。 吴磊虽然不太信任吴梦是被吴天赐发疯失手掐死,但他也不觉得害得母亲陈湘竹变成痴呆妹妹死掉有多可惜。他也知道自己即便是想复仇也没有可能性,于是认真地读了医科大学,成为了一名药剂研发科研人员。他所开发药物对陈湘竹病情颇有疗效,陈湘竹死之前已经可以认出吴磊,并且能够简单地对话。 如果吴森若还是那个力量和他们相当普通富二代,以吴性格必然还会心有不甘地想要争夺。现他们认识到,吴森若早就脱离了他们生活世界,另一个全是强者地方生存,如果吴天赐活着也许还有一搏之力,可是吴天赐已经被废掉了。吴和吴磊根本没有成年,没有资金可以拼搏没有势力基础,他们母亲疯疯走走,而方家风水轮流转走出低谷重振门庭,方瑞敏又显赫回归。这番算下来,无论如何大局既定,无可改。 吴国外读书求学,同时积累着经验,白玉彩南非旅游时候感染瘟疫救治不及时死亡后,吴带着吴圆圆回国开公司打拼事业。这姐弟俩都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颇为沉得住气。不过兰提和方瑞敏都认为不能够让他们姐弟俩成气候,于是总适当时机故意压制,以至于吴和吴圆圆公司只能维持赚钱却不能扩大规模地步,直到他们结婚生子,渐渐老去。